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情滿烏孫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雄偉的北山,白雪皚皚、連綿起伏;廣袤的草原綠鬱蔥蔥、一望無際;彎曲的眩雷河,流水潺潺、清澈見底。宏偉的赤穀城牛角號聲威震天庭。

昆莫 (國王)獵驕靡的五十壽辰如期舉行。大祿卡潑斯、大監皮日基、太孫岑陬及幾位王子等各自率領自己的人馬浩浩蕩蕩來到了王庭牙帳。       

祝太陽大汗(獵驕靡)萬壽無疆,健康長壽!

多謝諸位!獵驕靡笑容滿面,心悅地接受著各位臣下的祝福。這泵h年,他親眼目睹了他的國家的強大。閉上眼睛,他會深深地追憶起昔日的風風雨雨。看著眼前的諸位王子以及各位愛臣,獵驕靡突然想起了剛過世不久的太子溫塔都。

他心情悲傷地說:諸位愛子愛臣,溫塔都太子已經歸天,我烏孫百姓無不感到痛惜,諸位高舉酒杯,以祭太子的在天之靈!在太陽汗的提議下,大家紛紛舉起了酒杯。

,中子大祿卡波斯突然把酒杯摔在了地上。頓時,慾H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卡潑斯,你……”

卡潑斯心情激憤,他怒氣衝衝地質問太陽汗:父王,我的王兄已經歸天,人死不能復活。如今,父王欲立何人爲王儲?

獵驕靡和在場的所有人被卡潑斯剛才的舉動驚呆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會如此倡狂。大家心堻ㄘ白,近幾年卡波斯招兵買馬,勢力日益見大。許多大臣曾多次建議獵驕靡嚴加提防卡波斯,可是,獵驕靡老眼昏花,無法聽取大臣的建議。

結果就發展成了這樣的結果。爲此,獵驕靡感到異常的痛惜。

有關策立王儲之事,太子曾留下遺言:子岑陬,繼任王儲。

不,父王!王兄過世,還有我,爲何要立一個奶氣未幹的孩童?

孩兒此話差也!選立王儲,必有父王定立,此乃爲我烏孫之定制。

卡波斯企圖反駁,獵驕靡大發雷霆:此事已定,勿須再議!

哼!卡波斯氣憤地拂袖而去。

 卡潑斯返回自己的封地後,越想越氣,他怎洶]咽不下這口氣。本來,自己完全有實力繼承王儲大位。就在卡潑斯感到異常憤懣的時刻,牙帳外傳來了四王子和六王子的聲音。卡波斯喜出望外。他趕緊走出牙帳,親自迎接這兩位王兄。在他十幾位弟兄堙A就算這兩位最能和他合得來。平時,他們三位走得最近。

不知兩位王兄光臨,有失遠迎,卡潑斯顯得十分熱情。

兄弟間不必多禮。

三人談話投機,主題很快涉及到了定立王儲的問題。卡潑斯陰氣沈沈,兩位王子也煽風點火。三人紛紛指責汗王以及太子溫塔都。四王子撒亞斯道:何謂烏孫祖制,只要般來匈奴兵,一切都會完蛋!三人密謀片刻,不時發出了狡詐的笑聲。

天色陰霾,開闊的北山口刮起了呼呼的寒風。獵驕靡近些時日起得很晚,他還在爲壽日那天的事生氣。他萬萬沒想到大祿卡潑斯會那樣。

回太陽汗,大監皮日基求見。

請進。獵驕靡一聽到皮日基,他頓時就來了精神。這些年來,赤穀城堜狾陬o生的一切,皮日基沒有不知到的。只要有什洎概j草動,皮日基都會稟報給獵驕靡。

大監急促面見本汗王,有何急事?獵驕靡心急地問道。

回汗王,近日臣聽說大祿卡潑斯以及四王子撒亞斯和六王子都達巴斯勾結在一起,他們可能有謀反之舉。敬請汗王嚴加提防,早日定舵。

多謝大監愛臣。

大祿謀反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傳到了博望侯張騫的耳堙C他感到這是聯合獵驕靡抗擊匈奴的最好時機。於是,他給大漢天子(漢武帝)立刻上書,要求天朝盡快採取漢高祖時期婁敬的建議,對烏孫採取和親政策,選派漢公主下嫁烏孫,以建立漢烏聯盟,共同抵抗匈奴。張騫的建議立刻遭到諸位大臣的非議,許多人認爲,大漢今非昔比。如今,大漢國力強盛,物産豐盈,不必再對胡人採取和親政策。武帝經過深思熟慮,最終還是同意了張騫的建議,決定烏孫能東居故地,則漢遣公主爲夫人,結爲昆弟,共距匈奴,不足破也。

博望侯張騫帶著厚禮來到赤穀城。獵驕靡熱情款待張騫。博望侯說明了來意。獵驕靡憂鬱起來,他心疑地告訴張騫:多謝大漢關懷。可是,大漢遠距烏孫千萬埵a,國力如何,本汗王並不知,恕本汗王直言,我不可能拿烏孫臣民的姓名下賭注。張騫聽後,對獵驕靡的憂慮表示理解。他自信地對獵驕靡說:陛下,大漢乃東方大國,國力鼎盛。我朝名將衛青、霍去病率領大軍多次打敗匈奴,先後奪取了河套以及河西走廊,並新設立了酒泉、陽關和武威等新郡,把匈奴趕到了大漠以北。此時,假如陛下能和大漢攜手,定會擊敗匈奴,匡複烏孫昔日的輝煌。聽完張騫的話語,獵驕靡並沒有感到十分的激動。此時,在一旁的岑陬思考了半天,對祖父說:汗王祖父,臣孫聽說大漢天子非常喜歡駿馬,故臣孫建議給大漢天子贈送駿馬千匹,以致答謝。獵驕靡會意地笑了。他心堹u高興,岑陬孫兒真長大了。

獵驕靡和張騫的接觸的消息很快傳到了大祿卡潑斯和匈奴在西域的日逐王撒亞丹的耳朵堙C大祿卡潑斯似乎覺察到了潛在的危機。於是,他立刻派人趕到撒亞丹的牙帳堙A稟報了情況。撒亞丹頓感震驚。他立刻給卡潑斯寫信,他希望卡潑斯聯手匈奴,抵制漢人,以圖烏孫大業。

張騫和烏孫專使來到了長安,親眼見到了武帝的容顔。武帝看著烏孫送來的駿馬,心喜不已。說實在的,他見過許許多多的戰馬,可從來還沒見過如此健壯的,因爲它們來自於遙遠的天邊,因此,武帝給這種馬賜名天馬

夜色濃濃。獵驕靡勞累乏困,年齡不饒人。他畢竟是年逾花甲的人了。剛躺下,只聽大監皮日基又來了。大監的到來,獵驕靡就預感到了一種不詳之兆。

汗王,臣近日聽說匈奴又勾結卡潑斯,狼狽爲奸,共謀攻赤穀。

獵驕靡聽後,鎮定自如地說:不必驚慌,雖說卡潑斯有戰馬數千匹,然,昆莫牙帳還有戰馬萬餘匹,足以勝敵。

烏孫的專使回國。他們立刻向獵驕靡稟報了在大漢看到的一切。他們說:大汗,大漢的確是一個東方強國,那堸磥O鼎盛,物産豐盈,復員遼闊。我國不必在畏懼匈奴,完全可依仗大漢!說著,專使拿出了大漢天子給烏孫昆莫的密信:昆莫陛下:漢烏親如一家,大漢願選派美女公主,遠嫁貴國,共築兩國友誼。望陛下早日回音。

獵驕靡閱過密信,這時,站在他身邊的岑陬王儲從祖父的喜容堿搘X了什活C獵驕靡把密信交給了岑陬。岑陬立刻對祖父說:大漢乃友好鄰邦,我烏孫應儘早答應其要求,以建兩國友誼。獵驕靡爽快地答應了大漢的請求。

元封四年,武帝在全國廣選美女。選女官羅公公周遊全國,最終來到了江都王劉建的轄地。按規定,必須是六品以上的官家之女才有資格入選。聖旨下,所有的備選女子一一都到齊。選女官羅公公挑來挑去,似乎看花了眼。起初,他們挑選了一位名叫王玉婷的,只見她臉暈朝霞,眉橫晚翠。有紅有白,天然窈窕生成;不瘦不肥,一段風流描就。嫋嫋娜娜,恍如楊柳舞風前;滴滴嬌嬌,恰似海棠經雨後。舉體無嬌妝,非同狐媚妖冶;渾身堆俏致,無愧國色天香。可是,選美官走近一看,王玉婷的耳垂上有個黑痔,不行,不行!王玉婷的名字被劃掉了。經過幾十道環節的篩選,選美官羅公公的雙眸最終落到了江都王劉建的小女劉細君的身上。只見那王府千金豐神綽約,態度風流。粉面不須粉,朱唇何必塗朱。氣欲淩雲,疑是潘安複見;美如冠玉,宛同衛重生。雙眸炯炯,竟勝秋波;十指纖纖,猶如春筍。下筆成文,曾曉胸藏錦繡;出言驚座,方知腹眼橫秋水,眉掃春山。寶髻兒高綰綠雲,繡裙兒低飄翠帶。選美官羅公公把劉細君看了又看,最終在她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圈。

細君入選,劉建府邸一片譁然。劉建顯得很高興,他認爲這是報答皇恩的最好時機。聖上能選中小女,乃是他劉建的福氣。再說了,這小女細君,從小就聰明伶俐,儘管她是女兒,但是,自小就跟著母親學了許多東西,琴、棋、書、畫樣樣能來。記得她在五歲時,劉建就給她教《論語》,沒想到,她的記憶力真好,凡是父親教過的內容都能背誦得滾光爛熟。可是,劉王府的夫人馬氏卻大哭大鬧,她聽到消息,差點昏厥過去。一日,天還沒亮,她就把老爺吵醒,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說:老爺,細君之事絕不可行。試想,細君從小倍受寵愛慣養,再說,劉家就這洶@個女兒,豈能讓她遠嫁烏孫那不毛之地,受盡苦難!?你給羅公公(選美官)美言幾句,用別人頂替細君。

這怎洛i行?小女乃朝廷選中之人,一旦被圈定,就很難更改。劉建解釋道,

再說了,小女受選,乃爲我劉家之福,何憂之有?

老爺之話純熟夢語。我……我的命好苦。小女假如走了,我也不想活了……”

劉建一聽,勃然大怒:行啦,休得胡言亂語!

劉細君知道自己入選後,她更是感到老天快崩塌。連日來,她悲痛欲絕,淚水漣漣,抱怨蒼天爲何對自己如此不公,爲何厄運偏偏會降臨在她的頭上。她眼睛紅腫地來到母親那堙A啼哭道:母親,孩兒該如何是好?孩兒寧去陰間地府,也不願做什洶膝D遠嫁他人!

……孩兒,爲娘心也如刀割一般,可爲娘也無能爲力……”

無奈,細君又找到父王,哭哭鬧鬧。父王臉色鐵青,表情嚴厲地對細君講:此事乃朝廷所定。爲父也無奈。現如今,聖上推行推恩令,倘若違背聖上旨意,頂會招來殺身之禍。

不,父王,你不可用女兒的幸福去保住你的烏紗帽!

細君要走的消息,一人感到最痛惜,此人便是李玉中公子。李公子乃李大人的之後,他相貌堂堂,風華正茂,血氣方剛。兩人想見在廟會上,一見鍾情。彼此朝思暮暮,心心相印。背著家人,兩人曾多次幽會於後山花園。

得到細君入選的消息,李公子心急如焚,焦急萬分。此時此刻,他不顧一切地來到後山花園,在王府侍女的幫助下,找到細君,儘快把她從火坑中解救出來。

細君,你如何看待此事?

我不願意,不願嫁到那遙遠的地方!

那你……”

本小姐願和公子常相守,永結同心。

李公子砰然心動,猛然將細君攬入懷中,兩人緊緊相擁。

公子,儘快想想辦法。否則,再過些時日,我便……”細君傷心地說。

細君,我們結拜天地吧。只要我們成婚,你就會擺脫厄運。

細君臉頰羞紅地點了點頭。細君和李公子幽會的事情被劉建王爺察覺了,他大發雷霆:豈有此理,來人,把小姐關起來!不許任何人接近她!

父王,父王!你不要把女兒推向火坑。細君撕裂著嗓子喊著。

夜色降臨,王府大院漆黑一片。夜深人靜,細君房外竄出了一個黑影。看守的家丁在不停地打盹。黑影接近看守,只見他一拳擊到了看守,從他身上掏出了鑰匙,迅速打開了房門。

細君,細君!快,跟我離開這堙I

李公子!細君異常高興。她立刻跟著公子逃出了房門。正當他們走到王府大門

口時,迎面碰上了夜巡的家丁。

何人?

……”

家丁一看是小姐,生疑地問道:這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