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起手的一刻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在香港中學球壇堙A由『神宗書院』包辦了十五年來的丙組,乙組,甲組的冠軍。而街場則由『北斗門』和『天星社』分別佔據,而故事就在這個小小的『屯門』開始……

 

……大興體育館……

只見場內,進行著乙組學界比賽,一班白色球衣和黑色球衣的比賽,一望分數,比數是81:22,白色領先,一黑色九號說:「隊長,還未完嗎?」只見黑色稍一鬆懈,白色便像大浪攻擊,不消一會,又得二分。那黑色的隊長說:「我們要捱下去,只是第三節而已!可以追的!」說完,他憑個人技術衝進去,得二分!在場外的白色教練說:「他們未死心呢!阿潮,去粉碎他們的夢想吧!」阿潮:「好的!」當這個阿潮一下場,全場都在哄動著,在場內的白色控球後衛被換了出來,換出來時,對阿潮說:「拜託你了,流星劍!」說完,便酷酷地走出場!黑方一望見阿潮,面色大變,簡直像一班望著貓的老鼠。阿潮一上場,那時是白方開球,他大力拍球一下,說:「上!」,一說完,整隊人精神為之一振,他一傳出,隊友回傳給他,他一接球,便直搗黑方陣地。突然,一個白方的人走空了,在阿潮手上的球突然不見了,只見有一點像細絲般的星光從黑方的陣地中穿梭,向那走空了的白方球員飛去,那球就在那個走空了的球員的手中出現了,輕鬆得分!突然,在場外,黑方的教練說:「『流星閃逝』?這就是『流星劍』?」阿潮:「阿藏,走得好,真不愧為『忍者』呀。」說完,和他拍了個掌,那個阿藏:「不敢當,你才強呢,本來打丙組都給『真神』教練拉上來乙組!」阿潮:「不要笑我了,他們進攻了!」當黑方的控球後衛過了半場,一陣星光掃過,那球就不見了,原來被阿潮偷了球!那黑方教練又道:「『飛星追月』?果然快如無影!」阿潮在無人的半場,把球大力向地板一擲,在罰球線起跳,向籃框大力灌下去!此時,全場歡呼,而第三節的哨子聲也跟隨歡呼聲決定了這場比賽的結果!黑方的教練:「你們巳很強了,只是他們太強了。」那個黑色隊長問:「那個十號是誰呀?」黑方教練:「『流星劍』何潮!若你們想向頂峰攀上,他就是一個強大的屏障!」黑色隊長問:「那麼最後一球入樽叫……」黑方教練:「『巨星閃爍』!這就是『神宗書院』的力量!知道嗎?」結果『神宗』以112:48大勝!

 

……一年後,屯門區的『費文中學』,這所學校的成積中等,但運動方面則未嘗佳績,所在學界中被『尊稱』為『廢人中學』。……

『費文中學』三年丙班……

有二個人在課室談話「唉……快有社際籃球賽了!我們黃社真是找個強『點點』的人也沒有呢!」只見說話那人,大眼睛,眼睛像有一條龍似的,望住他的眼時,像隨時被他吞噬,頭髮向上飛起!有點瀟灑的!「不是呀,你可是乙組的人呀!」另一人說。(p.s他是小配角,不用介紹!︿︿)

「難道要我一人打五人嗎?今次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了!」那個瀟灑兄道。「算吧!張子翔!」另一人說。阿翔:「呀,好像有一人要從『神宗』轉到我們班呢!」另一人說:「誰那麼笨呀?『神宗』有名文武雙全的呀?」阿翔:「明天就知道了!放學了,我走了,再見!」另一人說:「再見!咦?為什麼我沒有名字的?」

 

一天後,三年丙班……

三年丙班主任林老師:「同學們,今天有一位新同學從『神宗書院』轉過來。」說完,有一個戴眼鏡,左手有一條黑色手帶,外貌英俊有帶點傻氣的人進來。那人道:「我叫何潮,請大家多多照顧我呢!」一說完,阿翔站了起來:「『神宗書院』……十號……『流星…劍』何……潮?」一說這句,整個課室都議論紛紛。此時,有一個女生呆呆地望住阿潮。

上最後一堂時,阿翔:「何潮,我想問你一個問題。」阿潮:「好,不過不要叫我全名,叫我『阿潮』好了!」阿翔:「阿潮,你為什麼要從『神宗』轉過來?」阿潮:「我不太想說,將來有機會我會告訴你的!」阿翔:「哦?記緊……呀!你是什麼社的……?」阿潮:「好像是黃社!」阿翔:「太好了,我們黃社有勝算了!」阿潮:「你是……」阿翔:「我叫『張子翔』。」阿潮:「哦,『飛天翔龍』張子翔嗎?」阿翔:「你竟知道我的名號?」阿潮:「我們的『隊長』看過你們比賽,他說你是強的,但因沒有強的隊友而不能盡展所長。但你說什麼……勝算?」阿翔:「社際呀!你不『玩』嗎?」阿潮:「玩……(話未說完,放學的鐘聲響起了)放學了,今天我沒空,明天再談吧!」阿翔:「喂,明天就打了,記緊帶衣服呀!」阿潮:「好,無問題!」

 

2004年10月9日星期一,社際當天……

籃球場外,阿翔和阿潮巳換好衣服。阿翔:「阿潮,我們今天先打綠社,下一場是紅社對藍社,後天是我們打紅社,最後星期五我們打藍社。不怕跟你說,他們在打賭那社勝我們最多!」阿潮:「我們會嬴的!」阿翔:「我知!」說完,和他拍了個掌!阿翔:「我們今天防守是2.3區域聯防*(2.3意思是派兩個人在外面偷球,,三個人在內邊防守籃底!)我和阿潮打外面,明白嗎?」黃社社員:「明白!!」

開始比賽……

阿翔:「我來跳球!」說完,便走到跳球區*(跳球區便是半場中間的那個圓圈)跳球時,阿翔向後踏了一步,球證放了球,當那個綠社以為自己必定拿到球時,手上多了一條龍,把球打到無人在的黃社攻擊的陣地,當所有人以為球要出界時,在球的落點有一個黑影,那個黑影正是阿潮,阿潮一拿到球,馬上跑到敵方籃底下大力入樽!一入完樽,全場鴉雀無聲,彷彿雀鳥也怕了他一樣,阿翔「好球,你把他們的傲氣打窒了!」說完,和他拍了個掌,便雙雙回去防守。接下來綠社打中鋒戰術,雖有阿翔和阿潮打外線,但內線太弱了,多次得分,而綠社也因為擋不了『流星劍』和『翔龍式』的威力,也多次被得分,這個殭局一直維持到半場以黃社34,綠社30完結!

半場休息,黃社休息區……

阿翔:「卑鄙,中鋒戰術!明知我們內線不強,偏要攻擊!」阿潮拍拍阿翔肩膀說:「冷靜!這也是一種戰術!我們會嬴的!」此時半場休息完結的哨子聲響起了!阿翔,阿潮:「必勝!」

開始第三節,是由黃社開球……

阿翔交給阿潮,阿潮控住球,他對住綠社的控球後衛提起一隻腳,使出『流星劍』的進攻式『劍直刺』,提起一隻腳,球在手停了一秒,當綠社的控球後衛回過神來,阿潮巳過了他!輕鬆得分!到綠社進攻了!當綠社的控球後衛一過了半場,『龍略過』,一條龍向球飛去,綠社的控球後衛勉強用『插花』避過,可是當左手把球帶到右手時,一陣星光掃過,『飛星追月』,把球拍走了,阿翔拿到球,『翔龍飛翔』,他大力往前一擲,球像變了一條龍,向前飛,突然,一陣星光往球的落點飛去,接到球了!當星,龍相碰時,發出一種異樣的光,魅惑了場內,外所有人!阿潮一接到球『巨星閃爍』,跳起單手入樽!「嘩!」場外的歡呼聲震耳欲聾!之後黃社憑著這個氣勢以56:45勝利!

比賽完畢,黃社休息區……

阿翔:「勝利了!」阿潮:「真是驚險,轉到這間學校真的沒錯!」突然,一個女孩走來,女孩:「你好,我叫陳靜南,你叫我小南吧,阿潮同學,飲水吧!」說完,遞一支水給阿潮,阿潮:「你叫我阿潮吧!」說完,拿了那支水,小南面紅了!

到了紅社對藍社……

阿翔跟其他隊友檢討賽事,而阿潮和小南一起看比賽,阿潮:「阿翔!」阿翔:「什麼事?」阿潮:「你看,那個紅色8號入了第6個三分球了!」一看外面,那個8號看著他們,又射入了一球三分球!

當8號又入了一個三分球,不悄地望了阿潮一眼,便走去回防。阿潮:「他向我們挑戰呢!」阿翔:「別急,後天比賽打他個落花流水!」此時,8號偷到球,他好像聽到阿翔說話,望一望阿翔,像在說:你能嗎??

比賽時間又到了,今天是紅社對黃社,接著是藍社對綠社!……

此時,黃社等人都在商議對策,突然,一個好高,差不多有190cm,但年紀和阿潮等人差不多的男子走過!「你找我來做什麼呀??我都不懂打球!」那男子說,他口堳r著香口膠,因此說話含糊不清!阿翔笑說:「你先吐了香口膠先吧!」那男子走到垃圾桶吐了出來!阿潮:「阿翔,他是……」阿翔:「啊!他是和我們同班的…算了吧,看你都不知道了!」阿翔看他一臉不明不白的,便馬上加句『算了吧,看你都不知道了!』阿翔又說:「他叫『馬浩然』是我叫他來的,防止對手打『中鋒戰術』!」阿潮:「但他說他不懂打球啊!」阿翔:「是,他是不懂,但防守蠻可以的!」阿潮:「哦……」只聽阿翔和阿然「什麼呀!我不打呀!你要我獻醜嗎?」一句,「打吧,最多我介紹一些女孩你認識吧!」一句。可惜,這頭牛就這樣屈服在阿翔的軟功下!

阿潮:「阿然同學,你可以過來一下嗎?」阿然:「?」只見阿潮帶了阿然到場邊一個無人的地方,二人在密密談!開球時間到他們才回來,阿翔:「你們在談什麼?」阿潮笑一笑說:「你自己看吧!」

 

…跳球時間…

阿翔:「這次也讓我跳……」話未說完,阿然巳站在跳球區了!阿潮:「讓他吧!」阿翔心下暗想:「阿然是不懂跳的,阿潮對他施了什麼魔法?」球證一拋高球雙方中鋒一起跳球,突然,阿然像塊大石被擊起一樣,紅社中鋒一怕,自然,球被阿然一拍,拍到阿潮手中,突然,哨子響起!球證:「黃社4號,跳球違例!」*(*作者:球未到最高點,跳球球員是不可以碰球的!那麼簡單都不懂?)阿然:「對不起!」阿潮:「不用對不起,你看對手吧!」只見對方的中鋒呆若木雞!阿然看見不禁暗自歡喜!

 

…開球前…

阿潮:「阿然,我有一套招數『霸岩二式』,你有沒有興趣學?」阿然:「好啊,最怕學不成!」阿潮當下把『霸岩二式』的要訣,招式和步法等一一告訴他!

 

…回到比賽…

到紅社進攻,阿翔和阿潮一看清楚,原來先前那個紅色8號竟坐在後備席!兩人不約而同一起放慢了手腳,紅社馬下進行突擊,那兩個不外如是黃社球員,很快就被擺脫了!最後是五人攻阿然一人,紅社的一個人猜阿然也不外如是,便用『急停跳射』,可是阿然一跳,仿如一塊大石擋住那人的投球路線,此時,阿然想起阿潮的說話:「『霸岩二式』的防守,一是不跳,一跳就要完完全全地封著所有的投球路線……」紅社的那個人馬上想傳都來不及了,手巳撥出,阿然手一撥,球被打到另一個紅社的球員手上,那人馬上起手,可是,大石巳至,又把球打出,這次打到阿潮面前,阿潮和阿翔一看到球,馬上回過神,阿潮一接球:「阿翔!跑!」阿翔點點頭,馬上向前跑,阿潮把球向前一擲,球就像變成一顆閃閃的流星劃破長空,小南:「好美!」,『流星破空』!在前場的阿翔一接到球,跳起,大叫一聲,大力把球灌下去,『霸龍咆哮』!一入完樽,全場歡呼起來,阿翔入了樽後,走去跟那個8號說:「出來吧,別再逃避了!」8號聽後震了一震,而阿翔也走去回防了!雖然阿翔是這樣說,但要不顧忌他也很難,阿潮也一樣,因此他們無法心無雜念地使出『流星劍』和『翔龍式』,只有阿然一人努力進攻,雖然阿然懂『霸岩二式』,但始終是第一次打球和初次使用『霸岩二式』,所以第一節以12:0結束!

 

…黃社休息區…

只見阿翔把毛巾大力擲到地上:「他到底想做什麼!隱藏實力嗎?但現在形勢一面倒,根本不需要!」阿潮接過小南的水說:「不用猜了,他出來了!」一看場內,那個8號拿起一個球,一射,清清脆脆地入了。阿潮:「我們快點出去吧,他等得不耐煩了!」阿翔:「你也算可惡了,讓我徹底打敗你吧!」小南:「阿潮……你……要加油呀!」阿潮對小南回了一個微笑,就和阿翔等出去了!而小南只能看著這個背影,默默地為這個背影祝福……

 

第二節開始……

阿潮對8號說:「你對阿翔的挑釁不會毫無感覺的,你究竟葫蘆賣什麼藥?」8號瞄了他一眼,轉頭就走。

 

黃社開球……

阿潮過了半場,把球傳給阿翔,阿翔向三秒區直衝,一個小跳步,『神龍降臨』把旁邊數人轟走,慢慢射入這球籃底球。阿潮:「好球,還以為你想得頭也昏了!」阿翔笑道:「你管理好自己先好嗎?」「你跟我說嗎?」阿潮帶點驚奇地問,阿翔跟他拍了一個掌,就回去防守。

8號巳過了半場,見二人交頭接耳,還道在商討戰術,一時也不敢進攻。阿翔:「如何,你不進攻嗎,那麼我來了!」說完,向球奔去,『龍略過』,8號當然沒有那麼容易給球他,把球從後換手,一過了阿翔,馬上向阿潮衝去!在阿潮面前向右跳了一跳,就馬上彈到左邊,把阿潮擺脫!阿潮:「這是……」

8號擺脫了阿潮後,向阿然撞去,阿然心道:「你有多大力量向我撞來?看我把你撞散!」阿然一碰那8號的身體,只覺碰到一團棉花,又想:「毫無力道的?有古怪……」

正當他細心一看,球巳不在8號手中,忽聽身後有拍球聲,一轉身,對方的中鋒巳入球了!

原來,剛才8號在撞阿然時,在阿然看不到的視野下用了『後手傳球』,而在背後的阿潮看到一切。

阿翔:「呀!我還以為這傢伙只懂射球的!」阿潮把球給了阿翔:「別輕視他,他是……」阿翔:「他是什麼?」阿潮:「他是……鷹揚訣的傳人。」

阿翔:「什麼?好呀!」說完,單人匹馬闖入紅社陣地,兩個紅社的人一起截住他,他把球穿過右邊的那人的胯下,『潛龍下游』,再一個轉身,過了兩個!又一個人截住他,他一個快速的右邊轉身,『蒼龍極轉-右』,又過了一個。最後對住紅社中鋒一招『霸龍咆哮』,把紅社中鋒撞走,『嗶嗶』,哨子聲響起,球證:「得分,兼得罰球!」當然,阿翔連罰球也入了。現在的比數是17:2,黃社領先。8號:「落後15分,有一節時間……」

接著整節紅社都以8號作進攻主力,紅社的人用『單擋』擋住阿潮和阿翔,讓8號射三分,而奇怪在8號是一起手就進,因第二節以31:27結束,黃社領先。

 

黃社休息區……

「那傢伙真厲害,他真的不會射失的嗎?」阿翔帶點憤怒地說。阿潮拿小南的水說:「阿翔,休息吧!別浪費體力!」

 

第三節,黃社開球……

球開了給阿潮,阿潮一不留神,被8號偷了球!阿翔:「失策!」說完,馬上回去回防,形成1對1的局勢,8號又向右跳了一跳,就馬上彈到左邊,把阿翔擺脫!然後在三分線馬上射球,球遠望就像一隻鷹,飛到很高的地方,一看到獵物,就俯衝下去,而獵物就是籃框。當那隻鷹飛上上空的中途,一條龍把球咬住,那條龍當然是阿翔了。

原來阿翔被擺脫了後,馬上把重心放左邊,他看見那8號馬上射球,便使出翔龍式防守式最困難那招『青龍擒咬』,把球截過來!

突然,8號整個人掉下來,而阿翔沒有做任何動作!球證:「暫停比賽!」8號對球證說:「換人……」阿潮走去跟8號說:「原來你不出場是因為體力不足……好!我讓你休息,在你休息的時間,我也不會出場!」阿翔:「阿潮,太魯莽了……」「我主意巳決!」阿潮大聲地說。說完,就走出場外。

 

……『鷹揚流』,是在5年前一個十分有勢力的球會『飛鷹會』的不傳之技,會長『黃念成』以『鷹揚流』獲勝無數,最後被『北斗門』,而會長心知不是『北斗門』的對手,便拋下一百二十名會員,帶家人私自離開。而『鷹揚流』這招,可就失傳……

 

……第三節開始後,因雙方沒有了主將(不明請看上回)而得分能力大大減少,可是第三節尾段,黃社以阿然的『霸岩二式』奪取了中路的主權,因而打出一個8:0的攻勢,第三節就以44:36結束……

 

黃社休息區……

阿翔:「阿然,可以繼續嗎?」只聽到一個氣喘如牛的人說:「我……不不……」說了數個『不』字,就躺下了。阿潮一看對面紅社那邊,只見那8號也站了起來,望著自己,意思當然是可以開始的了。阿潮:「好,阿然你休息一下吧,我給你五分鐘,可以嗎?」只見阿然頭點點,就睡著了。阿潮:「小南,拜託你給我看著這頭牛。」小南臉紅地說:「能幫你做事……我……」說到個『我』字,她的臉巳紅得像火了。

這又別怪小南,阿潮打籃球時脫了眼鏡,平時那種稚氣不見了,一種威嚴不自然地生了出來,不止小南,也不知有多少狂風浪蝶呢,可是只有小南他才比較有好感,真的不知道。

阿翔:「天啊,別在你你我我的,出去吧!」

 

第四節開始前……

阿潮走到8號身邊說:「如你是『黃念成』,你會如何?」這句看似簡單,但8號聽到,就一點也不簡單。8號:「你……你是……」說到中途,一看阿潮的黑色手帶,像明白了某些事情,說:「你是……何義的……兒子?」阿潮:「現在我不想讓人知道我的身份,特別是……」說著,指一指遠方的阿翔,紅社隊員:「阿烈,過來呀。」

原來,8號叫做阿烈,他正是『黃念成』的兒子,黃烈!

 

……第四節開始,由紅社開球……

球給了阿烈,阿烈一到三分線,馬上起手,『嗖』,入了!阿翔:「媽的,他又入了,真不該讓他休息呢!」

接下來雙方十分拼命,但阿烈一起手就必進,他又不斷找隊友做『單擋』,而黃社就被別人小小,小小地追平,但中途又換入阿然,劈開了中路的通道,到最後1分鐘,紅社以50:51,一分之差領先黃社。

阿翔:「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的。」阿潮:「阿然,阿翔,過來,我有一個辦法。」阿翔,阿然:「什麼?」

黃社控球,阿潮把球拋進中路,阿然接到球,一個小跳步跳進去,『君臨天下』,阿烈:「真是的!」說著,跑進去幫忙,因紅社所有人一起包圍阿然,阿然把球拋給阿翔,阿翔無人看管,幸好阿烈補位得快。但阿翔一接球,就以第一時間傳回給阿潮,阿潮在三分線一『嗖』!反超前兩分!阿翔:「成功了!」說著,跑去和阿然擁抱,阿潮也笑了。而紅社無精打采地開球,只剩下5秒。阿潮突然面色大變:「未完呢!」一看,阿烈控住球向前衝,只剩下4秒,過了半場,只剩下3秒。

他一到半場馬上起手,2秒,球巳投出了。

 

……多年前,球界五花八門,但都以『龍堂』為勢力最大,而屈居第二的就是『虎門』,『虎門』雖被『北斗門』打敗,但其以『快,狠,準』的『烈虎牙』仍流傳至今……

 

回到比賽……

1秒,球在空中飄浮,0秒,『乓』一聲,哨子聲也跟著。球中了球框彈出,黃社以53:51兩分擊敗了紅社。阿烈走去跟阿潮說:「成王敗寇,我無話可說。」說完,伸出手和阿潮握手。

 

黃社休息區……

阿翔:「阿潮,對不起,我太大意了。」阿潮:「阿翔,算吧,但我不想有第二次。」阿翔馬上笑著說:「一定沒有第二次的呢!對了,我們下一場是對藍社,那兩兄弟……」「什麼兩兄弟??」「阿潮你不知道嗎,我也是聽回來,他們上一場沒有打,而被阿烈打得落花流水。他們和你一樣,是轉校來的,他們是從那間暴力學校『高文中學』,據說在那間學校也無人敢得罪他們的!」

說到半途,一個比阿然矮小許,眼大大,但看起來像個小孩的人走過來說:「你好,我叫『林偉信』,是你們下一場的對手,多多指教!」阿翔:「你就是『餓狼』嗎?」阿潮張了口,他不敢相信,一個令『高文中學』也對付不了的人竟是他。

林偉信:「呀呀,不要把我說得像會食人似的……」話未說完,又有一把聲音傳來:「阿信,你在幹什麼,他們是敵人呢!」林偉信:「什麼呀,我只是……」「還說!」林偉信馬上頭向下,遠望像隻小狼。有一人從旁走來,和林偉信很相似,但那種氣勢完全不一樣,那人散發出一種不敢接近的氣,那人說:「我叫『林偉豪』,我弟弟如有得罪,請原諒!」

阿潮走到林偉豪身邊說:「你好,我久仰了『猛虎』之名巳久,現在知道是我的學校的學生,真是受寵若驚了!」林偉豪不肖地望了阿潮一眼說:「小小名號,何足掛齒,倒是『流星劍』之名在……」話未說完,阿潮便打斷了林偉豪的話:「你不用更衣嗎,你弟弟也換好了。」林偉豪坐下來說:「今天我不會出場的,讓我弟弟當主角。」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眾人馬上看著這頭小狼。林偉信:「?」阿翔:「你放心嗎?」林偉豪拿出一顆香口膠放進口內:「別忘記,他是我弟弟,他有沒有能力,我最清楚。」

 

開始比賽,藍社對綠社……

一開始比賽,由林偉信跳球,他把球拍給一個藍社隊員,那又立即把球傳回林偉信,林偉信在半場一接球,馬上向前直奔,有兩個綠社的人在三分線,但林偉信跑到籃下時,是無人看守的。

阿翔:「為什麼這樣的?」阿潮:「太快了,那兩人根本追不上。」林偉豪對阿潮點點頭表示加許。

到綠社進攻,藍社以2,1,2防守〔由兩人打前面,一人打中間,兩人打籃底〕由林偉信打中間,阿潮:「由林偉信打中間可以保底線不被攻入,又可補前面兩翼的位置,好!」

綠社控球後衛傳了球中鋒,可是,球未到手,林偉信巳偷了球,直奔向前,又有誰可以追上他呢,只可以給林偉信輕鬆得分。之後,第一節內,綠社只可以放棄最拿手的中鋒戰術,改作外圍投射。因此,綠社在第一節就以16:5完結。

阿翔:「我走了,藍社的實力,我巳清楚了。」阿潮:「我也走了,比賽再見吧。」

 

……今次,就說十年前街球界的歷史,地位和攻擊力最強的『龍堂』,招招狠毒,無半點情義可言的『虎門』,攻守交換得毫無破綻的『冰火軍』,速度和技巧都位居第一的『飛鷹會』和最為神秘的『天絕門』,無人知其實力,只知和『天絕門』比賽過的人都巳加入了『天絕門』,而唯一打勝『天絕門』的『天星社』也答應了『天絕門』的兩位門主『孫不明』和『徐不白』不透露『天絕門』半點風聲,『天絕門』便靜靜在球界中消失……

 

回到現在,藍社以61:19大勝綠社,而林偉豪也真的沒有出場,而今天是藍社和黃社的觸目一戰,比賽開始前十分鐘……

阿翔:「好一個林偉信,他一個人,只靠自己就嬴了綠社42分,42分!阿潮,你說如何?」阿潮:「林偉信這麼厲害,他哥一定被他強得多,我們一定要盡快逼他出來,他越不出來,藍社手中就仍有一張皇牌,但太早想策略會令對手更快另想對策,『先令對手捉摸不定,再攻其無備,這樣才可以攻無不克!』,這是『真神』說的!」阿翔:「『真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