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六回

 

這時,在另一地區,有一女子正在電腦前,她在等待著一樣東西。終於,“嘟嘟”她的表情是驚喜,她立時打開訊息一看,不覺露出了笑容。而她也立刻回覆:

君臨,哼!你竟然在說風涼話!不過,我也快忙完了,到時便能好好休息。那你放這麼長的假,都在做些什麼?一定是和女朋友一起吧!至於,你欠我的那餐飯,一定有機會的。

她立刻寄了出去,心中在期待著對方的回覆,之後,她似做完了工作,關上了電腦。她的注意力集中在檯頭上的相架上,相片中的主角,是一大班很細嫩,笑容很燦爛的人,一看便知應是學生了。

相片中的主角裡,亦有她的出現,但她的表情卻是很特別,當相中各人也對著鏡頭時,她的目光卻是望向旁邊。她所注視著的那人,正是一位外表並不太出眾的男孩,那人正是君臨。她和君臨是同學的關係,他們早在初初升上中學時,已是同班同學,一直到大家也離開了學校,也是同一班,算起來他們成為同班同學也有五年呢!

她的名字是雪晴,而她在同班的第二年,便暗戀上君臨。她和雪儀是表姐妹,由於雪儀的年齡只比她大四日,所以她們是就讀相同的級別。她一直也很留意君臨,雖然他們一直也沒有長談的機會,但她卻深信,自己對於君臨是有很深的了解。所以某一天,當她從天氣報告中得知,會有下雨的可能時,她便立刻想起,君臨應該不會帶雨傘的了。於是,她竟然多帶一把雨傘,最後,當然是如她所想般,君臨真的沒有帶雨傘。

放學後,當她看見君臨很徬徨地望著外面的雨時,她心想(是好機會了!我可以借那把傘給他,到時便能有話題呢!)可惜,她太膽小了,雙腳硬是不能移動。而眼見君臨正想不顧一切衝出去,她立時在心裡著急,就在此時,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膊說:「,妳在這兒幹什麼?閃閃縮縮,像小偷似的。」

她立時被嚇一跳,轉身一看,才發現那人就是她的表姐雪儀。她這才鬆一口氣,說:「表姐,是妳!真給妳嚇一跳呢!」她望向雪儀,不懷好意地笑著,雪儀被她看得在心裡發毛。

隔了一會,她從書包內拿出一把雨傘,遞向雪儀說:「表姐,妳可否幫我一個忙呢?」

雪儀問:「什麼忙?」

她立時說:「很簡單呢!只是幫我將這把傘,拿給在那兒的君臨同學便可以了,麻煩妳了!」

雪儀愕然起來,問:「不是吧!我為什麼要拿給他,我們好像不太熟識呢!除非妳說出一個理由,否則,恕我不能幫妳這個忙了。」雪儀故意留難雪晴

雪晴立時漲紅著臉,人竟變得口吃起來,說:「表姐,我,妳太過份了!妳明明知道是什麼理由,還要我說出口。」她只能這樣回答。

雪儀笑起來,說:「,妳不用這麼激動!我只是和妳說笑而已。我當然知道妳的心意,只是奇怪,這麼好的機會,妳為何不把握呢!」

雪晴嘆了一口氣說:「表姐,妳不明白的了!就是因為我對他,所以我才更不敢面對他。但現在外面正下著大雨,而他又沒有帶雨傘,我真的不想自己心上人,會冷病呢!到時,我便不能在學校看見他了。表姐,妳就做做好心,幫我拿這把雨傘給他吧!」她哀求道。

雪儀望著她,心軟下來,說:「好吧!我只能幫這個忙的了,至於其餘的事,就留待妳自己了。」

雪晴立時感謝道:「多謝妳呀!」

雪儀便拿著那把雨傘,往君臨的方向去,而雪晴一直也在遠處偷望著。只見雪儀將那把雨傘遞向君臨,之後,君臨便拿著那雨傘匆匆離去了,這時,她才安心起來。跟著雪儀也回來了,她說:「,太可惜了!想不到君臨只是說了句多謝,便匆匆忙忙地走了,連話也沒有多留一句。男生之中,要數他最笨的了!」

雪晴卻沒有失望,說:「表姐,算了吧!只要他不會被雨淋病的話,我便心滿意足的了!」

可惜,她所做的一切,君臨卻並不知情,反之,君臨雪儀產生了感情。雪儀當然是不察覺到,因為她根本對君臨沒有興趣。但雪晴卻不同,君臨是她的心上人,就算只是一些輕微的變化,她亦會知道。只是單憑君臨流露的一個短短的眼神,雪晴已經發現,他是愛上了雪儀

雪晴只能在心裡難過,但卻沒有告訴雪儀,因為她不想雪儀為此事而煩惱。她也曾經向雪儀,多番試探對於君臨是否有意,但得出的結論是,雪儀在這求學階段,根本不想談戀愛,學業對她才是最重要的。至於君臨,在她眼中只是一個同班同學罷了,況且,她所喜歡的類型,是運動型才對。

於是,一直至大家也各散東西,她還是不敢作出表白。直至現在,她借用了雪儀所留下的ICQ,竟再次在網上重遇上他呢!為了能與他多談些話,只能繼續假裝下去,原本她是想向他坦誠自己的身份,亦為此而考慮了很久。可惜,最終她的理智敵不過自己的感情,只能欺騙他下去。她只是想在網上,與他談一場戀愛,她不求真的能與他開花結果,只求一嘗她的心願,現在就讓她欺騙一下自己吧!

之後,她從梳妝台中,拿出一個盒子,打開一看,內裡是一心型漏斗。沒錯!這漏斗正是當年,君臨送給雪儀的送別禮物,那是雪儀故意留下來給她的。她的表姐雪儀舉家移民,她也跟著家人去送他們機,在機場裡,雪儀靜悄悄地,將一盒子交給她,並著她回到家才能打開來看。於是,她也遵照雪儀的話,回到家後,才打開來看,一看之下,她才發現,原來盒內裝著的,正是一個心型漏斗。而那漏斗,正是昨天班上的歡送會中,君臨送給雪儀的禮物。

她心內暗暗感謝這表姐,臨走前也為自己帶來這驚喜,假若雪儀將來有什麼要她幫忙,她一定會義不容辭地答應呢!自此,她每天的夜裡,也會將這漏斗拿出來細看,看著內裡的沙在流動著,心中也踏實了許多。這時,她會閉上雙眼,假裝著她和君臨一起,手牽手慢步沙灘,他們一起數星星,聽浪花的聲音,接著,當漏斗的沙流盡時,她的美夢也醒過來。而她對君臨的思念,並沒有隨著時間而忘記,反之正在以幾何級的遞增,思念的煎熬正在折磨著她。

有好幾次,她幾近變成瘋癲,幸好在她思念過度時,仍能藉此漏斗來以慰相思之苦。於是,她將思念全放在它身上,望著它就像是望見了他一樣。她不是沒有嘗試過忘記,亦曾和其他人拍過拖,但那種感覺,卻是怎也不能令她忘掉他。而她亦已不再強求,讓一切順其自然便算,內心卻也平靜了不少。可惜,這時偏偏又給她重遇上他,真是天意弄人呢!

正當她在發著呆時,有人推門而入,來者正是真正的雪儀。只見雪儀望著想得呆了的表妹雪晴,心中似乎猜出一二。只見她嘆了一聲,說:「,妳還不死心!知否已過了很多年了,難道妳不懂什麼叫忘記嗎?妳和他根本從沒有開始過,為何妳還是這麼執著於對他的感情呢!好了!就算妳終於重遇他,那又如何?他根本早早忘記了妳這人,在他的心中,壓根兒沒有妳的存在,所以請妳不要再沉淪下去好嗎?妳已不是當年情竇初開的小女孩了,不要再做出一些任性的事,免得令妳的親人們因此而擔心呢!」雪儀苦口婆心地勸道。

雪晴只是回答:「表姐,妳有了表姐夫,已經上了岸,當然感到很幸福。那像我這麼多年以來,還在愛海上浮浮沉沉,到現在仍是孤身一人。沒錯!我和他算不上是深交,極其量也只能算是舊同學罷了,或許他早已忘了我,但又如何!我從沒有存在過僥倖的心理,妄想能獲得他的青睞,我只是想在網絡上和他開心地傾談而已,這應該不算得過份吧!」

雪儀望著雪晴說:「我明白了!但有一點要提醒妳,就是謊言是隱瞞不了多久,妳還是快些告訴他,妳根本不是我吧!以免日後真的相見時,你們可能連舊同學也作不成呢!我和妳姐妹也快離開了,因為我女兒在那兒也快開學呢!不過,如果妳有心事的話,記著可以打長途電話或是send  email給我,知道嘛!」她不忘叮囑雪晴

雪晴也回以笑容,說:「表姐,我知道的了!有事我一定會找妳,妳不用吩咐我也會做,哈哈!妳明天也要走了,現在還不回去執拾好行李,否則,姐夫可能會拋下妳一人,自己先回去呢!到時我也幫不了忙呢!」她的心情也變開朗起來。

雪儀拋了一個不理妳的眼神,便急步離開,但也不忘說:「哼!妳姐夫才不敢拋下我呢!否則,是我將他趕走才對。好了!有事記著找我呀!」

雪晴望著表姐的身影,心中在想(表姐還真是口不對心,口中在說著不急,但腳卻走得這麼急,難道有了最親的人後,人也會變得口不對心嗎!不過,我還真羨慕她,既找到了愛人,又有另一人一直也記掛著她。我就沒有這福氣了,只是想找一個愛我的人,但卻又找不到,反而以前我愛的人,又給我重遇上。現在我什麼也不會去想,就讓我繼續做這美夢,直至夢醒時候到了,至於結果到底是好是壞,她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失,反而能換回一個美好回憶也說不定呢!)

君臨方面,他已下定了決心,在這個星期內,不會再上網去。當然這亦說明了他不會再看mail還包括了回覆啦,他不會再讓自己猶豫不決的了。為免自己心癮起,忍不住去想她,只有以此消極的方法來逃避。為了明天能有最佳的狀態,所以他特別早睡覺,以便明天一早去找慧珊,以彌補今天他的心不在焉。

與此同時,雪晴卻是憧憬著君臨的回覆,她帶著甜蜜的笑容進入夢鄉去。但她當然不知道,君臨已作的決定,今夜就讓她開心地渡過吧!至於明天一到,一個殘酷的消息,將會要她去面對。

在同一個夜空下,慧珊卻沒有君臨雪晴那麼幸運,她失眠了,為的是君臨對她的態度,還有他那心不在焉的表情。原本能重遇君臨,她為此而感到開心,一心想著上天可能是再次給她一個機會呢!但是這想法,卻在第二天看見君臨後,被他那副表情給破壞掉。她曾想過放棄算了,但心中卻放不低,其實從第一次遇見他開始,她便對他一見鍾情,雖然他看起來是那些笨笨呆呆的書呆子,但她就是被他吸引著,終於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當時只是礙於女兒家的所謂矜持,她才不敢行動。於是,她只能耐心等待,君臨作出主動了。

她的等待並沒有白費,就在聖誕節來臨前的一個月,君臨找上了她。那天她上午有一堂課要想,就在她來到課室的途中,君臨突然出現在她眼前。她立時的反應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她終於等到了,但她當然不會表現出來,只是竭力按捺著那顆躍動的心。而君臨卻像比她更緊張,竟然不知該如何開口似的,讓她在心內更是緊張不已,深怕他會什麼話也不留下,便轉身離開。

在這段短短的沉默之中,她有好幾次真的很想催促他說話,但她還是沒有這樣做,只能在心中暗罵(真是呆瓜!我已給了你機會,你還不把握,真是給你氣死了!)幸好,只是沉默了一會,君臨終於說話了,一開口已是邀請她出席聖誕舞會,他還真不是太笨呢!原本她想一口答應,但一想到剛才他那呆相,她真的感到很激氣,於是,她故意回答得很曖昧,怎也不肯給他一個確實的答案。至於有關那個舞會,她當然會出席,她只是想讓他緊張吧!

可惜,到了聖誕夜,當她以一身悉心打扮,來到舞會時,卻沒有他的蹤影。於是,她坐到一邊去等待,在這段期間,有很多狂風浪蝶在她身邊不斷轉,想邀請她跳舞,但全給她婉拒了。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她的心情也跟著逐漸轉壞,但她仍是努力平復心情,繼續等待他的出現。結果,她就這樣一直呆呆等了一整晚,但他始終沒有出現,甚至連叫人帶一個口訊給她也沒有。當夜她帶著沉重的心情,一臉垂頭喪氣地回到家,心中感到既生氣又羞恥。

但她還是有著期盼,希望他明天能向她解釋,但不幸的事卻出現了,當夜她收到家人的來電,說父親的病情突然急轉直下,看來是不行的了,著她快些趕回家去。於是,她只能帶著無奈,急急執拾好行李,向校監說明事情,趕回家去。那時她心想(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回去見見父親,希望父親的病情能逢凶化吉。待父親的病情一穩定,她便會回來了,到時再找他,弄清楚他為何沒有來的事吧!)

誰不知這一離開之後,她因家裡的事,不能再回到學校來,而她和君臨的戀情,還沒有開始,便已經結束了。雖然他們已分開多年,但她仍是對他不能忘懷,縱然她的身邊,並不乏追求者,而且大部份也是條件不錯的,她亦嘗試過開始。但是沒有一段能長久,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的不投入,令到對方感到不受尊重,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分手。她不願承認也好,還是逃避不了這事實,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更令她認清了自己的心意。

經過這麼多年,她的心本已逐漸平靜下來,不再為感情已煩惱,心靜如死水。可惜,就在這時候,她又重遇上他。自第一次在機場看見他開始,她的心已不再平靜,而她從他的反應可看出,他也是很激動。在她的心內,正長出了希望之芽,那是她和他的芽,而它以驚人的速度生長起來,那是她的愛意所灌溉的,至於能否開花結果,除了要依靠她外,最重要的當然還要看君臨了。

但在第二天,君臨的表現,就像外面的天氣一樣,由原本陽光普照,演變成狂風暴雨。她心內的芽,也因而變得虛弱,如果再這樣不理會它,它便會枯死,唯一能拯救它的方法,就是以大量的愛去灌溉它。她下定了決心,為了令它再次茁壯成長,能成功開花結果,她不再坐以待斃。既然他不採取行動那不如由她作出主動好了,她一定要將他的身和心俘虜,她不會再錯失這機會的了。她不想再等待,因為等待的滋味實在太難受了,她怎也不要再嘗試一次。

太多的思緒困擾著她,致使她徹夜難眠,直至天快亮,她才能倦極入睡。她實在太需要好好休息,因為明天的作戰,她要以最佳的狀態去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