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情記事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中午下班,阿元與要好的同事一起到公司附近的一個餐廳去吃午餐。剛才坐下,阿元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人穿的正是餐廳服務員的服裝,不肯定是自己腦海中記憶的阿琚A不過太像了。忽然渾身打顫好像很緊張,同事甲看了詢問阿元在緊張什麼?同事已也有同感,阿元突然說,我們換間餐廳去吃吧。同事甲已不明白,很想弄清楚緣由,可是阿元隻字不提讓她們非常好奇,阿元藉故說,這間餐廳是我與前夫常來的餐廳,他給我帶來的傷害我一輩子不能忘記,沒想到這間餐廳竟然在公司附近啊?過去我在另一家公司工作。那兩個同事聽得都傻了眼,嘴半天才閉合上,同事已說,我好餓啊!這可是離公司最近的一家餐廳了,再換一家不知道要走多遠了。阿元的肚子突然叫了兩下,嗯,我也餓了。同事甲的肚子也跟著咕嚕咕嚕叫,我看在這兒吃也沒什麼,就算不行遇著了我想他也不敢當著這麼多人對你咋樣,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好了。說話間,那服務員走近了阿元跟她的兩個同事面前,那服務員正如阿元判斷的一樣就是阿琚C阿元翻著菜譜沒看見阿琚A她說著需要的菜式,兩個同事拍手叫好,因為阿元所點要的菜式無不例外的都是倆人最愛吃的,阿元問她們為什麼拍手,阿痧蒂b阿元身邊說,還要點啥嗎?阿元抬頭一看,嚇得菜譜從手中滑落立刻彎腰去撿,阿琠啈磲元說,小姐,我來!然後彎腰去把菜譜撿起來,故意放慢速度湊到阿元的耳朵邊,小聲說,我出來了,你等死吧!呵呵…………..。直起身說,各位,還要點啥?同事甲說,阿元,我看夠吃了,你們呢?阿皕L笑地看著同事已,然後有微笑地看著阿元。阿元心埵麂閬釵p驚濤駭浪,看看同事已,你還要什麼?同事已擺擺手說,夠了。阿元打了幾個冷顫,說,就這些了。阿琤h下單了,臨走前再次靠近阿元,耳語道,賤貨!你等著。我一定要把從前丟掉的臉面討回來,弄不死你!阿元心頭一緊身子抖動了幾下。同事甲看了,說,你是不是冷?空調溫度剛剛好啊,怎麼會冷呢?同事已說,嗯?!怎麼會冷?阿元不知道要怎樣解釋這一切。下意識地看了看餐廳牆壁上掛的那個時鐘,說,謔。同事甲同事已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先後問她咋了。阿元心潮澎湃好想告訴她們,但是又怕一旦告訴她們會讓她倆跟自己一起遭受阿琲漸替輒矕_。就在她想的時候,她們點的菜一樣樣上來了。同事甲同事已兩人的肚子叫得更歡了,阿元也覺得更餓了。服務員端來一個小木桶,那堶惚K是三人中午的飯了,三人猶如逃荒歸來的乞丐發現了施捨食物一樣爭食,引起了許多食客的好奇與偷笑,但是她們太餓了顧不上什麼淑女形象了。她們沒有注意到這些,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填飽肚子。阿琣b服務太忙碌著,看見這些也感到可笑,同時腦海媮晹b思索著如何從阿元身上討回面子。一走神,為客人斟酒一滴都沒有倒在杯中全都撒在了臺面上,那客人憤怒地喊道,喂!你什麼意思?阿琣^過神後發現自己出現了嚴重失誤忙向客人賠禮,客人吵著嚷著要見大堂經理與他說道說道,阿瓻D常害怕失去得來不易的工作,本想是為了生計,沒想到仇人阿元會來這埵Y午餐,所以為了報仇絕不可以失去這份工作,他想,等會兒經理來了一定要控制一下自己那火爆脾氣。所有食客又被吸引了過去注意阿琱F。阿元與同事很快吃完了,三人慢慢站起來,阿元正要招呼服務員來結賬同時心堣S不希望阿琩茯隻o們結賬,因為她怕阿皕|趁機下手但想到剛來時同事說的那句,這堿O公眾場合他不會胡來的;也就沒有多害怕了。阿琣b服務台那堣@忍再忍,接受著這個客人的公審,經理來了,他阻止那客人對阿琲瘧斨Z,客人把原委一說,經理很不高興,阿琱漱艀迨w是萬馬奔騰,熊熊火焰在燃燒,但是為了不失去工作忍受下來了。終於做到了百忍成鋼。阿元和她的同事等來的不是阿琚A那服務員結了帳就走開了,把飯錢放到了櫃上。阿元與同事走了,剛到門口,同事已說,看看,那服務員是怎麼搞的?阿元非常害怕,說,走啦,走啦!馬上到上班時間了。同事甲說,看看嘛,難得這麼熱鬧。同事已也說,陪我們看看嘛,還有一個小時呢,有什麼好急得?阿元只得留下,可是她一眼也不曾看,阿甯搢鴞o就憤怒也只有一下,其餘只有對客人的愧疚,客人終究原諒了阿琲犒L失,經理很滿意阿琲漯穛{。有誰知道,容忍的背後是會給一個女人帶了傷害的根源,看完熱鬧,三人離開了。

 

這個週末。阿元與老公趙玉石逛街時再次經過了這間阿琤握u的餐廳。突然趙玉石感到了肚子咕嚕嚕叫,四處看了了看發現了餐廳,阿元心堳傴繸i不斷禱告,不要………..!千萬不要選這堣餐。趙玉石看了一眼,說,嗯?你怎麼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什麼那麼可怕?說著,四處搜尋著說,在哪兒在哪兒?我怎麼沒有看見?阿元實在不知道怎麼跟趙玉石解釋,擔心如果告訴她的那個混賬前夫就在這間餐廳打工不知道老公會不會約阿琤X來單挑,再說一旦單挑鹿死誰手尚無從知曉,如果僥倖獲勝必定兩敗俱傷,阿痟N算了,可是趙玉石掛了彩不止自己心疼也要向公公婆婆交代,大獲全勝致使阿痗侅暋纗D還要養他一輩子那可不行,慘敗的話……………。阿元不敢往下想了,說,怎麼站這兒不走了?趙玉石說,我好餓啊,中午就在這兒吃吧。阿元非常害怕自己擔憂的事會發生。如果這樣,該怎麼辦?不見阿元沒有反應,拉了拉她,說,喂,你幹嘛愣在這兒不說話回應一下,有什麼………..。阿元嗯嗯啊啊半天過後說,沒事沒事,我在想點事兒。趙玉石說,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阿元聽後反應很大,連連擺手說,不要!趙玉石說,那我們進去吃午餐吧,我快餓死了。阿元一聽想都不想沖口而出,這堣ㄕn吃。話音剛落,正巧有一對情侶從堶惆咱X來並聽見了阿元對餐廳食物的批評很不滿,男的還沒開口,女的搶先開口說,你沒憑沒據不要胡說,討厭!男的瞪了阿元一眼,呸,東西亂吃沒關係話不要亂說小心人家告你。趙玉石馬上把阿元拉到身後忙向兩人道歉。那對情侶切地一聲之後走了。趙玉石說,升元,你是怎麼回事?不負責任的話不能亂講。阿元的臉一會兒紅彤彤,一會兒蒼白的可怕,好想說她是不願見到在餐廳打工的阿琚A不是對餐廳有成見;只是一時嘴快說話不經大腦,同時她也擔心自己與幹的事兒會發生。現在看來,趙玉石鐵了心要到這埵Y午餐,自己不好再阻止了,只有上天保佑一切平安無事,希望自求多福了。想著,不由自主地跟著趙玉石走進了餐廳,迎接他們的正是阿琚A阿甯搢ㄙ元再次光臨心奡N已經燃起了一團火,再看見身邊還有個男人陪伴在側更是醋意深重。心想,哪里來的廢物敢跟我爭,看我如何整死你!他恨得牙癢癢,發出了牙齒間的摩擦聲。阿元對阿痤囍茪ㄗㄐA心媟Q,看不到看不到。阿痡j忍著內心的憤恨,滿面笑容地問,請問要吃點什麼?趙玉石正要說話看到阿元在發呆就叫了一聲,升元!你要吃什麼?阿元回過神發現到底還是進來心堣ㄖK有些恐懼,身子抖了一下。阿琩ㄓF心想,臭婊子養的,賤人!你老公我還沒死你就耐不住寂寞偷人,誰,是哪個不知死活的老東西唆擺的,想死啊!阿元是我的!阿元是我的,我得不到誰也不能要。可是,阿琩S有衝動到出手教訓趙玉石和齊升元,一直是笑臉迎人,他說,小姐,請你快點,我還要下單。阿元沒想到阿痝o麼久都沒有發火,難道阿琲器D只有放過才是最好的,做人要學會寬恕的道理了。可這不像阿琲漪陘H啊,想到這兒寬心了許多。但是阿元不知道阿琤縝b籌畫著一個完美的殺人計畫,哪怕萬劫不復,不惜重歸牢獄也要除掉讓他丟盡顏面的阿元。有句話怎麼說的?哦,有仇不報非君子。這一切一切,阿元一無所知。趙玉石更不用提了。

家堙A趙父趙母兩個人在。他們叫來了齊父齊母一起暢談育兒經,齊父與趙父後來躲到一邊兒去下棋、喝茶聊只有一些只有男人喜歡的話題,趙父齊父聊時政,聊民生,切磋棋藝。趙母齊母聊兒女,聊即將降生的孫子。趙母問,親家,你和你家那口子想不想抱孫子哦?齊母說,怎麼不想!急得嘞跟什麼似的,嗯,親家我拜託你想法兒讓他們小倆口儘快生個孫子吧,我們女兒嫁入你們趙家已然五年有餘了至今沒個動靜兒,說實在的我們老兩口也著急,可是我們總不能催促吧。趙母說,我們家那口子也著急,我更急,可是他們小倆口卻優哉遊哉地蘑菇,我們也沒轍。齊母說,唉…………!真的叫人頭疼。趙母也不禁發出一聲感歎,唉!是啊,算了,什麼也不說了,換個輕鬆的話題好了。齊母贊同。

餐廳,菜已上齊。阿睆搢茪F飯,拿來了兩個飯碗。說,先生,小姐!你們的東西已經齊了,不知兩位還要點什麼?阿元看看阿琱裐堣ㄖK有些畏懼,哆嗦了兩下,趙玉石看見了忙問,升元,你怎麼了?這堣ㄖN啊。阿睎了阿元一眼,很快平復了心境說,小姐,我們餐廳的空調開的熱風啊,怎麼會冷?阿元沉默了片刻說,我沒事。阿睇﹛A既然小姐沒什麼問題我去忙了。阿元覺得汗毛都豎起了不禁又哆嗦了兩下,趙玉石說,不行,升元!你告訴我是不是哪兒不舒服?阿元繼續死撐,說道,我說過了,快吃吧!飯菜都快涼了。趙玉石不再給阿元製造困擾了便說,好,吃飯!我快餓死了。阿痚搮D,兩位元還需要點什麼?趙玉石看阿元對阿琲滌搛雈R耳不聞,說,不要了。阿畬扑q地行禮說,兩位慢用。趙玉石抬抬手。阿琩奎}了。

 

半個月後,趙玉石接到公司領導通知,要他去外地出差洽談一項合作事宜並一再強調這次的成敗直接影響到公司未來的前景。趙玉石表示希望領導放心說自己一定不辱使命。領導們聽後很是開心。

晚上,趙玉石告訴阿元說自己被公司派往外地出差要好久才能回來。阿元聽了心埵陷X分不舍但是她知道一切以事業為重沒有橫加阻礙只是提醒不要因為工作搞壞身體,免得讓她與公婆擔憂。趙玉石說,我會的。阿元似乎放下心,說道,好了,什麼也不說了,明天我在家幫你收拾行李。趙玉石說,沒啥好收拾的,只要帶點換洗衣物還有這個。說著,趙玉石從旁邊脫下的衣褲中翻到長褲並從兜堮野X皮夾,然後打開給阿元看,說,只要我看著她就不怕孤獨寂寞。阿元一時沒明白誤會趙玉石有外遇了,很緊張。說,你!我真沒想到你這麼老實的人也搞什麼婚外情,是那個狐朋狗友教你的?說,你說!趙玉石要她看,她執意要哄趙玉石下床,要趙玉石去客廳睡。趙玉石說,你先看看照片上是誰?阿元說,不看!明天我就告訴爸媽你欺負我。話音剛落,她後悔了。因為她想知道是哪個狐狸精纏著老公,於是麻溜地出手奪過皮夾,說,拿來!我看看。趙玉石覺得阿元此刻的行為舉止非常可笑,不禁背著阿元偷笑起來,呵呵…………呵呵!………..。阿元拿著皮夾說,讓我看是哪個狐狸精把你迷成這樣?趙玉石早已是滿臉開花,而且肚子都笑疼了。猜想著阿元看到照片上的女孩兒時候複雜多樣的表情是多麼有意思。因為照片上的女孩兒正是阿元自己。阿元慢慢翻開皮夾,看到照片上的女孩兒差點背過氣,同時夾雜著內疚,羞澀。她咳咳兩下兒倒過氣來,趙玉石馬上轉回頭來關心阿元。阿元的臉早已經通紅了,趙玉石說,放心吧!我心中只有你一個。阿元羞得無地自容,鑽進了被窩說什麼不出來,趙玉石說,快出來,不然要悶死了。阿元嗡嗡地在被窩婸﹛A不出來,悶死算了。趙玉石說,我又不怪你。突然,阿元從被窩娷咱X來拼命呼吸,說,悶死我了。漸漸地,阿元平靜下來。趙玉石說,好了,很晚了!睡吧。阿元說,明天你去忙你的,行李我幫你收拾。我休息,明天不上班。趙玉石想了一下,說,那好吧,明天我去公司把文件拿回來。阿元說,嗯,睡吧!好困。喔…………哈…………哈………啊哈………喔喔哈………….。趙玉石也帶了哈欠,啊啊…………..喔哈哈………….喝………….喔哈………。

阿琣b自己的出租屋娷膘蚋苭h地怎麼也睡不著,一直在寬容與復仇之間游離。他眼前突然出現了阿元那一副決絕的樣子,阿元說,你個禽獸,我慶倖脫離了你的魔爪,就算一輩子沒人要,絕不再與你破鏡重圓讓你對我…………….。阿畬藈o大聲喊叫,啊!…………….賤貨!老子絕不放過你!又看見阿元撿起地上的晾衣杆,沖他插過來………..。阿痝s忙遮住視線尋找藏身之處,可是這些並不是真的僅僅是個幻想。半天沒動靜,慢慢移開雙手重新坐起來,他四處看看發現地上乾淨的不行連一絲塵土都沒有哪有晾衣杆嘛,才知道是幻覺。

 

次日,阿琣郎降_床洗漱過後就整理好儀容出了門。首先,他來到餐廳向經理請了假,接著他又來到了阿元的家堙C家堬{在只有父母二人在,阿元的哥哥嫂子回鄉下省親了要一周後回來。至於阿元,當然是在夫家為趙玉石打點行裝,並兼顧著照顧公婆。這一切阿畯里知曉。他敲響了阿元家的門,阿元的父親正在客廳堿摀齱C忽然聽到了敲門聲,放下報紙喊道,是誰啊?!這大清早的。門外,阿睎酗F一聲,是我,阿琚A爸,開門!阿元的父親聽了是阿琱ㄖK心悸,因為從前他對女兒是何等殘忍,今天又來不知是為了什麼,他已經不再相信阿琣^頭了,說,哦,是你啊?我的女兒已經結婚有五年了,我勸你還是不要苦苦糾纏她啦,當初……………。阿琱@聽阿元已經再結婚了一下子炸了鍋,吼叫著,什麼?老不死的,你說什麼?我還沒死呢她阿元怎麼可以和別人結婚?屋堙A阿元的母親從房堥咱X來看見阿元的父親,說,門外是誰在吵吵?門外,阿痗}始採取激烈手段,用腳踹門。鄰居們紛紛出來制止,阿睎ㄖ矰ㄕ矰漱萿獐垂膆s駡,滾開!在多管閒事休怪我不客氣。一個年輕男子見了一肚子火沖過來逮住阿琚A阿琱@邊掙扎一邊伺機反擊,年輕男子一時大意被阿琱狨誚言\打倒在地,這樣阿睋暀ㄗ怳饒,狠狠踹年輕男子,年輕男子痛苦地呻吟,阿矞靽暵隞﹛A警告了你你不聽,敬酒不吃吃罰酒。誰再多管閒事這個廢人就是下場。圍觀的鄰居們叫喊著住手,不然我們報警了!阿硠本○躟筑薴ㄔ握@處來,說,敢!只要有人打電話我就弄死他,試試看。鄰居們無奈,回家了,還沒走幾步就聽見阿痤o話說,別當你們回家就能報警,只要老子聽見警笛鳴響老子就弄死他,就是死老子也不吃虧。鄰居們回家了,關了門。阿琱@下一下把年輕男子踹到一邊,然後繼續踹門,叫喊,老不死的!老東西,開門!再不開我可不客氣了。話音剛落,突然想起了那天中午與阿元一起來餐廳吃飯的男人,想,原來你個廢物是阿元的新老公啊。哪天老子弄死他。阿元的父親說,怎麼這麼說話?好歹我也是你長輩。門外,阿瓻◤═@笑,說,長輩!老東西全都該死!浪費國家糧食。屋堙A阿元的父親說,你滾!我這堣歡迎你,滾!門外,阿筈璊U一句狠話,聽著!我要把你們女兒先奸後殺,然後肢解嘍。屋堙A阿元的母親說,小子,老娘出來混時候你還知道在哪兒呢?阿元的父親一下子傻了眼,張著嘴巴半天也沒合上。阿元的母親看了,用手摸了摸阿元的父親的下巴,阿元的父親才合上嘴。門外,阿琱@時間也傻了眼不知道怎麼說話,真假姑且不論,這話確實讓阿琲漱葀z上有了一定壓力。他停止了撒潑,走了。

阿元在幫趙玉石整理著行裝。趙玉石去公司拿文件去了。趙父趙母也沒閑著打算在兒子臨行前犒勞犒勞他,所以去市場買菜了還沒有回來。阿元心堶採控o自己終於擁有了幸福不禁笑了。突然,耳邊響起了阿琲瑭n音,你真行!你已經再結婚五年了,一瞞就是五年當我死了,你是我的,誰也不可以擁有你!阿元嚇得躲到了角落口中回答,我們離婚了,一點關係都沒有了。阿琲瑭n音又說,看著我。阿元回答,嗯嗯……….不要不要!忽然,阿元感覺有一隻手在撫摸著自己,慢慢挪開遮著雙眼的手看見阿琤螢萓b面前,沖著她微笑,並且溫柔地撫摸著阿元的頭,突然,阿琱い郎角@頭雄獅張開了口吼叫著將她活火吞進肚中。當阿元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地上不知暈過去多久了。聽見了敲門聲,阿元飛奔出房間來開門,之前她習慣性地問一句,誰?門外,趙玉石拿著公文袋回答,是我,玉石。阿元立刻開門,看見老公站在面前百感交集,眼中含著淚,定了一下撲進趙玉石懷堙C

 

趙玉石攙扶著一位在肩頭的阿元走進屋堙C然後,用腳一蹬,門關上了。夫妻二人如此纏纏綿綿地回了房間。趙玉石把公文放在了床頭櫃上,看著行李,心埵頂﹞ㄔX的感激,禁不住親吻了一下,阿元心媟P覺的了一絲幸福,也親吻了一下趙玉石,接著兩個人展開了一段激情熱吻………….。然後分開,阿元說,我繼續幫你收拾,你去洗洗。趙玉石說,不用,我來幫你吧,何況是我出差用的,我自己收拾也無可厚非的。這時,趙母突然闖了進來,阿元、趙玉石嚇了一跳。趙母知道自己莽撞了,連忙道歉,說道,哎喲,看我!吃飯了。阿元的臉紅了,趙玉石更是不知怎麼好了,生氣吧,好像有點目無尊長,就這樣拉倒算了心媮`是有些不快,趙玉石很矛盾。趙母看見兒子臉色不好,問他出了什麼事?趙玉石說沒事。阿元在一旁仔細地為老公收拾著行裝,臉上泛著紅暈。趙母說出了闖入二人的房間的目的,她說,我是來叫你們出來吃飯的。阿元抬起頭,嗯了一聲。趙玉石看著趙母也嗯了一聲,然後把趙母往門口推,說道,媽,你先出去!我們收拾一下就出來。趙母說,好好,你別推啊!趙玉石關上了房門。趙母被關在了門外。趙父在飯桌前叫道,喂,兒子媳婦出來吃不?趙母轉身沖趙父嚷道,吵吵,吵吵啥嘛?!你先吃!話音剛落,阿元、趙玉石走了出來,沒走幾步被堵在了門口,阿元說,媽,您還不去吃飯?趙母回頭看見了媳婦笑眯眯地說,喲,我擋著你了。說著,讓到了一邊,看見了兒子,臉色一下兒就變了,好像很生氣,其實哪會真生氣喔,也只是裝裝樣子希望兒子對剛才推搪自己有所醒悟,趙玉石明白,忙說對不起,趙母的臉色立刻撥開雲霧見青天。飯桌前,趙父並沒有自己先吃而是耐心等候著,人齊了再開飯。兒子兒媳與趙母三人同行向飯桌走來………。

阿痝o時在自己的出租屋堳鉿珛蛦矕_計畫,剛才沖到齊家叫陣,不料阿元的母親也不是省油的燈,該怎麼辦呢?不給阿元一個下馬威以後那還能抬起頭啊,阿元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害自己丟盡了顏面,這回更離譜連老不死的都跟她過不去。想到這兒,阿琱U定決心找個良機好好教訓一下那個賤貨,不然沒法放下,一輩子心媕Y總有根刺:一個沒用的男人被女人玩的跟白癡一樣。可是,又該如何實施計畫,半天也沒有想出一套完美計畫。他拍拍腦袋說,哎,阿痚琲琚A張雲琚A你個白癡,已經五年還沒有成功,啊……………..!突然,阿琱j叫一聲,啊!…………不管了,找一天沖上門去把賤貨阿元宰了算啦,省的成天惦記著勞心又勞力,大不了再坐牢便是了。反正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媽的!主意拿定,阿琱裐媯峈A多了。

 

第二天,趙玉石出差了。家堨u有阿元陪伴著趙父趙母。趙玉石此番出差大約要近半月,那也得看洽談有無達成共識,沒有成果還不好交代。

阿琩茖嚓\廳上班。一隻腳剛踏入又縮回來了。一女同事見了,走出來,說,你怎麼不進來呢?阿琩奎i餐廳,那女同事扶著阿琱瑄o其他同事猜疑。不料,那女同事竟然依偎在阿琲漯茪W讓阿琠l料不及更讓大家確信他倆好上了。他看到女同事可愛的樣子心堣]不禁有了幾許幸福的感覺但是他心中明白現在還不是時候,因為他要從阿元身上討回面子顧不得談情說愛,不想因為自己耽誤了人家。阿睇﹛A小玲,謝謝你看得起我,不過短時間我不想兒女情長,我不想因為感情的牽絆造成不能實現自己的理想。大家聽了很不滿,那女同事更是傷心。不禁落了淚,他看了心生愧疚想安慰她,不料被女同事推開,她說,你走開!我不用你管。阿睇﹛A對不起!等我從………..不,實現了理想,一定好好感受一下愛情的可貴之處。大家聽聞非常不滿阿琲獄 ̄耤A斥責他不應該傷害一個女孩子純真的感情,希望阿琣^頭是岸,再說誰沒有夢想。可是,不能因為自己的理想六親不認啊,也許說的重些但是有句話說得好,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個女人的無私奉獻與偉大犧牲。阿甯O不敢說啊,他是要去殺人哪,各位!阿睇﹛A算了,啥也不說了,我今天是來辭職的。大家不理解阿琚A那女同事說,你難道這麼不想見著我嗎?我走。阿琱葑﹞Q分矛盾,是走是留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抉擇了。大家勸解女同事不要衝動,不要因為一段感情挫敗就放棄。阿琲漱裐堣C上八下,說,小玲你不要衝動,該走的是我。女同事想了一下,說,那你快滾,我不想再見到你出現在這堣F。說完,女同事沖向了洗手間。突然,女同事的哭聲傳來…………。大家看看阿琚A說,你走吧。阿琱裐媕Y不免有點難受,他覺得內心揪啊揪,眼眶濕潤了。他再一次想到了放棄,可是一想到阿元決絕的摸樣又恨得牙咬得咯咯作響,是要幸福還是把仇人除掉再入牢獄或者死去。阿琲漱裐埵n難受好痛苦,他好想討回面子又好想得到幸福。但是一個堂堂男子漢豈可讓一個女人欺負的不吭一聲那是廢物。想到這堙A他毅然決然地向餐廳經理提出了辭職,出租房也退了租約。阿痦蚸騠棺P了,這一回說什麼也要宰了阿元這個賤人一泄心頭之恨,不然自己還有什麼面目見朋友。阿琣A次來到阿元的家,這一次直接便用腳踹門,口中罵道,齊升元!………..,賤貨,出來!阿元的父母在屋塈丹b客廳堿搧蛫q視劇,聽見了阿琲熊L理挑釁非常生氣,齊母箭步沖到門前拉開門正要開口質問阿琚A阿琱S一腳踹過來,踢在了齊母的腿肚子上,齊母大叫一聲哎喲,蹲到地上。齊父忙過來,說,我說阿琚K………。話還沒說就被堵了回來,他說,老不死的,少廢話,齊升元那賤人在吧,叫她出來,我要弄死她。齊母呻吟著慢慢站起來,忍著痛說,我女兒不在家。阿瓻D常震怒,抬手就打了齊母不下七八下耳光,說,老不死的,我看你是不說。齊父說,我女兒嫁人了,結婚五年了。阿琠艙M想起那天好想聽倆老東西說過了,於是話鋒一轉,說,那賤人夫家在哪兒?說!他用手鎖住齊父的咽喉,說,哎,你說,老太婆。齊父十足全力說,別告訴他。阿甯搰搕滮云獄穭驉A說,住嘴!然後加大了力度,齊父感覺呼吸困難拼命掙扎著試圖擺脫阿琚A阿瓻璊褶Q知道阿元的下落,但是因為齊父的掙扎使得阿琱ㄞ鈺M心問話十分氣惱,他有加大了力度,齊父漸漸支援不住不動了,阿琱@推,鬆開齊父,齊父倒在地上,一下下顫動著身體,雙眼緊閉。緩緩地見到他的喉結在動似乎有了自主呼吸能力,齊父突然咳嗽了幾聲,慢慢睜開眼。阿痚搳A老太婆,說吧!齊升元那賤人婆家在哪兒?齊父想阻止齊母,但是自己剛才從鬼門關轉一圈回來,並一時說不了話只是一勁兒咳嗽。齊母說,不告訴你。齊父感到十分欣慰,老婆子沒有白跟自己過著三四十年。阿瓻D常憤怒要弄死齊母,齊父馬上抱住阿琚A阿琣^身來制齊父,齊母立刻跑回屋堭q茶几上拿來煙灰缸狠狠砸在阿睎Y上,阿睎麥n倒地,夫婦倆趕忙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