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情記事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時間過得可真是快,轉眼到了阿畯n出發的日子了。大家一定很想知道阿元和阿畯威k於好沒有。我可以告訴大家,大家可以放心了,他們是和好啦。這是個秘密,留給大家去猜吧。我們繼續說故事。

這一日,阿元陪阿琤h辦理護照簽證手續。計程車剛起步就被一群人截住了,那些人手持棍棒,敲打著車體,叫喊著:“李壽!你給我們出來!”司機說:“你們可以再寬限兩天不?我不是不還錢,實在是手頭比較緊。”坐在車堛漯元早就嚇得渾身發抖,欲喊不能,阿琱]沒見過這陣仗,嚇得一句話說不出來。突然,阿元尖叫一聲:“啊…………救救………..救命!啊!”一個人見了,立刻沖過來。叫道:“你們也給我們出來。”阿琤董d阿元太膽小,阿元也臭他那熊樣。那人聽得好心煩,吼道:“閉嘴!再吵吵就開了你們!”阿元立即收聲,阿琤恲け曭熔敞型搕F看她,阿元也很生氣地瞪了瞪阿琚A那人見了直想笑,用棍子捅了捅阿琚A說:“瞅你那熊樣兒,再拋媚眼就挖了你那雙眼睛。”阿痡竣F一句:“沒有,我還有那份心思喔,今天真倒楣,一出門就碰著截道兒的,出門兒沒看皇曆。”那人說:“嘿,小子!你沒搞清狀況別瞎扯哈,什麼截道兒的?欠債還錢天公地道知道不?”這時,另一個人說話了:“把那倆也給我幹了!快!”那人正猶豫著就聽見警車聲傳來,那群人馬上走了,阿元、阿睅艀^一條命。他們看見司機死了,阿元尖叫著撲進老公懷堙A阿琱]嚇得不停地發抖,過了好久才緩過來,員警們把屍體做了處理,把阿元、阿琱@併帶回公安局作一份筆錄後再放。

從公安局堨X來,阿琚B阿元兩個人的心情極其欠佳,尤其是阿矬控o今天倒楣到家了,會碰上這麼一檔子事兒,那還有空去辦正事喔。索性回家去休息休息明兒再到出入境管理處辦理相關手續。阿睄菑F一口氣:“唉…………….別提了!”阿元好像覺察到阿琱葑﹞ㄕn,便去安慰老公,可是得到的卻是老公一句不冷不熱的話,他說:“別煩我成嗎?”阿元也備受打擊,感到很不悅。

 

第二天一早,阿元、阿痟N收拾好一切,外出辦理護照簽證了。他們這一次很是小心,兩個傻瓜俏咪咪跟做賊一樣,昨天那事兒把他倆嚇怕啦。偷偷觀察街上有無異動,在確定安全後兩人才敢放心抬頭,一抬頭看見面前站了不少人他們在偷笑幾聲後紛紛散去,阿畯韝F一聲,說:“去,沒見識!”話音剛落馬上又低下了頭,說道:“誒喲,丟死人了!”阿元早就已經縮在阿琩重幘蛘o不敢見人了,她掐了阿琱@下兒,說道:“別顯擺了,丟死人了。”阿瓻u喲一聲,引來路人關注,一個小女孩兒說:“叔叔,你怎麼了?”這句話讓其他的人好一陣笑,他們也都繼續趕路了,小女孩兒看了看眼前這位叔叔,滿懷疑問地也走了。阿元在身後又是一個狠掐,說道:“快走了,還嫌臉丟的不夠哈!”阿琝l了一口氣,轉過身來,說:“你能不能輕點兒,疼!”阿元說:“走啦,還不嫌丟人啊?”阿痦o著阿元的手逃離了家門外這條街。朝著出入境管理處方向飛奔而去…………..

倆人跑了一段,累的兩條腿都軟了,在路邊的一個花壇邊上坐下來,兩人頓時感覺到了血液在流動。阿元向老公訴說自己覺得腿上血液流動的感覺而且雙腿跟灌進了鉛一樣,阿琱]有同感,說:“我好像也覺得腿上血液流動,可沒有跟灌了鉛一樣的那份沉重之感。”阿元說:“我可是再也跑不動了的。”阿睇﹛G“我也沒力氣了,讓他們笑去吧。”阿元呼了一口氣,說:“哈…………………!累死了,歇會兒再去辦護照簽證吧?”阿睇﹛G“那就休息一會兒吧。”

坐了一會兒,阿痡ルX手機看了看時間,差不多要多九點半了。他從花壇邊沿上站起來,看見老婆正在揉搓著她的那雙腿,彎下身子,說道:“怎麼樣?還能走不能走?”阿元抬起頭說道:“可以可以,沒有剛才那麼痛啦。”阿睇﹛G“那走吧,快到十點了。”阿元震驚不已,說:“喔,都這麼晚了哈,那是得快點兒走了,不然……………好吧,我們走。”說著立即精神奕奕開來,看不出一點兒疲憊之意。於是,兩人加緊趕路,一路走到了出入境管理處,他們走進大廳,在排隊了將近一個鐘頭才輪上阿琚C阿元在不遠處的休息區等候老公歸來,等老公辦理好相關手續後,她就要抓緊時間為老公打點行裝了,因為從那時起再等十幾天便是老公出發的日子。以後,家媟|冷清很多。她正在思考自己要如何做一個留守女士之際,阿琩囿顒元身邊,看見她正思考什麼,用手指點了點她,說道:“老婆,你在想什麼?”阿元頓時感覺有點兒酸酸的,眼塈t著淚珠兒,它一直眼眶堨朝遄A阿睇﹛G“你不用這樣,我又不是馬上就走,要等到護照、簽證下來後才可以決定具體行程。”阿元從座位上站起來,深情地張開雙臂,抱住了阿琚A說:“我捨不得你,你………..”阿睇﹛G“你是怎麼了?我又不是一去不回頭。”阿元的眼淚頓時如大雨一般奪眶而出,但是沒有哭出聲音來,阿睇﹛G“好了,回家。回家為我收拾行李吧,省的到出門時候手忙腳亂,那可不好,記住!不要在我臨走時逼我狠揍你一頓,那時候才敗興,出國進修可是一件榮耀的事兒啊。”阿元的身體突然抖了一下兒,阿睇暑敢懦}阿元這才看見她流淚了。阿睇﹛G“你怎麼了?今天不冷啊,你發抖什麼,我可不想丟人,如果在大庭廣眾下害我丟人,我一定宰了你。”他說話聲音在後半句由中高音陡然走低,阿元心堶惜@緊,阿琤峇熐暑揭a在阿元的背上撫摸著,說:“沒事兒的,我只是在法國進修三年,三年後我回來,完成爸爸媽媽的心願給二老抱孫子,你說好不好?”原本是一件高興的事兒,可是阿元的心中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恐懼。

 

終於到了分別的日子。阿元的心堣洐邡S有了絲毫不舍,心中莫名地生出了幾分暢快,她送阿琤h機場搭乘飛機,這一路上兩個人一直保持沉默,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話可說。

計程車即將駛入機場區域的時候,阿睇﹛G“老婆,我這一去就是三年,我會想你的,一個人在外頭很寂寞的,記得隔 一兩 天就給我email說一說你的情況,省的我惦記你,好好照顧家堙A照顧岳父岳母,他們上了歲數…………..不說了,來個goodbyekiss吧,讓我記住你的吻,一個甜蜜的吻。”阿元有些猶豫,計程車在機場候機室前停下來,阿琱偵礞]沒想就主動吻一會兒老婆的嘴。阿元有點說不出來的緊張,同時也有那麼點反感。片刻,倆人分開了,阿睇﹛G“剛才你在哪兒做什麼呢?不停地動來動去。”阿元真想說我已經受夠了你的那虛偽,我們離婚吧。可是,她沒有說出口。因為她知道依照阿琲漫坋璁菑v一定要挨一頓毒打,挨得不少了,她不想再受苦了。阿睇﹛G“說話啊,你幹嘛不回答我?你不舒服嗎?”阿元說:“啊!……….沒有!”她的聲音大得超乎想像,跟喊叫差不多。阿琱]吃了一驚,安撫了一下老婆,說:“你怎麼了?”阿元冷靜下來,說:“老公,我捨不得你!”阿瓻黹矽部A一點兒也沒看出來阿元也變得虛偽起來,深情地在老婆的臉上輕輕吻了一下。走進候機室,阿元幫阿甯搹u行李,阿琤h辦手續領取登機牌兒,很快阿痟N回來了,看見老婆在接聽一個電話,心堛漕熔~子------------醋瓶子,又一次打翻了。吼叫:“你是不是給我戴綠帽子了?那野男人是誰?!說!”阿琤峇潀A一次反復在阿元的臉上打了三五個巴掌,阿元覺得臉火辣辣的疼,也生氣地回了阿痟X個耳光,說:“你一定有病!就是有病,不然不會再不弄清事實就暴打深愛的老婆,沒說的,離婚!”阿元也急了,說:“正好,你回來我們就離婚,沒商量。我已經受夠了!你掩飾的很不錯嘛,我真是讓老鷹咗瞎了眼,我怎麼偏偏愛上你了呢?!”阿睎~呆了,不,阿睍T實沒有心理疾病,這是毋庸置疑的,只是阿琱蚢L於自我。他說:“我沒病,我真的沒有神經病,我是愛你的,老婆!”阿元說:“我已經聽夠了,我們結婚快三年了,這幾年除了頭兩年還可以,偶爾有爭執也都說的過去,可是到了今年你就變本加厲,騎到我的頭上了,老虎不發威當我病貓啊,離婚,沒說的,你走吧,我宣佈今天此時此刻我們分居,我回去準備離婚協議書,你回來就簽。沒得商量!”

 

阿元一邊忙著寫離婚協議書一邊在猶豫自己是不是太衝動了,老公這個樣子完全是因為太在意她,從而做出的過激行為,她想著開始動搖了,停筆了。沒有再繼續寫,阿元又在想,如果因為在意老公就可以隨意毆打自己老公那法律幹嘛吃的,國家的哪條法律說過老公可以因為愛老婆就可以……………….她又開始繼續往下寫。這樣寫寫停停折騰了一個鐘頭也沒有草擬出一份像樣的離婚協議書,她一邊叫喊著:“嗯……………啊!”一邊抓起未完成的離婚協議書用力揉成一團丟在地上,很快撿起紙球兒徹底撕毀了它。阿元搖頭,歎了一口氣,說:“唉………………算了,再給他一個機會,最後一個機會再發生同類情況就堅決離。”她平靜了很多,收好那些扯爛的碎紙片兒丟進了垃圾桶堙A然後把筆放回筆筒,這才覺得肚子餓,她馬上準備去買菜,剛走出門口想到老公不在家啊,三年後才能學成歸來,看看錢包兒,說道:“好久沒有出去吃過東西了,今天老娘大開吃戒吃盡美食好好享受一下。嗯,好!就這麼決定,廚房啊廚房,今天我要享受一下,你我共同為了老公的胃奮鬥了這麼久,我也讓你放個假吧,哈哈…………….好嘢!我今天好開心啊!”說著,阿元就向著“理想目標”展開行動。

來到一家不錯的餐廳,阿元走進去了,一個穿著華麗旗袍的迎賓小姐對她恭恭敬敬地說:“小姐,您請!”阿元一時感到不自在,看阿元站那兒不動了,說:“小姐,你怎麼了?哪里不舒服嗎?”阿元心媜{怦跳得快,鎮靜一下情緒,說:“沒事兒,我挺好的。”迎賓小姐說:“您請堶惕丑C”阿元真的不敢相信自己了,心跳的更快了。她剛坐下,一個服務員拿著菜譜走來,她已經幾年沒有嘗試這樣的感受了,以前出外談業務這種地方是常常光顧的,如今自己已經是別人的太太了,好久沒有出入這樣的地方不免有點兒緊張。這時候,服務員來到了她的身邊,遞給她菜譜,說:“請問小姐您要點什麼?”阿元聲音有點兒發顫,說:“事實…………水,來一杯水。”服務員又問:“小姐,您吃點什麼?”阿元好緊張,看了服務員很久,服務員說:“您沒事吧?”阿元漸漸鎮靜下來,說:“先來一杯水,一會兒再叫吃的。”服務員應了一句:“好的,請您稍等!”服務員去下單了,一杯水。阿元拍拍胸口,說:“好緊張!”

這時,有個男人坐在她對面。阿元瞟了一眼,覺得面熟但是卻想不起什麼地方見過,那男人正是那一日阿元想再就業時候去招聘會在會場媢J著的老同學阿成,張新成。阿成笑道:“嘿嘿,你真行哦,貴人呐!張新成!”阿元一看,是的,不錯,不是張新成還會有誰哦,說:“啊哈哈…………..上回在招聘會時候我們見過了。你看我這記性,看樣子我要的老年癡呆了。”張新成說:“哈哈…………..不記得也無關緊要,我這種人………..”阿元說:“別這麼說,你已經改邪歸正啦,就不要再提那些陳年芝麻爛穀子的事兒,這麼多年不見我們好好聊聊。”張新成說:“今天不行,我得見個客戶談談廣告製作方面的細節。”阿元說:“哦對了,我忘記你是大忙人兒,呵呵………..”張新成也笑著說:“呵呵………….哪里哪里,你不也是,在哪里高就?”阿元說:“哪里,我是 全職 太太, 沒有 何處高就。”話音剛落,服務員來到他們中間,對阿元說:“小姐,您要的水。”然後,放下了,走了。張新成說:“喔,你怎麼不喝酒?”阿元這才大徹大悟,我是要酒的,可能是剛才太緊張點錯了。這時,張新成說:“我先走了,記得打電話啊!”阿元說:“好,我坐一會兒,你先忙吧。”

 

阿琣^來了,在一個深夜,此刻距離他去法國僅僅兩個月以後,回到家時老婆不在家,家埵n整潔,看來阿元是在天天整理著衛生,阿瓻璈顜鋮鴞拲C,想知道阿元這一段兒時間都在做些什麼。可是現在老婆不在家,他沒法瞭解,心堣Q分懊惱,賤人,沒事就往外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這時,門外傳來說笑聲,是老婆在與張新成這位老同學道別聲。張新成說:“呵呵,不讓我進去坐一坐?”阿元說:“不了,太晚了。”

阿硠奶F好生氣,拳頭握得緊緊的,骨頭間的摩擦聲也可以聽出來,是那麼清晰。

門外,阿元與張新成握手道別後張新成一下拉阿元到面前,與她碰了碰臉,說:“再見,改天一定要請我進你家塈之亢@?”阿元捶了張新成一下:“壞蛋,還想欺負我啊?”張新成笑道:“哈哈……………你還是這樣不經逗。”阿元說:“去你的!還不走?記得過幾天多約幾個老同學一塊聚聚哈。”張新成揚揚手說:“是嘞,公主殿下!”阿元覺得又好氣又好笑,說道:“神經病!都多大了,還沒一句正經,呵呵……………!這個阿成哦。”

阿畬藈o肺都快炸了,別提有多窩火了。

阿元開心地哼著流行歌曲,掏出鑰匙開門兒進屋,看到了老公阿琚A感到吃驚,立刻停止吟唱,手堛瘋_匙也掉到地上。只聽見,阿琱@聲吼:“賤人!關門!”阿元一聽這話剛剛參加了聚會回來時候的那份喜悅頃刻間被一掃光,說:“你幹什麼?吃撐著了吧。”阿睇﹛G“喲喲……………有長進了?不錯不錯,賤人,我今天好好教訓你。”說著,沖過來先用力關上門,接著轉身沖到阿元面前,一把卡住她的脖子,說:“叫你給我偷人,給我戴綠帽子!我捏死你,賤人!”阿元努力反抗,抓傷了阿琲漱漶A阿瓻甈鶪F眼,握拳照準阿元的面門就是一擊。阿元頓時被打倒在地,她兩腿蹬了幾下,不動了,眼睛也閉上了。阿琩ㄓF好緊張,他趕忙蹲下身子看,發現阿元只是暈了,流鼻血了。他抱住阿元,說:“老婆!你醒一醒,我錯了。”

不久,阿元醒來。發現自己躺在臥室的床上,阿琱ㄕb身邊,坐起來看見了一封信。信是阿睄g的。信中說:“親愛的老婆!請允許我再稱呼一次老婆吧,我不配,我不配愛你,我是一個不懂得愛的人,我已經給你帶來了很大的傷害,以及心靈創傷,今生我們是無緣再做夫妻了。我想得很清楚,我們離婚,如果我們分開了也許是一種解脫。…………….”阿元很感動,認為他可以寫出這樣的信來,足以證明阿琲噶糷F,不會再傷害自己了,她立刻下床,沖出臥室,客廳、廚房等什麼地方也不見阿琚A回到客廳才留意到茶几上有一張信箋,看後才知道是離婚協議,阿琱w經簽上了大名:淩直琚A就等李愛元的大名簽署了。阿元拿著這份離婚協議書覺得好沉,心情也好複雜。不錯,這是阿元期盼可以得到,但是她也發現老公確實認識到錯誤了,她思前想後在協議書簽了名。她舒了一口氣,之後撕毀了離婚協議書。…………………….

 

離婚後,阿元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絲笑容。搬回了家中,父母與哥哥嫂子都給了她鼓勵,希望阿元早日走出陰霾,重新振作。阿元再一次感受到了久違的家庭溫暖,她不再有悲傷。

阿琤╞h了幸福的婚姻心理感受到了幾許孤獨。俗語有雲,“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怎麼辦呢?現在我們已經離婚要怎樣才可以破鏡重圓啊,從前我只知道事事以自我為中心從不顧及他人感受,我現在知道錯了,老婆啊,你可否給我一個機會吧。他的內心受到了極大觸動,馬上以嶄新的姿態去極力挽回這一場失敗的婚姻,因為他確實有悔改之意。但是,前岳父前岳母及其哥哥嫂子對他的保證視而不見,置若罔聞,因為他們非常痛心,當初有眼無珠竟然看中阿痝o個衣冠禽獸做女婿,事到如今即以離婚便是與阿琩S有了任何關係。不管阿琣p何努力也是於事無補,世上沒有後悔藥。他哭了,一個堂堂男子漢竟然傷心到落淚了。大家心埵酗F一絲一毫同情,心想,是不是要規勸女兒重新接受阿琚A畢竟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看來阿痧u的是改邪歸正了,不會再欺負我們的女兒了,哥哥對阿琱握艀s芥蒂,自己只有一個妹妹不容有失,萬一又想從前一樣把妹妹騙回家埵A進行虐待,那就遠水救不了近火啦,不知道那時候妹妹會不會被他阿盚G瘋。父母聽了兒子的分析後也對阿琲澈O證有保留,不知道怎樣抉擇了。阿元在屋媗巨ㄓF家人的話,沖出來,喊道,我不會再回頭了,人的一生經歷過一次痛苦的婚姻已經足夠了,阿琚A你走吧,就算終身不嫁也不跟你在一起了。阿硠奶F,覺得好悲傷、好痛苦,內心不斷掙扎著絞啊絞,歎了一口氣,唉…………..!好吧。既然你堅持我也不再努力了,我走了。

說罷,離開了阿元的家。走在街上,突然喊了一聲,賤貨!你拒絕了我我不會放過你的,臭婊子,只有老子玩女人的份兒,你要我難看我要宰了你!啊……………..!賤貨!走著瞧!

阿琲熙菪s嚇到了身邊路人,紛紛躲避。阿琩ㄗ鼽穭H紛紛逃開更加火大了,喊叫著,站住站住!都給我站著不許跑。可是,沒人理會。他氣憤難平地離開了,走進一間酒吧。他喝得醉醺醺對女客人說了很多帶有調戲意味的污穢之語引起了恐慌,最後有人報警把他抓走了酒吧才得以安定。

拘留所堙A阿皒礞@個小偷關在一塊兒,小偷說,嘿,你犯啥事兒進來的?阿畬藈o直咬牙,老子煩啥事兒關你屁事。這話他沒有說出口,看看小偷什麼也不說,背對著,低頭沉思起來,想起先前在酒吧媥x事兒實在有點衝動,自己還要找阿元這個婊子算賬呢,可是一時的衝動壞了事兒,最少也要在這塈b上三四天,他再次感歎,晦氣,唉!

 

半個月後,阿元從這場痛苦的婚姻經歷中走出來。心境也平復了很多,但是偶有想起時心還是會隱隱作痛,這一日,好友齊珍約她一起和之交好友三五人一道郊遊散心,因為齊珍心埵釣リㄤh快,阿元想拒絕卻想到自己遭遇這次失敗的婚姻心情不是太好也希望能夠完全忘記傷痛,還是答應下來了。哥哥嫂子也鼎力支持她跟朋友一起去散散心,父母卻擔心女兒不知道會不會想不通,阿元見了保證自己不會鑽牛角尖兒,雖然還是擔心總的來說他們勉強答應了。哥哥嫂子規勸父母不要杞人憂天,再說了,郊遊時有許多人照顧的,更何況邀約的還是齊珍呢,又不是陌生人。父母終於放心了,齊珍確實是個好孩子值得信賴,父親走進屋媢鴷縝b打點行裝的阿元說,我和你媽不放心你,怕你還在痛苦怕你一個人在外心情不好時候得不到我們與你哥哥嫂子的開解會…………。阿元停下來看著父親沉默了片刻,臉上還帶著一絲憂傷,卻不明顯。她馬上面帶笑容地說,爸爸,你放心,我會努力忘記那個混蛋的。父親想在說什麼卻被阿元打斷,不要說了,我明天就要跟朋友出去散心去了,到時候我不會再想他啦。父親說,但是………..。阿元說,行了。別說了,我已經跟那人離婚了,不想………..。父親說,對。你看我我怎麼這樣笨啊,我是來開解寶貝女兒的,反倒還羅哩巴索亂提傷心事,對不起啊!阿元走近父親靜靜一位在父親的肩頭,說,爸爸,我沒事的,你放心吧,女兒已經是大人了不會鑽牛角尖的。然後慢慢抬起頭,雙手扶著父親的雙臂,看見母親、哥哥、嫂子站在門口,臉上微笑著,母親對父親說,行了。老頭子,女兒這麼大了,懂得處理的。父親默默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這一段時間,阿琩S有放下報復阿元害他顏面掃地的念頭,心說我真心真意想要破鏡重圓偏偏你不給面子,把話說的那麼絕。啊!賤貨,你不給我面子休想有好日子過,你等著。念著,阿琱裐堛澈隢趥P日俱增,他一直在家堶p畫行動步驟,看來不把阿元整死誓不甘休。他連續兩天沒有去上班,研習出了一套完美復仇計畫。當然,應該是他自己覺得是完美的計畫,他上班時對領導解釋說有點兒事要處理,耽誤了後果會很嚴重。同事們對他很是關心問長問短,阿瓻D常心煩,我的私事管你們屁事。也只是想想並沒有說出口,他也怕開罪人多的話路不好走。強顏歡笑說,沒事沒事,我已經處理好了。一個同事看見他的表情問他是不是心情不好。阿甯搰搢滬茼P事,心想,多管閒事。笑著說,沒什麼,只是事情有點麻煩。那同事說,需要幫忙嗎?阿琱裐堳D常憤怒,媽的,誰要你多管閒事了,老子的事老子自己解決,讓你知道老子要殺人還了得。想到這兒,連忙擺手,呵呵,不用了。我自己能解決。那同事聽阿琣釵馱@說覺得阿瓻靮氣,說,需要幫忙就說話啊,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阿琱S想,你要再說休怪老子先弄死你狗日的。笑著說,謝謝了,我如果需要會告訴你。那同事說,這才是嘛,有事儘管說。阿睌I點頭,說,嗯,多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