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現代創業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後 記

 

   

這堣洶H都有,中國人、國人、混成一片,有青年人、老年人、小孩子,有婦女牽著自已的小孩到處走,有戀人在互相告別,他們都提著行旅等著上車;有的警察在維持秩序,有的在檢查行旅包,全是一片雜聲。

你是哪里人?負責檢查入境的女警員問。

我是大陸來的。那年青人說著,把入境證遞給了那女警。

那女警看了看證件,又看了看這個人,和證件的相片的人相同,自言自語說:大陸,大陸的--------大陸人。女警又檢查了那年青人的行旅包,沒有發現什活A便把證件和行旅包遞給了他說:可以走了,下一位。

那年青人接過證件和行旅便走出了入境大廳。

那年青人名叫陳風,爲了在大都市創翻事業,便通過幾度關卡,隻身來到這香港繁華世界堙C香港被稱爲東方之珠1997年香港回歸後,很多大陸的人都喜歡來香港打工,其中有不少人都發了財,過著美好的生活。陳風就是懷著這一點才孤身一人來這堛滿C

陳風在街道上走著,欣賞這繁華世界,高樓林立,商城林立,街道上滿是人群流動,有的人提著皮包趕著上班,有的人一邊走路一邊打著手機,有的是情侶互相擁抱,甚至接吻,有的是外國人講著英文,一切一切,都看在眼堙C突然有一位女子攔住他,那女子把一張傳單放在他手上,然後匆忙地走了。陳風先是吃了一驚,然後才知道是發傳單的,他看了看傳單,堶掉g著:香港特首在今天晚上到中環演講,請人們自覺參加。他又看了看剛才那女子,那女子在另一處發傳單了。

陳風覺得傳單對他來說沒有用,就放進垃圾筒,繼續走他的路。他看見有一群人舉著標語,一邊遊行,一邊大喊:反對失業,增加勞動就業。他又看見另一處有些人在街上蹲著,身上挂著牌子,寫著我是XX大學畢業,有工作能力,現在失業了,希望有哪間單位或公司招聘。

香港人還真有趣,動不動就遊行陳風一邊想著,現在的確有行多人失業了,也包括我在內啊,他現在感到時候已經不早了,應該找一間便宜的旅店住下來再說。他叫了一部的士,向旺角開去。只有旺角的旅店還算便宜。剛來這堮琤輕N沒有錢去住高級酒店,高級旅管。只能是住一些比較低級的旅店了。

很快到了旺角,陳風便付了錢,就下車去。這時便有一個女的撞了一下他,陳風以爲是過路,香港人很多,撞了也在所難免,並不理會。但那女的一把拉住了他,說:你走路不帶眼睛啊,你撞了我,這怎牯漶C陳風有點疑惑,明明是她撞我,反而叫我撞她,一時不知所挫,只見那女的又死皮賴臉說:我問你啊,沒有聽見嗎,怎牯漶C陳風才明白是騙子,但也並不想和她吵起來,可能只賠一點也就算了,便問:那你要多少?那女的想了一下說:“5000元。”“5000元,陳風覺得有點可笑,她既沒有受傷又沒有其他什洩F西,5000元不是少數目,身上帶的只有3萬多元了,賠了5000就等於一半,便決不肯,就準備和她理論,誰知那女的見他不肯給,便大叫:撞了人不給錢,看啊,撞了人不給錢的。只見周圍有幾個男的便上前幫手,可能是一夥的。頓時,便吵了起來,撞人不給錢,小子是不是想找死給錢,不給活A快有幾個男的在叫。可能有人報警,有幾個警察過來了,幾個男的見了就想跑,差老,快走。但來不及,有兩三個捉了,一個跑了,陳風也被帶回旺角警局問話。

在旺角警局周轉了一會兒,便有出來做證,陳風這才與這事無關,可以走了,警員幫他拾好東西,送他出去說:你是大陸來的,要小心哦,這堻ㄧg常會有這種事發生的,他們都在騙人錢財。陳風謝了他,便離開警局。

真是倒楣剛來到這堳K上警局,陳風自言語著。

他在旺角找了一間旅店,店主便要他出示證件,你是大陸人,來這堛捷隉H陳風說是來這塈鉹u作的,那店主安排他在3205房,找工作,香港人都失業了,大陸人就是想到這媯o財。店主一邊走一邊自語著。陳風並不理會他,把行旅放下,便躺在床上,準備明天去找工作。

 

就這樣,陳風在旺角這地方找了很多份工作,但每份工作都不合他,有的認爲他是大陸人不收,有的認爲他學歷不高,有的工作只收本地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是一間小公司,是私人老闆開的。於是他做下去再說。既然他是這堛甄黎u,便有宿舍給他住,也包吃的,他便付了那旅店的錢,搬到這堥茪F。幾個同房的人見了新來的便問:老兄,你是大陸來的。

是。陳風回答。

那你來這堣]是找工啦!那人說。

是的,我想來這見識見識。

見識什活H這有什泵n見識的,都是一些有錢的香港人活A見識他們有什洛峞C

我到這媟Q創翻事業來。陳風笑了笑,但說話很認真。

那人聽了大笑起來,便按住肚子,不讓自已再笑出來。小子,你可別逗我,想創業,不可能。找錯地方了,我們都有是大陸來的,比你早,但在這堻郱~了,我們沒聽說過。說完,又放聲大笑。

隨同的那幾個人也一起笑起來。

他在這公司做的是幫人把貨縣W車上,有人想要貨,他就得送去,有人要把貨退回,他就去接應。這間公司的老闆比較刻薄,誰遲到一分鐘或工作做得不好,有差錯,便購工錢,何況工資比較低,賺不了幾個錢。他做了兩三個月便不做了,他辭了工,要了這幾個月的工錢,提起自已的包服便走了。

他辭了這工作後又到處找另一份工作,便有半年了,這半年他幫人洗過飯碗,幫人送過貨,又到酒店做個警衛,幫客人看車,最後便在一間夜總會堸筐k服務員,這是一間比較低級的夜總會。但每天見著都是一些談生意的有錢人,或者是一些警員在這塈鉹k人歡樂,有的陪酒小姐只是陪酒,但不賣身。有的小姐和客人出去一夜都見不著回來,第二天便出現了,還叫著累,回家睡了去。他在這堣u作很賣力,在這媞牏p姐的,人稱媽媽見便說這小子有前途,她還介紹他給另一個做生意的人。就這樣他認識了這個生意人叫阿華,這阿華也不是專是做生意,也是別的老闆助手。

你叫陳風,是大陸來的。對嗎?阿華問。

是的。陳風回答著。

我老闆現在需要一位元助手,你肯不肯做。

但是犯法的事,我是不做的。

阿華聽了笑了笑說:我們都是做正經的生意,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肯做說可以了。

陳風想了想,這是一個創業的好機會,放棄了,不知又要做服務員了,何妨是做助手,又不是叫你做壞事,於是便回答:肯。

就這樣阿華便帶著陳風到他的老闆那堙A那老闆人稱僞君子,有些人叫他僞老闆。因爲他姓僞。阿華說:老闆,我向你介紹這是陳風,是大陸來的,他肯能幹的。僞老闆看了看陳風,便叫他坐下來,問:你從大陸哪個城市來的?

我是深圳人。陳風回答。

你爲什洧茩輕銦C

我來香港是想找點工作。

哦,有前途,聽人說你什洶u作都會的,對嗎?

我不是什洶u作都會,只不過做過一些雜工,沒有完整的工作。

你爲什洶ㄕb深圳找工?

我想出外面見識一下。

好小子,僞老闆點著香煙,吸了吸,現在我們需要一位元助手,是幫人接生意的,查貨的,想不想做。

只要不犯法的,我全做。

好小子,僞老闆又吸了吸煙,至於錢方面大概一個月7000港幣,怎樣?

陳風做了這洶[工作,還沒有聽說過這為炊u資,便一下子答應了。

一會電話鈴響了,僞老闆接起電話,便吩咐阿華帶陳風出去工作。

臨走時,聽見那僞老闆連說五個字。真是有趣。

華哥,你要我做什洶u作呢?陳風問。

不用急,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們上中環去。

 

第二天,陳風和阿華坐著船去了港島區。中環在港島區堙C這堨i謂是全港最繁華的地方之一。他又看見維多利亞港,真是美麗極了。他們倆來到中環,便到這堻}逛。只中環堣k強人很多,很多女的都是提著小手袋上班,她們工作都很努力的,怪不得有人說香港人工作很緊張的,現在他見了的確如此。

我們到哪里走走。阿華說。

我們不是有工作要做嗎?陳風有點著急說。

不用現在,我們有的還是時間。

於是,阿華便硬拖著他到了一間購物城堙A兩人便進去了,我去哪走走,你隨便了。阿華說完朝左邊走去。陳風逛了一會,不小心撞了一位女士,那女士買來的衣服全掉在地上了,陳風慌忙說對不起,便幫她拾上掉在地上的衣服,阿華突然走來,風,到哪邊走走。說著就拖他的手。

慢。陳風說。

發生了什洧ヾC阿華問。

我不小心撞了這位女士,想┅┅”

不要管她了。我帶你去看一件衣服。便拉著陳風到哪邊去了。

大約逛了三個小時,阿華才開始幫別人工作,談生意了,香港人還真有趣,先逛一會街,然後就跟別人談生意。一點時間也不會放過。的確,他只是做阿華的助手,也輪不到他說話,有很多東西還要慢慢跟他學。畢竟阿華出來比他早,經經驗比他強。阿華在和別人談生意,他就幫給文件或其他之類的東西。阿華工作和不工作完全兩個樣工作時認認真真,不工作時就去別的地方娛樂。這份工雖然不是苦力,但也還要走走踢踢的,總之一個就是走到哪個地方這個地方。這樣子做了兩三個星期,也有點累了,他躺下床睡了一會,又起床,像阿華那樣到外面走走。

陳風走了一會兒,來到一個三叉路口,便看出見有一個位女士被三個男人持刀威脅,他走近看了看,是那天在購物城媦略F一下那位女士。於是他立刻走上前喝住那幾個男的。

你們在幹什活H陳風問。

你是誰?有一男的在反問他。

不要問我是誰,你們放了這個女的。

放了這個女的。那幾個男的互相笑了笑。

陳風看了看那幾個男的,便認出他剛來到旺角就被他叫著賠錢,怎炯o洹硒N從警局放了出來。原來那幾個男的在警局堻Q扣下三天就放出來了,他們又從事這類活動。

是你。那幾個男的好像認出了他。便走上前按住他,哼,小子,山水有相逢,又見面了。

陳風爭紮了幾下,用力推開那幾個男的,立刻拉著那女士的手,說:快走。

那幾個男的追了上來,但陳風本來從小就練過跑步,遇到這種情況當然跑得比他們要快得多。

謝謝你了!那女士說。

不用,他們爲什┅┅”

他們其中一個撞了我,便硬著說不得撞了他,要我賠錢,我不肯,就用不刀威脅我了。

真想不到那女士說的和他經歷過一樣,我也試過一次了,你要小心,他就做這行吃飯的。

嗯,知道了。

我送你回去,好嗎?

不用了,我自已會走的。

我怕他們又來找你麻煩,我還是送你回家。

那女士沒辦法,只有這樣做了。

兩人走了一會,陳風問:你叫什泵W字?

我叫張秋意,你叫我秋意就是了。她說完笑了笑。

這名字好聽。

那你叫什泵W字啊!秋意問著。

陳風。

哦。

我是大陸人,來港是爲了找工作。

那你找到了嗎?

找到了,幫人做一些小生意。

陳風和秋意兩人又走了一陣,到了中環市區,秋意不好讓他再送,就說:不好意思,我就住在這附近,多謝了。

陳風也知道別人是不想他送了,就點了點頭讓她自已走。

陳風回到住所,又躺在床上,總是睡不著,便點了一支煙,吸著。他又想起了秋意,她的一雙圓圓的大眼睛,圓圓的小臉,長頭發散著香水,嘴角上還擦著口紅,她看起來還有一點漂亮,有點吸引人,想著想著,不禁地微笑。這時電話鈴響起來,是阿華,他叫陳風帶文件到信興夜總會,說跟別人談生意。陳風立刻起床,穿好衣服,帶著文件向夜總會走去。

陳風來到信興夜總會,便看見阿華和幾個生意人在說話,阿華見到他進來便說:來啦,坐。陳風向幾位生意人打了個招呼,便坐了下來,阿華說:風,我向你介紹,這位是張僑集團的董事長,這這位是房地産鄭老闆,這位是經銷商人陳老闆,又指了指陳風,這位是僞老闆派來的助物,很能幹的。說完向著陳風問:文件都帶來了!陳風點了點頭,是。

阿華便提起文件遞給三位老闆,說:三位老闆,這是一份協義書,請過目。

別急,慢慢來。鄭老闆一邊吸著煙一邊說。

是,是。阿華賠笑著。

張董看了看陳風,便問:你做這行多久了?

剛剛入手的,張董。陳風說。

你是香港人嗎?

不是,我是大陸來的。

聽你說的話,不像是香港人的啦!

另兩位老闆聽了,笑起來。

陳風聽這話,是帶一點輕蔑大陸人。的確在香港這地方,最愛看不起的是大陸人,難怪他會說這種話。

不如叫幾位小姐陪陪。阿華說。

好啊!鄭老闆一邊吸煙,一邊叫好。

阿華叫了幾位小姐來。

陳風一邊喝酒,一邊看著他們和小姐猜拳,互相鬥酒。一般談生意的人就是愛這樣,來夜總會找幾位美女猜猜拳,唱唱歌,然後就談起生意,除非是很重要的生意,否則就像這樣,先玩一陣再談,反正他有的是時間。他看著無聊又想起了秋意,他大概已經喜歡了她。這時有位小姐陪在他身旁,見他不言不語,便拉了拉他的衣領說:別這洶ㄥ}心,我們來玩玩,怎樣。他聽了這話覺得無趣,但又不想大聲說叫她一個人玩,就不加理會她了。那小姐三翻五次想要他開心,都見他總是不理,又不說話,便說了一句真無趣。之後就自已娛樂。好不容易這次生意開始結束了,就可以一個人靜靜,他雖然在夜總會做過工,但對於小姐卻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