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起手的一刻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哈的一聲。

阿然靜靜的笑了。所有人都看不到他的笑容,除了李古定之外,這時,李古定有一個不祥預感……

突然,他感到自己那排山倒海的力量消失得無影無縱。阿定吐口而出:「什麼!」只見阿然不推反而五指抓住球,向後拉,一拉,李古定的力量好像倒水進海一樣,不見了。阿然待阿定的力量完全消失後,輕輕一挑,把球挑向阿潮手中。費文先爭贏了球,費文四人都呆了,同一種想法:「阿然有了什麼奇遇?」阿潮隨即定神,喝道:「上!」

「伏伏」兩聲,兩條黑影向神宗陣營衝去,正是費文兩名前鋒,阿豪阿翔!阿潮雙手一推,「流星破空」,一記長傳直到阿翔手中,阿翔直搗黃龍,突然,一人擋在他面前,正是「柔」形的阿雨,阿潮深知阿翔性格:「阿翔,贏比賽最重要!」本來打算大顯身手的阿翔一聽,馬上二傳交給阿豪,阿豪手一接球,一陣黃光以極速擦過阿豪手,「鳥雲摘星」,和阿潮的偷球完全不同,阿潮是飄忽不定,而這一下直接了當,沒有多餘動作!

何光一得手,手指像撫琴的一下揮動,球像拉滿了弦的矢一樣射出,「雅矢星光」。各人見到這一下登峰造極的長傳,無不發出心中的佩服。可是何光卻想:「幸好我待林偉豪未加速之時偷球,他一加速就無人可以擋他了。」接球的是「神古岩」李古定,而一人站在他面前,是一個獨眼漢阿然。阿定心想:「你沒有了距離感,我看你如何封我?」於是在阿然,籃框前輕輕跳射。

阿然又笑了。

只見阿然不跳,他的手輕輕的按了阿定膝蓋一下,輕得「鐵面判官」也無法吹罰,但這輕輕一下對阿定來說卻是一下令他震驚的一下。他只覺自己膝蓋由至腰的起跳之力化為烏有,下盤忽然沒有了力,射球自然不進。阿然輕輕拿住,把球分給阿烈,阿烈再給阿潮,阿潮不再打快攻了,慢慢打一個陣地戰,傳了數傳,各人也不進攻,球在罰球線到了阿然手,阿然一拿到球,背對著阿定,一個轉身過了阿定,阿定心想,這一招是「霸岩二式」「攻」字訣的「楊家回馬槍」,正正由楊家槍法中領悟出來的,霸岩二式是阿定創的,怎可能被反將一軍?

雙腳一躍,使出「守」字訣,「飛沙走石」!一陣狂風刮來,這時,阿然再一次笑了,李古定一看就火大,道:「你笑什麼!」突然!全場也靜了下來,本來「神古岩」刮出的風聲突然消失,全場寂靜……

只見阿然打破平常的規限,錯步上籃,比平常人早了一步上,而阿定渾身的力量被阿然的身體輕輕一擋,撞中的位置正好是阿定的腰,只覺一陣酥麻,全身力量再一次不見了。

始終阿然的一隻眼傷了,這球不進,被阿光拿了球直上進球。神宗先得分!

「咇咇!」先進球的神宗反而要求暫停,神宗休息區,只聽「呯」的一聲,一個水樽被人重重的扔在地上,扔的人是阿定:「豈有此理!三次!我竟連續輸給他三次!」這時,「真神」李祟德淡淡的道:「你這樣大呼小叫只會令人更加明白你輸了給他。你甘心嗎?」阿定聽了呆一呆,之後深呼吸一口氣,道:「去吧!」

場上,阿定跟阿然道:「不錯,你是我第一個要出盡全力的中鋒。」只見阿烈一握球,一射,阿烈叫道:「籃板!」阿定一個轉身吃了阿然拿籃板的最佳位置,再一躍,雙手「呯」的一聲握緊了球,再交給何光。何光叫道:「風雨!」阿潮心暗暗叫苦:「這次可糟了,想不到他們那麼快認真起來,竟用上了『風雨』之陣。」風雨,是神宗的一個快攻模式,像狂風暴雨一樣全體進攻,叫人防不勝防。球給了阿定,阿定一躍,雙手握球,向籃框大力灌去,突然,阿然趕至,單手飛來封阻。阿定叫道:「我現在就要你知道,第一中鋒的力量!」阿定看見阿然的封阻,並不逃避,反而撞上去!

「咇」!

得分兼得罰球!

阿然被撞到倒在地上,阿定高居臨下的看著他,冷冷的道:「你只有這樣了嗎?」阿然咬著下唇,心中有說不出的不甘心……

 

阿定把罰球也進了,現在是5比0。阿然的內線被認真了的阿定強攻!到了11比0時,費文終於暫停了!阿翔首先道:「以現在的阿然來說,太勉強他了!換人吧!」阿然道:「不要,我要和他決戰下去!」阿翔指著分數表道:「你看到了嗎!不要以氣用事了!11分也是李古定進的!」阿然不語,別個頭去。

「哎呀哎呀,你們現在落下還內鬨,那不行呀!」

眾人一看,大概只有少數人知他是誰。正是屯門籃球之專-無名!

阿然一看,咬牙不語。無名道:「你不甘心嗎?不甘心就去打敗他吧!」玄中驚訝道:「你……你是……你是……」無名一聽,也道:「你……你是……你是大哥?」玄中喜道:「果然是你!弟啊!我們巳多年沒見了!」阿豪這時道:「喂!現在是暫停時間,不用這時間來聚舊!」心想:「真想不到這和尚和這強者是兄弟。」無名道:「阿然!不要逃避,這世上並沒有最強的招式的!」阿然道:「阿潮,毛巾借我!」說著,伸手就拿,阿潮也不急著拿走。阿然拿起了後,竟然做了一件事!

阿藏道:「喂,光頭人,你看看對面!」阿定怒道:「你說誰是光頭人!」一邊看過去對面!他也呆了,他道:「那傢伙是自暴自棄嗎?」整個場館也開始吵起來。原來阿然把黑色毛巾縛在眼上,掩著了眼!只有無名一人靜靜的笑了起來。阿然道:「好,去吧!」哨子也響起。鐵面判官心想:「我吹過那麼多比賽,這樣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呢!」

阿定咬牙道:「馬浩然!你敢輕視我!?我馬上要你後悔!」阿然道:「不,我是知道你是我至今遇過最強的敵人,所以我膽敢使用未練成的招數一拚!」阿定「哼」了一聲,道:「來吧!」費文進攻,球到了阿然手中,阿然背靠阿定,一拍一撞一蹲,完全沒有絲毫多餘動作,可是這種招數對阿定沒有用!阿定如影隨形的跟著他,阿然卻仿佛不怕阿定的封球,在他面前射球!阿定黑了面色道:「小子!你活得不耐煩了!」一躍,可是,正當躍起時,他腳的彈跳力猶如落進汪洋,任由阿然空了的射球!

好不容易,費文終於進了第一球!

玄中道:「這……難道是……」(無名巳下來了費文的球員位),無名「嘿嘿」的笑。到了阿定,他心想:「這小子太邪門了,每次我想躍起的時候,總是跳不起來的!可是!我無理由怕他呀!」想著,球又到了阿定的手上,阿定一個快速轉身,使出了「楊家回馬槍」一下把身後的阿然擺脫!阿定一邊道:「小子!看到了沒有?這才是真正的霸岩二式!」正想在籃底輕鬆上籃之際,黑影一閃!那黑影正是縛在阿然眼上的黑布!「伏」的一聲,球被重重的封出底線!

在場外的玄中道:「弟!你真的研究出了嗎?」無名不語,只「嘿嘿」的笑!玄中也自言自語道:「這根本不可能……他的真的研究出了嗎?『無名無心訣』……」

 

阿然「嗄嗄」的喘氣,阿定也是一樣!阿然終於有了可以匹敵阿定的武器了!玄中道:「就算你真的研究了出來,阿然又怎麼可能學會?你是真的盲了,而他並不是,只是用布矇著眼而已!」頓一頓,又道:「你巳跟我說過你說研製的『念』。簡單來說,『無名無心訣』是以『太極』為藍本,以『四兩撥千斤』之理來破壞對方的『著力點』而令對方得不到力量!(很複雜吧?但是招數解釋,一定要聽!)但是因為你五官中有一地方失去了,因此對各樣東西特別敏感,因而可以感覺到對方的著力點而加以摧毀!但阿然沒有盲呀!」無名道:「這小子,生出來就像是用來學這『無名無心訣』的,他就算不是盲,也可以感覺到對手的著力點!簡單來說,這小子是……」說著,(用心眼)看著蒙著黑布滿頭大汗的阿然道:「這小子是天才!」

 

阿定道:「嗄嗄!我不容許!你不能碰到我的高峰!」一下強行上籃!阿然又是「伏」一聲把球蓋走!球到了阿潮手,正想打快攻之時,神宗果然訓練有素!回防得很快!又是陣地戰,球又交了在阿然手,阿然到底也是第一次用就「神技」!也不能攻進阿定的五指關!

阿定竟持球上去打快攻!突然星光一閃!偷球者竟是隊友何光!何光道:「你這樣打下去只是平手,沒有必勝的把握!你應該很明白,你平時的冷靜去了那裡?」何光說完,緩緩的持球上去,自言自語道:「下一個主角是……」這時,阿藏揚手要球,何光笑了一笑:「讓你試試吧!」球到了阿藏手中!

阿藏狂妄的對著全隊最強的林偉豪道:「今天就來看看誰是最強的大前鋒!」阿豪打了個呵欠,道:「可以少說話嗎?」

雙方對視著!但誰也不動……只待對方一動……

阿豪……不,不只阿豪,全場的人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但也令人不可不信!他們看到了有兩個千葉藏在阿豪左右擦過!強如阿豪,可以守那一個呢?

由於雙方也打「孤立」戰術,所以阿藏擺脫阿豪後,輕鬆上籃!阿藏「瞄」了阿豪一眼,道:「我贏了!」

 

ps:何謂「孤立」戰術?即是除了某兩人的之外,其餘四人硬擠的讓了一個位置讓他們1on1,讓攻方可以有位置上籃和進行假動作!因此稱為「孤立」。

 

阿豪被進了一球後,想:「剛才那是幻覺嗎?但我真的看到有兩個千葉藏呢!阿潮也說過,有人曾說過,他是會分身的!但那是不可能的!一定當中有點秘密我是看不到!」想著,球到了他的手,守的人當然是千葉藏!

又是兩名大前鋒的對決!

千葉藏道:「以你可以擺脫到我嗎?」阿豪看了他一眼,「唉」了一聲……

伏!

不見了!

原來,阿豪只是一股腦兒的向右衝,但他擁有無比爆炸力,那一下直衝的速度是何其快!千葉藏被擺脫時還中了「烈虎牙」的兩下肘擊!

阿豪極速上籃後,望也不望千葉藏一下就回防!千葉藏咬牙心中道:「這小子真的有點本事,這點我不可以否認!但我不想輸給他!」又是千葉藏的分身攻擊!這次阿豪去左追右邊那個,可是突然兩個分身重疊在一起,又再分開。

阿豪心中不知說了多少髒話!

「這是什麼一回事!?這樣叫人如何防守?」阿豪心想。他又被千葉藏擺脫了。阿豪又接球了,他向右一衝,這次千葉藏跟到了他,可是,阿豪一個快速轉身之餘,左手順勢一肘!「烈虎旋牙」!阿豪又是輕鬆上籃!

接下來的數分鐘都是兩人的拉鋸戰,千葉藏的分身越來越令人摸不著頭腦,而阿豪的速度也發揮得淋漓盡致!直至……

阿豪心想:「這樣下去也是無了止的比賽,我一定要盡快看穿他的秘密!」就是因為分了一分心,千葉藏看準手一揚,把球偷走了。「失策!」阿豪馬上跑回去回防!

千葉藏雖然速度不慢,但比起阿豪卻慢得多了,阿豪巳回到三秒區了!千葉藏道:「你快過我又如何?」說完,那神奇的分身又出現了!又是變了兩個人,咦?

阿豪不動,由千葉藏輕鬆上籃!阿潮走回來道:「阿豪,你如何了?」阿豪仍不說話,現在仍是第一節,比數是12比14神宗領先。阿豪突然仰天大笑!觀眾也議論紛紛,阿豪道:「千葉藏,我看穿你的小把戲了!」千葉藏聽後大怒:「你認為是小把戲就來守我!」

阿豪向左直衝,右手順勢一肘,「白虎夕牙」!14比14!

球又是在千葉藏手,千葉藏道:「來守我吧!」說完,又變成了兩個人同時向阿豪的左右一起經過,阿豪一個交叉步向後退,那兩個千葉藏過不到阿豪的身後,這時,兩個人又合在一起了!

正當又再次分身時,伏的一聲!

阿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偷了球!

千葉藏從未試過有人可以破到他的分身!

阿豪單槍匹馬直闖對方的區域,神宗又有多少人可以追到他呢?「呯」的一聲!14比14。「嗶嗶」!

 

第一節完……

眾人也圍著阿豪問:「到底是什麼一回事?」阿豪拿了毛巾擦了擦汗,笑道:「那只是他的假動作!實際上只是一個人向右急衝的同時向整個人向左一晃,但因為他的動作太快和他的關節協調性太好,因此看上去令人有分身了的殘像。而殘像也有消失的時候,就在殘像和本體合在一起的時候正是偷球的時機,所以就會有剛才的情況了!」阿信呆呆的問:「你是如何看穿他的?」阿豪哈哈的道:「剛才他打一個快攻時,因為我和他的距離遠,可以看到他的全身。我看到他的腳正在快速晃動,我再加以思索就看穿了。」

 

另一邊……

千葉藏:「可惡,這簡直是屈辱。」「真神」李祟德道:「他們可以先後令我們兩名猛將受挫,看來有點本事!」何光靜靜的道:「不,我們還不用太緊張,現在是第一節完了而已,還未到godtime(神之時間)。放鬆點吧隊友!」

在看台上,坐在神宗休息區附近的「冰火」兩兄弟,趙永龍道:「何光這人果然厲害,全隊的士氣因兩名正選受挫而減低,現在他一句話就把士氣扯回高昂!」

何光拍拍阿藏的肩膀道:「分身術只不過是副招而已,你還有你最強的『隱身』呢!」阿藏道:「我正有此意!那就拜託你了!」

嗶嗶……

 

第二節開始!

因為是費文跳球成功,所以是神宗的開球。只見千葉藏緩緩的走進籃下,阿豪雖然不知他搞什麼鬼,但當然也同繞前步法來守住他。何謂繞前守法,就是當敵人站在籃下是,你站在他的面前,令敵人沒有那麼容易接球。這一種是非常常用的防守法。

球在何光的手,突然,何光拍球的右手的手指揚了一下,「雅矢星光」!(這裡要留意,何光不同何潮,何光的快速短傳和快速長傳是同一種手法,因此不便改名)何潮叫道:「不好了!」可惜,太遲了,阿豪一看他身後的千葉藏,不見了?

只見千葉藏在籃後接應何光那登峰造極的傳球,阿然馬上飛撲也來不及了。16比14。雖然阿豪以他強悍的「烈虎牙」得分,但費文卻被阿藏和阿光二人弄得手足無措,何光的傳球快得令人看不見,而千葉藏的隱身走位經常在人家想不到的地方出現,因此暫時25比20神宗領先。阿豪開始發覺有問題:「他真的會隱身?事實上我經常會看不見他!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他由繞前防守轉至面對面貼身防守,阿豪一開始發覺千葉藏沒有什麼古怪,一看!何光手中的球又不見了!千葉藏突然又不見了!

又在籃底接球輕鬆進球!27比20!

 

這時,費文逼不得已叫了一個暫停!

阿豪咬牙道:「到底是什麼回事!?」眾人也在討論如何會不見了他,阿信此時呆呆的道:「為什麼哥你守不住他的?」阿豪道:「笨弟弟!我守他的時候突然會不見了他的!」阿信又道:「我知道為什麼你會看不見他呀!」

 

阿信又道:「我知道為什麼你會看不見他呀!」眾人為之震驚,阿信接下來說出的事,更令人震驚!神宗那邊看到費文休息區吵鬧不絕,得分後衛龍易道:「他們好像又會有點有趣的事情發生了!」何光道:「不必自亂陣腳,現在是27比20,我們有的是分數!慢慢的打下去吧!」李祟德道:「阿光說得對!我想……你們應該有事情問我吧!」

眾人面面相覷,驚訝的想:「真不愧是『真神』!」實際上,神宗眾人真的有事情要問,平時李祟德一定會下令戰術,但今天卻沒有下令之餘,就算球員出錯或單打獨鬥也沒有加以責怪,換了平時……

李祟德道:「今天的對手十分強,可以算是我們見過之中的最強!因此,我才不加以制肘。如果是因為我的策略而令到你們取得勝利,我想會令你們的自信心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何光道:「放心吧,教練!」五人趾高氣揚的望著李祟德,道:「我們不會令你失望的!教練!」李祟德笑道:「好!答得好!這才是我想要的答案!維持著現在的氣勢!」這時,哨子響起!李祟德又道:「好!去吧!」

一出場,費文開球,球到了阿豪手,他竟然不進攻,球傳給第二攻擊點,「天空翔龍」張子翔,阿翔一接球,對著防守他的韓雨一招「潛龍下游」,在他的右邊的腰旁快速突破。因為腰旁是人的其中一個盲點,因此韓雨只能眼白白給阿翔擺脫,正當阿翔打算一個入樽來個下馬威時,一陣風壓來,這種威勢,是李古定!

阿翔冷不防有這一著,球是出手了,但不進。何光拿了球,慢慢的拍上去,放棄了快攻的機會。只見阿豪面對面看著阿藏的防守,眼神沒有半分離開過阿藏。

 

……暫停時……

阿信:「我每次只見哥你防著他,但你的眼總是有一兩秒是看了另一個地方,而每次你不看著他時,他總是以他的爆炸力在短時間離開他本來的位置。」阿豪想了一想:「對呢,每次當我眼睛再一次看回他的時候,他總是不見了。而且這確實是有可能做到的!」

阿潮笑道:「也是因為阿信和你這個快得令人吃驚的哥哥對戰得多,也培養出他那種動態視力,如果是其他人也看不出他固中的奧妙。」玄中道:「現在巳知道了他的秘密,你懂怎樣做了嗎?」阿潮道:「那麼,阿豪雖然十分有體力,但要眼永遠看著和腳步跟住阿藏也是十分吃力的,那麼進攻的責任就交給阿翔吧!」

阿豪道:「也好,我也要保存體力來使出『秘密武器』!哈哈!」眾人也看著阿豪,看他半說玩笑似的,眾人只可以互相對望。

 

何光想:「雖然不知什麼事,但阿藏似乎是使不出了隱身了。」在此說一說,神宗的人也不知阿藏的隱身的秘密。

何光看了一看進攻時間,只有十秒,想:「既然如此……」把球交給了神宗進攻第一的韓雨。阿雨一接球也知道了時間緊逼。因此,他一接球,馬上向右衝去,阿翔一個後退步,跟著阿雨,一秒後,他巳看不見了阿雨。

只聽「伏」的一聲,阿雨在籃下輕鬆的上籃!其實阿翔不是看不到阿雨做了什麼,而是做到了也跟不到,是轉身。

阿雨剛才是用轉身來擺脫他的,但那個轉身太快了。轉身,很多人也會,連「翔龍式」中也有「蒼龍極轉」,但那麼快的轉身有多少可以做到?再加上對很多人來說,轉身只是擺脫人的其中一招而已,很少人會主練轉身。人們寧願苦練「crossover」也不會練轉身。

但他們就是低估了轉身的力量,他們想不到轉身也可以獨當一面。而韓雨就証明給人看轉身的力量!韓雨就是以轉身來得到「神宗進攻最強」的地位,一個快得令人看不到的轉身,有什麼人可以守到呢?

阿雨從接球開始到進球只用了3秒時間,這也是轉身的力量之一,清脆!

阿翔對此也沒有太大的驚訝:「沒有這樣的程度,如何是神宗正選小前鋒!」到了阿翔進攻,阿翔使出「亢龍無悔」,向左邊急速衝去!只見阿雨根本沒有防守的意思,讓阿翔過了後,更沒有追回的意思!正當阿翔感到古怪之時,又是一陣強風壓來,又是李古定,李古定的防守真的十分好,阿翔巳知道沒有上籃的機會,因此把球交給亂拋給阿潮。

阿翔指著阿雨道:「你到底要不要分一高下?」阿雨本身巳經話少,一聽阿翔這樣問,登時不語。阿定替他解圍:「張子翔,難為你視他做競敵,你沒有調查過小雨嗎?」阿翔反而沒有想到阿定的問題,阿定續道:「小雨的攻擊力雖強,但防守能力隨時比一個小學生更要弱!」

什麼?

阿翔心中大叫道。這樣對阿翔很不公平,一邊以全力防守,一邊在防守方面可以放鬆手腳.就算阿翔三番四次擺脫他,眾人也知道韓雨是不會防守的!

這種感覺充斥在阿翔的心中,這樣看來,阿翔是贏不了阿雨的。現在的飛龍,只能深陷在泥鰍身處的泥沼中,任其宰割!

 

因為心理受到影響,阿翔的攻擊比之前差了一半,阿雨看著他,道:「你怎麼了?沒有殺氣的攻擊是進不了球的。」神宗眾人一聽,馬上對望無言。阿定向阿光稍稍的道:「阿雨今天怎麼了?那麼健談,阿雨不是一句話也不想多過三個字的人嗎?」阿光笑道:「我想,他是找到了競爭對象了。」阿翔的攻擊再次落空,而韓雨一個突襲,阿然和阿豪兩人一起截住他,阿然道:「還想過?」

呼……

阿雨一個極速轉身,從二人中穿過輕易上籃。34比30神宗領先。費文只好再叫一次暫停。李祟德自言自語道:「嘿,這個暫停你不能不叫了。叫得那麼快,真是佩服。」

眾人未說話,球隊的策劃重心阿潮先道:「無論什麼補位防守也沒有用,阿雨他一下『風捲殘雲』就什麼也沒有了。」玄中笑道:「無錯,看得很通透。那麼,應該如何做?」阿潮道:「既然明白防守巳經沒有用了……」說著,他拍一拍阿翔的肩膀,道:「只好和他鬥搶分了。」阿翔一聽,整個人呆了一呆,後道:「好的,交給我吧!」

 

在出場時,阿潮拉了阿翔去另一邊道:「喂,你怎麼了?你到底怕什麼?」阿潮剛才一看阿翔的反應緩慢就知道他有不妥。阿潮又道:「你是我們的小前鋒,突破得分靠你了。這條路我們是做不到的,只有你……」說著,單手指著阿翔:「只有你才可以做得到,不要令我們失望了。」

說完,拋下阿翔一個人走了去,半路,阿潮回身道:「忘了跟你說,現在的主角,是你呢!」阿翔一聽,看看觀眾席,無數人,大部份的人也看著他自己和阿雨,而阿翔在觀眾中找到了他最想看到的兩個人,一人是小魚,雖然不肯定,但從那女孩期盼的眼光中大概是她。

第二人是他的老爸,當年的龍堂龍頭──張天允!阿翔笑了一笑,自言自語道:「臭老爸,又說什麼一定不來看……」心想:「一來,我要拿到小魚的電話(……),二來,不想在臭老爸面前出醜,最後,不想令隊友們失望。」

阿翔再次笑了:「真是的,那麼我就非勝不可了。」

 

咇……

費文開球,球再一次到了阿翔手中,阿翔緩緩的雙手握球,雙腳拉開,把球放在雙腳的空隙中,笑著的看著阿雨。

這時,全個場也吵起來,為什麼?不是犯規,而是阿翔的氣。遠看只感難以呼吸。那是阿翔的氣勢,但他一直是笑著的。阿雨心想:「他們都不明白,只有現在和他對峙的我才明白,那簡直是……」阿雨擦一擦汗,那不是運動的熱汗,而是冷汗……

 

「龍!」

阿雨只可以吐出一個字!在他面前,只見阿翔的身上冒出一條白龍,那是多麼的接近!在場外的張天允暗道:「這個架式和氣勢,難道阿翔這孩子……」只見阿雨越座越低,由本來懶散的站著不同!那完全是防守的架勢!神宗的人也呆了,因為他們是第一次看到阿雨擺出防守的架式!

阿雨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只是想和眼前這人決一高下!

突然,一陣狂風壓來!阿翔動了!阿翔一招「亢龍無悔」向右邊急衝,阿雨雖然防守不佳,但他現在的意志令他防守得十分出色!他一個交叉步跟住了他,又是「呼」的一聲,「蒼龍極轉」!轉到去左邊,身為轉身的姣姣者,阿雨當然不會讓他過了,他跟住一個旋轉步繼續死貼住阿翔。眾人更加呆了,阿藏想:「如果是我,我可能巳被人過了。」

可惜,阿翔一個轉身後再一次使出「亢龍無悔」。一下急衝,一下快速轉身再一下急衝,有誰能守得到呢?

阿翔成功突破,可是,阿藏一下補位,心想:「這次犯規也要阻住你!」阿藏很明白,這球如果被進了,一方面張子翔會越打越順,另一方面對己方的士氣有一定的減少。

快要衝上了……

 

「讓開吧。」

阿藏只聽這一句後,眼前的張子翔就不見了。原來中途阿翔由左手換到右手,再使出「潛龍下游」把阿藏擺脫!到了最後一關,「神古岩」李古定明顯也和阿藏的想法一樣,打算犯規,只見阿翔巳沒有了再次擺脫的意思。兩人一躍而起,阿翔單手抓球,打算灌籃!李古定一看,怒道:「小子你不想活了!」李古定既然巳想好要犯規,就做得徹底一點!二人身體在空中相撞,雖然哨子巳響,但在空中的阿翔沒有放棄的意思,只見阿翔在空中由單手抓球變做雙手抓球,身體由正面轉做側面。大喝一聲!

龍破山!

呯的一下,李古定整個人倒下,而阿翔雙手扯著籃框,居高臨下的看著倒地的李古定。就在放手落地的一瞬間,全場也叫了起來!

那種氣氛,像是球場裡的人也瘋了一樣。鐵面判官道:「得分,兼得罰球!」阿翔高舉雙手接受觀眾的掌聲。相反神宗的人全也呆了,剛才的一切一定不超過五秒!五秒內被一個人過了神宗正選的三人!李祟德只好微笑不語。

在觀眾席的張天允笑了一下,暗道:「嘿,這小子……我果然沒有猜錯,果然是『龍殺形』!」一個意想不到的人走來,坐在張天允旁問道:「什麼是『龍殺形』?」張天允一看,是何義。現在二人之間沒有仇恨可言了,張天允道;「『龍殺形』是『翔龍式』中的最後一式,而那不是一招招式,而是一個『形態』。學會了而成功進入『龍殺形』就代表可以極速夾雜使用翔龍式中的所有招!而且速度更……」說著,他指一指阿翔,意思道:你也看到了。

何義道:「怎麼翔龍式不是以力量和速度作重心的嗎?現在這樣不就是花巧了嗎?」張天允又道:「你錯了,這不算是花巧,這種是化繁為簡。只是把多招招式當作一招的使出,這樣才是翔龍式的真諦!你看,剛才他一連串的動作是沒有停頓的,把數招一口氣使出不是更簡單嗎?」

何義不語,心想:「幸好當年還未有這一招對付我天星社,如果有,我想我『天星劍』的守之卷也守不住他……」

這麼,現在阿翔和阿雨就拉了個均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