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蜜月年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中六預科又稱「蜜月年」,是因為會考剛過,高考的壓力還未到;這時候最適合交朋結友、參加課外活動、談戀愛......

 

那年他們十七歲。

一個是品學兼優的高材生,受師長同學稱許;一個是壞學生,頑劣非常,卻是學校體育方面的中堅份子。

兩人不曾同班,雖然知道對方,卻沒說過一句正話;大多是「有沒有見過趙浩賢﹖」「沒有」或「頭髮太長,要剪」「Prefect大晒!你管不著!」

他們從屬不同圈子,在這所九龍塘的男女校一直相安無事,各自過著自己的日子,直至那一年。

那是極平凡的一年,樓價、股市向上升;年年加人工、歲歲分花紅,消費意欲高、炒風熾熱,最困擾市民的應該是政治問題......

「緊張﹖」趙浩賢劈頭就問。

「去死。」陳喜慶無精打彩地應對著。

「你行的。」

「去死。」

「也不用去死;看!是學校名單,我弄了一整晚,這間不行,就問那間,連路線都set好。」浩賢頓了頓,把名單合上:「不過我計了很多次,我應該夠分......

「好煩。」喜慶站了起來。

「你去那堙S」

「食煙。」

「快派成績單了,耐著點吧,你這『煙鏟』。」

那邊一陣起哄,老師們進入了禮堂。

曬得黑黑的李Sir捧著一疊成績單,面上露出罕有的微笑。

照例是一串開場白,什麼「會考不等於一切」「同學們可以有很多選擇」等全都上了台;喜慶早不耐煩,向李Sir直翻白眼。

「他們都知道成績,早分好了可以直升的一疊,可以byebye的一疊。他剛才說『沒考上』的時候看著我,難道......」浩賢也不知是對喜慶說還是自言自語。

一聲清脆的粗口劃過禮堂,打斷了老師說話,眾人不約而同望向這邊,氣氛異常緊張。

「你出去!」

喜慶頭也不回地向門口走去,還不忘將林生手中的一疊「出路指南」撞跌。

「好彩,他們沒把你取消資格,你是最......」浩賢一時說漏了嘴,慌忙收住。

「最差成績的一個可以原校升讀中六,對吧﹖」

「我可沒說,不過你應該還神。」

喜慶沒說話,看著手中的取錄書,心中歡喜萬分,卻是不肯表露出來,可能為著自己是「最差成績的一個」。

「我們理科班有慶祝會。」浩賢望了望被重重圍著的林生:「他可厲害,七條A!」

「還不易﹖你也有三條。」喜慶漫不經意地說,其實心婸譟溜。

「但七條都是A1!」浩賢睜大了眼。

「還有一科呢﹖」

「病了沒考。」

「沒補考﹖」

「他出了名『天才兒童懶讀書』;況且七科A什麼也夠了。換了在美國,說不定己經大學畢業了。」

「誇張!我就是看他不順眼,老是拿著雞毛當令箭。別看他斯斯文文,這些人都是變態的。」

「你倒會看人,我們背後都說他假,不輕易流露感情,對所有人都一個樣,但就不會開罪人。」

 

這是一所既專制,又自由的學校。所謂專制,是學生無權過問學生會的組成,一切由老師欽點;然而組成後所有活動只要不over budget,同學們都能自行決定,即是老師很少過問。

開學後不久,喜慶就當上「綠社」副社長,專為「聖公會八校聯合運動會」準備,而林生則順理成章成為學生會會長和Head Prefect

一天放學後,喜慶正在操場忙過不停,他說過要在今年運動會成為焦點。雖然已是下午四時過後,但氣溫依然高企,他汗流浹背,正不厭其煩地給低年級的學生當指導。

「學生會開會,需要李超凡出席。」突然一股冷冰的聲音在喜慶耳邊響起。

他轉頭看是林生,立即現出不屑的神情:「不行,我需要他。」

「他一直follow這會,沒有我也不能沒他。」林生態度強硬。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炎熱的天氣加上濕漉漉的汗衫令喜慶變得暴躁,他這怒吼叫在場所有人停止動作,望著他們。

林生仍然無什表情,平靜地說:「我不是求你;你應該讓他選擇。」

喜慶一下子把黏身的汗衫脫了下來,露出結實的肌肉,他少說也有六尺高,這下更是無人敢上前勸阻。

李超凡眼見勢頭不對,忙上前拉開林生。

「我一會兒上來。」他說。

同學們看到林生走開,才都舒了一口氣。

 

「都是你不好,又話必嬴貼士,害我輸了二百。」午飯時,浩賢和喜慶在作「賽後檢討」。

「無理由會­『漏閘­』!」喜慶不自覺地在桌子上大力一拍,把浩賢嚇了一跳。

「拜託!斯文點,這堨i是我的課室。」

正說間,林生帶著一個低年級同學進來,直走到喜慶面前。

「他說是你教他不要交錢。」林生用一貫從容不迫的語氣問。

「對丫,苛捐雜稅不交也罷。」

一見氣氛有異,浩賢立即閃身隔在兩人中間,笑問:「什麼回事﹖」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就在胡說八道!」林生沒有理會浩賢,繼續說,語氣明顯加重。

「經你手的都沒有好,你以為你是什麼﹖學生會會長﹖Head Prefect﹖呸!還不是老師的一條狗!」

所有人靜了下來:又吵大鑊,他們八字相沖﹖

一場暴風雨隨著老師的及時出現而消散,可仍陸續有來﹖

 

「熱死!」喜慶猛力扭開瓶蓋,把水大口地灌下去。

「練波而已,不用拼老命吧!」浩賢把水從頭頂倒下。

「你看!」喜慶的目光落在球場鐵絲網外。

「嘩,他們真大膽,公然著校服拖手仔!」

「羨慕﹖」

「嗯!看人家一雙一對,多少不是味兒......」浩賢雙眼仍然不肯離開那對男女。

「玩暗戀﹖」

「什麼﹖」

「不要裝傻,最近經常見你盯著人家的胸部。」

「我喜歡她整個人,不只胸部。」浩賢沒好氣說。

「胸是不錯,可人肥了點。」

「你不是嫌這肥,就是說那個腿短,也不知你要求高,還是搞基!」

「是嗎﹖」喜慶隱隱覺得一件事,他不願多想,抬頭看見高佻的舒婍媛伴著幾個女孩走過,便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她不錯吧﹖」

「不差,去年旅行她為我燒雞翼,看來她暗戀我。」

「還不快上﹖」

「對女人要慢慢來,太喉急她會瞧你不起。去,繼續練波!」

 

「你誤會了他。」教唆事件真相大白,其實是那學生花光了參加比賽的報名費,找喜慶代出頭。

「又如何﹖」

「向林生道歉。」

「又不是我錯,是那孩子撒謊。」

「但你罵他是狗,人家也有阿媽生的。」

「最多連他母親也一併問候,行吧﹖」喜慶口雖這樣說,其實心堣]覺得當日太過份,只是不願低聲下氣認錯。「他最近經常和Dorothy一起。」

「你也留意到﹖」

「他看到我也不打招呼,真沒禮貌!」

「人家好修養,換著我早揍你一頓。」浩賢說著作狀出拳。

「跟雪怡怎樣﹖」

「我約了她今日看戲。」

「她一口答應﹖」

「對!」

「大胸的女人都發姣。」

「我現在就要狠狠地揍你!」

好不容易捱到放學,喜慶在校門口被浩賢叫住。

「糟了,我跑不開!」他氣喘呼呼,身上還穿著做實驗的白袍。

「那又怎樣﹖」

「你幫我買戲票、爆谷零食,我盡量趕來。」

「可以看七點半呀!」

「我約了她五點半!」

「可以改期......

「那就沒誠意。」

「你這樣又很有誠意﹖」

「只要我準時出現,就有誠意。」

 

喜慶在戲院門口看錶,快五點半,仍未見浩賢或雪怡出現。他拿著戲票和零食,卻又不停抽煙;他覺得自己像個大傻瓜──友誼萬歲!

「再下去不等了!」他嘀咕。忽然背後給拍了一下,居然是林生。

「他們不來了,雪怡忘記了約會,留在學校溫習,浩賢說要陪她。他知道我住這附近,著我來找你。」林生說完便走。

「死仔!」喜慶踩息煙蒂,看了看手中戲票,叫住了林生。

「看戲嗎﹖」

「明天測驗。」

「對不起。」喜慶用誠懇的眼神望林生。「上次的事是我不對,我錯信了人,又胡亂說話。」

林生本來很討厭這人,這刻卻覺得他頗有承擔,就是衝動了點。

「我從來不賣賬,我只做我喜歡的事。」他以堅定的眼神回向喜慶。

喜慶嚇了一跳,他從未見過這種可以把任何人壓下去的凜然;之前吵架也沒流露過這種眼神;他幹嘛那麼認真﹖想著禁不住要笑。

「好一句不賣賬,然而人人都覺得你假!」喜慶覺得好玩,刻意挑釁他。

「別人怎樣想,我不理,也管不著。」

「那你要檢討一下,不要衰心軟;對其他人像對我般玩針對就好。」說罷把戲票遞過去。

那是間迷你戲院,位子不多。喜慶甫坐下便窸窸窣窣地吃起零食來。

「什麼戲﹖」

「西片。」

「誰演﹖」

「里安納度狄卡比奧。」

「這是誰﹖」林生啜了一口汽水,說:「好像雪怡很喜歡他﹖是你買的票子。」

「我只知這是三級片,有女人剝衫。」

「這是男同性戀電影。」

觀眾陸續進場,燈光開始轉暗。

「跟Dorothy好嗎﹖」林生給喜慶隨口一句問得有點茫然,只說:「我們不是在一起。」

電影音樂響起,兩人再沒說話。雖說是男同志片,卻也有女人脫衣服的鏡頭,他倆都不約而同地望向對方,又因眼神接觸而退了回來。

散場後他們沒有交談,只在嘈雜的大街上前行。

「我到家了。」

「嗯。」喜慶看著林生走進大廈後,感到煩悶,點了煙望地鐵站走去。

 

「八校聯運」舉行的兩日林生簡直忙得頭頂冒煙:他既要負責跌序,又要處理比賽事宜,幾乎連飯都沒得吃。還好到了最後一天的午膳過後,所有小型比賽和各項預賽都舉行過,只剩下幾個最矚目的決賽。

他覺得是時候停下來看看四周;偌大的運動場容納了八間學校的學生,場面實在非凡。想起剛升上中學時十分羡慕師兄師姐們可以為運動會出力,現在終於嚐到了那份用精力和汗水換來的滿足感。

跑道中央大草坪上站著幾個正在熱身的運動員,林生的目光被其中一個吸引住。那人正是喜慶,他比其他人高,熱身也格外落力;林生沒想過平日吊兒郎當、馬馬虎虎的人竟然可以這樣積極投入去為一個目標而努力。他就這樣老老實實地站住望著喜慶。

喜慶也留意到他,向他豎起姆指,示意自己一定成功,林生報以一個微笑。

男子組一百米跑快要開始,大家都聚在終點線旁邊打氣。林生、浩賢、雪怡和婍媛等更一早佔著有利位置觀看「飛人」誕生。眾人都討論喜慶能否嬴出。

「他眼神很厲害;剛才還跟我說無論如何都要重奪八年前學校失陷的土地!」浩賢越講越興奮。

「他根本是頭蠻牛,就只在運動場上使狠勁;學校要不是為了他體育的成績,也不會留他。」婍媛淡淡地說。

「他不是多Raymond一分嗎﹖」雪怡問。

浩賢沒有回答,只專心地看運動員準備起跑。

「他死要面,到處跟人這樣說;實情Raymond比他多半分!」

「他是你的男朋友。」一直沉默的林生這句話沒入了群眾的吶喊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