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情記事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阿琣A度被拘留。他非常生氣,發誓不把阿元除掉誓不甘休。可是因為自己的衝動幾度壞事,他立誓以後不再衝動如果再衝動就跑去出家算了。突然,阿痦換e一亮。出家不是可以提高修為且可以令人心情平和說不定日後還俗就不會像從前一樣衝動了,轉念一想,佛門禁止殺生的,自己出家後萬一被佛法感召那怎麼行,我也知道,一心向佛是好事叫人向善。但是,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憑什麼一個賤人下我面子。不行,出家這條路行不通,可我這脾氣總是那麼沖又當如何?思前想後毫無頭緒,不禁歎氣,唉……………!難道只有放下才是解決之道?不行,不可以,絕對不可以放棄,一定要宰了齊升元那賤人。想著,阿琱裐媯掠痤情A非常痛苦與矛盾,想到在餐廳自己曾經有段萌芽的感情可以不至於如此,可惜自己的拒絕傷害了那個女孩兒不知道可否回頭。又一想,感情這東西讓人英雄氣短,古語有雲: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怎麼辦?我該不該再記得這段仇怨,也許我與齊升元的結束是新的開始,恨一個人是多麼痛苦啊。他想放棄了,說不定是解脫。忽然,他看到阿元走來。越來遠近,阿琱ㄧ恁A難道她是來與自己和解的。禁不住心境平和了許多,微笑地看著,伸出一隻手慢慢靠近。阿元也微笑著看他,翩翩走來,他想,我的決定是對的,放棄仇恨是種解脫。眼看就要與阿元牽手了,忽然看見阿元拔出一把長長的水果刀向阿琩諟荂A阿痝Q刺中倒在血泊之中………。

拘留室堙A阿琤蕭鬖b生硬的板床上休息。突然大叫一聲驚醒,坐起來。阿琱ㄧT心跳加速地產生了恐懼,環視四周發現自己身在拘留室才平靜一些,他的叫喊驚擾了相鄰的一間拘留室堛漸}犯,那人說,吵吵啥嘛,讓不讓人睡覺?媽的!阿硠奶F非常火大,說,把你的狗頭伸過來。那囚犯說,你找死啊?等著,等老子出去了弄死你。阿睇﹛A誰怕誰,到時鹿死誰手尚無從知曉,還不知道……………。看守聽煩了,阻止道,吵什麼吵什麼?到時候再關你們幾天看你們老不老實?二人立馬住口,可是心堣ㄙA氣暗自叫板。阿皕Q,誰不知死活的跟老子叫陣啊,等出去了一定收拾收拾那個B。還好,剛才是做夢,如果是真的怎麼行?我張雲痚Z能叫一個女人下面子,往後老子還咋混哦。他氣得踹了兩腳拘留室的門,相鄰那囚犯說,你是不是找死啊?阿皕Q反駁但是沒有,那囚犯聽沒聲了就說,算你識趣,老子也就不跟你計較啦。阿琩S反駁。

這天中午,又到了午餐時間,同事又招呼阿元一起去餐廳吃飯,阿元心堣ㄧT恐懼。她不知道阿甯陘F殺她已經辭職,她說,不去!我想做完手上的工作。同事發現阿元好像對公司那間餐廳有恐懼就不再堅持,同事甲說,那我們去了,我們把東西帶回來給你吃。阿元沒有說話,只是看了她一眼。阿元的眼神讓這位同事很好奇,欲言又止,因為她知道就算她問阿元也不會說的。她說,好吧,我們走了。阿元說,謝謝你們。等同事們都走了,阿元來到廁所。

派出所拘留室,阿琱w經在堶惕b了三天。他好著急出去,只有出去才可以把心婺僊麊B友說出來,讓大家替自己出主意,他想,算了吧,我想還是不要再做什麼了。一旦成功除掉了阿元一定坐牢,那時不會再是三五年這麼簡單了,或許是更久,有可能死。想到這堙A她的心境平和了,心堣ㄕA有冤仇是多麼舒坦,不用算計不用痛苦,多好啊,何況自由是那樣可貴,以往的自己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曾經有一段幸福的婚姻從來不懂得珍惜,現在自己已經做過幾次牢獄前半生已毀,難道後半生還要在牢獄中度過?算了吧,不,以後我要平平實實做人,我想這樣可能會輕鬆許多,或許不久的將來得到另一段幸福的愛情與婚姻。想到這兒,他笑了。不禁心婸棺P了。他申請打電話,獲得批准。他給阿元撥通了電話,告訴了她自己心媟Q的,阿元雖然不明白,但是她說,以後我們還是朋友。

 

阿元掛斷電話。心媮`是忐忑不安,她不知道應不應該信任阿琲漫蚇捸A這麼多年來阿痝ㄛO給自己帶了無盡痛苦的根源,一而再再而三地發誓要剷除阿元。如今他卻主動來電話說自己知錯了,不再為了過去那麼點點屈辱和自己計較了。阿元的腦海堨R滿了疑問,阿痧u的知錯了嗎?就在她發愣的時候同事們一個個回來了,同事甲同事已也有說有笑的回來了。同事已看見了充滿了好奇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走近阿元問,升元,你怎麼又發愣了?上回去餐廳吃飯你也不止一次這樣了。阿元被同事已的說話聲嚇了一跳,因為她還在神游根本沒留意到有人和自己講話。她說,嗯?!你說什麼?同事已有點不高興了卻又很無奈,說,你真的不知道我說什麼?阿元說,嗯,我不知道。一邊的同事甲猜測道,是不是………..因為你前夫?阿元十分驚奇地看著同事甲,說,你知道?同事甲說,上回我們一塊兒吃飯時你提過的,怎麼,他來公司找你麻煩了?怎麼樣,你沒事吧?同事已急忙上下前後左右的打量了好一陣兒,心堨X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同事甲說,你你報警沒有?阿元說,不用擔心,不是你們想的這樣。同事甲說,說吧,你要急死我啊?同事已也催促阿元快說發什麼事兒。同事已想到最壞的事了,說,你是不是被……………那個了。這句話引來了其他同事的目光,同事甲見了很不高興,說,看什麼看什麼?做你們的事。同事已聽後異常緊張,說,是不是………..是不是真的,你說啊?哎喲,我的姑奶奶,你要急死我們哪!阿元說,你們不要亂說了,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同事甲同事已平靜了一些,阿元突然心痛了一下,因為她想起了從前公司堛漕漪q痛苦經歷。她捂著胸口彎了一下腰,但是很快又直起了腰。這一細小動作引起了兩人的注意,同事甲同事已幾乎同時伸出手去扶住了阿元,接著二人又幾乎同時問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阿元說,我沒事,只是剛才我前夫來電話說他已經知錯了希望我原諒以往他對我的傷害。二人一聽腦海堨艂Y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問號,嗯?這是什麼意思?同事已說,你應該欣慰一場史無前例的大災難就此終結了。阿元說,你說的不錯,我是很欣慰,可是我有心存疑慮,不知道他是真改邪歸正還是聲東擊西,等我堅信時候他會不會給我更慘痛的教訓?當初,我對她是那樣決絕,沒有給他面子,而且他多次給我娘家造成困擾,我的父母一直以寬容之心對待他,可是他卻總以為我家人很好欺負,不斷挑釁,不把我除掉誓不甘休,我也曾經被他虛情假意欺騙回去狠狠教訓,因為我把他的劣跡告訴了家人如同出賣了他,不給他面子。同事甲說,你覺得要不要原諒這個給自己身心造成嚴重創傷的前夫呢?阿元說,我不知道,你們說我該不該原諒。同事已說,做人要學會寬容,是不錯,但是不能濫用。同事甲說,如果我的男朋友這樣對我我一定要報仇,找人教訓他,假使他對我不依不饒,我就廢了他。阿元說,不是吧,你這麼狠啊?阿元說,其實,我和他說過以後我們是朋友。同事已說,看來你已經決定原諒你那個前夫了,我不敢恭維。同事甲說,你怎麼這樣就原諒了,你也太…………好歹我們是女孩兒啊,怎麼說你哦?算了,吃飯了,給!阿元接過飯菜連忙道謝,同事甲同事已說,不跟你閒聊了,我們做事了。阿元說,嗯,好吃,牛肉好吃。同事已搖搖頭說,哎………….

 

齊家。哥哥嫂子回來了。知道了家堛漕き□伓鶡p雷。嫂子看見哥哥的樣子一反常態,判若兩人,嚇得渾身打哆嗦,手中的特產落到了地上。父母也有點發怵,父親鎮靜下來,說,兒子,你先冷靜一下,咱們是人不是禽獸,要有理性。哥哥說,屁,那不知死活的畜生都殺上門來了。父親非常激動,抬手扇了哥哥兩耳光,說,你沖我嚷什麼?哥哥捂著臉,看看父親一下兒冷靜了下來。邊揉邊說,爸,好疼!我氣啊,張雲琩滬荓D子養的欠教訓,哪天我就滅了他。母親在一旁說,我說老傢伙,我看兒子說的不錯,那天他找上門來逼問女兒下落險些把你老命結果嘍還…………..。哥哥肺都快炸了,說,什麼時候?媽,你是說那張雲皕Q逼你們交出妹妹,還…………還………..差點殺了爸?嫂子聽了也很震怒,說,怎麼會這樣?哥哥說,爸!你告訴我張雲琩漱p子住哪哪兒?父親說,不知道。哥哥當即就猶如泄了氣的皮球兩腿一軟,蹲到了地上。片刻,哥哥站了起來,說,怎麼可能不知道?會不會還住在光明路呢?父親猜想說,不會吧,那是他與升元從前的家,如今他倆已經離婚難道…………,不可能吧!?哥哥說,我看我去碰碰運氣,抽空上門走一趟,如果逮到那小子我先要立個威讓姓張的那小子嘗到我的厲害,不然他不知道收斂。父親想了想說,你去吧,不過要好好說,讓他知道錯就好了,別打架。母親聽了對父親說,老傢伙,怎麼這麼軟?難得兒子肯出頭。父親說,老婆子你說什麼呢?你多大了,還跟孩子一樣衝動,兒子,我看哪,你還是別去了,到時你真一時衝動把阿痡了,媳婦豈不守活寡,有丈夫等於沒丈夫。嫂子聽父親如是說,心想,也是,公公說的不錯。她叫道,升仁,你別去了,我擔心你萬一跟妹夫誰出事都不好,我擔心萬一你坐牢了,你要我一個人如何照顧公婆?母親說,媳婦,媽知道你孝順,不必擔憂我,我的身體好得很。父親說,是啊媳婦,我和你媽身體都好著呢,不用你操心,還是多照顧著我們家升仁一點兒,所話說,少年夫妻老來伴兒,我跟你們媽體會得很透徹,希望………。哥哥說,爸,你不要說了,我不去了,可是就讓張雲琩漱p子逍遙快活我咽不下這口氣兒。父親又用手在兒子的頭上敲了幾下。哥哥馬上退後幾步,揉著頭說,爸,你又使這招。父親嘿嘿地笑道,不管招數是新是舊只要管用就行。嫂子忙走近哥哥,關懷備至地詢問情況,哥哥沒有回答,只是說,看你把東西都掉在地上幹嘛啊?快撿起來!嫂子這才想起自己手中是拿著東西的,急忙撤回來蹲下身一點點把特產撿起來放回袋子堶情C母親說,升仁,你沖媳婦吼什麼?嫂子一邊撿地上的東西一邊說,媽,你別熊升仁了,他是好丈夫來著,只是我不應該把從鄉下帶回來的特產丟在地上,是我不對在先。父親聽了心婸﹞ㄔX來的高興,忙走近媳婦關懷地詢問著媳婦家的境況,說如果有什麼困難就直說。母親非常不滿父親對媳婦家堻o麼關心但是並沒有發火,畢竟媳婦是好媳婦對自己也是十分孝順,自己再有諸多不滿也要顧及的媳婦的臉面,所以她只是沖著父親瞪了兩眼,並重重清了清嗓子,嫂子馬上提起特產,看看母親說,媽,你是不是渴了?馬上去了廚房把那些特產放好,然後回來從茶几那堮酗F一個杯子,從下面拎起暖瓶,拔掉瓶塞兒倒了水後放下暖瓶塞上塞子,端起水走近母親,說,媽,喝水。母親不知如何自處,因為媳婦完全沒看出來她是為了自己和父親慪氣的,不料,媳婦卻以為母親是口渴了希望有人給她倒一杯水解渴,母親猶豫了一下說,噢喲,我還真有點渴啦。

趙家。阿元正在廚房媕飢U趙母做飯,趙母問,升元,你和玉石打算過生個孩子嗎?聞聽此言,阿元說,不久前我們商量過的,只是我倆工作都太忙了,也不知道你跟爸喜不喜歡孩子?母親聽了急忙停下手堛漪”遄A說道,怎可能有此一問呢,上回你家堣H來時候我與你父母談及過此事,只是不知道你與玉石有何打算來著,我們又不好干涉。阿元說,當初我與玉石商量此事的時候是他提議的。

阿痝o一天走出了拘留室。

 

阿睊W自一個人走在街上,心堛贖ㄚㄙ滿C突然,遠處一個小姐飛奔而來,身後有人在追趕,隱約聽見他們在喊,站住,秦玉蘭!秦玉蘭!你婊子養的站住!只見在前頭奮力奔跑的那個 秦玉蘭 小姐 在呼救 。她的呼救是引來了不少的關注但是很快就散了,因為他們看見在身後有人在追趕,一時搞不清狀況是應該見義勇為還是合力追捕,前者實在危險弄不好把自己身家性命都搭上,後者不同程度上也很兇險,現在女人狠起來說不定遇佛殺佛,到時還是難逃一死。阿甯搘X 小姐已經 逃很久了,她身心疲憊的樣子讓人不免生出幾分憐香惜玉之心,她離他越來越近了,眼看就要被捉住了。秦玉蘭來到了阿畯惚e,她喘著粗氣兒一時望著他一時低頭,說,救我救我,我什麼都願意為你做,只要你肯救我我一定報答你。這讓阿琣釣М羹{重重,什麼都願意為我做?只見這個秦玉蘭躲到了阿琩重寣A他正在尋思秦玉蘭話中玄機,那幫身份不明之人也趕來,在距離阿痟X米遠處止步,為首的應該就是老大了,他說,嘿!不關你事,不要惹火上身,當心引火自焚。阿琤翮n說話,躲在身後的秦玉蘭說,你們不走我死給你們看。一聽這話,阿睇隻轉身雙手抓住秦玉蘭說,你別衝動,等我弄清楚了再說。秦玉蘭說她原本出門上班不了遇上流氓調戲,我拼死不從他們就惱羞成怒要賣我去賣淫,我趁著他們一時鬆懈就跑出來了,後來他們發現了就來抓我回去。阿琱葽Q,什麼跟什麼嘛?真他媽的老套,怎麼時代不論有多進步都免不了俗套啊,沒勁!老大開口了,說,這位兄弟你甭聽她的,她是個瘋子,腦子有毛病的,我們要抓她回去關起來,免得她犯病傷到人。秦玉蘭吼道,放你個狗臭屁,老娘正常的不得了,是你們………….。阿皕Q起了當初他有一回把阿元打跑了過後後悔了,出門來找老婆也遇著過類似遭遇,還好他們心虛丟下老婆才找回來。如今,又要歷史重演嗎?阿甯菻H了秦玉蘭,叫道,滾蛋!不然休怪我不客氣。那幫人聽了,先是嚇一跳。後來,老大發話,上!話音一落,那幫人沖著阿痡過來,阿琩ㄓF氣不打一處來,與他們廝殺開來…………。不久,那些人抵不過阿琲澈i猛紛紛敗陣,逃了。阿琱ㄙ黎偵糪伬堀Q砍傷了,衣袖被鮮血染紅了,秦玉蘭很關心,馬上撥打了急救電話,秦玉蘭的手往阿琲滬I上一扶,突然覺得濕,她馬上縮回來,看見滿手是血。她喊道,先生,你沒事吧。有可能是痛,阿琠滮F兩下,說,媽的,沒想到那群小子這……..這麼狠。說完,就暈了,躺在秦玉蘭肩上。秦玉蘭喊道,先生…………,先生!她用手湊近阿琲獄韝捸A發現阿睋晹陵薿妥N稍微放心了,但是還擔心如果阿琣b救護車來之前就已然身故那要去哪里報答阿琲漱j恩大德呢,永遠不能知道恩人的尊姓大名了。她有些著急了。她拿出了手機正要再打急救電話,救護車鳴響著駛來,秦玉蘭終於寬心了,跟車前往醫院……..

晚上,趙家。趙玉石出差回來了,阿元沖到老公面前無聲勝有聲地深情看著,禁不住眼含淚花兒,是喜悅是激動。她依偎在趙玉石懷堣[久不願與趙玉石分開。趙玉石說,我們沒有分開多長時間嘛,為什麼這麼纏綿?阿元心堸矽陸琚A這多年來心堛熙o個結終於打開。那就是在不久前可以與阿琱々z戈為玉帛,不再需要為了阿琲熄阨`成天提心吊膽,憂心忡忡了。

醫院。經過六個多小時的搶救,阿痦磏髐F生命危險。病床上,阿睋晲S有醒來,床邊只有秦玉蘭守護著,她趴在阿琲漕迨W不知什麼時候睡著了。阿琱S做夢了。他夢見自己騎著一匹汗血寶馬飛奔在遼闊的大草原上,遠處一個身著華麗的女孩兒微笑著向自己走來,他放慢速度騎馬走過去,越來越近……….。終於,女孩兒站在了阿琲滬惚e,那個女孩兒正是秦玉蘭。病床上,阿琲瑭y上表情充滿了疑慮,好像在問我心堛漱k孩兒不是齊升元?這是為什麼?床邊,秦玉蘭啊了一聲,驚醒。心說,為什麼這樣?阿盚琩ㄕ菑v立刻下馬摟住了秦玉蘭,那個身著華麗的秦玉蘭。病床邊,秦玉蘭羞得滿臉通紅。夢中,阿琝i訴秦玉蘭說自己曾經有過一段簡短的婚史,可是還沒有孩子就離了。秦玉蘭說,你就是我久久尋覓的王子,帶上我吧,我一定給你帶來幸福的生活,讓我們生活在一起吧,我的愛人,你是國王,我是王后,我與你一定把女兒國變得更加強盛日後是一方霸主,世世代代沿襲下去,讓我們的國家千秋萬世,我要為你養育出百子千孫。病床上,阿痚琲漱@聲,從夢中驚醒用一種充滿了深情的,溫柔的眼神看著秦玉蘭。

 

第二天,阿元上班路上看見一個乞丐便施捨了一塊錢給他。乞丐連連致謝,她說,不用了。乞丐猛然抬頭憤怒地望著阿元並且起身拉住了她,說道,不要走!你看看我是誰?阿元才走出幾步被拉住了一時走不脫,回頭言辭激烈地命令乞丐放手。乞丐撩開遮住了半邊臉的長髮,說,齊升元,你不認得我了嗎?阿元說,你誰啊?放手!不然我報警了。乞丐說,我是胡經理。阿元聽了嚇得幾乎魂飛魄散,拼命掙扎開後逃走了。乞丐喊叫道,你跑你跑,跑了和尚跑不了廟,我等著你回來!

醫院,病房中。秦玉蘭說,先生多謝你昨天救了我,我要去上班去了,對了,我還不知道先生的名字呢?不知你可否告訴我嗎?阿睇﹛A你不用這麼客氣,見義勇為是一個男子漢應該的,我的名字……………..。秦玉蘭說,不好意思我該走了,下班我再來看你。

秦玉蘭走了。

阿琣n後悔沒有告訴她自己的名字。想了想,他覺得好像秦玉蘭說下班了再來看自己,心堸角W非常高興。不禁笑了。

阿元跑了很遠才停下來。她看看手機,時間不早了。眼看就要遲到了立刻攔了一輛計程車急匆匆趕到公司,還好正巧趕上打卡,然後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開始簡單修飾了一下自己並努力鎮靜下來不讓自己看上去十分恐懼,要不到時好朋友們又該一驚一乍了。可是,阿元心媢磞b無法完全鎮靜下來,這讓她感到很是苦惱。她的拒絕令胡經理顏面蕩然無存,胡經理因為對阿元意圖不軌讓業內人士排除在外,老婆兒女也走了,弄個眾叛親離的慘澹下場。但是他不甘心也要從阿元身上討回丟掉的面子,他發誓要天天在這個路口守著只要阿元一出現就還以顏色,今天讓她成功逃脫算她幸運,下回阿元不會如此走運了,一定要先奸後殺才能一泄心頭之恨,但是多日不見阿元不知道其上下班規律怎麼辦呢,只好採取盯人了,如此一來就不可以衝動。乞丐老胡心堳o是熱鍋上的螞蟻久久不能平靜,這齊升元到底什麼時候回家。哎………..

齊家。齊父與齊母商量著一家人再訪趙家順道看看女兒,把哥哥嫂子從鄉下帶回的特產給親家捎上一些。哥哥心媕Y還在想著如何懲治張雲痝o小子。因為齊家並不知道阿元與他已經化解了一切仇怨,齊父對哥哥說,我說兒子,你不要去了,留下來看家吧。哥哥不明白,問道,為什麼?!齊父說,上回去看親家與你妹妹你說了些什麼混蛋話不記得了嘛?要不要我提醒啊?嗯………….你說……………..。哥哥說,爸,你不要說了,我記得,上回我實在氣頭上嘛,阿琩漱p子欺人太甚,那不窩火嗎?你們倆不是也受到過欺淩嗎?齊父說,住口!你看看你,我才說一句你早準備了這麼多話來堵我的嘴,我看哪,我的決定是對的。哥哥說,我一個人呆在家會悶。嫂子插話說,爸,我也留下吧。齊父說,媳婦你得跟我們去,不然這麼多東西我們哪里拿得動啊。嫂子說,我的力氣也不是多大,我怕我也撐不了多久,說不定還沒有到達親家我早累趴下了呢。哥哥聽嫂子這麼說,來了精神,立刻插話,老婆說的對,我是男的,力氣比她大很多,爸,還是讓我跟著去吧,我保證!保證絕對不亂說話。齊母插話說,讓他去,我看著,要有什麼不好苗頭我提醒他注意。哥哥馬上說,就是就是,這樣最好了,再說我也好久沒有見著妹妹了。齊父說,閉嘴!讓我想想。

醫院。阿琝丹b病床上看著鄰床的病友正和親人寒暄,有說有笑。不禁感到心頭陣陣酸楚,好孤單好寂寞,這麼久以來都沒有人來探視過他,還好昨日有美女陪伴,今早臨走之時說過等她下班了就回來繼續照顧他。家人在阿琲A刑期間早已與他疏遠了,每每想起都會讓阿琩粉纂A常常落淚。如今,唯有寄望于秦玉蘭下班後回來探視並與其談天說地了。

前往趙家的十字路口上,那個曾經是某公司經理的乞丐老胡還坐在那媯市搧菄元的出現大仇得報之時才離開。哪怕蹲大牢了也在所不惜,一定要討回面子。

下午下班時間,阿元打的回家,又一次幸運逃脫了那個胡經理的魔爪。氣得乞丐老胡直跺腳,恰巧被陌生的路人看見並且報警說他家路口有個瘋子看起來正在犯病,他不敢靠近害怕受到傷害。不久,員警來了,把他帶走了,他還一直解釋說自己是正常的,正在等人只是等得著急才一反常態,員警堅持帶回派出所錄口供。

醫院。病房堙A鄰床的病友家人留下了很多很多水果,走了。這時候才看見阿琚A他說,你老婆走了?阿琱裐堳傿h,轉身背對著那個病友。不禁流下了傷心淚,想起當初與阿元相識、相戀到結婚是那麼幸福,一切都是自己不懂得珍惜,自己大男人才落到如今這步田地。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世上沒有後悔藥可以吃。突然,門口傳來秦玉蘭的聲音,先生,我又來了。阿琤艂Y用被角抹去眼淚,說,我以為你說笑呢,呵呵………..。秦玉蘭說,那怎麼行?我還不知道恩人的名字呢,還沒有報答你的恩德呢。阿硠奶F這話,心堣@絲暖流兒湧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