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情記事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阿琩茖鴘元家的時候,阿元不在家,家堨u有她的父母跟哥哥嫂子在。阿元的哥哥見到阿琩鴩茷D常氣憤,沖到他的面前就抓住阿琲漲褌怴A說道,你來這兒幹什麼?阿琱裐堣Q分地生氣,但是他沒有立即發作。因為阿皕Q給大家一個機會,看看眼前這個廢物,指阿元的哥哥。強忍著憤怒微笑著說,別這樣,我是來道歉的。我知道錯了,希望你們可以原諒我的過錯,還有我想當著阿元說句對不起,我的年輕不懂事給她造成這麼大的傷害。阿元的父親叫阿元的哥哥鬆手,不要為難人家,既然別人是來道歉的就不需要如臨大敵了,看來阿甯O有誠意的。阿元的哥哥看看阿琚A好像他真的有誠意,慢慢鬆開阿琚A說,對不起!我一時衝動,還請海涵哪。阿琲苀ㄜn氣炸了,你個廢物還敢動我,等著。他想著,沒有沖口而出,因為他也吃不准。說道,嗯,阿元在家不?我還是當面跟她說句話的好,不然顯不出誠意來了。阿元的母親說,我們家阿元跟朋友郊遊去了過幾天才回來,今天早晨才走。他想,什麼?賤人,你倒是滋潤得很啊,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你讓我沒面子,好吧,那就讓你多活兩天,等你回來了就是你的死期,啊!阿元的嫂子看見阿痟h在那兒半天不說一句話,馬上走近他問道,妹夫,你愣那兒幹嘛?是不是………….。阿甯搕F一眼阿元的嫂子激靈了一下兒,沒事,我在想事兒。阿元的嫂子哦了一聲,要不你先回去吧,等她回來了我通知你。阿痧u想掐死阿元的嫂子,你個娘們兒說什麼呢?應該是叫賤人來找我。但是這些還是僅僅在這樣想並沒有沖口而出,說實在的,阿琝埜o很辛苦,一切都是為了從阿元身上找回丟掉的面子。值得,一切很快就會結束了。只要你阿元這個賤人回來,一切都將會劃上完滿句號,那就是你去死。阿痤y微平復了一下心情,說,對不起,我還是先走,等阿元郊遊回來時我再來登門道歉了,以後我不會再騷擾她的安寧啦。阿元的哥哥說,算了,以後還是歡迎你來做客,以一個朋友的身份。阿睇﹛A謝謝!多謝你們可以給我一個機會,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走出阿元的家,阿琣A也克制不住內心的憤恨,撿東西就砸、就扔,根本不聽規勸,有人說要報警,他馬上沖過去一頓暴打,結果引起公憤自己也讓人暴打一頓。拖著遍體鱗傷的殘軀逃離了這堙C

一周後,阿元歡歡喜喜回來了。看樣子是心境完全得以平復了,父母與哥哥嫂子看了非常高興,阿元看上去這次郊遊玩兒得很開心,而且還給家人帶回了豐厚的禮品,有衣服、鞋子、褲子等等,還有許多零食。嫂子把阿元拉到一邊兒說阿琱ㄓ[以前造訪,說是登門道歉的,結果你不在,我看他確實很有誠意的樣子,他還希望有機會當面和你說對不起。聽了嫂子的話,阿元神色突然變得很凝重,說,他沒有惹火我哥吧。嫂子說,沒有,你哥開始是很火後來權衡輕重沒有給阿睋y色看。阿元說,嗯-----------算了,不要說了,我們已經離婚了也就是說什麼關係都沒了,以後不要提了。嫂子猶豫了一下說,喔,好的。這時,哥哥拿著一件白襯衣比著走過來要對阿元表謝意,看見老婆似乎在跟妹妹聊著什麼,就說,哎,你倆說什麼悄悄話呢?嫂子正要如實告知被阿元攔住了,哥哥很好奇,有意追根究底。阿元說,行了哥,你別八卦了。都說是女人的悄悄話了,你就不要問了。哥哥滿面疑惑,很快恢復了正常,說,算了,你們女人之間的秘密我沒興趣知道,哎,對了老婆以後不要提那個人了。嫂子點點頭,阿元說,不用忌諱,我沒事了,你不用擔心我了,哥!

 

阿琣磽b醫院媥i傷。想了很到,我該不該斤斤計較呢?我是男人啊,可是我沒面子又怎麼可以。阿元,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我們做夫妻時候成天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吵令我身心疲累,如今我倆已經離婚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在意你對我的看法呢,真是我腦海堨u有你一人,我的心始終是揪啊揪,難道我無法忘記你?天啊,有誰能夠告訴我我的心媮晹釭元是假的。我恨她才是真。

這時,醫生查房。走近阿琝卍銦A問,今天感覺好點兒沒有?阿琩S聽見醫生的詢問,滿腦子是我恨,恨阿元不給我面子,我要宰了你!阿元,你等著我回來!醫生見阿琣b發愣就伸手拍了拍阿琚A阿琩ㄗ鴞酗H出手以為是要他死,阿琱j喊一聲,兔崽子!想我死?沒那麼容易。說時遲,那時快,阿琤艅頞e住醫生的手一個反扣憋住,醫生大叫,哎喲,放手放手!我是醫生,你看清楚。阿琣^過神來看見醫生一臉痛苦,忙鬆開手,醫生舒展一下手臂,謝天謝地,手還在。醫生說,剛才你是怎麼了?怎麼…………..?阿甯搕F看醫生,十分難為情,臉紅了。他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想起了受傷時候的經歷啦。醫生搖搖頭說,不用這樣,你可以放輕鬆點,不必緊張的。阿睇﹛A謝謝醫生。醫生說,不客氣,救死扶傷使我們的職責所在你不必介懷,對了,你覺得身體還有哪里不對嗎?阿睇﹛A我覺得……….沒有什麼了,我想我已經可以馬上出院了。醫生讓他不要著急,說,你再住幾天觀察觀察確定真沒問題了再走好吧。阿琱裐媯S如烈火熊熊,一想,醫生說的也對多呆幾天也無妨,只是便宜阿元那個賤人了。想到這兒,心堣S猶如驚濤駭浪一般不得平靜,可是又不能跟醫生過不去,他也是為自己好啊。說,好吧,我就再住兩天等身體完全康復了再出院。醫生說,那我給你檢查檢查看恢復情況。阿琣P意。

阿元告訴嫂子說自己心媮椄O對阿琣h少有那麼一點點感覺的,也許大家都太年輕不懂得如何經營才會落到今日如斯田地吧。嫂子勸慰阿元不要再想了才是,正如哥哥說的,既然你們沒有關係了就不必再自尋煩惱地去想,一切都要往前看。阿元說,我知道。我不再去想了,雖然我們曾經有過幸福快樂,最終他還是給了我無盡地傷害,以後我不會去為了他而煩惱,為了他而痛苦,這一切都將過去,我也要重新過一種美好的生活,世間又不是沒有其他男人。嫂子用手搭了搭阿元的肩,好樣的,嫂子佩服你,佩服你可以這麼快從失敗的婚姻帶來的痛苦中走出來,你比強。阿元好奇,好想知道,嫂子說,不願意再提起往事,我要說的是我慶倖能夠遇上你的哥哥讓我感受到家庭的溫暖,所以啊,我勸你早日擺脫傷痛才好,不要再一次深入火坑才好。阿元深深點點頭,嗯。

 

這一天,阿元正在與家人其樂融融地談天說地。父母提到了女兒的終身幸福,哥哥嫂子神情凝重,阿元卻顯得有點兒冷漠坐在那兒一言不發。嫂子剛想說出自己的看法,哥哥阻止了,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是希望她能夠跟阿痝o小子破鏡重圓。父母聽後,不是不行的,只要他可以改邪歸正就沒問題,女兒你說呢?阿元猶豫不決,容我想想。哥哥說,不用想,跟他徹底斷絕來往,要是落到我手堜w要他死無葬身之地。父親喝止道,住嘴!做人要懂得學會寬容,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我們的兒子。哥哥說,眼下做人寬容就是服軟兒會被人騎在頭上拉屎的,爸!父親正要開口斥責,讓母親搶了先,屁話!什麼鬼話!你媳婦兒都比你明白事理。哥哥瞪了瞪嫂子一眼,娘們兒懂個屁。父親伸手照著哥哥頭頂就錘了一下,哥哥哎喲一聲。父親說,鬼話連篇,滾出去,一邊兒涼快去。哥哥灰溜溜地走了,嫂子正要離開去看看哥哥傷的怎麼樣,母親喊住了媳婦兒,你別走!我們這兒還沒商量完呢。嫂子憂心忡忡,但是………..。父親說,放心我的兒子沒那麼嬌貴,我有數的,嗯……….不過細細想來他說的並不無道理,阿琲熊坋藇O不太好,女兒已經遭了不少的罪,總不能再入火坑吧。母親也拿不定主意了,嫂子更是雲媄堙C阿元看大家為了自己的事兒煩心有些過意不去,我想過了,我不會再給阿琤籉騞鷛|了,以後不要提了。母親著急了,那你總不能終身不嫁在家做老姑娘啊。阿元說,我還年輕,追我的男孩子足足有個加強排,我根本不愁嫁不出去的。母親說,自從你跟阿琱懦}後我和你爸還有哥哥嫂子就沒有見你再交男朋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看到,會不會等我和你爸入土後…………….。阿元說,不會的,只是沒有找到好的,等我覺得此人與我投緣自然帶回來讓你們看看。嫂子說,要不要我出頭為你牽紅線保媒哪?阿元說,這又不是鄉下…………。嫂子說,農村的男人身子骨硬朗將來…………..。阿元說,別說了,我要自己找老公。父親一聽就不高興了,自己找自己找,結果給我找個禽獸回來做我女婿。母親勸父親冷靜一下,父親說,我看哪,你哥哥說的有理啊,阿琩滬蚥凝]不知道是不是沒家教?再不然就是腦子有問題,神經病犯了?不然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寶貝女兒?算了,女兒你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楚是否值得你託付終身?阿元說,您放心,我一定……….我保證會為您挑一個好女婿的。

阿琣b兩天前已經出院了。回到家,他無時無刻在想著要找回失去的面子。第二天,清晨六點過,阿琣郎降_床梳洗乾淨吃罷早餐就沖出了家門,攔了一部計程車直奔阿元家而來。

此時,阿元也是剛才早起不久。正在洗漱,然後吃早餐,回屋媥蓂z儀容儀錶,接著拿起挎包,把手機揣好,向父母、哥哥嫂子道別,出門上班。剛走到路口,阿畯憮p程車趕到,他下車沖到阿元面前,阿元嚇了一跳,啊!你幹嘛?!她的叫喊引起了路人的注意,阿睎蠐U四周,看什麼看!沒看過夫妻吵架,滾蛋!看熱鬧的哦了一聲散去,阿瓻傮Q打人,阿元說,你要幹嘛?我趕著上班呢。阿硠奶F一肚子火,抬手就扇了她一巴掌,媽的!我還沒有同意呢,竟敢自作主張?阿元捂住臉,你幹嘛?我們已經離婚了,沒關係了。阿琱@下子扣住阿元的脖子,放屁,我知道的,我是來向你討回那天的面子來的,只要你跪下來向我叩頭三次,我就放你,一輩子不再糾纏你了,否則………….。不知什麼時候又有路人圍觀了,一個年輕女人出聲喝止,阿瓻D常生氣先是掏出匕首刺了阿元一下,然後一推,阿元倒在地上,然後沖到女人跟前,找死!說著,用匕首刺向了女人。一個小夥子從女人身後跳出來,並捉住了阿琚A阿痡瓣蒫菬R那小夥子破開口大罵。小夥子狠狠地給了他一拳把他打倒在地。阿元引起了眾多人的注意,紛紛出手協助,有人還撥打了急救電話,不久,急救車風風火火來到,恰巧被阿元的哥哥看到,他氣得狠踹了阿琩漈}。隨後,也有人報了警,員警把阿痡a走了。急救車也把阿元來往醫院急救去了。

經過搶救,阿元幸運的脫離了危險。

阿痝Q員警帶走後,等待著阿琲漸u有法律嚴懲,沒有三五七年恐怕是脫不到爪爪。

 

入夜,阿元上床休息了。漸漸地進入了夢境,她夢見自己孤獨寂寞地走在一條好長好長的鄉村小路上,只要她經過的地方路邊便會開滿了一片片紅的,白的,蘭色的玫瑰花,身後的路便會逐漸消失,使得阿元只有一路向前向前…………..。突然,前面出現了一座華麗的宮殿猶如童話王國堛漱@樣美,遠遠地看見了進進出出的人們衣著華麗,阿元打量著自己忽然發現自己竟然化身美麗的公主,她一臉茫然地放慢了腳步,不知不覺走近了宮殿門前,立時美麗動聽音樂響起,王子,英俊的王子騎著一匹白馬緩緩走來,阿元望著那個英俊的王子顯得不知所措,王子躬下身子伸出手,阿元很機械地伸出了手,王子握住了她的手將她拉上了馬,阿元不知是緊張還是茫然,險些跌下馬去。王子說,抱住我!阿元已經毫無自主意識了,不知道為了什麼她抱住了王子的腰,王子調轉馬頭載著阿元進入了宮殿。

母親來到床邊,看見女兒抱著枕頭,睡的很香,臉上帶著笑容,她笑得是那麼甜蜜就像是做著美夢,母親坐在女兒身邊,用手撩開了這在半邊臉上的頭髮,看著女兒的笑容,母親放心了,她慢慢站起來離開了女兒的房間,回到房堙A告訴了父親。父親說,我就知道女兒是堅強的,不用擔心。母親說,去。不跟你說了,睡覺!

阿元夢境中。王子領著阿元來到皇帝皇后的寢宮,王子說,父皇,母后,我要立這位公主為妃。皇帝皇后打量著阿元,問道,你是哪里來的公主啊?阿元被問住了,想是啊,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皇帝很生氣,說啊,你是哪里來的公主啊?皇后也在問。王子也被考住了,哎,我說,你是哪里的公主?阿元半天也沒有蹦出一個字兒,我是………我是這………..。皇帝一聲令下,來人!門外傳來侍衛的回答,是!皇帝說,把奸細拉出去!王子無奈,化身阿琤X現在阿元面前,你騙我,我要殺了你!阿元發現自己躺在一片荒地上,阿睋|刀砍來,阿元大叫不要!從夢媗敹禲A一下子坐起來環視四周,屋堨u有自己一人,啊,原來一切都是夢一場。

阿痝Q起訴了。他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在監獄開始了漫長的鐵窗生涯。

這一天,放風時,阿琤縉丹b一個角落堥I思,思考著,自己對待阿元是不是錯的呢?五年,要坐五年牢才可以重獲自由,值得嗎?想著想著,他流下了悔恨的淚水,為什麼?我為什麼這樣衝動?

忽然,身邊站著兩個囚犯以一種下命令的口氣說,小子,起開!說著還推了他一把,阿痗^倒了,他立刻從地上跳起來,你們幹什麼?!囚犯甲看看阿琚A伸手捏住他的嘴,張開,要老子看看牙長齊了沒有?阿睇﹛A你別欺人太甚了。囚犯已二話不說就給了阿琱@個耳光,囚犯甲脫了手。阿睇﹛A你找死啊?囚犯已伸手揪住阿琚A說什麼?找死?說誰呢?囚犯甲說,老二,我看這小子不認識我們,今天咱倆就給他個教訓。正要動手,被巡查的看守喝止住了。囚犯甲摸摸阿琲瑭y,小子!今天你走運,下次你就不會這麼走運了。囚犯已沖著巡查的看守笑了笑,怎麼會怎麼會打架呢?我們打個招呼,呵呵………….!囚犯甲問阿琚A你說我們打架了沒有?阿睇﹛A嗯……….!沒有。囚犯甲、囚犯已驚出了一身汗。

 

次日,阿元起床洗漱完了以後就返回房間堮犑屆A父母走進來,母親說,昨晚我給陸阿姨打電話,托她留意一下有沒有好小夥兒,如果有請她給你牽線兒介紹介紹,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父親瞪了母親一眼,瞧你說的什麼話?女兒的婚事還是讓她自己做主吧。母親說,你忘了那天一家人商量時候你說了些啥?父親一想,嗯………….,我是說過不要她自己做主後來不是我不是提醒她要看清對方為人的嘛。阿元插話,你們二位別吵了,等我下班回來再說了吧。母親說,女兒,你還是考慮一下。阿元放下化妝品站起來,轉身看著父母說,媽,爸!不說了,我上班要遲到啦!邊說邊朝門口沖去,撞開父母離開房間,跑到大門。正要開門母親追過來,等等,我給你用饅頭加點兒鹹菜邊走邊吃,很快的!阿元拉開門一隻腳已經邁出了門,回頭說,不啦,我在街上買點兒牛奶麵包吃了。母親回來時女兒阿元已經不見了,父親趕來看見了,你個老婆子都多大歲數了,能趕上小年輕啊?母親責怪父親動作慢,若你快點兒我回來時肯定把饅頭遞到了女兒手堙A她就不用餓肚子出門了。父親說,我是剛剛趕到好不好?母親說,怎麼不說是你人老了不中用了?父親不想說什麼,因為老伴兒說的有道理,於是轉身朝廁所走去,不跟你吵吵了,我去拉屎。母親說,哼!最好掉進茅坑堙C

阿元來到公司正好打卡結束。最後一個打卡。來到位置上剛坐定,手機響了。她好奇怪,誰這麼早打電話?她慢慢從包堮野X手機,接聽。電話是坐牢的阿琤捶茠滿A阿元很緊張,難道…………。她聽到了阿皕贗X的話語,你聽我說,過去我太不應該辜負你的愛,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成天對你呼來喚去稍不滿就拳腳相向讓你如此痛苦,岳父岳母一向對我疼愛而我………………。阿元大感意外,整個人一時愣在那堣F,說,你說這些幹嘛?我們已經離婚了,沒有關係了。阿睇﹛A我知道,我不奢望你能夠原諒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抽空過來看看我,讓我知道我也是有家人的。阿元說,你說這些是為什麼?我不會回頭了。這時,部門經理從阿元身邊經過,瞟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讓人不知所以然。他沒有說阿元上班時間打電話。阿元只是看了一眼,覺得自己不好意思不該在上班時接私人電話,僅此而已,可是又不能不接,因為她已經開了頭就要說完,她說,不說了,等我下班你再打來吧。阿睇﹛A你週末來看我啊,到時候我們再說。阿元什麼也沒有說就掛了電話。一女同事看了看四周,發現大家在專心工作就走到阿元身邊悄悄說,哎,你小心我們的經理。阿元看看那女同事,又看看在辦公室埵ㄧL的經理,不要亂說,去!女同事小聲說,總之你自己小心別讓經理瞄上了才是。阿元瞪了女同事一眼,噓………..!上班時間不要說人是非。女同事發出了一聲感歎,唉!………….。然後,回去位置上專心工作了。

 

次日,阿元起床洗漱完了以後就返回房間堮犑屆A父母走進來,母親說,昨晚我給陸阿姨打電話,托她留意一下有沒有好小夥兒,如果有請她給你牽線兒介紹介紹,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父親瞪了母親一眼,瞧你說的什麼話?女兒的婚事還是讓她自己做主吧。母親說,你忘了那天一家人商量時候你說了些啥?父親一想,嗯………….,我是說過不要她自己做主後來不是我不是提醒她要看清對方為人的嘛。阿元插話,你們二位別吵了,等我下班回來再說了吧。母親說,女兒,你還是考慮一下。阿元放下化妝品站起來,轉身看著父母說,媽,爸!不說了,我上班要遲到啦!邊說邊朝門口沖去,撞開父母離開房間,跑到大門。正要開門母親追過來,等等,我給你用饅頭加點兒鹹菜邊走邊吃,很快的!阿元拉開門一隻腳已經邁出了門,回頭說,不啦,我在街上買點兒牛奶麵包吃了。母親回來時女兒阿元已經不見了,父親趕來看見了,你個老婆子都多大歲數了,能趕上小年輕啊?母親責怪父親動作慢,若你快點兒我回來時肯定把饅頭遞到了女兒手堙A她就不用餓肚子出門了。父親說,我是剛剛趕到好不好?母親說,怎麼不說是你人老了不中用了?父親不想說什麼,因為老伴兒說的有道理,於是轉身朝廁所走去,不跟你吵吵了,我去拉屎。母親說,哼!最好掉進茅坑堙C

阿元來到公司正好打卡結束。最後一個打卡。來到位置上剛坐定,手機響了。她好奇怪,誰這麼早打電話?她慢慢從包堮野X手機,接聽。電話是坐牢的阿琤捶茠滿A阿元很緊張,難道…………。她聽到了阿皕贗X的話語,你聽我說,過去我太不應該辜負你的愛,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成天對你呼來喚去稍不滿就拳腳相向讓你如此痛苦,岳父岳母一向對我疼愛而我………………。阿元大感意外,整個人一時愣在那堣F,說,你說這些幹嘛?我們已經離婚了,沒有關係了。阿睇﹛A我知道,我不奢望你能夠原諒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抽空過來看看我,讓我知道我也是有家人的。阿元說,你說這些是為什麼?我不會回頭了。這時,部門經理從阿元身邊經過,瞟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讓人不知所以然。他沒有說阿元上班時間打電話。阿元只是看了一眼,覺得自己不好意思不該在上班時接私人電話,僅此而已,可是又不能不接,因為她已經開了頭就要說完,她說,不說了,等我下班你再打來吧。阿睇﹛A你週末來看我啊,到時候我們再說。阿元什麼也沒有說就掛了電話。一女同事看了看四周,發現大家在專心工作就走到阿元身邊悄悄說,哎,你小心我們的經理。阿元看看那女同事,又看看在辦公室埵ㄧL的經理,不要亂說,去!女同事小聲說,總之你自己小心別讓經理瞄上了才是。阿元瞪了女同事一眼,噓………..!上班時間不要說人是非。女同事發出了一聲感歎,唉!………….。然後,回去位置上專心工作了。

 

半年後,阿元與趙玉石結婚了。她開始享受來之不易的幸福。婚禮上賓客們的祝福令阿元無法抑制住內心的喜悅,一一答謝。沒有絲毫疲累感覺,趙玉石對這位新婚妻子疼愛之極多次叫她休息都被拒絕,因為她不想失禮人前落人口實給心愛的老公丟臉,他怕一旦走開就會讓老公沒面子。雖然此時如此疼愛自己不知道趙玉石在覺得沒面子的時候骨子堥漸魖鄖k人的自尊心會跑出來令自己陷入萬劫不復重歸黑暗世界,趙玉石對自己漸漸厭煩近而不願再與自己生活,只要自己出現在其面前便會挨一頓毒打,趙玉石到時候恨得牙癢癢沒事找事說豈不痛苦,何不做到處處為老公著想不要趙玉石丟臉,興許還可以過上舒服日子。以往與阿琤肮’b一起的時候自己總是不懂得妥協,一定堅持自己的主張,只要認為對的,不顧阿琲滬惜l,結果讓阿硠雈誑[厲,落個離婚收場,她不想再次離婚收場。於是,拼命維護著老公的臉面,親身回禮,累也不敢表露出來,死撐到底。趙玉石一再暗地媊U阻阿元,阿元越發賣力與賓客們談笑風生不失禮人前。終因體力過度透支而倒下了,被迫退下火線。抱著阿元,趙玉石感觸頗多,真不知道阿痝o個禽獸把阿元折磨成了什麼樣?新房,趙玉石把阿元放在床上,坐在阿元身邊,他用手挑起她的頭髮看著阿元,阿元全身不時地顫抖好像內心充滿了恐懼,這使得趙玉石陣陣心酸,不禁眼眶濕潤了,阿元的樣子模糊了,他擦了擦眼淚再次撩起阿元的頭髮,可是很快眼埵酗@次含著淚水,阿元的樣子也再次模糊。這時,趙母走進新房來到床邊,拍了拍兒子的肩,升元她沒事吧。趙玉石心痛地抽泣兩下,令趙母很是擔憂,趙玉石哽咽著說,阿元沒事,只是睡著了。趙母放心了,那你哭什麼?趙玉石如實把阿元的遭遇告訴了母親,趙母說,真是可憐,阿元太傻了。不過現在好了,我警告你,你絕對不可以因為自己的面子拿我媳婦兒出氣喔,不然定不輕饒了你!知道嗎?趙玉石說,媽,我知道了,我不是那種人。趙母說,那就好,好了,不說了,我幫你爸招呼客人去了,你也快點出來,免得怠慢了客人。趙玉石說,知道,我一會兒出去。趙母說,我走啦,你快點出來!趙玉石嗯了一聲,好的。趙母出去了,趙玉石撫摸撫摸阿元的臉頰,我要出去招待客人了,你好好休息吧。他說罷,朝門外走去,剛到門前,身後傳來阿元的說話聲,喔!趙玉石嚇了一跳,啊……….!回頭看見阿元坐在床上看著他,趙玉石說,你醒了,不要下床了,好好休息,我去招待客人。阿元覺得很不好意思,我也去。趙玉石說,聽話!剛才你都昏倒了,你不記得了?阿元說,可是…………。趙玉石打手勢讓她不要說了,停!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阿元聽了不再爭辯,乖乖躺下了。趙玉石出去。客廳堙A賓客紛紛道別。趙父趙母、趙玉石父母子三人一一送走了賓客後累的攤倒在沙發上。等了很久,阿元不見老公回房睡,起床走出來,看到公婆還有老公已經在沙發上睡了,她走到趙玉石身邊嘗試著扶他回房睡,幾番努力都不曾成功還把他弄醒了,趙玉石看見新婚妻子說,升元,你怎麼起來了?阿元說,你好久沒有回房塈琱艉ˊ髀瞗C趙玉石看看四周,說,喲,我咋在客廳就睡著了呢,肯定是剛才送客累著了。一低頭看到了父母,吃驚地一下坐回沙發。他說,爸媽,你們怎麼在這兒睡了呢?你們醒醒!父母昏昏沉沉地醒來看見兒子兒媳守在身邊,說,你們這是幹嘛?趙玉石說,爸媽,是我們太累睡著了,升元守在我們身邊才是。趙母說,哦,是啊,你不說我早忘記了呢,剛才我們三個忙壞了。阿元說,媽和玉石先前在我床邊說了許多話也沒有把我叫醒,直到玉石臨走出新房我醒了還是不讓我出來幫忙。趙玉石說,不錯,爸!我是希望阿元休息好嘍,免得有什麼意外發生。趙父說,知道,我都清楚,媳婦是太累了應該多歇會兒的。趙母點頭表示贊同。阿元想說什麼被趙玉石阻攔,他說,不要說了,大家都累了,有什麼明天再說。阿元拗不過,說,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