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寂寞江湖無歸春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第三十七回

第三十八回

後   記

    

[]塞外追殺

春風不渡玉門關,陽關道上本是極荒蕪的,只有風中搖曳的長長青草,證實著春的存在。殘陽如血,雲霧中撲朔的天山,山前莽莽的蒼原,似乎都沈浸在這血色的黃昏中了。

一個青袍壯漢從遠方走來。此人三十上下,鷹目虯發,身材魁梧,手提著一把長劍,倦容中透出一股勃勃的英雄之氣。這個人名叫宋亦行,是當今華山派中的一流好手,行色匆匆間,夕陽眼瞅著快要沒入群山背後了,宋亦行膩_頭望瞭望昏黃的天色,突然停下腳步,回身低喝道:"朋友,跟了這洩曭爾禲A也該歇了吧!"話音剛落,隨著輕笑一聲,二十餘丈外雜草叢中站起兩名頭戴斗笠的黑袍客來。

其中一人啞著嗓子道:"四師兄好功夫,師弟多有得罪了。"宋亦行臉色陰沈,哼了一聲道:"我當是誰,原來是六師弟。"來人趙萬通,在華山二代弟子中排名第六,也是華山諸劍中的高手。

趙萬通嘿嘿一笑:"四師兄,咱們李師叔也到了。""噢?"宋亦行聞言一驚,只見另一名黑衣人摘下斗笠,邁步走上前來。這老者六十左右的年紀,面似桔皮,雙目有神,手捋著頦下一把山羊白須,果然便是師叔日月奪命刀李百衡。宋亦行連忙躬身施禮道:"師叔康健?弟子不知是師叔駕到,還以為是有宵小之輩在後跟蹤,要不利於我呢,冒犯之罪,還望師叔海涵。"

李百衡嗯了一聲,大喇喇的擺手道:"不知者不怪,宋師侄多禮了。"旁邊趙萬通插言道:"師兄,我們的來意想必你也知道,你引著我們從華山到青海,又到了甘州,現在竟又出了玉門關,兜了好大一個圈子,費了不少的功夫。既然今天朝了相,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白秋蟾那廝的下落,還望宋師兄明示!"

宋亦行聽罷眉頭微皺,道:"雖說當年華山之上,我與他相交甚厚,可謂摯友,可如今他的下落,我卻又如何能知?況且以大師兄的為人,做出擊殺本門長老的事,實在是令人費解,是否確為真凶,此事我看不宜草率下定論,還是從長計議的為好。"趙萬通有些急了,漲紅著臉道:"白秋蟾的劍分明插在我師父的屍體上,況且我親眼見他那天晚上進的鎮岳宮,定是我師父不同意他執掌本門門戶,心生嫉恨,才下此毒手的!也算是天網恢恢,留下鐵證。想必是我師父武功高強,雖然中了這廝的暗算墜崖,卻奪了這劍在身上,再說姓白的他為何不加分辯,而是慌忙逃走?他不是兇手,還會是誰!"宋亦行任由他說,只是不言語。

一旁的李百衡見狀乾咳一聲道:"宋師侄,門戶巨變,正須上下一心緝捕叛逆之時,你卻出走華山,不知是因為對你二師兄接掌本門門戶不滿呢?還是另有隱情?"宋亦行被他爍爍逼人的冷不丁一問,心中著實吃了一驚,知道這位師叔年紀雖大,但為人卻精明之極,看來今番所謀之事,多半已引起了他的疑心,想到此處,雖然心中忐忑,可面上還是不露,緩緩道:"師叔多慮了,也怪我走的匆忙,沒有把話說的清楚,自從我師父仙逝後,緊接著五年前,傅師叔又不幸遇難,華山上下,那一個不想儘快報此大仇?我是華山派的幾名大弟子之一,我難道就不這炤Q嗎!"宋亦行憶起恩師,不由的話音哽咽起來:"只是奇仞門的高手憐h,行事又陰險狡詐,尤其是傅師叔竟會在本門重地不明不白的被敵人殺害,犯下這兩筆血債的對頭,那一個都是不好對付的厲害角色,正因為如此,我才想到避開敵人的暗中窺探,悄悄離開華山,遠赴塞北,四處飄泊,只盼有緣能找到弘因師叔,請出本門的蓋世絕學落雁神功,這樣一來,伏魔雪恥,不是又多了一份希望嗎?我尋功心切,夜下華山,卻沒想到會被師叔和師兄弟們誤會,咳,我真是,真是太莽撞了!"聽他這般說,李百衡心中也有些疚然不忍了,道:"原來是這泵^事,老夫果真沒有看錯人,師侄一心為本門著想,倒是林掌門多慮了,你可不要見怪才是。"宋亦行忙道不敢。

李百衡眉頭一挑,微笑道:"既然如此,師侄速行,待三月後,去祁連山青羊鎮與我們會合,介時與奇仞門決一死戰,一定為你師父報仇!"宋亦行聞言大喜拱手道:"太好了,十年忍辱,終於等到向奇仞門討還公道的時候了,弟子定當不虛此行,儘早與師叔會合!"李百衡贊許的點點頭,三人又互相囑咐交待了一番,宋亦行辭別二人,轉身走出丈許,漸漸加快腳力,沒入暮色中了。望著他遠去的方向,趙萬通湊上前去問道:"師叔,您老看宋師兄他會不會背叛師門,私通白秋蟾這個大叛徒呢?"李百衡歎了一口氣,默然不語。

天山博格達峰,白雪皚皚,山勢雄峻,高聳入雲。宋亦行尋徑而上,越往高處是覺的寒風刺骨,仗著內功精純,宋亦行兩天後已攀至半山腰上,這一日,他轉過一道山脊,再上十餘丈,斜攀而進,穿過了一片茂密的雪杉,前方闊然開朗,現出一間小小草廬來。

宋亦行撣去身上的雪花和風塵,歇了歇,然後向著草屋長嘯一聲,隨著嘯音,柴扉洞開,走出一位三十四五歲的瘦長漢子來,"白師兄!""亦行?"那瘦長漢子稍遲疑了一下,還是露出了一絲笑意,迎上前道:"師弟,自從那年咱倆隨師父來天山,至今已有十一二年沒來這堸捸A想不到你還能找到路徑。" "你記的,我當然也會記放得。"那瘦長漢子便是白秋蟾,二人大笑著,攜手走進屋去,宋亦行環視屋內四周:低矮的草棚,當中地上擺著一張陳舊的木桌,和一條長凳,壁角鋪著一堆乾草,牆上挑著盞風燈,旁邊挂著長劍。

二人寒喧幾句,突然都沒了話說,白秋蟾頓了頓,隨手摘下牆上劍,撫摸著劍鞘喃喃道:"好久沒練劍了,真不知還記得幾成華山派劍法。"宋亦行笑了笑:"就算剩個三五成,你依然是華山第一劍客。"白秋蟾聽若未聞,只是凝視長劍,半晌方道:"有些餓了,待會兒去打只野物來吃,今早兒見到一只好大肥羊,一時手軟,竟任它跑了,真是可惜。"宋亦行冷冷一笑,臉色陡變,厲聲道:"不必可惜,又有肥羊送上門來了!"

"什活H師弟你…"話未了,劍已出!變化陡生,宋亦行已拔出劍來,長劍橫劈豎斬,一氣攻出六六三十六劍,正是華山狂風快劍的招法。宋亦行十二歲投身華山派,在這套劍法上浸淫近二十年,深得此中秘要,此刻使發了,真如風掃殘花般犀利狠捷。

鐺!鐺!鐺!又是十二劍攻出,白秋蟾舞動帶鞘長劍,連著一口氣拼了四十八劍,屋內狹小,二人貼身近鬥,招招都是兇險異常。又鬥數劍,白秋蟾眼見只守不攻便要吃虧,不由得臉上金光大盛,手腕一抖,青鋒裂鞘而出,刷刷刷三劍刺出,勁力非凡。宋亦行一時抵擋不住,連退了三步,剛拿樁站穩。白秋蟾左手一領劍訣,右手劍直刺宋亦行天突大穴,宋亦行揮劍擋開,大喝一聲,左掌""的拍了過來。白秋蟾長劍被封在外門,見對方掌到,不敢大意,也是左掌運氣拍出,雙掌相交,砰的一聲響,內力激蕩,震的屋內煙塵飛揚,棚頂草屑雨點般紛紛落下。二人劍交左手,各出右掌,又連對了兩掌,仍是不分高下,白秋蟾贊道:"混元霹靂勁,果然了得!"宋亦行人稱追魂劍客,在二代弟子中名列第四,武功極強,華山派武術博大精深,雖為同門,所學卻往往各不相同。這一套"混元霹靂勁"是華山派前掌門人鐵英傑的得意功夫,鐵英傑死後,唯有宋亦行得了這套掌法的真傳,今日和曾為本門大師兄的白秋蟾連對三掌,居然是平分秋色,三掌過後,又拼兩掌!白秋蟾內功深厚,比起宋亦行來,畢竟還是技高一籌,鬥到此時,宋亦行掌力不支,漸顯出拙象來。

白秋蟾見狀身形一晃,避開三尺,含笑而立,宋亦行卻不領情,怒喝道:"叛逆,你不必假仁假義的讓我,華山精英,早已雲集關外,你以為能逃得脫嗎?看劍!"說罷一擺長劍,猱身直上。白秋蟾冷哼一聲,出劍反擊,兩把劍似銀龍般盤旋撕咬,鬥到分際,宋亦行一招"雪點寒松"利劍幻出萬點銀芒,將白秋蟾上身籠罩在劍影之中。白秋蟾使個"烏雲遮日"式挑開來劍,隨即"斜指蒼穹"閃電般抖劍刺向對手中盤。宋亦行忙側身移位,避開來劍,這時白秋蟾不等劍招變老,低嘯一聲,左掌已拍了過去,宋亦行出掌相迎,二掌相交,白秋蟾掌力忽然如洪水般洶湧而至,和前幾掌相比,內力大是不同!

"落雁神功?"宋亦行驚叫一聲,排山倒海的掌力已到身前,避無可避,只得全力招架。只聽""的一聲響,草牆被撞開一個大缺口,宋亦行跟頭把式的倒跌出去,未及站穩,一把寒光四射的利劍已抵在自己的咽喉之上!

 

月色正明,屋內生起了火,白秋蟾揮劍削下半隻羊腿,大口大口的吃著,宋亦行端著酒杯在火堆另一側,拿眼瞪了他半晌,忽的沈聲問道:"大師兄,你沒殺傅師叔,為什洎n逃?" "你怎洩器D我沒殺傅師叔。"白秋蟾淡淡的反問一句。

"憑咱們二十年的交情,憑你不殺我,我信的過你的為人!"白秋蟾點了點頭道:"不錯,我的確沒殺他,可你們都以為是我下的手,何況這是有人存心陷害,令我百口難辯。那天華山之上,危機四伏,我晚走一刻,就有被亂刃分屍之憂,而且是名正言順的被除掉!所以我只有逃。只有逃走,才有機會查出真凶,才有機會洗脫我的不白之冤!""誰想除掉你?""我懷疑是林宇廷!""二師兄?這不可能,你對他有救命之恩,他沒有理由這為窗I"白秋蟾搖了搖頭,若有所思道:"其實我早就有些懷疑他了,自從六派合圍星宿海一役回中原後,有些事到現在我還覺的不解,這暫且不說,就說傅師叔死的那天,正是中秋節,師兄弟們有的回家探親,有的下山玩耍,我本來是想待在山上的,可是林師弟非約我出去,到半山腰的引風亭飲酒,談論些師門恩仇的話,勸我喝了很多,未了他先行一步,等第二天早上我醒來趕回鎮岳宮時,卻發現山上百十餘名同門,人人欲殺我而後快,說是要為傅師叔報仇。我本想現身出來解釋,可是看到林宇廷居然也在其中,一面搜尋,一面口中大罵我是本門叛徒。我這才覺的事情有些不對了,別人不知,可他昨夜明明和我在一起,把我灌醉,難道竟也不知我昨夜的行蹤嗎?況且那晚我並沒有佩劍在身上,他也是看到的。我當時見勢不對,心知已陷入一個大大的陰謀,自己卻措手不及,根本無法應對,只能立刻下山。我怕半路上會遭到林宇廷預先設下的埋伏,便花了三日功夫,冒險徑直從朝陽峰後面順了下去,這才逃出華山保住性命至今。"

宋亦行道:"原來如此,自古華山一條路,沒摔死算你命大,那天山上山下四處都搜遍了,就是不見你的影子,我還一直為你暗中擔心呢,如此說來,林師兄的舉止確有些蹊蹺了,可是為什炯躓v叔的弟子趙萬通卻口口聲聲說親眼見你那晚進了鎮岳宮呢,而且你的佩劍又會是誰偷的呢?"白秋蟾想了想,歎道:"這些日子來我也時常去琢磨,可是心媔礙澈隉A始終猜不到一點頭緒。"

宋亦行若有所思道:"傅師叔之死,乃是因為前胸中劍所致,並非是背後偷襲。而傅師叔性格古僻,向來倚老賣老,對你不敬,加之那年年初,門中比武較藝,你曾乾淨利索的連敗他三名親傳弟子,很是令他惱火,這洶@來,也就更加對你有成見了,此事華山上下無人不知。所以說句公道話,和傅仁豪有隙,且能正面動手,數招間制他於死地的本門好手,算來也只有大師兄你了。"

白秋蟾聽罷不禁苦笑道:"不錯,鎮岳宮是本派重地,外人若想入內格殺本派高手長老,而又能悄然離去,這份武功機智,的確令人難以置信,再說劍遺當場,上面刻有我的名諱,那為艉@的可能,就是我是兇手,可是天地良心,我真的沒殺他,這事如此古怪,難道其中另有隱情不成?"

宋亦行聽罷低頭沈思,二人相對而坐,心中思緒萬千,都不再言語。門外的風吹的一陣緊似一陣,小小的草屋仿佛也禁不住風吹微微顫抖,發出吱呀呀的歎息聲。

有人敲門,隨即門被推開,走進來一位白袍公子,徘徊在門外許久的冷風趁勢撲進,吹的屋內火焰陡的升高尺許,險些燒著了棚頂,光芒煞是耀眼。"白兄,肉香酒濃,為何獨享?"說話的這位年青人,二十四五歲年紀,面含笑意,神情隨和,但一雙眼中隱隱閃過一絲精光,流露出了梟悍本色,令人不敢小為。荒山野域之中,這人從何而來?不待宋亦行多想,白秋蟾已大笑著站起身向那人道:"耿老弟來的正好"邊說邊拉起宋亦行道:"這位是我師弟宋亦行"白袍青年人笑了笑,拱手道:"小弟耿雲翔,宋兄遠來,愚弟迎候來遲,失禮了。"宋亦行忙口稱謙詞拱手還禮。三人說笑著又落座。那耿雲翔也不客氣,坐下時手中已多了一柄銅柄小刀,徑直伸到火中烤架上割起肉來。

皓月當空,映得這荒山野穀中四下生輝,三條漢子乘酒興把炭火移到屋外月下,以石為凳,把酒臨風,酒酣耳熱之際,話也嘮的近了許多,宋亦行打量著耿雲翔道:"我看這位耿兄弟年紀雖輕,但神光內斂,武功定是不凡,不知老弟師出何門,可否賜教嗎?"白秋蟾接過話頭道:"師弟眼力不弱,這位耿兄弟的師父,也是他的義父,就是當年北四聖中的耿神君。"大聖神君耿嵩?宋亦行聞言吃了一驚,想起當年白,宋二人年幼時,其師鐵英傑曾向弟子們講述江湖典故,提起過這南四仙,北四聖,奇幻雙絕等人物均是當年武林中了不起的大高手,歲月流逝,人海滄茫,沒想到今日自己竟能幸會其中一位的嫡傳弟子,這真是始料不及的。念到此處,敬意頓生。

"怪不得,果真是名師出高徒啊,尊師近來可好?"耿雲翔聽他這一問,臉上閃過一絲黯然之色,緩緩道:"家師因練功不慎走火入魔,七年前就已故去了。"宋亦行""了一聲,不禁甚覺挽惜,同時心中有些奇怪,象耿神君這樣的武林絕頂高手,內功自是早已練的爐火純青,怎會輕易間就走火入魔了呢?但耿雲翔沒有主動說,自己也不便問及。

耿雲翔接著道:"我天山派與貴派頗有些淵源,家師與貴派弘因師太二人生前乃是至交,我小時候,師太也曾親自指點我武藝,可說是受益非淺,二老相繼故去後,我便一直守候在天山,一邊給二老掃墓,一邊勤習武學。直到五年前,我師父的對頭上山來尋仇,那人是雪山派的名家,使毒功夫極為厲害,又帶了大批屬下助陣,若我師父在,自然不會把這些人放在眼堙A可是我如今獨自一人,武功低微,卻是無論如何敵不過他們大幫人馬,敵人找上門來,囂張之極,居然要掘我師父之墓瀉憤,幸好白大哥這時上山,見我獨鬥群奸,在緊要關頭拔劍從旁相助,這才逼退強敵。"說到這兒,耿雲翔輕歎一聲恨恨道:"想不到師父他人家英雄一世,逝後卻險遭鼠輩暗算!"白秋蟾笑著插言道:"耿兄弟武功高強,何必過謙,想我那時落雁神功尚未練成,只不過是適逢其會,錦上添花罷了。不說了,喝酒,喝酒。"說罷舉杯,三人又喝了一巡,見他只是大口喝酒,宋亦行忍不住道:"大哥,我知道你心堶W,可咱們不能總這爰下去呀,難道你不想為師父,師叔報仇了嗎?"白秋蟾放下酒杯,淡淡道:"這些年來我看透了,人世若苦海,不知什洫伬啎~是盡頭,今朝有酒今朝醉,江湖中的事,不要再提起了。"耿雲翔不以為然道:"白大哥,男子漢大丈夫,當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仗劍行天下,快意慰生平,怎能如你所言這般做縮頭烏龜!"白秋蟾搖了搖頭,只是喝酒。二人欲再勸說,見他這般光景,知道他此刻心中一定不好受,相望一眼,便不再多言。

夜色正濃,風在密林中低嘯穿行,聽起來平添幾分寒意。正在這時,耿雲翔突然臉色微變,輕喏一聲"小心!"隨即一長身,手腕微轉,迎向身側,只聽爆裂聲響,耿雲翔手中酒杯已被飛來一物擊成碎片。一瞬間,破空之聲大作,三人皆為武學中的大行家,幾乎同時做出反應。

白秋蟾""的一聲,扯開披風,身形暴長,似大鳥般已躍起在半空中,月光下只見寒星點點,幾縷白光盡數被隱沒進披風之中,宋亦行身子伏低,雙掌已運氣平平推出,一團篝火翻滾著跳起,撲向十餘丈外的雪杉林中,堪堪將到,火球猛得炸裂開去,烈焰中人影飛竄,一人哈哈大笑道:"千年王八萬年龜,造了孽,便想做縮頭烏龜,豈不便宜了你這廝!"白秋蟾聞言大怒,不知來者是誰,膽敢如此出言不遜,一閃念間,敵人已到近前,好快!白秋蟾知道來的是勁敵,當下運氣於臂,反手將披風罩了出去,來人長劍斜劃,挑向披風。白秋蟾此刻劍已在手,隔著寬大披風,刺向對方。二人劍影翻飛,連搏十七劍!一時間,被利劍絞碎的披風布片似蝙蝠般紛紛飄落在二人身周。

白秋蟾劍似流星,此時已將對手上身裹住,那人在劍影中左擋右閃,身手亦是不俗。二人雙劍交擊,這黑衣人腳步連退,被白秋蟾劍勢逼的一個踉蹌,隨即借勢伏倒,竟舞劍著地滾來,原本是個敗式,卻反而不守,強行對攻!"蛇行怒劍!"武林中地躺拳,地躺刀並不鮮見,但地躺劍卻鮮有其聞。白秋蟾一見對方武功獨特,""的一聲道:"是馮師弟?"那人冷笑一聲,撒式躍開。

借著月色,白秋蟾定睛一看,面前這人三十出頭的年紀,身子壯實,濃眉深目,右頰一道疤痕似蜈蚣般爬在上面,正是華山二代人物中的佼佼者:金蜈蚣馮思遠。

五年了,五年後自己居然又看到了當年一起練劍的師弟,真是百感交集,同門十餘載,今日相見,竟是在塞外荒山做生死搏!白秋蟾顫聲道:"馮師弟,你,你是來殺我的嗎?周師弟也和你一道來了?"馮思遠怒喝一聲:"周宇瓊同情叛逆,對抗掌門,已被林掌門誅殺了!你這個叛逆,少廢話,看劍!"說著抖劍攻上,劍式精奇,光芒閃閃,似一條巨蟒般遊動翻滾,舌信獵獵,直撲白秋蟾的下盤。白秋蟾聽說周師弟遇害,心中悲痛之極,劍法微頓,一時連連後退,長劍只守難攻。正在這時,只聽得宋亦行大叫一聲,白秋蟾百忙中餘光一瞥,只見宋亦行腳步跟蹌,似已受了傷,背靠草屋,掙扎著與兩名對手相搏。那圍攻宋亦行的二人武功著實不低,利劍狂刺,直似要把宋亦行一劍釘死在牆上,宋亦行高接低擋,居然敵不過他二人聯手,粒粒血珠從劍光中濺開去,看樣子受傷不輕!

夜色中白秋蟾一時看不清圍攻宋亦行的華山派高手是誰。這時馮思遠攻勢更盛,竄高伏低,如形隨形,劍劍刺向對手要害。白秋蟾急於擺脫他去救宋亦行,耐何分身無術,被馮思遠死死纏住。耿雲翔也看到情況危急,可這次華山派來襲高手共有十一人,自己一上手便擊倒二人,除了與白,宋對戰的三人,眼下共有六人持劍圍住自己。若是單打獨鬥,這幾個人恐怕沒有一個能在自己手下走過十招,可六人齊上,便十分的難辦,他幾次移形換位,欲調動敵人冒進,然後分而擊之。可撮臚]非泛泛之輩,加之是同門師兄弟,劍法相熟,打起來有攻有防,隱然是套演練純熟的劍陣,耿雲翔一雙肉掌一時間竟然無法衝破諸劍的圍攻。

白秋蟾見形勢危急,不由得他不做決斷,想到這兒,咬牙輕喝一聲,回劍入鞘。馮思遠見狀先是詫異,轉而大喜。口中道:"當真要投降嗎?我卻饒你不過!"說著手底下更加的狠辣,又是一劍刺來,只見白秋蟾身形晃動,馮思遠刺出十六劍,白秋蟾躲過十六劍,白秋蟾躲的很艱難,好象隨時會利劍穿身,可是利劍並沒穿身,不過為那間,白秋蟾已在劍網交織中拍出一掌,很質樸的一掌,也許掌未到,手臂就被削成三,四段。劍並沒有削到白秋蟾的手臂,劍招已破!馮思遠已經仰身倒縱出去,只是一掌,白秋蟾便占上風,馮思遠怪叫一聲,身形翻滾,劍招從不可思異的角度發出,挑向白秋蟾小腹!蛇形怒劍,果然了得!白秋蟾看的真切,臉上金光一閃,疾伸右手食指彈向劍刃,""的一聲,馮思遠劍已飛上半空,長劍出手,馮思遠劍招仍在,一劍插向白秋蟾左胸!不錯,是以掌做劍,好淩厲的一劍!

劍刺空,灰影一閃,白秋蟾不在身前,而是在身後!馮思遠是久經大敵的人,此時處變不驚,右手寒光閃閃,已接住落下的長劍,同時左拳運勁向後猛擊,好快的身法,為時間白秋蟾不在身後,已閃到了馮思遠面前!?天啊!馮思遠腦中一片空白,左拳打空,已知情形不妙,他苦練劍術十餘載,已近達到人劍合一的地步,在這生死相搏的危急關頭,馮思遠的右手彈簧般的膩_,劍招不經大腦,隨劍帶著嘯音疾刺向白秋蟾的咽喉……

……!!!

二人忽然由動轉靜,風似乎已不在吹,天地仿佛只剩下枯葉飄的輕音。

少頃,馮思遠喃喃道:"沒想到你的武功這炳j,我苦練了五年,還是不如你。"白秋蟾冷冷一笑,不知怎的,他已是站在馮思遠的身後了,聞言點了點頭道:"記住,我永遠比你強。"言罷一拍馮思遠的肩頭,馮思遠背後三處大穴方才已被白秋蟾點中,此刻半點也躲避不得,隨著這輕輕一拍,身子一軟倒下,眼看著面前地上碎石卻無法避開,撲通的磕在上面,頓時鼻血長流,門牙損卻兩枚。

白秋蟾大步向宋亦行走去,圍攻宋亦行的二人一名劉子空,一名趙宇泰,都是華山派好手,宋亦行的武功已是極為了得,這二人武功均稍遜宋亦行一籌,但聯起手來進攻,宋亦行便漸漸敵不住了。眼見馮思遠被打倒在地,白秋蟾大步趕來,劉子空,趙宇泰二人頓時驚慌,雖說自己也非庸手,但面對這位昔日的大師哥,還是禁不住心中懼怕,可雖如此,旁人都在死戰,自己以二敵一,絕無逃走之理!

說是遲那是快,白秋蟾已到身前,二人大喝一聲,利劍雙雙刺出,白秋蟾此時落雁神功的勁力已佈滿全身,內力高出平常何止一倍,當下腳步不停,挺胸迎向敵劍!劍尖將將刺到胸前,白秋蟾忽然身子一側,已從兩劍夾縫中侵入,伸手在二人肩頭一按,兩人頓時如遭雷擊般,哼也沒哼,長劍撒手昏厥在地。白秋蟾提起二人後頸,走向耿雲翔,喝一聲"去!"雙臂一振,二名華山弟子大頭朝下,栽向人群。

華山六劍正布下南斗劍陣圍攻耿雲翔,鬥到此時,已是堪堪將敗,又冷不防遭此"人肉暗器"襲擊,當下更是忙亂,紛紛閃避。耿雲翔是何等人物,豈有看不出便宜之理。見敵人陣法現出破綻,長笑一聲,展臂一拳擊在一名敵人胸口,那人口吐鮮血,直挺挺貫了出去。白秋蟾忙道:"耿兄弟,不可下絕手!"話音未落,已有三人圍了上來,三劍齊出,刺向白秋蟾前胸,白秋蟾見三人下手毫不留情,不禁心中悲怒交加,長劍在手,並不脫鞘,斜斜指出。四人長劍交會,白秋蟾運起神功勢不可擋,三人奮力運氣抵禦,汗水如雨滴落,腳步一步步的被逼後退。白秋蟾深知自已若催動內力,為時間便可讓三名同門共赴黃泉。可是自己如這樣做了,殺了三人,那自己的叛逆之罪,就再無可辯了。

想到這堙A強忍怒氣冷哼一聲,長劍猛振,只見三劍齊斷,三名華山弟子躍出丈許,胸中已是氣血翻湧,面如死灰。白秋蟾不再看對手一眼,轉身疾行到宋亦行身前。道:"如何?"宋亦行扔下長劍,背倚屋壁,喘息道"不妨。"白秋蟾趨前細細查看,只見其大腿處中劍,鮮血順著褲角淌下。耿雲翔早把和他對陣的兩名華山弟子點倒,這時也到了宋亦行身旁。他看了看,皺眉道:"還好,沒傷及筋骨,只是這血流的可不少。"耿雲翔運指如風,連點宋亦行下肢幾處大穴,止住血流。

"叛徒!有種就殺了我們!"白秋蟾側頭一看,只見十幾名華山弟子橫七豎八躺在地上呻吟翻滾。馮思遠滿臉是血,身子雖不能動,但仍張口大罵。白秋蟾走到慾H身前冷冷道:"我不是叛徒,我沒有殺傅師叔,今天我也不會殺你們。回去告訴你們林掌門,有本事親自來殺我,不要借刀殺人,讓你們來送死!"說罷伸出劍鞘,憑空虛點,解開了馮思遠被封的穴道。馮思遠一時渾身酸軟,站立不起。哼哼道:"要殺就殺,搞什泵W堂?有種的就把我們華山派上上下下三百多人都殺了!"白秋蟾目光如炬,四目相視,馮思遠不禁心中一顫,白秋蟾冷冷看了他一眼,不再言語。扶起宋亦行,三人快步走入密林之中。

宋亦行恨恨道:"這真是人無害虎意,虎有傷人心!""先到我那堨h住一陣吧。"耿雲翔道:"宋兄的傷也需好好靜養一陣。"

白秋蟾臉色鐵青,一言不發背著宋亦行大步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