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透過窗戶,外面又下起了大雪,鵝毛般的雪花從天上飄了下來,覆蓋著世間萬物,於是,我的眼睛所能看到的,只是白茫茫的一片,遠遠望去,大地就像披上了一張雪白的被子。

我喜歡冬天,就像我喜歡孩子們一樣,過了今天,就是耶誕節了,往年的這個時候,我早已在爲孩子們準備聖誕禮物了,可是,今年不行了,儘管我很想起來爲孩子們做玩具,然而,年邁而衰老的軀體已經不允許我這樣做了,有好幾次,我試圖坐起身來,但是,並沒有成功,我現在能做到的事,也只是靜靜地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雪花。

“唉……我老了,真的老了!”我禁不住發出一聲歎息。

但是,我並沒有後悔這輩子所做的事,假如時光可以倒流的話,我依然會在每一個聖誕節,爲孩子們送去我親手製作的玩具。

我的呼吸已經有些困難,我想,也許過不了多久,我的生命之火就要熄滅了吧?

噫,那些動物們呢?

記得幾分鐘以前,它們還圍在我身邊的,怎麽一下子全都不見了?

“野豬!狐狸!兔子!刺蝟!……”我忍不住叫道。

但我卻聽不到一個動物回話。

“這群傢夥都跑哪去了?怎麽要走也不跟我說聲‘再見’?”我自言自語地說。

其實,它們是陪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換句話說,它們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跟他們在一起,只有快樂,永遠也不會傷心或難過,我也喜歡這種快樂而熱鬧的生活!動物們常說我是森林的孩子,我也是這麽認爲的,因爲,我一生下來就在大森林堙A我記得,那也是一個雪花飄飄的冬天……

 

我覺得自己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從前。

我光著身子,躺在歡樂森林的一個角落堙A潔白的雪花飄落在我身上,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襲擊著我,這種感覺很不好受,但是,那時我還不知道什麽叫“冷”。

“哇——”我終於忍不住叫出聲來。

我的聲音真響,一下子就傳進了動物們的耳朵堙C

“你們瞧,這是什麽?”一個動物指著我叫起來。

動物們一下子把我團團圍住了,它們瞪大眼睛看著我。

“是個嬰兒耶!”一隻刺蝟說。

嬰兒?呃……對,我那時只是個剛出生的嬰兒!

“他的樣子好可愛哦!”一隻狐狸打量著我說。

“他怎麽哭得這麽厲害?”一隻兔子很奇怪地看著我。

哦……我這叫哭麽?

“准是讓這天氣凍壞了!”一頭野豬判斷。

“想個法辦逗他笑吧!”兔子說。

“別急,我有辦法!”說完這句話,野豬就沖著我扮起了鬼臉。

看著它這副滑稽樣兒!我忘記了寒冷,咧嘴笑了起來。

“他笑啦!他笑啦!”動物們紛紛叫道。

我笑得更歡。

“可是,這個小孩怎麽會在這堙H”狐狸忽然冒出了這麽一句。

動物們都愣了一下,因爲誰也不知道我是從哪里來了,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也許,他是森林的孩子!”兔子猜測。

其他動物都接受了兔子的想法。

“既然他是森林的孩子,那我們應該好好照顧他。”狐狸認真地說。

“先給孩子起個名字吧?”有動物提議。

“嗯……叫克勞斯,怎麽樣?”野豬想了想,說。

“克勞斯?這名字不賴,就叫克勞斯。”刺蝟頭一個贊成。

從哪以後,克勞斯就成了我的名字。

“從今以後,就讓克勞斯跟我們一起生活,大家同意嗎?”野豬扯著嗓門兒說。

“同意!”動物們異口同聲。

“我——反——對!”忽然,一個十分刺耳的聲音插了進來。

 

我的記憶忽然中斷,因爲,我實在想不起說那句話的是個什麽動物?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記憶力正在不斷衰退,可能再過一會,我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起來了,我還能熬到耶誕節麽?

不知不覺,夜色已經把天空染成了黑幕。

現在,我又把目光移向了窗外,希望能夠找到動物們,讓它們幫我回顧一下過去,但是,很遺憾,外面依然是冰天雪地,一個影子也沒有。

哦……對了,天氣這麽冷,動物們都回家過冬去了……

看來只有靠我自己了。

我閉著眼睛想了很久,終於從記憶中把往事一點一點地找回來了。

反對我住在森林堛漪O一隻很醜陋的怪物,我記得,它好像是住在森林外邊那座城堡堙A它的名字叫……叫……

 

“卡邦!”野豬叫起來。

“沒錯,就是我!”怪物卡邦大聲說。

“你來這媟F什麽?”狐狸質問。

“難道我就不能來森林堿搕@看嗎?”卡邦反問。

“剛才我好像聽到你說反對?”兔子說,“難道你反對讓克勞斯住在森林堙H”

“是的,我堅決反對!”卡邦不否認。

“爲什麽?”刺蝟表示不解,“要知道,歡樂森林不是你的家!”

“這我當然知道,你用不著提醒我。”卡邦瞪了刺蝟一眼。

“那你爲什麽要反對?”野豬一臉奇怪的表情。

“因爲這小傢夥是人類!”卡邦振振有詞:“讓一個人跟一群動物住在一起,你們不覺得可笑嗎?”

“我覺得這沒什麽可笑的,更何況,克勞斯是森林的孩子!”兔子反駁。

“呃……森林的孩子?”卡邦冷笑一聲,說,“得了吧,兔子!”

“你到底想幹什麽,乾脆直說吧。”刺蝟顯得很不耐煩。

“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卡邦看了我一眼,說,“坦白地說,我要把這小傢夥帶走!”

“什麽?”動物們都嚇了一跳:“你要帶他走?”

“正是。”卡邦點了點頭。

“你該不會是想帶他回家以後,再把他吃掉吧?”兔子問。

“呃,瞧你說的,像我這樣高貴的動物,會做出這種殘忍的事麽?”卡邦仰著頭說。

“你是高貴的動物麽?”狐狸冷笑著問。

“不管怎麽說,我必須把他帶走。”卡邦狂妄地扯著嗓門說,“我要教他幹壞事,把他培養成一個壞蛋……一個徹頭徹尾的大壞蛋!”

“不行!”動物們大聲反對。

“哼,誰也別想阻止我!”卡邦突然向我猛撲過來。

動物們企圖攔住它,但是,來勢洶洶的卡邦一下子把我抱了起來,然後,飛快地向森林外邊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