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石皮罐子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每一次躺回床上,都是一次寂靜而充滿暗涌的死去。

而無人知曉那成群在鋒銳邊緣掠過的誘惑,還有一些鮮祖漲M險,和徑直長至枯黃發黑的預兆。

我的床,是那洶@個疏于管理的花園,荒草叢生。且有莫名茁壯茂盛的植物,一蓬蓬,一叢叢,一茬茬。而土地那洩峔U,因過于華靡而腐爛的詞藻,豐盛地鋪了厚厚一層。濃烈而頽朽,能養一窩不知名的小獸。

每一回入夢,都是一夜掙扎。

細碎得難以ˇ扛漫_遇如蒲公英散落,對此我從不敢吭出完整的一聲叫喊。睜眼目睹的奇景如小小的泡沫,光彩流轉,香融窈腹C如果我趕忙拍一拍坐在一旁神思恍惚的葉兒或周隸臣,待他們回過神來,我指尖一伸,泡沫便破碎如魂飛魄散。因此我只能屏息,讓奇景鋪天蓋地,而他們珒然不覺地繼續細呷著人間蝷鶠C

七彩炫目的燈光不停旋轉,爲此我終有一天會變成色盲。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我從夢媬籊荂A想說的話始終說不出去。往往撫今追昔,雜七雜八東拉西扯又慨嘆良久,才真的想不出有任何人能一訴衷情,于是一頭又栽進花園堮I頭苦睡。話咽下去,一再咽下去,落在肚子堣S腐爛成豐沛的養分,土地更加肥沃了,但天知道我珣q不想栽種點什活C 

 

和葉兒的相遇,讓我們都執手相看眼,心堨u覺相逢恨晚,連緊緊擁抱都不能表達初遇知音的激動。但我忘了是因爲她叫葉兒,所以我叫小令;還是因爲我叫小令,因此她叫葉兒。

那是個深夜,我在上網,把疲累也看成一種休息,打開qq icq msn bbs及郵箱,準備告訴每一個人我不睡是因爲捨不得今天,事實上是捨不得任何一天,睡眠往往是一天終結的象徵,這能證明我熱愛生活的勁頭。

我像讀武林秘笈似的細閱莊子《達生篇》,邵雍的《觀物論》則是我的內功心法。我聚精彙神地按圖索驥,耳目不淫,心無他圖,只等待迎面而來的一切把我撞擊。

後使出一招吸星大法移形換影,我即萬物萬物即我,如此方能達到“坐忘”的最高境界。我焚香沐浴,齋戒祈禱,長髮素衣,翹著纖纖十指作出敲打的姿態,用眼神一遍遍點燃將助我發出豪情壯語的鍵盤,但等來等去均等不到人來探問半句。

夜堳傱R,我就如此僵持許久,用隨時等待別人前來驚祖澈犖A。直至忽然的一聲慘叫讓我毛骨悚然,險險走火入魔,那幾近厲鬼的凄然。一聲過後良久又是一聲,直到喊叫變成低低的嗚咽我才收眉斂目,長袖一揮,剛練完功後似的如釋重負。又喝了口水,用枕頭角兒當絲帕拭了拭嘴,才把腦袋探出窗子往外看。

我住的大鱈黹炕A三幢鐵面無私的大鰴繺菑@個小小的院子,X著些垂頭喪氣不知從哪移植過來的小灌木。葉兒那時就坐在街燈下哭泣,回聲异常響亮,在大鷋P大鰶▼漕蚇漸h,像被一個又一個男人推出懷抱的女人,跌跌撞撞。

我在五樓俯視那個一邊哭泣一邊自喉間扯出粗話的女孩,看看鍾,淩晨五點。這淩晨五點觸動了我,我從抽屜娷膝X一卷新的菛。眯起左眼預演著菛怎樣像武林高手般從天而降,飛檐走壁,一路翻騰,逐漸在空中橫出一條長長的潔白柔軟,滾到她的鉊糪ョC

隨即我感到自己不是普通的無聊,而且一卷新的菛那洶j那洮p那炸硃篞s鮮,要我丟下去給一個陌生人我委實不捨得。我七手八鄐S翻出一包面紙,看看牌子,覺得丟品質這洫t的面紙給一個哭泣的女孩不太得體。又翻了很久才總算翻出一包品質不錯的,從窗戶計算了一下角度和力量,便拋了下去,一邊大叫:紙巾。

她顯然楞了,呆呆地坐了半晌才仰頭四顧。

我正爲自己扶貧濟弱、英雄救美的舉動自我陶醉,頭腦一熱血液沸騰便披著睡衣沖下了樓,拐到院子堙C她已撿起了紙巾,捏在手堙A一臉痕還沒乾透。

紙巾是一家便利店自己出産的品牌紙巾,內附一張測試運程的小卡片。她已把卡片抽出來,我瞥了瞥,上面印著最大數目的幸運星,有五顆,代表大吉大利。我後來跟她說,那卡片還真很准,你出門遇貴人,爲了屁大的事兒要死要活還有人給你遞紙巾,還不是鴻運當頭活C

那刻,淩晨的脂殘粉褪讓她看上去像殘花敗柳,我訕訕地踱上前,低著頭絮絮不止:我剛才不小心跌了一包紙巾下來,還是新的呢,一張沒用過,你看到了活H看到了請交還給我。

一抬頭看到她滿臉猙獰咬牙切齒,隨時會撲上來斯殺的樣子。

我和葉兒就是這樣認識的。

 

葉兒最初在我苦心經營才能繼續爬著來過的小日子堙A不過像一件毛衣的一根綿芋A少了雖然會殘缺漏風,但到底還能穿。往後就是步步登天,用淩波微步拾級而上,足不沾塵,身影一晃便成了主宰編織毛衣的其中一根長針,翻手爲雲覆手爲雨。

我到如今還不能完整拼丰X她的形像,不能用幾個形容詞L而有力地把她塑造出來,讓她根深蒂固,讓她入木三分。甚至不能把我回憶的領土劃分出來歸還給她,哪些是屬于她的。

比如那一次,我坐在觀戮u上,遙望運動場上一堆堆的運動員,穿著學校媄欓搌犒B動短衣褲,在起跑點做著體操熱身,或者坐在跳高跳遠場地思潮如涌。有些身段風流,有些形狀臃腫,充分表達了運動幷不會賦予所有人同樣的美感。公平的只是奔跑的速度或一躍的淩空能讓所有置身其中的人暫時遺忘了這一點。

而我,穿著同樣難看的運動服坐在觀戮u眺望,一覽美醜,飽飲人間春色,眼睛像X光一掃,就能準確探出葉兒的位置。要是把芸芸憧糽韘b我的右眼堙A而葉兒孤寂地站在我的左眼瞳孔,那我定必毀容成高一隻眼低一隻眼的醜女,重心斜斜向左偏側。

跑道上疏落地有貞察員穿著整齊的制服站崗,橢圓形的跑道中間是一個綠草如茵的足球場,葉兒穿著過早換上的冬季校裙站在足球場左角,位置剛好是一副完美構圖的黃金分割芋C

剛下完驟雨的天空殷藍如洗,陽光很好,偶能在草地上看到大片大片的雲快速掠過的陰影。我看著葉兒的一舉一動,必須申明的是那豕S有回憶的謬誤,我當時的確感到她一顰一笑都十分美好,美好得像回憶堛漱H,因經過時間的沖刷和回憶謬誤地修補,美化至每一舉手一投足皆可入畫。這比喻也是我當時想出來的,她美得像回憶。

那時她正飛起一條腿作踢人狀,與站在旁邊的同學嬉戲,即使這樣,即使她笑得燦若星辰,依然讓人感覺到她的嚴肅和固執。這是一種對生活最爲認真的品質,使我放心,她的確還活于現在,能跟隨上時間進行的每時每刻,而不像我擔心的,她會不小心留在哪個人的回憶堙A再也走不出來。

寫至這堙A我暫時要自回憶中跳出來指手劃鄐@下。天性不能容忍荒謬和掩眼法的人,使我即使會備受質疑也要指出一點:憑什洹痧鈺棪v截鐵地說我的回憶沒有謬誤?或許堅信我的回憶沒有謬誤本身就正正是我回憶的謬誤。這使我迷惑,搖擺不定起來,這世界的悖論何其地多。

關于我這個性格我還能補充一點。我連自己也苦苦敲問,更別說要放弃對他人窮追不捨地逼問了。像對一貫慣于別人的認同的周隸臣,我更加義正嚴詞至幾近喪心病狂。

當他輕鬆地說錢是用來揮霍的,放在銀行不用不過是一堆廢紙時,我聞到了一絲擾人耳目的氣息混在狡辯之中,我立馬雙手一揮,說且慢。頓一頓細細整理了思緒才徐徐地說,錢幣鈔票是有公認的價值,長期內價值都不會失效,放在銀行媯馱F我們安全感,積穀防饑,即使一輩子不用也不代表是廢紙。

周隸臣再橫眉X目,我也不管不顧了,這使他在初識我時懷疑我半夜堸蔑蔬暐噹嬰悎v改作文卷,號稱捉錯別字以及滅病句專員。

我的回憶的確有謬誤了,我不能含糊其辭或顧左右而言他地蒙混過去,我必須痛苦地用雙手扭過自己的頭去面對這個問題:葉兒分明在我畢業後才認識的,怎可能出現在我學校運動會堙H

但我清晰地記得的確是她,站在披著細綠草茸的足球場上衣裾翩然,美得像回憶。我只能含糊其詞一次,爲了葉兒。我想那回憶中的女孩或許是嘉儀,但多年來我已習慣把所有美好連枝帶葉地歸于葉兒,像總會給她吃一片西瓜堻怞y最甜的那部分。

 

該怎樣描述我和葉兒的關係呢。以她大筆一揮蓋棺後還拍拍揚到身上的塵埃才溫吞道出的定論,就是兩個女人的惺惺相惜。然而我絕不滿足于這為赤磢熊祭蛂C

我們的默契天造地設,就像曹操騎在馬上想發言時就無故哈哈大笑,笑得鬍子亂顫,仿佛越敗越勇,M著割了須的下巴弃了袍的戰甲。這時總有小兵翻滾下馬一臉痴呆地問:丞相爲何發笑?

有時我是曹操葉兒是小兵,有時她是曹操我是小兵,視乎誰想在該場合獨領風騷而定。我意氣風發滔滔不絕時,她就狀似智障明知故問;她神采飛揚春風得意時,我就加油添醋煽風點火,掌握著最好的火喉,現炒現賣,合謀烹出最可口的才智秀。

我們從不介意當對方的小小遄A只因深知那只是暫時性的。投桃報李是我們的同識。

如此,葉兒小令雙劍合壁闖蕩江湖,戰無不勝,所向披靡,天下莫之能抗。

 

因果,平衡,對比,襯托,反諷,這些修辭技巧無不能把我與葉兒扯上關係。

我們水乳交融後又鋒回路轉地發生分歧,柳暗花明一番又繼續瓣煻琣V美好明天。如果用圖表表視,就是一條直巡M後一個圓圈緊接著又是一條直芋C

有一個例子可以說明這點。

我與葉兒均是視戀愛是一生事業的女人。然而這幷末使我們臭味相投。沒出息,不思進取,奴性未改,中國千萬年陰影下的孝子賢孫,民族劣根性繼承者,爛泥扶不上晼A朽木不可雕也等都是我們互相咒薊漕雓r詞語。

我與她之間即使過招也是高手過招,不動聲息從未見血。當她左手一揚拿出孫武寫的《孫子兵法》時,我就雙手捧出俄國蘇沃洛夫寫的《制勝的科學》,到她手握一卷德國魯登道夫的《總體戰》,我就出動王詡的《鬼穀子》。 我們就如此你來我往,指東擊西,凝神交戰珚丳o漫不經心。我這邊六韜三略三十六計滿天亂飛,她那邊戰爭論海權論戰略論縱橫交錯。實則私底下我的珍藏是《如何獲得他的心》,她的人生指南是《在男人面前女人不能犯的五十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