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卷

中卷

下卷

 

    
歡 迎 來 到 不 夜 坊
您 的 生 命 將 開 始 充 滿 歡 樂 與 驚 喜

~~~~~~~~~~~~~~~~~~~~~

    天衣無縫的夢

不夜坊,一個製造歡樂的地方,它可以說是大部份人嚮往的天堂。只要你付得起錢,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歡樂。

你可以自由出入,但是,幾乎所有進去的人都樂不思蜀,願意把那裡當成是家。

大多數富有的男女都不是很開心,因為他們大多生活空虛,寂寞。於是,他們都到不夜坊去買一個不真實的夢,來填補那孤獨的空間。明知那是假的,但他們依然沈迷,享受,只因為不夜坊主人的能力很高,他擅長以假亂真。

通常不真實的東西都是美麗的,而人的夢想又幾乎歸於虛幻。

沒有人真正清楚誰是不夜坊的主人,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誰,都尊稱他為不夜坊主。江湖上見過他的人不超過十個,而見過他的人,所敘述的不夜坊主模樣,又盡都不相同,男女老幼,幾乎任何人都像不夜坊主。

他是江湖六大最神秘人物之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個經商天才,他使許多富人甘心傾家蕩產把錢送給他,因此,他的財產無法估計,成為江湖上最有錢的人。

不夜坊主是個神秘的傳奇,成功的例子,羨慕與妒嫉的對象。由於無法證實他是男是女,所以,他也是大部份人娶嫁的最佳目標。

不夜坊的地點在東方的一座海島,擁有方圓十六哩的面積。在不夜坊還未建成時,那座島是一片荒蕪,現在卻是一處人間的天堂。

 

正月廿日,春寒料峭,微霜,稍冷。

“再過半哩路程就到“天堂村”了。”慕容傑麟興奮的說。

“咱們的慕容公子已迫不及待啦!”高個子調侃著說。

跟在後面的胖個子笑著說:“只可惜美中不足,背後一帖黏身膏布糾纏不清。”一臉不屑的指指後面。

慕容傑麟厭惡的說:“呸!他連跟尾狗都不如。”

 

這三個寶貝諸如此類的話,我已聽不少,但是,為了表示我的涵養工夫高人一等,所以我不和他們一般見識。

我姓戚,戚天衣是我的姓名,別人給我一個綽號叫“天衣無縫”,大概是稱讚我辦事妥當,絕少出錯。我的工作很多樣化,視乎我的喜惡,其實很簡單,如果你要辦一些棘手又不方便親自執行的事,只要你付得起錢,我都可以幫你解決。我收的價錢可能很貴,但是擔保物有所值。

事實上我的生意不是很好,因為我雖然幫人收買人命,卻只殺該殺的人,可惜許多該死的人都被很多大俠爭著去免費服務了,除非他們殺不了。我也是個獨行鏢師,卻要保証貨物是合法的,也以貨物數量不多為宜。我做保鑣,卻大多只保護順眼的人,尤其最好是個好看的女人,男人我可沒有興趣,必須說明的是,我絕對不是個好色之徒,我也不是個懶人,只是希望我在進行工作時能開開心心,寧缺毋濫嘛!由此可見,我的生意是很難興旺的。

這次接受的任務真的有點破例。先從前面那個叫慕容傑麟的小子說起,他是洛陽首富“鐵殼財主”慕容劻的寶貝獨生子。慕容傑麟這個大少爺只愛玩樂,終日無所事事,終於到最後玩無可玩,興起念頭要到不夜坊去見識見識。他老子慕容劻得知後,那還了得?慕容劻親眼看見身邊許多豪富朋友個個千金散盡,有者至今蹤影全無,全都為了到不夜坊去尋歡作樂。這次自己兒子要重滔覆轍,那是萬萬不可的,只可惜他太溺愛這個獨生子了,百般勸誘軟硬兼施種種方法用過後,依然改變不了慕容傑麟的去意,最後,慕容劻只好來找我。

“閣下全程保護麟兒,他的安危列為首要任務,其次,若他沈迷在不夜坊堙A閣下可以非常手段請他回來,卻以不傷害他為要點。全程期限為三個月,若是你超出規定日子,我扣你一半價錢。如果你令他受傷回來,我再扣你一半。麟兒不能回來的話,你最好也在這世上消失吧!”慕容劻愁眉苦臉的對我談生意。

我看到他這種態度,更加要把價錢提到超貴,只是,當我見到慕容傑麟時,馬上就後悔我開的價太低了。原本這種任務我是不會接受的,那是因為不夜坊,我一直都很想到不夜坊去觀光,只是那裡不是每個人都能去,尤其是窮人,而我恰好正是此類中人,千萬別以為我是因為怕人向我借錢而說自己窮,我是真的很窮!

就這樣,我們起程了。慕容傑麟邀了兩個豬朋狗友,忘了他們叫什麼名,一個高,另一個胖。三個小子一路上對我百般刁難,口出不遜,雖然我的涵養不錯,但為了不節外生枝,我用不傷害他們的方法來給他們一點教訓。我想,在天寒地凍的情況下,身上只剩下一條貼身小褲,然後被人倒吊在樹上,那應該會學乖一點吧!結果,後來,他們在說我的壞話時,都會離我比較遠,只可惜他們不知道我依然聽得到而已。

 

天堂村可說是不夜坊的入口,它在靠岸的一帶,雖然名為村,但實際上已經是個熱鬧的小市鎮。許多豪富的僕人,隨從都暫時居留在這堙A等待他們的主人或僱主,也有一些攜兒帶女的婦人,在尋找拋家棄子的丈夫。

雖然我已好久沒有再來這裡,但對這裡的吵雜喧鬧還是記憶猶新。天堂村基本上和十五年前沒什麼兩樣,只是更加熱鬧而已。

天堂村尾端有個渡口,那是不夜坊的前哨站,任何人要去不夜坊,就必須先交一筆“入坊費”給渡口的負責人,然後才能乘船去到島上。傳說有許多人嘗試偷渡要進入不夜坊,結果,直今還未聽過有成功的例子,他們失敗的代價一律是死亡。

 

慕容傑麟和他的兩個朋友急急忙忙往村的渡口走去,我依然不徐不速的跟在後面。到達渡口時,就可以看到十餘個像是船夫的人在岸邊休息。岸上建有一條長長的高腳橋,直通到海上,大約有十餘艄小船停泊在橋的盡頭。

橋的入口處有一座亭子,亭內坐著一個年約四十餘歲的中年人,他就是渡口的負責人,他的綽號很難聽,叫著“掌門狗”,但是,很多人都不敢取笑他,因為,所有取笑他的人已變成死人。掌門狗把著不夜坊的大門,十餘年來有如一日,他有權力不讓任何他不喜歡的人進入不夜坊。至今我也還未聽過有人能硬闖掌門狗這一關。

那三個小子付了每人三百銀兩的入坊費,成功的通過亭子後,就得意洋洋的站在橋頭看我。有幾個財主模樣的人排在我前面,老是嗤著鼻子瞪我,由於我相信娘親大人說的這句話:“佛要金裝,人要衣裝。”所以,我並不怪別人懷疑我是個不能夠去不夜坊的人。

掌門狗目光灼灼的打量我:“三百兩入坊費。”

我笑笑把三百兩的銀票擺在桌上。

掌門狗的眼睛可不像那些富豪那般瞧不起人:“尊姓大名?”

我說:“姓戚,戚天衣。”

掌門狗目光一跳,問:“天衣無縫,戚天衣?”

我拱手說:“不敢。”

掌門狗問:“閣下可清楚不夜坊的規矩?”

我笑說:“願聞其詳。”

掌門狗的語氣相當生硬:“只要在不夜坊內與人械鬥,傷人,殺人,立刻殺無赦。”

我說:“我是最酷愛和平的,請放心。”

掌門狗歪一歪頭:“我肯定見過你。”

我說:“是麽?”

掌門狗說:“尤其是你的眼神,…我對自己的記性是很有信心。”

我聳一聳肩:“或許吧!”

掌門狗直勾勾的看了我一會,忽然右手一擺:“請便,後會有期。”

 

慕容傑麟看見我朝他們走來,面色一沈,轉頭向橋尾走去。盡管他們多麼不願意,但不夜坊開船的時間是有規定的,所以,他們還是必須和我共乘一艄船。

這裡海上有個特點,就是終年環繞著白茫茫的霧,有稱“霧海”。現在初春殘寒,更是一片迷濛蒼茫,若是無識途的船夫帶路,是絕難辨認方向的。途中時而看到幾艄快艇穿插於霧中,來去自如,想必是不夜坊巡哨的守衛。

我斜靠在船頭,看見半圓的月亮悄峭躲在雲端,像是很曖昧的樣子。漸濃的霧緩重浮動,彷彿要吞噬船上的每個人,一時之間,興奮,期待,神秘,忐忑不安的情緒充斥著這個漂浮的空間。

我很相信這句話:“船到橋頭自然直。”所以,我安然的枕在我的手臂上,悠閒的享受這片刻的寧靜。

大約是過了將近半個時辰,我們靠岸了,岸上燈火通明有如白晝,歡樂喜悅的笙鼓聲響起,一排批著輕紗的宮裝少女站在岸邊向所有賓客施禮,鶯聲燕語齊聲說:“歡迎蒞臨不夜坊,旅途辛苦了。”

慕容傑麟三人幾乎是沖著上岸,我始終和他們保持一段距離。

不夜坊基本上就像是一座市鎮,它的街道排列井井有條,環境舒適整潔,兩旁的店舖裝飾華麗美觀,又不流於俗氣。這種市鎮在外邊是絕對找不到的,因為它實在太美好,太虛假了。這沒什麼不妥,如果不夜坊造得和平常一樣,那誰還要來?

這裡的店舖分為五大類;旅店、酒家、食舖、青樓、賭場。不夜坊向外宣稱他們有最舒服的住宿地方,最醉人的陳年老酒,最可口的山珍海味,最好玩的俊男美女,最多樣化的豪賭遊戲,最特別的美夢成真。

美夢成真?如何?怎麼樣?

只要你到一個地方,把你的夢告訴他們,他們就會歇盡所能,幫你達成夢想,當然,這是不夜坊裡最貴的玩意,最大的賣點,也是最多人留連忘返的原因。聽說這個地方叫著“尋夢園”,我暫時還未有機會去見識見識。

看來,慕容傑麟他們不大在意住宿問題,只隨意找了一間名為“浮雲”的客棧就住了進去,結果,這間客棧的房間卻是我二十餘年來住得最好的房間。

慕容傑麟是個小色鬼,他們匆匆用過晚膳後,就尋了一間叫“歡樂今宵”的青樓,尋歡作樂去了。不夜坊的青樓也分幾種,視乎個人喜好,而慕容傑麟此種角色就會選那種比較放蕩的青樓。

我不是沒去過這種場所,只是沒什麼興趣,也沒時間,但不夜坊的青樓果然是高質素,我幾乎沒看到一個不算美的女人在這裡,就算是鴇母,也是風姿綽約的徐娘半老。我很好奇,這不夜坊主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就有這麼大的本領,而且,這間歡樂今宵還不是不夜坊裡最好的青樓。

為了不招惹麻煩,我也只好在三個小子的隔壁包了間廂房,召了個比較順眼的女郎,然後叫她乾坐。忘了她叫什麼名,只記得她說過這句話:“如果你不是個瞎子,那麼你一定是不行的。”

慕容傑麟除了是個小色鬼,也是個小賭鬼,小酒鬼。現在的少年人怎麽這般糜爛?真是難以想像。我跟著他進酒家花天酒地,逛窯子縱情洩欲,上賭場昏天暗地,過了七天的非人生活,我開始有點不耐煩,於是,在第八天的清晨,我趁他們爛醉如泥還未清醒時,點了他們超過八處以上的穴道,讓他們好好休息一天。我可是一番好意,否則,慕容傑麟這個小子再這樣下去,恐怕不到三個月就酒色過度一命嗚呼了。

我放自己一天假期,自然要好好的利用。問了一個路人後,我輕鬆的往尋夢園的方向走去。大約一刻時辰,我已走進一座竹林,尋夢園在市鎮之外,滿目一片蒼翠碧綠中是難得的清涼寧靜,眼前淡雅簡單的一間竹屋,更顯得這裡像個世外桃源。

屋裡是出乎意料的多人,但這裡地方寬闊,所以也不顯得擁擠。大部份人都在專心的抄寫些什麼東西,因此,人雖多卻又異樣的安靜。

看來,這些人都是來買夢。

有人說,錢是萬能的,幾乎所有東西都能用錢買到。其實我贊同,不過,要這樣說:“錢可以買任何東西來欺騙自己,比方說,買親情,買愛情,買友情……。”

我怡然自得的隨處走走,迎面走來一個身穿淺藍色長袍的青年人,這裡有數名同樣服飾的人,想必是工作人員。

青年人露出親切的笑容:“歡迎光臨,客官,有什麼小的可以幫得上忙的麼?”

我笑笑說:“沒什麼,我可以隨意走走看看麽?”

青年人很有禮貌:“貴客請便,如有需要,請不吝指教。”

就在這時候,忽然,我看到一個熟悉,窈窕,柔美的背影在青年人的身後閃過,剎那間一道白茫茫的光霸道的沖進我的腦袋遮掩我的視線,耳中傳入溫柔的語聲:“我的心和你永不分離。”

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

像是魂魄被抽離體外,倏忽間回到了從前,再經歷當時最深刻的悲喜,彷彿進人虛幻美麗的夢,就這樣飄啊!飄的飄盪……。

“客官……客官……?”

“啊!…什…什麼?”

“你沒事吧?”青年人很關心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