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情記事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某監獄,阿琱w經坐了半年的牢。他的願望阿元探視一次都不曾實現過,他越發覺得自己的妥協,自己的讓步是一種軟弱,一種下賤。他的憤怒情緒再次與日俱增。夢中多次將阿元以種種方式方法殺死,臉上常常掛著冷笑,結果都是慘澹收場。他每次驚醒都會表達報仇雪恨之決心,默默地表達,因為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逃出牢獄的,日復一日使得阿硠雃角F一個冷酷無情的人。這天一早,他正在上廁所。身後有倆囚犯不知是有意還是開玩笑,拎起他的褲角致使阿琝縣F一褲子。他們還在那兒哈哈笑個不停,其他囚犯上完廁所的,準備上的見了這一幕都跟著大笑。阿瓻D常憤怒地轉身看他們,大家馬上捂住嘴偷偷笑,有的不再笑,出去了。阿琤s喊著,是誰是誰!那個不知死活的賤貨,自己站出來,老子活剝他。出來!狗娘養的出來!………….。大部分囚犯都不想惹事生非走出去,逃出去,也有看熱鬧的站在那兒靜觀其變,那倆囚犯說,你得罪了我們老大,我們是奉命行事。阿琱裐堛漱籔鸉攭馱W冒,一個箭步沖到那倆囚犯面前,揪著一個囚犯的領子說,我根本不認識那個是你們老大怎麼說這樣的混話,如果想找死我會立馬成全只要手指你小命不保。另一個沖他喊話,你住手!不然老子不放過你。阿琝滮禊堥滬茈}犯絆倒後用屁股在他臉上蹭,另個沖過來要救兄弟也被制住。看熱鬧的囚犯,噓聲一片,說,切,沒得看了,倆熊包,沒用的廢物。忽然,員警來了。喝止阿琚A住手!沖上去合力把他制住,帶走關起來了。看熱鬧的囚犯散去了,員警無奈,捉賊拿髒,無法證明那些囚犯有份。

阿元在公司上班時,經理走出來喊她到辦公室來一下,然後回辦公室等候阿元的到來。那位女同事有舊事重提,要她當心。阿元回了一句,不要亂說。其他同事偷笑,看看阿元好像預示著什麼。這讓阿元心埵釣Зo怵,難道經理真的是對女同事會毛手毛腳的色狼嗎?想到這兒不禁心頭咯噔一下,經理在辦公室等了許久不見阿元來,又出來喊了一次,阿元,你在幹嘛呢?還不來!阿元應聲答道,就來。然後,拿著剛才打好的檔走向經理辦公室。在門口,阿元突然止步,經理在辦公室堿搢ㄙ虪~站著一個女人,他問,是不是阿元?進來啊,杵在門口幹嘛,又不是旗杆兒。阿元聽了頭皮發麻,雖然自己名花有主卻不敢肯定經理是不是正人君子,何況那女同事不止一次提及,讓阿元心媢閉O上緊了發條的玩具繃得很緊,簡直是如臨大敵一樣。只見經理走到門前拉開門,阿元嚇得手中文件散落在地,她正要蹲身去撿,經理一把捉住阿元的手不停撫摸,說,不用你撿了,我來!呵呵………….!你啊,你進去吧。說著把阿元推進了辦公室,立刻關上門,在門將要閉合的一刹那喊了一句話,你們,叫個人來把門口的文件撿一撿。大家應了一聲,噢!就聽見經理意圖不軌想輕薄阿元,阿元抵死不從,還說自己已經結婚了。哪知道經理獸性大發,更加賣力,只因阿元奮力抵抗才不曾得逞,可是阿元已經體力嚴重透支支持不了多久了。只聽得阿元驚叫連連,經理淫笑陣陣,其他同事很想管一管但是只要插手飯碗一定掉,女同事問,你們說,她還可以支撐多久。

就在這時,一個人出現在職員區,厲聲喝道,住嘴!女同事也許沒聽見還是吃了豹子膽爭辯說,你誰啊?那人說,我嘛,是董事長。女同事嚇呆了,回頭看見董事長 先生怒視著她,還有其他同事。經理室媔ヮ茠元的哭聲,經理的聲音,那是一種雄獸征服了雌獸的歡暢,董事長憤怒了。沖到經理室,一腳踹開門,經理狼狽不堪,阿元羞愧不已,經理說,董事長你不是去療養了?什麼時候回來的?董事長說,行了,穿上你的褲子。經理趕忙穿褲子,齊升元你好啊,你,你被開除了!董事長說,胡經理,別說了,你被開除了。經理傻了,我?我可是你公司的功臣。董事長說,功臣,或許從前是的,現在你是個披著羊皮的狼,禽獸!阿元哭著跑出經理室,離開了公司,衣衫不整地走在大街上,幾次走上馬路險些被車撞倒,幸被路人就回來,還勸她不要衝動。可是她絲毫沒有一絲反應只是下意識看看,很快又目光呆滯,神情恍惚繼續我行我素,那些開車的哪里敢撞她啊,有的停下罵兩句發洩發洩就走,有的繞開懶得理會阿元。

 

三天了。阿元不知不覺失蹤三天了,趙家問遍了所有親戚朋友都一無所獲,最後一線希望是她回家了。但是如果沒有,豈不給親家塗添煩憂,萬一阿元父母有什麼好歹要怎麼善後,怎麼交代。趙家人尋遍了所有阿元去過與可能去的地方全無線索,難道她在公司加班做通宵。不對啊,就這樣也會知會一聲的,相信阿元是個有責任心的人不會不交代一聲就無故失蹤的,可能,不,一定出了什麼意外。趙家從白天找到夜晚都沒有找到。

話說阿元自從受到如此嚴重的心靈重創,沒有回家,更沒有回到過娘家。如此丟人顯眼的事哪有臉說嘛。白天漫無目的地遊蕩,夜晚與乞丐為伍,早已是饑腸轆轆了。自己已不是完璧之身,不知道當趙玉石知道了事情他還會接受自己嗎?就算接受了,時間一長趙玉石會不會嫌棄?公公婆婆又當如何?他們不會嫌棄嗎?阿元苦惱極了。突然沖上了馬路,一輛運輸食品的貨車從旁邊的路口駛出來,司機已經看見了但是因為太近了來不及作出反應,駕車照準了阿元撞了上去,阿元大叫一聲,飛出了數米遠,幸運的是落在了一個花壇上了被鮮花擋了一下,頭磕在了花壇邊上,身體應該沒什麼,頭上那一磕,她暈了過去,一側流血了並破了一個小口。司機嚇得臉色鐵青,傻眼了。一時愣住了,坐在駕駛室娷糷熇罊繯丹矰閬V盤,隱約聽見有女人尖叫,啊…………..!接著有男人叫,啊……….!出車禍啦!頃刻間,一群人圍住了貨車,有人很關心,人呢人呢,在哪兒?人在哪兒?!死了嗎?一部分人去尋找阿元了,很快就喊道,人在這兒呢。這部分人中有人過來用手試鼻息,說,哎…………..哎,還有救,快叫救護車!話音未落,已經有人拿出手機撥電話了。很快,警車、急救車都來了,司機嚇得口吃起來,阿元被醫護人員抬上了急救車。員警急得不得了,說,帶走!回所埵A問。司機被押上了警車帶走了。圍觀路人漸漸散去,現場只留下那輛運輸車與滿滿一車食品靜靜地呆在那堙C

第五天,趙玉石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勸父母還是告訴齊家說阿元已經失蹤了。突然,手機響了。趙玉石發現這個號碼十分陌生就要掛斷但是他又想可能是老婆阿元打來的,父母見趙玉石在發愣,叫道,幹嘛不接聽電話?趙玉石嗯了一聲,醒悟到手機還在響鈴,哦了一聲,接了。電話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不過不是阿元,喂?!這是齊升元家屬的電話嗎?趙玉石一下子提起精神,我是她老公。父母看兒子表情嚴肅好像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了,母親想問兒子被父親攔住,慢,等兒子接完電話再說。趙玉石接聽者電話,我們這堿O二醫院,你妻子前天在新華路一段 500 發生了交 通事故經過我們奮力搶救脫離了生命危險,只因頭部受過重創還處於昏迷狀態。趙玉石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猶如鬼魅,父母見了神情緊張,顧不了那麼多,一起問兒子發生什麼事了。趙玉石對著手機說,我馬上來,希望你們一定盡力搶救。父母感到事態嚴重,急切地問兒子,快說,發生什麼事了?有升元的消息了是吧,而且有不好的預兆,你快說啊,你要急死我們啊!趙玉石說,剛剛二醫院來電話通知說升元她出了車禍好像很嚴重,母親嗯了一聲昏了過去,父親的心口也隱隱作痛,捂著胸口。看見母親雙目緊閉很是緊張,哎,老婆子你你咋了?趙玉石也喊道,媽,媽!……..你醒醒啊,媽,醒醒………..!不久,母親蘇醒了。她說,我媳婦出了車禍,在哪兒在哪家醫院?兒子兒子,你說,你倒是快說啊!咳咳……….!趙玉石忙安撫母親,媽,媽,你不要激動我這就去瞭解。父親、母親說,我們也去。趙玉石想了一下,好吧。

來到醫院,趙父趙母比誰都跑得快看不出是上歲數的人,搶先去到護士站詢問媳婦住哪間病房。趙玉石趕到時候,趙父趙母已經展開行動直奔病房而去,這讓趙玉石頗為吃驚,他喊了兩聲,不知是二老沒聽見還是不想耽擱,頭也不回地朝前奔去,趙母其間險些絆倒幸虧趙父及時發現攙扶住了。趙玉石看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兒了,叫了兩聲,爸,媽!但是,二老理都不理。很快,就消失在拐角。趙玉石搖搖頭,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已經快二十年沒見過了,記得那會兒他只有四歲,突然發高燒不退,趙父抱著趙玉石,趙母緊緊跟隨著送他上醫院打退燒針,那會兒二老還年輕,想不到時到今日二老依然這樣健碩,寶刀不老。趙玉石好像又……………。他問護士,請問齊升元住哪間病房?一個護士說,14床。趙玉石馬上點點頭說,謝了。然後去尋找14床所在那間病房。

 

14床在519房,趙玉石趕到時看見父母早已守候在床前。妻子還沒醒來,不過已經不用插管借助呼吸機就是天大的好事了,懸在心中那塊大石頭總算可以落地了,輕鬆了很多。二老還是不停喘著粗氣,他看得出來,父母畢竟還是上歲數了,趙母看見兒子趕來了,她說,你怎麼這麼慢啊?趙玉石好想說,不是我慢而是你們跑得太快,看!現在累得不成型,喘著氣又怎麼說。但他沒有說出來,換了一句話,也許近來缺乏鍛煉吧,不然我這麼年輕不會落後你們的,我也急著知道升元的情況的。趙父說,行了。不要說了,現在不是體育比賽,正經點,你們母子少說兩句吧,老婆子你甭為老不尊才是,還有你,我的兒子也不要過分。鄰床的病人翻身伸了個懶腰,嗯……………,然後繼續睡覺了。趙父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對母子倆說,好了,我也不說什麼了,這是公眾場合不要丟人。母子倆點頭,趙玉石嗯了一聲。突然,床上的齊升元醒了,說,爸、媽、玉石,你們好吵啊,死人都被你們吵醒了呢。趙母心堳噔一下,非常激動沖過來拉開趙父,插到床前,說,媳婦兒,你沒事兒了?阿元說,嗯!我沒事了,過幾天就能回家了。趙母急切地問道,既然你沒事了能否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會出車禍呢?這個問題也是父子倆想知道的。聽婆婆這樣問,阿元心堣ㄖK陣陣心酸,她猶豫了,把臉轉到另一邊,趙母看出事情不簡單,趙玉石也覺得不對勁,他說,你說!說,究竟發生了什麼?趙父說,媳婦,你這幾天去哪里了?我們到處找你都沒發現你的蹤跡,我們一度想告訴你的爸爸媽媽來著…………….。阿元打斷趙父,爸,千萬不要。我媽心臟不好。趙玉石說,你不用擔心我們沒有說,不過我們找了三四天都沒有找到你,想問你父母見過你沒有。但是我想到萬一他們知道一定很擔心,有個好歹還不好跟你交代呢。阿元好感動,轉過臉來,淚水潸然而下。趙母說,你怎麼哭了呢?你是趙家好媳婦你的事兒就是趙家事兒。阿元一把抱住趙母,媽!趙父說,你還沒有回答爸的問題呢。為什麼幾天不著家呢?還有你怎麼會出車禍的。趙玉石想到,阿元的身體還沒有好利索,加上阿元不願露半點口風,怎麼問她也不會說了,還是等她康復出院再問為上策。於是,急忙勸止。趙父聽了認為有道理,哦,這堿O醫院需要安靜免得影響其他病人休息。

阿元終於到了出院那天。一家人其樂融融地離開了二醫院。回到家,阿元立刻洗澡想洗盡黴氣晦氣。平靜了一陣後,老公、公婆開始了追根究底,再一次車禍的事。阿元拗不過終於和盤托出,聽了阿元的描述,趙玉石肺都要氣炸了,喊道,為什麼不早點說?趙父趙母無話可說,趙玉石說,我要為老婆討公道!趙父說,對。趙母依舊不語,陷入了沉默。趙父提醒兒子不要讓親家知道,不然他們出事了不好交代。阿元在廚房弄飯隱約聽見了一些,心堳傮P動,自己終於找到了真心疼愛自己的老公,想到這兒又擔心起來。可是她好想討公道,萬一老公出事來之不易的幸福就將會失去到那時又將要痛苦,她也不想走出了一段痛苦的婚姻又飽嘗失去心愛的老公的痛苦,這究竟是什麼世界,為什麼?為什麼?!

開飯了,一家人依然有說有笑,愉快就餐。

飯後,他們選擇了報警。

 

五年來,阿痤L時無刻想著要拿回從前是去的東西。終於要出獄了,他已經盼了很久很久,明天,就是明天,他就要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心堹u的好高興,同時也是自己要從阿元身上討回面子的時機來臨了。就在這時,囚犯甲已再次出現在面前,還有那兩個遭受了阿祰瘞d的囚犯也出現在面前,看到了他們阿琱裐堿藒M莫名的出現了愧疚,是否真誠?天知道。他一一向四人道別兼顧道歉。囚犯甲已被弄得難為情極了,反向他道歉,看來是和解了。囚犯丙丁非常不爽但又不能有所作為,因為甲乙是蠻厲害的如果他們斤斤計較恐怕不會有好果子吃,只有滿腹委屈打掉牙和血吞了,強顏歡笑。阿畯鴠鄘椈嶀艀菑v沒有少欺淩囚犯丙丁今天是自嘗惡果的時候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什麼事也不曾發生,他心存感激但是沒有說出口畢竟是自己比他們強,要是再說什麼豈不掉面子。他想,這次我不會再衝動,想起五年前的自己確實不像是個男人,不應該輕易被他人激怒幹出傻事來。想到這兒,阿琲漱葙狾乎平靜了許多。

這五年阿元生活的好幸福,丈夫疼愛有加,公公婆婆更加對她悉心呵護,不容趙玉石背棄家庭,時不時父母前來小聚並與親家閒話家常,一家人和和睦睦。他們不知道一場災難即將來臨,這一次不知道阿元有沒有幸運之神庇佑了。

翌日,阿元買菜回家。剛走到路口,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別人正是久違了的阿琚A阿元已經得到了幸福心堥S有半點對阿琲澈隢諢A可是阿瓻o是一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姿態有那麼一點兒盛氣淩人的架勢,阿元見了以為阿畯里不舒服,問道,你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阿琱漱葖D常憤慨,恨不能馬上捏死阿元這個賤貨。他不知道阿元依然尋覓到了另一段幸福,嫁給了趙玉石。阿元關心這個前夫的終身幸福,雖然曾經給她帶來過無盡的痛苦卻早已是過去的事了,說,阿畯禲A你的那一位是做什麼的?阿硠奶F再也不能克制自己了,揮手便扇了阿元一耳光,阿元不明白。阿睇﹛A你給我聽著,你五年前下了我的面子害我衝動坐了牢,我發誓:只要我在有生之年不把臉面掙回來誓不甘休,今天只是一個警告,下回定要滅你全家才能洩憤。阿元說,你怎麼了?這種話都說得出,我看你是傻了。阿琩R到面前一下卡住阿元的脖子,阿元立刻感到呼吸困難懇求他鬆手允許她透透氣,阿琱ㄗ攽棸雈誑[厲更用力了,口媮棡﹛A你不聽話,不聽我的話就該教訓還敢出言教訓我對我指指點點硬是要出去工作,還有,還有,我帶你出席宴會竟然只顧自己快活對我不理不睬,那些男人只看你讓我顏面無存,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搶走你?阿元好想說,你有病啊,你到底幾歲懂不懂人情世故?人家和我交流是交朋友,沒聽過:多個朋友多條路。可是,阿元沒說出口,只是在腦子媟Q過一遍,僅此而已。家堙A父母、哥哥嫂子、公婆還有老公久等不見阿元歸來有些焦急了。路口,阿元判斷阿琱@定坐牢太久收到了莫大的刺激患上了精神分裂,想到這兒阿元趁著阿琱嶸咫宏琩陶t狂奔回家。阿痤o現了後,狂性大發再一次破壞公物。

回到家,阿元有些驚慌失措。大家看到她的樣子百思不得其解,趙玉石問,升元,你怎麼了?那事已經過去了還擔心什麼?阿元的父母聽了很不明白,因為阿元被胡經理調戲的事兒一瞞就是五年,可是如今趙玉石挑起了火頭讓自己與父母陷入了尷尬。阿元發現父母誤會了就說了是她那個前夫又來找麻煩了,這才讓大家飽嘗風雲再起。一波剛平,一波又接踵而至,哥哥一聽就冒火,說,那會兒讓我弄死那狗日的就沒事了,看吧!今天麻煩找上門來了吧。阿元父親站起來伸手握拳敲了一下哥哥,混賬話,殺人要坐牢的。哥哥說,爸,又敲我的頭!到時候我變白癡了。阿元父親說,我知輕重的,你不會變傻的。趙母說,親家,那你也不能用手敲兒子的頭啊,怪疼得。哥哥說,呵呵,沒事的啦,我頭硬得很,不怕的,伯母放心。齊父臉紅了一下,覺得不好意思,齊母把齊父拉到身邊咬耳朵說,別丟人現眼了,免得親家笑話。

路口,有人報警。阿痝Q帶到了派出所,押解到刑訊室,倆押解員出去了,把門一關,只有阿琱@個人坐在那媯平埻警的訊問,隔壁監控室堣竣悜t責問訊的警官從監視器堿搢ㄙ琤艅頝P到似曾相識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卻一時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了。他們走出監控室來到刑訊室門口,員警已突然想起來了什麼,立刻告訴員警甲,員警甲恍如大夢初醒一般,說,原來是那個人哪!真是的,不知道他這五年是不是白過了才出來就又他媽的惹事,哎!員警已說,算了,先問口供吧。員警甲說,嗯,走,進去。

 

阿痝o一回又被拘留了半個月。出來後他痛定思痛決心要徹底改掉好衝動的毛病,這對報仇也有一定幫助,因為自己一時衝動已經錯失了兩次最佳機遇,想過放棄,畢竟自己過失要大一點。可是,他就是咽不下這口惡氣,只要想起當初阿元是怎樣拒絕自己重新開始的氣不打一處來恨不能化作一頭猛獸將阿元吃掉。

對於這些阿元根本不得而知,她還沉浸在這段幸福美滿的婚姻中。這天晚上,阿元、趙玉石夫妻二人在臨睡前商量是否應該為兩家老人生個孫子或者孫女兒,雖然公公婆婆沒有催促,但看得出二老內心是著急的,只因不知阿元是否從痛苦記憶的陰影中走出來,阿元想到這些心堣ㄖK十分感動,眼眶中淚水不停地打轉轉,她全力抑制住它,不讓眼淚流出來,趙玉石看了,說,嗯………….你怎麼哭了?你想要孩子我又沒有反對,只要我倆肯努力明年就在明年下半年一定生出一個活潑健康可愛的兒子來。阿元說,也許是個漂亮的女兒呢。趙玉石點點頭說,嗯。喔喔喔…………….啊哈………….哈…………。趙玉石困得直打哈欠,說,睡了,明天還要上班呢,不是嗎?阿元順手拿過來擱在床頭櫃上臺燈邊的鬧鐘,看了看時間,吃驚地說,哦!都快淩晨兩點這麼晚了。睡了,睡了。啊哈哈………………..喔哈哈啊………謔哈…………。阿元也打起了哈欠。她關了燈,阿元、趙玉石睡了。

此時此刻,阿瓻o怎麼也不能安然入睡。在他的頭腦中充滿了對阿元的滿腹怨恨。反復在寬恕與報復之間遊走著好辛苦好辛苦,回想起他與阿元相戀之時也曾經幸福快樂過就有了放下的念頭,怨恨一個人是那麼痛苦,可是轉頭回憶起阿元言辭激烈地拒絕與自己重新來過,便在心頭燃起了仇恨的火焰,假如放棄報復面子又怎麼挽回,一定被人笑話的臉都綠了這怎麼行,男人的尊嚴豈不蕩然無存了。不行,我不可以放下,一定要好好教訓阿元這個賤人。阿琣A也控制不了,大聲喊著,啊!…………….啊!…………賤人,賤貨!…………啊!…………..。喊過之後,阿矬控o心媯峏Z了一些。時間來到了淩晨四點,他不能再堅持了,實在太困了,無奈,只好睡了。

清晨,阿元起床梳洗過後立刻去廚房做早餐,剛弄好牛奶準備端到客廳飯桌前,回身看見趙母嚇了一跳,牛奶差點灑出來,幸運的是趙母出手協助才避免,只是在碗娷蔑_一層浪之後平復下來。阿元說,謝謝媽!趙母說,你是趙家的好媳婦媽不會任由你身心疲累,到時不能安心工作。阿元從趙母身邊走過,來到客廳看見父子倆朝廁所走去,她招呼了一聲。趙玉石、趙父先後回頭看了一眼,並幾乎說出了同一句話,哦,你手堛漪O早飯吧。阿元回答,是的,廚房媮晹部K………..。趙父已經走進了廁所,趙玉石在門外恭候。阿元接著說,還有一碟子泡菜,一碟饅頭。趙玉石喔了一聲。不一會兒趙父從廁所堨X來問還有什麼好吃的,趙玉石告訴了父親。這時,趙母在廚房堻菕A升元!阿元應道,唉…………!來了。然後準備回廚房,剛走兩步,趙父已經走到阿元面前,阿元正要從趙父身邊過,趙父截住了阿元,說,我去。話音剛落,聽見趙母在廚房催阿元了,趙父應道,來了來了。說著,朝廚房快步走去。廚房,趙母看見老伴兒,說,端出去!趙父說,喲,煎蛋哦,一定好吃。趙母端起泡菜,端起饅頭,說,讓開,別堵在門口。趙父馬上端著那碟煎蛋朝飯桌走來,趙玉石、齊升元已經守候在那兒了。趙父、趙母端來了饅頭、泡菜、煎蛋。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餐。突然,阿元耳邊響起了阿琲瑭n音,他說,哈哈哈……………姓齊的!快快去死吧。阿元心堳D常恐懼,四處巡視都沒有發現阿琲甄僄鞢A心堛漁懼沒有剛才那麼強了。心想,原來是幻覺。然而,她看見阿痡死了爸爸,媽媽非常害怕呼喊著阿元的名字,哥哥被阿琲牉悀F,嫂子被阿痡j姦後殺害,並且是分了屍。阿元驚恐萬分,趙母、趙父還有趙玉石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因為她們沒有看見,發現阿元出現了幻覺心埵n難過。趙玉石拉拉阿元說,你在幹嘛?快吃飯,吃完了還得上班呢。阿元回過神,這才發現剛才是自己產生了幻覺才安下心來。趙玉石說,哎,升元!你沒事了?阿元點點頭說,沒事,剛才是我想多了,我已經醒了,不會再胡思亂想了。趙父趙母說話了,那就好,你沒見到玉石多擔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