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告 別 淚 水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陰霾的天幕像塊展開的抹布,讓人看著揪心。上班了,李燕騎車到廠門口,一眼就看到黑板上寫著上午到大禮堂開會的通知。李燕想了半天,今天會有啥事?從電視上看,許多工廠不景氣,工人下崗,不該是┅┅李燕一陣心慌,眼前好似有黑影在晃動。

狹小的禮堂擠滿了人,主席臺上坐著李廠長和趙書記。李廠長五十出頭,一張橫肉較多的臉平常很少有笑容,今天,他的臉拉地更長了。他抽著煙,一言不發,臉色鐵黑。原名李開極,這年頭領導都喜歡部下叫他的頭銜,“李廠長”成了他的代名詞,真名倒被人們忘卻了。

“開會了!不要講話了!今天我要講的是┅┅”李廠長講到這,會場頓時寂靜起來,大家都憋住了氣,愣怔怔地看著他。“咱們的經濟狀況,我不說大家也知道,這幾年,市場競爭太厲害,光我們這個縣,毛巾長在這兩三年就新建了三家,在加上原來的老廠,就五家了。尤其是那些私營的新廠,技術先進,工人幹勁大,資金雄厚。而咱們廠是老廠,産品老化,機器陳舊,連年虧損。爲了扭轉這種局面,經廠務會決定:廠辦、車間按比例分批下崗。第一批下崗的有李燕、趙小雲┅┅

“不,我不下!讓我第一批下崗,憑啥!?”平日很少說話的李燕一陣驚悸,雙眸娷繭蛨W利的篾刀。

“小李,有啥意見,下來再說!”李廠長站起來示意李燕坐下。

“不,我就要現在說!”李燕很激亢,“姓李的,我到底咋啦?”

“小李,不要生氣,不要這樣!”趙書記走過來安撫道。許多人吹起口哨,會場一片混亂。

“散會!散┅┅會!”李廠長掉著臉,拂袖而去。

散會了,空蕩的大禮堂只剩下了李燕一個人,她凝視著窗外,感到周圍的一切都在旋轉。

窗外秋雨綿綿,淅淅瀝瀝。咋辦?道就這樣算了?不!絕對不能!我一定要姓李的說個明白!

發嘔的秋雨無情的捶打在李燕的臉上。

家門開著的,丈夫早回來了幾步。李燕一聲沒吭倒在了床上。

“你咋啦?”丈夫頓生疑竇,納悶的問。李燕沒有吱聲。

“這到底是咋會事?”

“上午開會了,那行李的讓我第一個下崗,豈有此理!他算什洩F西,他咋不下崗!”李燕忿忿地說。丈夫躑躅了,悶坐在沙發上發怵。

“幹啥嗎?明天去廠堸搯搹A說!”

吃飯了,李燕沒有一點胃口。她猛然打開了一個抽斗,堶悼是以前她獲得的各種榮譽證書,“嘩”,李燕雙目呆癡,證書散落了一地。

“幹嗎發那洶j的脾氣,下崗的又不是你一個人!”

李燕神情木然,淚水潸然而下。

第二天,李燕怵然發現自己白頭發多了幾根,額頭上的溝壑也多了起來,這那是37歲的人!

洗罷臉,她就匆匆趕到了廠堙C

“咚”“咚”李燕敲響了廠長辦公室,她的手很重。

“誰?”李廠長不耐煩地說,“啥事說吧!”

“還用我說,這批下崗,憑啥讓我先下!”

“你聽我說,這批下崗首先考慮的是技術問題!”

“啥,難道我沒技術?我18歲進廠,趕了快20年,你瞧瞧,這些是啥?!”

李燕把各種證書扔到了辦公桌上,氣憤地說,“幹了這泵h年,你說下崗就下崗了,我想不通!”

“那咋行!這是廠務會的決定!”

“啥狗屁決定!姓李的,你沒撒泡尿把自己照照,你咋不下崗!”

“我┅┅我咋啦?”李廠長頭上冒了一點虛汗。

“你不是說廠經濟效益不好嗎,那你買小汽車花了多少錢?這幾年你出國考察又花了多少錢?聽人說,你去‘紅燈區’被抓住,罰了款!”

“住口!這是造謠!”

“心虛了是不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

“你!?”李廠長眼瞪得好大,“你出去!”

“別慌!我還沒說完呢!聽說你要調走,你怪聰明的!”

“住嘴!出去!”

許多人不知發生了什洧ヾA都湊了過來。

“小李,不要再吵了,這影響多不好!”趙書記勸說道。

“影響能當飯吃嗎?”李燕氣衝衝的走了。

李燕去工廠後,丈夫陷入了沈思:如果她真的下剛了,以後的日子咋過?現在我一月還不到500元錢,孩子又要上學,前幾天公司要讓買房子┅┅李燕丈夫越想越心煩。他躺在沙發上,點了一支煙,悶悶的吸著。他上班去了,一到公司就看到了下崗名單。李燕丈夫神情緊張,眼睛很快掃描著:第一行,沒有;第二行,沒有:第三行倒數第二個請清楚出的寫著——王樹天!王樹天視力模糊,頭暈目眩。

李燕從工廠回到家,聞到了一股熏天的酒氣。丈夫在家喝酒。

“喂,他爸,你這是咋啦?”李燕一把奪過丈夫手中的酒瓶。

“我……沒醉,你……別管我!”

“公司讓我下崗,我……我咽不下這口氣!”“轟”李燕腦子爆炸了。窗外雷電交加,傾盆大雨直瀉而下。

李燕下崗的這幾個月,除了剛開始發的兩個月工資外,一直沒有別的收入,家堨u剩下500塊錢了,可眼下兒子上學報名就要400多塊。不管再苦,不能苦了孩子,從學校報名回來,口袋堨u剩下了2塊錢!

“媽,爸!我想吃肉!”幾個月都沒見葷了。

“吃肉,吃肉!吃你娘個腿!”李燕大發雷霆。坐在一旁的丈夫心如刀絞,強忍心中的淚水。他用力的膩_頭:“李燕,你去娘家再借借。”

“啥,還讓我借?!已經借了三次了,還好意思嗎?看你那窩囊樣,整天呆在家堙A也不想點辦法,嫁給你真是倒了八輩子黴!”

“媽,你別說了,我不吃了。我……也不想上學了,”兒子流淚說。

“你說啥!敢不去上學!”丈夫一巴掌摑到了兒子臉上。三個人的淚水交融在一起。

李燕丈夫低頭無語。

肉食場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一百多米的大街上,大概有十多個肉攤。“老兄,想買肉嗎?來瞧瞧,包你滿意!”一個攤主吆喝到。李燕丈夫看了看,摸了摸口袋,倏地縮了回去。

“看好了,全瘦的,不搭別的!”又一位攤主喊到。

“咋賣?”

“八塊1斤。”

“要多少?”

“兩塊錢的!”

“開啥玩笑,你到底買不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