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情記事簿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阿元買菜回家後,把菜往廚房一丟就撤回,走進房堨h睡覺。一覺醒來發現時間已經晌午了,老公就要回來了,急忙起床沖進廚房開始弄飯菜。這時候,電話響了,她馬上來到客廳接電話,電話是老公打回來的,她說:“老公,你就要回來了?我正在弄飯呢。”電話中,老公說:“不用弄了,你出來,我們今天在外邊吃。”阿元說:“怎麼,你有什麼開心事嗎?為……”老公說:“你來不來喔?不要囉嗦啦,這兒有好多人等著呢。”聽見電話媔ヮ茪@個陌生的女聲:“喂,我說!你打哪門子電話喲,一刻離不開老婆唆?”老公說:“閉嘴!吵吵什麼?”阿元聽了,叫道:“喂,老公,你那兒咋那麼吵?”老公非常擔憂阿元誤會,一時有點兒無言以對,沉默了片刻掛上電話。阿元見老公掛了電話頓時心埵酗@種莫名的恐懼,主動打了過去,這一次接電話的是個女人。她說:“喂?!找誰!?”阿元很不高興,說:“你是誰?”女人說:“我是誰不幹你事。關鍵是阿琱ㄕA愛你了。”阿元正要開口又聽見老公的聲音傳來:“袁真惠!你說什麼?給我閉嘴。”接著,好多男男女女的聲音傳來:“小袁!你想幹嘛?要畯禲]第)家變啊!”阿元聽得心煩,叫道:“啊!……….住嘴!………都閉嘴!讓我說,喂!你們在哪兒?我馬上過去!哎………說啊!”

可是,阿元等了大半天都不見誰告訴她。氣得肺都快炸掉了,吼叫著:“讓阿硠旦q話!快!”這時,電話媔ヮ茼悀蔽瑭n音:“哎!剛才我要你來你莫莫唧唧半天不說話,現在又要來。算了!我一會兒回去跟你說。”阿元心婽婽蚺ㄕw,她滿面狐疑地掛斷電話。回到廚房關上了燃氣灶,心情極度不好,她說:“唉!老公害我沒心情做飯,乾脆學他去約幾個知己朋友一道上卡拉OK去唱歌散散心。嗯………..好!就這麼辦。”

她不知道老公大喜。他得到經理的嘉獎,獲得了一次出國進修的機遇,這是阿元不知道的。

 

阿琣^到家不見阿元,心中詫異。手堮陬菑Q五萬獎金來到臥房,還是不見阿元的蹤影。急忙用手機撥通了她的手機,只聽見鈴聲在響卻不見接電話。想到剛才他與同事慶祝時候發生的誤會不免內心平添了幾分憂慮,趕緊放下東西就匆匆上街尋找開來。………

想到她可能會找一些朋友的,於是逐個打電話。他給張志輝打電話,張說沒有見到,又給吳真、小玉、小敏打電話全都說沒和阿元在一起,一著急給一個才分手不久的朋友于之山打電話。於之山說:“我們不是剛才還在一起嗎?嫂子沒來的嘛,你怎麼了!?”阿睇﹛G“哎喲,錯了錯了!不好意思。!”他還沒有掛電話,聽見電話媔ヮ茪@個女聲:“老公,什麼事啊?你有事就去忙。”於之山的聲音:“我沒事了,只是朋友問我一點事情而已。”于妻說:“快點兒,很晚了,明天還要上班呢。”於之山說:“沒事,馬上來!”阿硠扔菪L們的對話,一時沒反應過來。聽見於之山說:“要我幫你一起找嫂子嗎?”阿皕咫F一下說:“嗯!不不不,我自己找。你休息吧。”說完,他掛了。沒有找到老婆的阿瓻靰q喪,回家了,老婆還沒有回來。他看了看客廳牆上的石英鐘,快到淩晨一點了,阿琣n擔憂。他感覺到了一絲倦意,可是始終無法睡著,無奈,只得再一次出門尋找老婆阿元。

話說阿元兩小時前出門後原來確實是打算約朋友去卡拉OK的,可是連找了好幾個朋友也沒能約出來。她只好一個人無聊地在街上逛遊。來到一間酒吧正要進入,見到一個喝醉的客人從堶惆咱X來,並在門口哇啦一聲吐得滿地都是,令阿元全無了酒興,走了。

便利店。阿元在門口站了一會兒,也離開了。想回家去算了,但是一想到那事就打消了念頭,因為她還沒有消氣呢。

阿琣b找老婆,阿元卻遲遲不願回家,在外閒逛。

 

阿元的心中開始對老公有了幾分掛念。她看見不遠處的十字路口有兩個人向她走來,她看看手機顯示的時間。已經快到兩點了,這才醒悟自己出門很久了現在是該回家的時候了。那兩個人離阿元很近很近了,她沖他們點點頭。他們也回以微笑,從她身邊走過。阿元繼續向前走,她打算再轉一轉就回家去,雖然還是很生氣但是腦海堻o個疑問必須查清免得是自己多疑。憑心而論,確實是阿元多疑,只是老公的朋友開玩笑過激了才鬧得如此地步,可惜只有阿元不清楚。她沒走出兩步就被人抱住,回頭看見正是剛才從身邊走過的那兩個人,阿元拼勁全力掙扎著試圖擺脫束縛,哪知道他們二人還是挺大力的,一點兒憐香惜玉之心也沒有,阿元想呼救,他們早有準備用一塊兒手帕塞住了她的嘴。一人說:“不許亂動!再動老子上你。”阿元非常害怕掙扎得更厲害了,還呼救:“嗯嗯嗯………….”另一人見了逮住阿元的雙腿,說:“快走!讓人看見就不好了。

阿睋晹b漫無目的地四處尋找老婆阿元。………

那兩個綁架阿元的人鬼使神差的與阿琤握F個照面。阿甯搢ㄔL們抬著一個人,那女人似乎很不情願被人抬著,嘴堣ㄕ磽a發出嗯嗯聲,阿矬控o那女人好面熟,因為她在拼命掙扎,不能看清她的正臉所以無法判定是誰。阿痚搘L們為什麼如此對待一個女孩子,他們的回答是說精神病從醫院跑出來了,現在帶她回去。阿琱ㄙ器D那個所謂精神病就是他的老婆阿元。那兩個人從阿琩倥鋮姘L,他也繼續去別處尋找老婆。可是他總覺得那兩個抬著精神病的人很可疑,可說不出哪一點可疑,這讓阿痤L法釋懷。突然,他大叫一聲:“啊!老婆!那個不是精神病人,是老婆阿元。”阿瓻璁轉身,那兩人抬著阿元眼看就要走遠,阿睇偕繵l過來,喊道:“嘿!…….你們兩個!你們站住!”那兩人加快了步子,可也沒能快多少,抬著人已經很重了,而且這個人還很不安分。阿琱@邊跑過來一邊喊,那兩人早已是累的大汗淋漓,體力消耗極大。眼看就要被阿痚l上了,他們一狠心重重把阿元丟在地上,阿元大叫一聲:“哎喲!疼…………疼死我了。”那兩人趕忙逃走了。阿睇馬荂A阿元哭著撲到老公懷中,不停地發抖。不一會兒,阿元平靜下來。一把推開阿琚G“你走!………你走!我不想看見你。”阿痝Q推倒在地,坐起來一再重申是誤會,阿元願意相信他說的,可是又覺得生氣,就使起性子來。阿琩ㄓF有點兒無奈,他從地上站起來,彎腰伸手要扶老婆。老婆不給扶,阿琲器D老婆喜歡耍性子,於是就想方設法逗老婆開心,阿元其實很開心的。但是就不笑,阿元憋得好難受,阿甯O知道的,也就配合著故作著急。阿元再也無法忍受住,笑出來了:“哈…………..哈哈哈…………..”看到老婆笑了,他也舒心多了。

 

阿睇P阿元回到家。阿元關上門拉開燈,阿琤翮n去廁所。阿元一把拉住他,說:“你說清楚我先前在電話媗巨鴘漕漕ョA不然我心難安。”阿睇﹛G“我服了你啦!你這麼窮追不捨,我…………得,我再說一遍,你誤會了,我今天確有喜事,下個月我要去法國學習,我還有十五萬獎金呢。”阿元說:“啊!什麼?去法國,還有十五萬獎金?!”阿琲漣踹x得好難受,說:“嗨嗨喲…………喲!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喲喲!快快放開我!我要憋不住啦,嗨喲…………………喔喔………….”阿元見到老公確實快要尿了,一鬆手。阿痟N跟一支箭一去不回頭一樣,朝廁所沖去……………….。阿元將信將疑,她去了房間,在床上丟著一個捆得結結實實的厚重紙包,她有點兒不明白它的存在目的,心婼L算著秘密,這堶惇O什麼?她雙手有點兒抖,慢慢地靠近紙包,阿琱W完了廁所發現老婆不在了,看見房間的燈亮了就知道她回屋了,於是關了客廳的燈也走進屋,見到老婆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好想笑,他想嚇嚇老婆。阿琣b老婆就要碰到紙包那一瞬間拍了她一下,並且喊了一聲:“哈!”阿元被阿痤菑@拍一叫嚇得不輕,尖叫一聲:“啊!………….”阿琠蝛蝷熐﹛G“是我。”阿元戰戰兢兢地回頭看,看到老公站在身後,起身用粉拳在阿琲茪W捶打一番,說:“討厭討厭!你嚇死我了嗯…………不理你啦。”說著就要離開房間,阿琠啈磲元的手,忙道歉。阿元原諒了老公。她說:“這是什麼?”阿睇﹛G“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阿元伸手欲打開紙包不等碰到又收回來了。阿睇﹛G“不用怕,我不會嚇你了。”阿元一把抓起紙包兒,慢慢撥開了它,阿元險些坐到地上,很久才叫出來:“哇!哎呀!一、二、三…………..我的媽喲,十十五萬!”阿睇﹛G“好了,好了,要三點了。”說完打了一個哈欠:“哈哈…………………..哈謔哈………….

翌日,阿琤h了公司上班。阿元收拾起屋子來,心堜l終有點兒不安逸漸漸覺得自己會與社會脫節。結婚之前,她還是一間廣告公司的業務員成天忙著接見客戶。現在她倒是落個清閒,可同時又感到了無所事事的孤獨寂寞,腦海媯犍穸X了再次踏入社會的念頭。想到這兒,立刻穿上一套自以為還沒有落伍的衣服出門去了。街上,人們根本沒有注意她的穿著,全都在為生計奔波勞碌呢。她很想瞭解一下自己的能力,就嘗試著去了一些招聘會。

可是,會場堻ㄛO一些年輕人在各各公司企業之間穿梭,離開之前都留下了個人簡歷讓公司企業關注自己。

阿元見了這陣仗對自己有點兒失望了。正要離開,忽然聽見了有人叫她的名字:李受元。她急忙尋音望去,看見在永勝廣告的招聘處坐著一個年約四十的中年男子正向她招手,並喊道:“過來啊!不要愣在那兒。”這男子的一聲招呼讓阿元覺得自己好像很丟人,想應聲卻沒有說出來,朝那男子喊了一句:“你是誰啊?”那男子正要離座走過來找阿元,被前來應聘的女青年打攪了,只得坐下,他讓女青年先填一填登記表,趁著女青年填寫登記表時候他又一次招呼阿元,阿元神色極度慌張,女青年已經填寫完登記表正欲問一些關於福利待遇等問題見他正忙於招呼阿元,女青年拍拍桌子,說:“先生,我有一些待遇問題諮詢。”阿元走了過來。那男子又招呼了一下兒,坐下,給女青年道歉,阿元站在女青年身邊。男子回答著女青年提問,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鐘頭了,女青年滿意地走了。

那男子說:“你真不認識我了?”阿元說:“嗯……….想不起來了!”那男子說:“阿成啊,張新成哦。記得不?”阿元想了想,說:“啊,成哥,張新成?!你………….你不是二十年前因為調戲婦女坐牢了嗎?”那男子說:“那有多少年啊,頂多三年就出來了。別提了,當年我在社會上混見天抽煙喝酒,打架鬥毆…………什麼不做?就差走私販毒沒做了,還不是不懂嘛。”阿元說:“你怎麼做起廣告公司了?”那男子說:“純屬機緣巧合而已,我在五年前第一次接觸廣告,從當初的門外漢到如今的略懂皮毛付出許多,也曾一度徘徊在正路邪路的交叉點兒,多虧 老師拉了 一把,不然我就又要沉淪,那時恐怕八匹馬都拉不回來了,從此社會上多了一個混世魔王,到時候我們恐怕再也不能老同學敍舊了。”阿元說:“還說呢,那時候你可沒有少欺負我,今天把我的筆偷走,明天威逼我做不想做的,成天兩眼淚汪汪,老師沒少批評你,過後又撩爪兒就忘。一如既往。”那男子說:“哈哈哈…………..你還記得?”阿元說:“記得,哪有不記得的道理。這些………..”突然,被 三兩 個應聘 的年 輕人打岔了,阿元說:“不好意思哦,我有機會再續。”只見那男子讓幾個年輕人稍等,馬上掏出了一張名片兒,交給阿元,說道:“不好意思的是我,你看我這兒多忙,打電話聯絡哈,改天約上你老公和孩子一起吃頓飯、敍舊。”阿元說:“好,那你忙吧,我再逛兩圈兒就回去了。”

她期待張新成可以有所回應,可等了很久也不見他回一句話,一看,張新成正忙著,心埵酗F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阿元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是心事重重,她在考慮自己是否需要證明一下自己不是什麼與社會脫節的落後分子,還是可以緊跟時代步伐的。同時又擔心自己確實已然落伍再也不能緊緊把握住時代的脈搏,她有所無措。車來車往,人來人往的街上,阿元四處張望著。到處車水馬龍,行人如織,高樓大廈林立使得阿元感到一片茫然。

回到家堙A已經臨近中午了。阿元剛剛開門進屋,老公也緊跟著下班回到家中,她撲到老公懷中一陣親昵,老公有點兒摸不清狀況,說道:“才一早上沒見就……….”阿元離開老公懷抱,先鎖上門兒,說:“我想再出去工作。”老公說:“你這是怎麼了?做 全職 太太不 好嗎 ?”阿元說:“ 全職 太太不 是不 好,只是悶得發慌。”老公說:“再說你放下工作這麼長時間了,還能再跟上嗎?一切都要從頭再來,你可以忍受我們聚少離多嗎?還有人際關係,從前的關係網我猜一定幾乎喪失殆盡,業內生力軍…………”聽著老公的一句句話語,阿元有點兒發怵而且萌生了退縮之意,但仍心有不甘。在家確實閑著無聊這又如何打發,唉!

看見老婆冷著了,阿睇﹛G“你愣那兒幹什麼?先吃飯,等晚上我下班回來咱們再好好從長計議一番。”阿元一個激靈,轉過頭說:“什麼?……….”她的肚子叫了,她餓了。說道:“哦,對,一切填飽肚子再說好了。”阿痟N像放下了心中一塊大石頭,心說:“你要是出去工作了,一時把持不住偷偷跟哪個野男人跑了,我豈不綠帽壓頂丟盡顏面,我還活不活,再提出來老子剁了你個賤貨。”阿元看見老公的嘴在不停的動,不知道說些什麼。她喊了一聲:“老公,你自言自語的在那兒說什麼?我弄飯去了。”阿睇﹛G“啊!?沒什麼,想事兒呢。”阿元說:“先不要想了,你不是說晚上回來我們再商量嘛。”阿琲漯苀ㄜn氣炸了,說過叫你不要提的,還提?想死是不是。阿琝琲漁推Y格格作響,兩眼狠狠瞪著老婆,想了一下,再給你一次機會,否則休怪老子無情。阿元去了廚房。阿琱]平靜下來,倒了一杯水,說:“哈………..渴死了!”阿琠韙U暖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然後朝廁所走去,拉開門走入,關門。

廚房堙A阿元忙著做飯,腦海堣]不閑著,一直在考慮著自己的再就業問題。她還不曉得老公對於此事的態度是非常反感的,心堣@百個不支持,而且心堣w經盤算好了。

客廳堙C阿痡q廁所堥咱X來往沙發上那麼一坐,其實心中還有幾分不痛快,火氣很大,為剛才老婆的要求,但是他還是努力地控制住情緒。回頭一想,自己內心這麼激動是不是想多了。他於是細細考慮,逐漸感覺到自己確實很過分,唉,我太愛老婆了,都結婚這麼久了,說起來也有兩三年啦,為什麼這麼想?這太不公平了。想到這堙A心緒稍微平復了一些。

這時候,阿元從廚房堥咱X來,喊道:“老公,開飯了,快來端菜哦!”

阿睇﹛G“噢!…………來了!”

 

阿元被阿畬藀^了娘家。父母還有哥哥嫂子聽了阿元的訴說非常生氣,哥哥氣得叫囂著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妹婿,父母更是氣得意圖上門去討說法。想要質問一下阿甯陘偵糬n這樣對待他們的女兒,見到如斯情境的阿元此時感覺到了家的溫暖,可是正如老話說的好,“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畢竟自己是個有家室的人了,她也希望自己可以與阿甯蛑邠蛪R,以後有了孩子同時又能夠相夫教子做阿琲漲n老婆好賢內助。但是現在老公這樣對待自己令她心痛,她還是深愛著這個老公阿琲滿A當哥哥、父母準備為自己向老公討說法就急忙勸慰他們克制一下,她實在不願意把關係弄僵,依照現在看來如果他們去了阿皕|不會跟自己離婚呢,其實她在回娘家的時候也曾經想過,可是阿元覺得還不是時候,認為老公一定是衝動,再不然是工作壓力大。正好她犯了一個嚴重性的錯誤,逼得老公把氣撒在她身上,思前想後也不知道,她想,那一定是衝動。想到老公當著那麼多人罵她,阿元的內心更平添了幾許痛楚。心說:“短時間我是不會回家去的,忒可氣了,你為什麼不給我留點兒顏面啊,你要臉,我是女的更需要臉面,哼,說不回去就是不回去!”

這時,有人敲門兒。嫂子應門說:“誰?!”門外,阿琱禊奡ㄤ菻雃h很多禮物,還有一束獻給老婆的鮮花兒,應道:“我是阿琚I”屋堙A哥哥氣得牙癢癢,去廚房抄來一根兒火鉗回來,父母說:“娃兒,你這是幹嘛?”哥哥說:“我要給那小子通通後門兒,讓他知道知道欺負我妹妹可沒好果子吃。”阿元心疼老公一聲喝止哥哥:“打壞人了是要坐大牢的,你想嗎?”門外,阿痤左漲麻I兒急了,喊道:“剛才是嫂子應門吧,嫂子!你開門啊,讓我進屋再說成不成。”阿元站起來,父母說:“你要做啥?”阿元說:“我去堳峞A我不想見他。”嫂子見了笑道:“呵呵,爸媽,看著沒有,有人心疼自己的男人了。”阿元說:“才不是呢!不說了,我進去了。”哥哥對嫂子說:“得了得了哈,你那能和我妹妹比,不像你是個炮筒子一點就炸。”嫂子說:“怎麼著怎麼著,老娘今天不收拾你你就不知道我的厲害!”說著,就快速逼近,哥哥忙晃動起了火鉗,父母大叫一聲:“瞎吵什麼?這外邊的事兒還沒解決呢,堶惜S鬧騰開了,你們不是三歲娃娃了哦。”哥哥嫂子說:“喔,我們沒吵,只是………”爸爸說:“行了,你們也不小了,我和你們的媽盼望抱孫子都有一年了吧,再不爭氣就………”嫂子說:“知道了。”哥哥沖著嫂子扮了一個鬼臉,逗得嫂子咯咯笑。門外的阿琱S一次叫門兒,媽媽發話了,說道:“好了,你們兩個歇會兒吧,別鬧騰了成嗎?”哥哥嫂子不再說笑了,媽媽說:“娃兒,你去開門。”哥哥拎著火鉗往門口走,趕走兩步就被爸爸喝住,說:“放下,你真要把你妹夫打一頓啊,打人犯法。”哥哥停步低頭看了看,笑道:“哈哈…………知道!”回頭把火鉗交給嫂子,去開門了。門一開,阿痟N急忙沖進來,哥哥一把揪住阿琚C阿睎~了一跳,手堛漯嶁鈮ぎ璊F,掉在地上,他說:“誰,你要做什麼?”仔細一看,是哥哥。他立刻陪笑臉兒,說:“你別揪著我啊,我這個姿勢好難受的。”哥哥說:“你看你把我妹妹欺負成什麼樣兒了?”阿硠奶F,心堳頇O激憤,更加下定決心等阿元回去後好好教訓一下兒,省的以後常常受到阿元家人的說教。這一切是阿琱漱萿熒Q法,只不過沒人知道。他沒有把這一腔激憤表現出來,他說:“哥哥,別衝動!生氣傷身。”岳父讓哥哥鬆手,他覺得一切可能都是阿琱@時衝動。哥哥聽從了岳父的話,鬆開了阿琚A然後狠狠地一腳將阿睊憡鴘赤赤漕倥銦A哥哥看看地上的那束鮮花抬腳就用力踩碎了花瓣兒。阿睌虌斥鬫b岳父面前,爸爸說:“起來!你幹嘛跪著?”阿琱漱艀b翻騰著,心想:“你個老不死的,如今我是你的女婿等你死了。老子……………”正想著,嫂子喊了一聲阿琱z擾了他的思緒。阿瓻頇O不悅,但是不想讓嫂子看出來他內心獨白。於是平心靜氣地說:“嫂子,什麼事兒?”嫂子首先開始質問阿琚A說:“你說你個大男人,怎麼不懂夫妻和諧的道理呢?”哥哥關上門回身走過來,也說:“是啊,你一個大老爺們兒咋就這麼冥王不靈,把我妹妹欺負成啥樣了?一回來就哭得跟個淚人兒似的,你…………….”爸爸阻斷了哥哥的話,說道:“當我跟你媽死的?”哥哥說:“嘿嘿,不是的,只是我也想發表一下個人意見嘛。”爸爸說:“行了,閉嘴吧。我說,阿痚琚I嗯……………..娃兒,你個臭小子,你什麼都說了,叫我還說啥?”哥哥笑了,說道:“呵呵,我說吧。”爸爸說:“好吧,你說。”哥哥正要開口之際,媽媽插話道:“我說兩句,成嗎?”爸爸跟哥哥贊同。媽媽接著說:“阿琚I你把我女兒咋的了,一回來就哭哭啼啼的?我們家阿元對你不好嗎?是偷漢子了……….還是………..”爸爸打斷媽媽的話,說道:“得了吧,老婆子你胡扯什麼了?咱們女兒怎麼會做出那樣的事兒?虧你說得出口,丟不丟人喏?”媽媽就此閉上了嘴,阿睇﹛G“不是,我和阿元有點兒誤會,只要解釋清楚就沒事了。”哥哥不高興了,說:“那你還把我妹妹打成那樣兒?臉皮都紫了一塊兒。”阿琣ㄕㄢs稱是自己不好,一切都是自己一時衝動。其實,阿琱裐堣w經是怒火中燒,感覺自己的顏面一掃而光了,暗暗發誓一旦接回老婆就要好好給她一個教訓。爸爸媽媽看見阿琩獄穧雩蛪N也就姑且相信一回好了,媽媽說:“你進去吧,說句好話勸她回去吧。”阿睇﹛G“哦,我知道了。”

 

回到家,阿元正要興高采烈地為親愛的老公準備晚飯,剛朝廚房那堥咫F兩步,阿痟N在阿元後面很踹一腳,不等阿元有任何反應,阿痟N一下子摁在地上,然後很大力地揪住她的頭髮,叫喊道:“賤人!誰讓你多嘴多舌?讓你們家那群死不了廢人數落了一番,老子顏面都沒了。起來!”阿元說:“啊………………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你憑什麼管我,我勞心勞力的為你看好家,連工作都辭了,安心做個 全職 太太容 易嗎 ?”阿睇﹛G“那你還………….”阿元說:“我不過想一想再出去工作的事兒,呆在家埵n悶的。”阿睇﹛G“不是這件事兒?那天,我帶你去同學聚會那天,你和我的老同學說說笑笑的,全把我當一回事兒,害得我在那兒跟愣頭青似的。”阿元說:“放手,你太用力!我好疼哦!”阿琠騅}了老婆,阿元摑了阿琱@個耳光,這一巴掌打得阿睋y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五指印,指印很清晰。阿皕P到臉皮火辣辣的痛,揉著臉說:“你敢打我?好,我今天不給你點兒教訓看來是不行了。”說著,立刻啪啪的回了她倆耳光,聲音清脆。這兩下兒也在阿元的臉上留下了兩塊左右不對稱的五指掌印。阿元想走,重返娘家。阿琱@把拉住老婆,說:“上哪兒去?弄飯去!我都要餓死了。”阿元說:“不去!自己去,都三年多了,我盡心盡力操持這個家容易嗎?”說著說著,阿元越來越覺得委屈,哭了:“嗚嗚……………..嗯…………..嗚嗚…………”阿甯搢ざA好像有點兒嚴重,他馬上道歉,因為他知道自己沒廚藝,這三年老婆確實細心呵護著家,沒她真的不行,再說半個月後就要去法國了,家堥S有人豈不亂到一發不可收拾。老婆甩開老公的手:“要吃飯,自己做去!”聽到這話,阿琣釣ルИ怳F,怎麼辦,怎麼辦?阿元回屋了,不再理會阿琚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