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親 密 接 觸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世上的事畢竟很多都不盡人意。

醜的男人會有一個漂亮的妻子,漂亮的男人老婆不一定漂亮。

人長得醜不是一種罪過。很多男人長得很醜,卻有一顆美麗的心靈,他一樣可以吸引漂亮的女人。畢竟不是每個女人都在乎男人的外貌。

更多的時候,一個醜男人,卻很有錢,他一定也可以有個漂亮的女朋友。因爲很多女人認爲金錢能禰補一切。

安雪花屬於哪一種女人?

屬於哪一種都已不重要,別再自作多情了,安雪花已乘車遠去,只剩雷波獨自惆悵。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事情;接觸過很多的人,都只是生命中的一段小插曲而已。時間一久,將成爲過眼雲煙。

如果你見過一個人,他曾給你留下很深的印象。之後,你以爲很快就會將他忘得一乾二淨。

偶爾在某一天,卻又與他邂逅。這,或許是天意,或許是緣份。

 

雨天,連綿的雨天。

雷波撐一把桔紅色木柄雨傘。

每逢雨天,各個超級商場的門口都有會放一個傘架,供顧客放傘。這樣,顧客就不會提著濕淋淋的傘在商場時堥咧茖咱h。

雷波將傘放進傘架時,架上已放著五顔六色的好幾把傘。

雷波很快將要買的東西揀好。男人不同女人,女人到了商場才知道自己要買什洩F西。而男人通常決定了買什洩F西才會到商場去。

出到商場門口,傘架上就只剩上雷波那支桔紅色的傘。

當雷波撐傘欲離去時。聽到身後有個女人在叫:“先生,你好象錯拿了我的傘。

雷波回過頭,說話的竟然是那位安雪花小姐。

“真巧,安小姐。怎活H忘了帶傘上街吧!幸好我有傘,一起走,好嗎?”雷波笑著說。

“原來是你”她顯然很快認出雷波。“先生,你搞錯了,你手上的傘是我的。”

“安小姐,別開玩笑了,傘是誰的都一樣。走吧,我送你一程。”

“但傘確實是我的。”

太滑稽了,光天化日之下,這小姐竟說我的傘是他的。

“小姐,你偏說傘是你的,難道這傘上寫有你的名字。”雷波反駁她。

“說對了,傘上雖然沒寫著我的名字,但傘柄上“生日快樂”四字是送我傘的朋友刻上去的。先生,請你仔細看看。“

糟糕,雷波一看傘柄,果真刻有“生日快樂”字樣。

原來傘真是安雪花的。那活A雷波的傘呢?不用說,肯定是哪個缺德的人順手牽羊拿走了。

雷波真後悔爲什洶ㄔh買“六合彩”,買“六合彩”要有那巧就好了。

更糟糕的是,在此避雨的人們都將目光集中在他們身上。人群都向雷波投於嘲笑的目光。有一好事者甚至說“這年輕人看上去挺斯文的,沒想到連一把傘都貪,唉!世風日下......

好尷尬!

雷波只好乖乖的將傘遞給安雪花,解釋道:“其實我剛才也帶了把跟你一模一樣的傘,不過不見了,所以才誤認你的傘是我的。”

圍觀的人群當然認爲雷波講耶酥,紛紛露出鄙夷的神色。

遇此事情,越解釋反而越糟。

“先生,忘了帶傘上街吧?傘是誰的都一樣,走吧,我送你一程。”這句話剛才是雷波說過的,現在卻出自安雪花之口。

安雪花眼中充滿誠意,不見半點譏諷之意。在這淅瀝的雨天,可以和一個漂亮的女孩同撐一把桔紅色的雨傘,誰也不會拒絕這樣的好事。

原來雨下得好大,所以倆人靠得更緊。雷波甚至可以感覺到一陣陣淡淡的幽香。

一個少女身上散發的體香,往往可以讓一個男人産生許多遐想。

安雪花穿一襲黑色的連衣裙;黑色的高跟鞋,甚至,連耳垂附著的兩麵點星狀的飾物都是黑色的。

古典、懷舊、神秘的黑色魅力。

是黑色的服飾令安雪花充滿魅力?還是安雪花令黑色的服飾充滿魅力。

一身黑色的打扮再加上一支如一團跳動的火的桔紅色雨傘,在朦朦朧朧的雨中,形成鮮明的對比。

雷波從側面欣賞安雪花,原來她從側面看更漂亮。她小巧的鼻尖上;嬌嫩的額角上;烏黑的發絲上附著的幾點晶瑩剔透的雨珠,更加添幾分女性的嫵媚。

她的美態令人陶醉。

無論是誰,看見美好的東西,便會産生一種強烈的追求欲望。人類也正是因爲有欲望,才會進步。

淅淅瀝瀝的雨堙A一支撐開的桔紅色雨傘,象一團跳動的火。

傘下時不時傳來雷波爽朗的說話聲,也時不時傳來安雪花銀鈴般的笑聲。

笑聲最容易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街上的行人,一定以爲是一對熱戀中的男女在雨中漫步。街上的行人,一定不會知道他們相識未夠三小時。

有些人,相識雖三年,絕對不會說多一句多餘的話。而有些人,僅僅相識三刻鍾,便互相産生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後來,不知是誰建議,一起共渡晚餐。

所以他們便坐在一間充滿羅曼諦克氣氛的西餐廳中。

說是羅曼諦克,也許是指昏暗柔和的燈光,悠揚的背景音樂和典雅的蠟燭臺上燃著的幾支紅蠟燭吧。

“安小姐,你的男友很有錢,你一定是個幸福的女人。”雷波問。

“雷先生,你的意思是說錢就等於幸福嗎?”安雪花反問。

雷波笑,顯然也否認。

幸福是什活H

有人說是慈母看著兒子津津有味的吃她做的早餐;有人說是一個醫生剛從手術臺上救活一個垂死的病人那一刻;也有人說是一位藝術家得意的欣賞剛完成的作品......

 

某日,有陌生人CALL雷波。

電話號碼是:七零九三九四。

準確的說,這並不陌生。不就是那位自稱是鬼的藍小倩嘛。

 

“雷先生,你願意先聽我講一個故事嗎?”

“是的。”

 

一個年輕、美麗,對生活充滿憧憬的姑娘。她是CALL台的一位工作熱情的傳呼小姐。

有一天,她單身住宅的石油氣爐具出了點小毛病。

一個大姑娘往往都對一些機械工具的一點小毛病毫無辦法。

她認識一個叫牛運年的朋友,他擅長這方面的維修技術。

男人大多數都喜歡在女人面前賣弄點小聰明。所以女人有這些小麻煩時,往往會有男人自告奮勇幫助解決。

當牛運年將石油汽爐修好時,正是電視臺的黃金時間。

“六合彩”公佈時間。

“六合彩”是城市人想出來的一種遊戲,這種遊戲能今極少數的人一夜之間成爲百萬富翁。

只要你花很少的錢,選上六個你認爲會中獎的號碼。你就有機會成爲幸運兒。希望當然極渺茫,卻起碼讓人心中在有了一份希冀。

她偶爾也買幾注。中了彩自然是好事,中不了就當支援公益事業。

搖獎結果終於出來了。

“六合彩”不是每個人都有福氣中,但始終會有人中。

她就是其中一個。

她獨中頭獎。

太今人興奮了,她激動得象會暈過去。就連牛運年,也分享了她的興奮,他漾慕的要死。

頭獎,那是很多很多的錢。意味著縮短一個人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奮鬥歷程。

很多人甚至一輩子也沒見過這泵h的錢。

她激動地攥緊彩票,高興得要死。

她很快就要死了。

一扇又大又粗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嘴巴和鼻子。

由於太興奮,她沒有發現牛運年的目光已從漾慕變成貪婪。

你認爲很可靠的朋友,在一大堆利益面前,很可能馬上會成爲你的敵人。

她的腳拼命亂蹬,努力掙扎。無濟於事,一個弱質女子,又怎能夠掙脫一個粗壯男人的魔掌。

她窒息而死。

一個生命成長要經過千千百百個日子,毀滅卻只要那炭X分鐘。

剝奪了別人生命的人慌忙將現場整理好,然後擰開石油氣的閥門,僞造成石油氣外泄中毒致死的現場。

牛運年獨中六合彩頭獎。一個普通人搖身一變成爲百萬富翁。

他住上了漂亮的房子,開漂亮的汽車,享受著許多用錢可以得到的東西。

 

“那個可憐的女人就是我,我雖已不在人世,卻冤魂不息,我要讓害我的兇手沒好下場。”

“藍小姐,你的遭遇實在今人同情,殺人兇手一定會受到懲罰的。你可知道兇手牛運年的下落?”

“知道,而且,你也見過他。”

“我見過他?”

“是的。你是否認識一個叫安雪花的女人。”

“是有這回事,有什珍鰜Y?”

“兇手就是他的男友牛運年。”

“是他。想起來了,怪不得我一看他就不像好人。藍小姐,是否有什珍瓴琤i以讓兇手受到法律的制裁?”

可能不大,牛運年是只狡猾的狐狸,他簡直沒有留下任何蜘絲馬[。況且這件事已過去一年多了,現在這世上就只有你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請你幫幫我。”

“那活A我怎樣可以幫到你呢?”

“你覺得安雪花小姐怎狩芊H”

“她,不錯。”

“你難道對這樣的姑娘不會動心嗎?”

“人家已有主。”

“你願意讓一個這樣好的姑娘落入一個狠毒人之手嗎?雷先生。”

“如果不又怎樣呢?我知道他們關係已很親密了。”

“我想你幫我去追求安姑娘,一定要追到手,雷先生,這就是我求你的事。”

“原來你求我去追一個女人,那我豈不是成了第三者。”

“請你一定答應我。好嗎?”

“就算是我答應你,又怎狩芊H這就是你對害你人的報復嗎?”

“我只能這樣做,我不甘心害我的人有一天安寧的日子。或者,這是我復仇的第一步。而且,安雪花是一個值得你去追求的女人。所以,請你答應我。”

“我答應你。”

“謝謝你,雷先生。”

“不過,藍小姐,我想告訴你,我追安雪花,並不是幫你。如果我不喜歡一個人,誰也不能讓我去追求他。我答應你,是我已經看上安雪花。”

 

自稱女鬼的藍小倩告訴雷波,害死她的人就是安雪花的男朋友牛運年。

一個死去的人請求雷波去追求害她的人的女朋友。

太離奇了!

雷波從不相信世上有鬼,但這回由不得他不信。

他曾向電話公司查詢過:“七零九三九四”這個電話號碼一直都是一個空置的號碼。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不存在的電話號碼。

雷波明明用這個號碼與一個女人通過話。這不是見鬼嗎?

幸好,這鬼出現得一點也不像傳說中那洫ㄦW嚇人。

雷波甚至可以想像到,藍小倩一定是一個年輕,美麗的女人。

但藍小倩已不在人世。

她雖然死了,肉體火化了,她的冤魂卻仍然存在。她要找害過她的人算帳。

曾經害過人的人一定要當心,說不定哪一個夜晚會有厲鬼來向你計債。

雷波從未害過人,所以既使遇鬼也不那洫`怕。

而且,鬼還有求於他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