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古 城 魔 影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狂風肆虐,天色陰霾,隨著陣陣雷聲,天邊的雲縫不時地閃射出道道讓人顫慄的寒光。坐落在文化大街的A國高達30多層博物館大樓,正面垂挂著一條長達10多米的巨幅:“中國新疆文物展”。展覽大廳,燈火通明,富麗堂皇。門票如同急速上揚的股票,被一搶而空,人們潮水般地湧向博物館,好似當年觀看從圓明園搶回的文物一樣。往日寬敞的大廳猝然變小了許多。

理查德瓦奡筒M父親是剛獲悉這個消息,他們怦然心動,深凹的雙眸媗捱﹞F魚網般的血絲。他們立刻打開書櫃,查找有關中國的知識。

“理查德,打開那本看看!”父親道。

瓦奡結敞]在不停地轉動著,按照父親所指的方向搜尋著。他拿起一本紙張早已泛黃、字[有點模糊的書問道:“爸爸,是這本嗎?”

“是,就是這本!”

“這本書上寫的什活H”

傑克瓦奡策城_一塊從印度搶來的花鏡片,小心翼翼地照了照,說道:“這本書的名字叫《古今圖書集成》,它是中國清王朝雍正年間寫的,全書共1萬多卷,主要記述了曆象、方輿、明倫等內容。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這些圖書是哪來的?”

“這┅┅”傑克臉色有點羞紅,怯生生地把話岔開,“現在甭問這些,先找到有用的材料再說!”

瓦奡肅膜F半天,沒有找到多少。他有點著急:“爸爸,沒有呀!”

“再看看那本!”瓦奡筑陸_了一本沈甸甸的書道,“爸爸,這本書是?”

”這本書叫《皇輿全覽圖》,它繪製於康熙55年,它是一部包括新疆在內的大清帝國的全圖。”

“快!查查,新疆在什泵a方?”

看了半天,瓦奡紫L奈地搖了搖頭。站在一旁的父親急忙搶過書,忿然道:“蠢貨!我來找!”

傑克攤開地圖,瞬間指向新疆。他滿腹沈論地講道:“中國新疆,古代被稱爲西域,歷史上曾經有36個小國家,樓蘭是其中之一。漢朝時,張騫出使西域,溝通了西域與中原的聯繫。前60年,中國在那堻]置了西域都護。後來中國人滅掉了樓蘭,將之更名爲善鄯。4世紀,不知什洎鴞],樓蘭國在地球上消失了,於是它成了千古之迷。可以肯定地說,這堛熙\多地方,蘊藏著大量的珍貴文物。”瓦奡等J細地聽著,如同在聽神秘的傳說。在書上,他瞭解到了新疆的物産、民俗、語言、文物等狀況。

翌日,東方剛剛ㄚG,瓦奡竣髐l就趕到了博物館大門口,心想成爲參觀展覽的第一批觀慼C殊不知,那媃[慾w經爆滿。

瓦奡答漱鷟佼ロJ瓦奡窗A人稱“中國通”,中等個,60出頭,小眼睛,平日的眼光總放射出讓人悚然的寒光。他家堿藕瓣F許多青銅器、瓷器、古書籍等中國物品,他把它們視爲珍寶。瓦奡筋搧蛦o些東西,聽著父親的躑z,産生了極強的好奇心:“爸爸,這些東西不是中國的嗎?怎洧鴢幼a堥茪F?”

瓦奡答滌搛雱滼ロJ的思緒帶到了對往事的回憶中。他沈思了片刻,欣然說道:“那是在1860年,我混進英法聯軍遠征中國。當時,聯軍攻佔了中國首都??北京。我和戰友們沖進了中國的皇家園林??圓明園。當時我被驚呆了,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世界上少有的皇家園林。我隨帝國遠征軍到過許多地方,可是從來還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宮殿,那埵陴F淙流水的金橋、潔白無暇的漢白玉、價值連城的文物圖書┄┄那時,你想拿什炭N拿什活A沒有人攔你,我就帶了一些古書和文物。我的上下口袋,前胸後背都挂滿了東西;再看其他人,扛的、羲滿B背的、抱的,每個人都是滿載而歸。現在想起來真後悔,當時咋不多拿一些呢?其他人把中國的寶物成箱成箱地拉走了,別提了有多痛快,能帶走的就帶走,不能帶走的最後一把火,一切都成爲了灰燼┄┄

這次文物展有青銅器、雕刻、玉器、錢幣、木乃伊、木牘等┄┄

瓦奡等郊芩椄O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中國文物,他目不轉睛像蒼蠅盯上臭魚一樣地死死盯著那些盧文木牘、那些玉器錢幣,猛然,一個邪惡的念頭倏地從腦子堸{現而過。

一連幾天,瓦奡絨ㄕb忙得查閱資料,他翻遍了父親的書架,後來又到A國國家圖書館,借了一本《中國新疆》。這是一部英國人從圓明園搶來的,它記述了新疆的人文地理、社會經濟等狀況。瓦奡筋搌澈雈J細,在上面畫了許多杠杠圈圈。

子夜,躺在床上的瓦奡筏閬X上眼,便神奇般地進入到了一個奇異的夢境:一座披著神奇面紗的古城,陰森恐怖,狂風怒吼,好似鬼哭浪嚎。一座30000年前的古墓被打開:一具披頭散髮,衣著華麗,面容乾癟的女屍,身旁放了一件件尊容華貴的青銅器、一件件晶瑩剔透的玉器,一件件潔白如玉的瓷器┄┄霎時,一雙肮髒的的黑手伸出時,那女屍突然站了起來,憤然怒斥道:“站住!放下這雙肮髒的手!”一雙尖尖的手指掐了過來,瓦奡腋敹穭F。

長夜漫漫,瓦奡粟姣謆餖酋w,一陣刺耳的電話鈴響了。

Hello,你是?”

“我是詹姆斯!”

“這炳艉F,你在哪里?”

“我在西尼爾大街16號,你快點來一趟,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

瓦奡竣@進屋,只見詹姆斯滿臉殺氣,桌子上擺著幾把手槍,其中還有綽號爲“老鼠”的湯姆等人。

“瓦奡窗A事情是這樣的┄┄”詹姆斯拉上窗簾,關起門神情緊張地說道。聽完詹姆斯的話,瓦奡策麻I怵然。

“怕什活H有我們呢!”在一旁的湯姆揮了揮手中的傢夥。瓦奡筋G意引出話題,他問道:“不知你們看了沒看那個‘中國新疆文物展’了沒有?”

“那有看哪個的閒工夫!”頭腦簡單地湯姆說道。

“你懂個屁!聽我講!”瓦奡結渺堜韖X了貪婪的眼光,“大家別小看這次展覽,中國新疆可是個神秘的地方,那埵頂靋連城的珠寶、那埵頃尬岔矕M的文牘古書、那埵雪◎※吨H的樓蘭美女┄┄如果我們能把這些東西搞到手,還會爲用錢發愁嗎?”

“去那堛熄O用咋爰悃M呢?”湯姆問。

“這個還用愁嗎?”洋洋自得的詹姆斯賊溜溜地發出了一陣陰笑。

午後,毒烈的陽光曬得人們身上直發燙。瓦斯爾銀行和往常一樣,營業員仍在不停地忙碌著。突然,幾個戴黑墨鏡的“顧客”悄然走了近來。

“小姐,我要取款。”

櫃檯的小姐剛一螃Y,只間一個烏黑的槍口對著自己。

“快點,把錢交出來!”

“別動,雙手抱頭,蹲下!否則,我就開槍打死誰!”

營業大廳頓時譁然,頃刻出現騷亂。

受驚的人們被這突如其來的事件嚇懵了,紛紛雙手抱頭蹲了下來。戰戰兢兢的小姐無奈將一大摞現鈔放在了櫃檯上。

“湯姆,快點把錢裝起來!”瓦奡筒R令道。

正在這時,一位服務小姐將手伸向報警器。不料,這一微小的動作閃入了詹姆斯的眼堙C“噠”,“噠”,槍聲響了,那位小姐倒在了血泊之中┄┄

“你們都老實點,否則,誰要報警,就像這位漂亮的小姐一樣!”瓦奡紫市雱盓熂裝上了車,悄然消失在夜幕之中。

“嘀鈴”“嘀鈴”警報拉響了。警察趕到了,迅速包圍了現場。不久,全面調查展開了。警方的追查,使瓦奡紫扔L處藏身。

“詹姆斯,下一步該咋玷魽H”湯姆問。

“等風聲過了以後,我們的日子就好過了。”

“不,依我看,我們還是早點想辦法逃去,到中國新疆去!”瓦奡筍媊章D。聽著瓦奡答澈媊部A湯姆等人一愣。

“就憑我們幾個人?!”

“人是少了點,但是我們可以雇傭人呀!假如我們能搞到更多的中國文物,就可以發達財了!”

“我們怎洛h那堙H”

“這個你不用愁。”說著,瓦奡筐漸X了一張從家堭a來的已經發黃的地圖,大家來看,我們應該先到北京,然後走以下路線:北京──歸化━━額濟納━━哈密━━庫爾勒━━樓蘭。”

“這個路線可靠嗎?”詹姆斯有點懷疑。

Ok!絕對沒問題!現在外面風聲太緊,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喬裝打扮。不要露出馬腳來。至於這張地圖,它是我父親從中國帶回來的,不會有什為暋D!”

"我們以什泵W義去?”

“就打著‘A國文化考察團’的旗號吧。”

三個月以後,外面的境況平靜了許多,經過一番準備,瓦奡等L們上路了。經過幾個月地長途跋涉,他們來到了北京。

“瓦奡窗A在北京,我們好好遊玩一下,這堨i是中國的古都,元、明、請等許多朝代都在這堳堻ㄐC”

No,我們這次的主要任務是去新疆!”

“瓦奡窗A我們是否要拜會一下北京有關要人?”

Certainly(那當然)!”

北京政府外交部。鮮豔的民國國旗迎風飄揚。歐洲司司長辦公室來了一批高鼻子、藍眼睛的外國人。

“尊敬的司長大人,我們是‘A國文化考察團’,對貴國新疆的文化很感興趣,請貴國政府予以協助。”

“有國書嗎?”瓦奡筑酗ㄔX國書。

“這┄┄”司長有點爲難。

“先生不必考慮太多,我們只是想學習貴國文化。”

司長不敢做主,立刻請示了大總統。不久得到批示:“放行!”

手持大總統通行證的瓦奡絨艄X望外。不日,他們分成兩批前往歸化,一隊由瓦奡絞a隊,乘汽車出發:另一隊由詹姆斯帶隊,乘火車。

時間飛快過去,離開北京的第二天,詹姆斯一行到了歸化車站。站臺上彌漫著吵雜的喧嘩聲。詹姆斯來到歸化官署,拿出了大總統的頒發的通行證,比比畫畫,說明了情況,官署立刻安排了食宿。“請問,能不能給我們找上一個翻譯?”

Ok!”不一會,翻譯找來了。吃過午飯,詹姆斯剛要休息,就聽到約翰急匆匆地跑了進來:“詹姆斯先生,出事了!”

“轟”詹姆斯一陣頭懵。

“快點說,到底出了什洧ヾH”

“瓦奡筏憚漕瑤屭T車途經一個岔口時,當時霧很大,正好和過來的一列火車相撞了。”

“快說下去,現在情況咋樣了?”

“不要緊,幸好他反應快,及時跳下了汽車,只是受了一點輕傷,汽車被撞出了10多米,車上活下來的只有我、湯姆和他三個人。”

“你是咋樣來的?瓦奡策b何處?”

“我們被過路的車救了。瓦奡筒M湯姆還躺在醫院堙C”

God(上帝)!”詹姆斯哀歎道。他連忙和約翰趕往醫院。

車開到前方,被一座古刹當住了去路。

“到了。”

詹姆斯不顧一地跳下汽車,沖了進去。

“瓦奡窗A瓦奡窗A你在哪?”

“不要大吵大鬧!這堿O醫院!”一位大夫斥責道,

“他們是病人的朋友。”

看到詹姆斯,瓦奡粥矽釵a從床上跳了起來:“詹姆斯,詹姆斯!”他高興地叫道。詹姆斯撲過去,緊緊握住瓦奡答漱漶A雙眸噙滿淚花:“上帝保佑你,不會有事的!”

紅日初升,行進的車輪又轉了起來。前方的路直指向一座小山的隘口,隘口頂部的一段路被拓寬,沿懸崖一側安裝上了護攔。爬上山頂,他們向南俯瞰歸化平原:萬里平川,一望無際,遠處淡淡的硝煙依稀可見,那時土匪們留下的作品。

太陽落山了,夜幕漸漸降臨。

“瓦奡窗A我們休息吧。”草原的夜空星光璀璨,安甜靜曦。

“停止前進!就地休息!”

車燈略過冰面發出耀眼的光,冰層的斷裂聲撕破了內蒙古大草原那寂靜的夜空。

“哎吆,累死我了!”疲憊不堪的約翰,骨頭散了架似的。躺下就不動了。瓦奡竣@行宿營在拒一群蒙古包不遠的地方。聽到汽車聲音,一位蒙古老人驚奇地跑了出來,翻譯高興地說:“這些人是A國文化考察團的,是遠方來的客人。”

老人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快請進,來品嘗我們蒙古人的手藝。”說著,好客的主人拿出了許多奶酪、奶油、糕點、方塊塘等東西。

Thanks(謝謝)!”瓦奡竣@本正經地說。不一會,老人高興地彈起了悅耳動聽的馬頭琴。瓦奡等堨呆滯,他驚怵地發現如此簡單的東西竟能彈出這樣優美的旋律來!

他掌心發燙,欣然說道:“我能試試嗎?”

“可以!”主人應道。瓦礫斯搬弄了半天,也沒有彈出一個像樣的曲子。

這一夜,瓦奡絢峖a特別異常香甜。第二天,大漠的地平線上響起了悠悠的駝玲聲。

“前面是百靈廟,我們的活佛就住在這堙I”翻譯道。

Very  good(那太好了),我們就去拜訪拜訪,”瓦奡答Y然答道,“先生,這座廟爲什洛s‘百靈廟’呢?”

“這廟原來叫貝勒廟,建於康熙42年,也就是1703年,是喀爾喀右翼旗貝勒所建,俗稱貝勒廟。這堥麭B飛翔著百靈鳥,因此,這廟也叫‘百靈廟’。”

恰好,這時廟頂上傳來百靈鳥悅耳的歌聲。

“咚!”“咚!”聽到敲門聲,一個小和尚開了半扇,探頭出來。

“我們是遠道來的客人,想拜訪一下活佛。”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請隨我來。”

“不一會,瓦奡絨Q帶到一個人面前:面容可掬,身披金黃色袈裟。無疑,他便是活佛。

“各位施主遠道而來,阿彌托佛,老僧有失遠迎,失敬失敬!諸位不知從何國而來?”

“回師傅話,他們來自A國,”翻譯道。

“他們將去哪里?”

“去新疆!”

“啊,新疆可是個神奇的地方。”接著,活佛講了許多有關新疆的情況。

活佛侃侃而談,又給他們講了一些佛教的知識。

“瓦奡等生,這是一幅我最近的畫像,背面有我的題字,送給你們。另外,我給土爾扈特王爺寫了一封信,帶上它,你們就可以暢通無阻了。”

瓦奡答Y然告辭了百靈廟。

汽車在緩緩行進,不久,他們來到了瓜果之城??哈密。一到這堙A空氣埵乎都彌漫著濃郁的瓜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