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關•山•月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關

01

02

03

第二章:山

01

02

03

第三章:月

01

02

03

 

        

第一章、關  01

冷月多情,在寒冬中依然撒下一縷縷光華。

潮州城破敗的城牆在月光下格外淒涼,城關之上有燈火,一面元朝的大旗迎著入冬的寒風肆虐的飛揚。

當這一切進入方長天的眼睛,一陣悲意湧上心頭,眼中的熱淚撒落衣襟。他想哭,想蹲下身子,捲曲起向來挺拔的身軀,抱頭痛哭一場,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這樣,他的後面還有300多個正氣堂的弟子看著他,等著他給與大家勇氣,等著他帶領著他們繼續走下去。

他和這些弟子突破了敵人13次封鎖,血戰數十場,犧牲了26名高手,只晚到了三天。而晚來了三天的他,現在只能站在潮州城北的這個小土山上望著瀟涼的城關惱恨不已。

也許是天意吧,但,方長天決不把這罪責送給老天,他堅定的認爲是自己的無能導致了這次行動的遲緩。

戰爭毀滅了周遭的村落,毀滅了生命,沒有聲響,一片寂靜。古老的城關依然矗立在蒼涼的大地上,殘落的城垣威風不再。

方長天抹去眼淚,回首望望身後的慾H,306條漢子無不鮮血滿身,滿面疲憊與茫然,但當他們看著方長天的時候,眼光中還有希望。

方長天就是他們的希望,有方長天就有正氣堂,有正氣堂就有希望,他們的想法一如方長天對文天祥的寄託。

方長天看著這些爲國家追隨自己追隨正氣堂的好兄弟,不由得想起3年前,文天祥散盡家財,招募來萬餘人的軍隊,毀家抗元,而他帶著正氣堂1000多武林英雄回應,共赴國難。爲了國家,爲了百姓,更爲了文天祥的相遇相知,文天祥的一腔熱血,文天祥的一身正氣。三年來他流了多少血,受過多少傷,多少次死堸k生他不記得了,但他知道,這三年的浴血生涯很值得,就算他戰死了,他也不妄活37年。

此時,身邊的弟兄還剩下300多人,而文天祥更是生死未蔔了。

慾H的目光看著他,他想說一些鼓舞大家的話,但這話他真的說不出……

他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坐下休息,而他繼續觀察著古老的城關——他要等去探聽消息的正氣堂輕功第一高手王劍回來,等他帶來的消息,哪怕是最壞的。

月有些西偏了,風小了很多,方長天的身後起了一些微小的鼾聲,苦笑了一下,他自己又何嘗不想休息了!三天的奔波與連場的惡戰,讓他的內息已經有些滯納了,舉手投足間都好似有重物制肘,沒有了往日的揮灑自如,但是,他必須挺下去,就像他百折不撓的文天祥大哥一樣。

 

潮陽城的府衙大堂內,燈火輝煌,20餘個打扮各異的武林高手靜靜的看著大元副國師莫圖窮和阿杜林將軍說話。

攻下了潮陽城,趕跑了文天祥的阿杜林言語中很難遮掩住興奮與驕傲,“莫大人,小將不才,險些就拿住了文賊,不過,那文天祥也真是了得,據守此城,真教我廢了不少氣力,我已經打潰了他的軍隊和士氣,想來他不會有大的作爲了。”

莫圖窮面無表情,冷冷的目光在阿杜林面上逗留了片刻,歎了口氣,“不要小看了文天祥,此人意志非同常人,只要山不窮水不盡,他是不會放棄,他不放棄,就永遠是我大元的心腹之患!唉…………我們要是早到幾天就好了,估計文天祥就不會逃走了。”

隨即又問到:“他們的逃遁方向你可知道?”

阿杜林見對方漠視自己的功勞,頗有些悻悻,頓頓道:“根據下官的經驗和他逃遁的大致方向,此刻文賊應該在海陸豐附近!要不要下官立刻點起一隊兵馬沿途追擊?”

莫圖窮的目光轉向東側一滿面病容之人,道:“黃擎兄,你是白山派的智囊,這件事你看如何對待呢?”

黃擎輕輕一笑:“文賊,一敗再敗,已是強弩之末,追擊是必要的,但,大隊人馬的追擊必定行動遲緩,不如我們這些武林中人單獨前往,文賊此刻身在山林,適合我們發揮,不求全殲文賊全軍,只要擒住文天祥一人即可獲全功。”

莫圖窮聽罷此言,道:“好,皇兄言之有理,不知貴派前來援手的20名高手何時能趕到?”

黃擎默默估算了一下,道:“高明高亮兄弟,再有個把時辰就該到了。”

莫圖窮把目光在周遭20余個武林高手的面上轉了一遍,道:“諸位,那我們就等長白派的高家兄弟到來後立刻ㄤ{!阿杜林將軍,潮陽城得來不易,還看將軍用心把守了。只要抓到文天祥,我看宋家的殘兵敗將還能堅持幾天。”

慾H齊聲迎合。

迎合聲未止只聽屋角傳來一絲微小的聲音,立時屋中人影一閃,黃擎的身體一拔,從座椅中飄離一晃到得堂外,慾H猛醒,齊齊站起身,把目光投向黃擎。

只見黃擎在大堂口仰視夜空,把手一招,一隻信鴿落在其手臂之上,其慢慢轉身踱進,靜靜對著莫圖窮道:“是國師的飛鴿傳書!”

莫圖窮表情嚴肅道:“黃兄,你念!”

黃擎展開附於信鴿腿上的信簽,看得幾眼,大驚失色,失聲道:“方長天連闖國師布下的13道封鎖,帶著300余正氣堂精英,從雷州一路朝著這堭來了,要救出文天祥與張世傑匯合!國師已經讓我派龍掌門趕來馳援,大概需要一天的時間。”

莫圖窮一愣,“什活H不可能,我師兄布下的層層埋伏怎炤|…………,”

轉瞬又問道:“皇兄,你看,方長天會不會已經兵臨城下了?我們該如何應對呀?”一臉的慌亂大失其一派宗師的氣度。不過,放眼天下,中原第一高手,領袖武林400年的正氣堂堂主方長天又有誰人不怕?

黃擎也是一臉愁容,苦苦思索,道:“只希望方長天還沒有趕到潮陽……”

正思慮間忽聽莫圖窮近乎納納之語,“放眼天下,恐怕只有貴派掌門龍隆可以與方長天一戰了……可是,一天之後等龍掌門趕到,方長天恐怕已經把我們…………”

 

方長天眼睛猛地一亮,只見潮州城的角落飄下一個人影,向著自己的方向奔來。

不一刻,奉命入潮陽城探聽消息的王劍跑上土山,他的到來驚醒了所有人。方長天一揮手,示意大家繼續休息,沒等發問,王劍跑上前來很是欣慰的低聲道:堂主,文丞相沒有死!

方長天心頭狂喜,快說,情況到底如何?

剛才我探得消息,文丞相突圍成功,帶著一隊人馬向陸海豐方向去了,元兵正在準備分兵圍追!王劍的眼睛放著光。

好,只要文公不死,大宋複國有望!方長天一時間悲傷立去,豪情再起王劍又道:不過,剛才屬下發現了元賊國師的師弟莫圖窮以及白山派智囊黃擎等23人,他正在等待20名白山派援兵,然後一起去追殺文丞相。

方長天一愣,莫圖窮的到來令他意外,元朝國師圖蘭喇嘛的師弟莫圖窮深得西藏密宗真傳,在元朝的所有武林高手中僅次於白山派掌門龍隆,12年前在臨安城的宋元比武大會上自己也是在苦鬥了150招以一記‘驚天指’險勝,而此時自己已經三天三夜惡鬥不斷體力消耗巨大,如果與之相遇勝算甚小。如果莫圖窮也去追趕文天祥,丞相的情況只會更加危急。

就算自己與莫圖窮同時趕到海豐找到文天祥,恐怕自己這疲憊的300多人也是強弩之末了。

如果舉全力在這堨殲莫圖窮,恐怕時間又要耽誤不少,誤了救文天祥出險境,而且還不知莫圖窮有多少援軍在後面。 

方長天苦苦思索,過了一會兒心中猛地一狠,對王劍道:去,把郭亮臣,方輕羽,段公男,林山秀叫來。 

不一會兒,這四個疲憊都掩蓋不住英氣的年輕人站在了方長天的身邊,方長天看著他們不由得有些羡慕,羡慕他們的年紀,和無窮的精力。正氣堂的將來只有靠他們了。 

方長天先對王劍說道:你帶著大家在這堨薿均A一定要休息好,睡足!!明天黎明動身去海豐尋找丞相,如果屆時我不能趕到,你們先保護丞相突圍,去雷州,與皇上和張世傑大人會合。只要他們在一起謀劃,不愁大事不成。 

王劍應聲,轉身安排大家休息。 

方長天沈吟了一下,鄭重的目光在幾個年輕人的面上掃過,道:丞相沒有死,但是依然在危難之中等著我們去營救。現在,在潮州城中有元賊的數十名高手正整備去追殺丞相,可此時我們需要休息,而敵人隨時就要出發了。 

方長天頓了頓,再道:我們要爭取休息的時間,又不能讓敵人先走,所以…………你們幾個要放棄休息了。和我進城去,殺上幾場,不讓他們動身,爭取拖到明天中午以後! 

話音一落,林山秀先笑著說,好哇,我的刀砍卷刃了,正好進去搶把新的!呵呵……” 

方輕羽一笑,道:緊隨堂主! 

段公男沒有笑,拔劍,目光堅定,當他的寒心劍借月光放出光華的時候,他的人就好像燃起了的火,那神情又像將要離弦的箭。 

郭亮臣很是穩重,想了一下道:堂主,我先去放火!趁亂咱們先看看地形,等敵人有所行動再分路偷襲。 

方長天很欣慰的看著郭亮臣,覺得這些孩子在征戰中逐漸成熟了,尤其這個郭亮臣,不急不燥,謀定而後動,是個繼承堂主大任的好料子,他肯定地點了點頭,說了聲,率先從土山上飛奔而下。 

五條人影在夜色地遮掩下,飛快進入破落的城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