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伏羲傳說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一章

天康二年秋,京城皇宮勤政殿。
五更剛過,早朝的鼓聲便已敲響。文惠帝高高端坐在金鸞椅上接受著百官的朝賀。
即位不到三年的文惠帝才三十來歲,他臉色沈靜,一雙明亮清澈的眼睛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對年輕的文惠帝來說,能夠從過去的燕王,繼而太子,到今日高居皇位、接受文武群臣的跪拜,實在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每一步都充滿的艱辛。
先皇玄武皇帝是個馬上皇帝。他南征北戰,崇尚武力,卻偏偏喜歡飽讀詩書、溫文寬仁的六皇子燕王。他不顧朝臣的竭力勸阻。堅決立燕王爲太子,並爲了鞏固太子的地位,不惜對擁護其他皇子的功臣愛將大開殺戒。
兩年前,玄武皇帝突然去世,太子倉促即位成爲文惠帝。才過半年,就發生了先帝二皇子齊王的叛亂。雖然叛亂很快被平息,但是一年多來,朝野上下,京城內外,始終是暗波洶湧,危機隱伏。
文惠帝深深吸了口氣,以一種複雜的眼神掃視著眼前跪拜于地的大臣們。
朝賀完畢,殿頭官朗聲喊道:各位大人,有事請儘快出班稟奏。
話音剛落,宰相范質匆匆出班,上前兩步,奏道:臣ㄟ﹞U,微臣有緊急要事稟奏。
文惠帝眉頭一皺,心想,範質一向沈穩老練,怎炬{今如此急躁。他和聲道:范丞相請講。
七十多歲的範質高聲道:昨夜三更,京東西路轉運使文彥章派人送來緊急奏報。
文惠帝道:哦?
范質頜下白須顫動,道:金陵知府慕容英一家兩天前,在居所慘遭滅門之禍。
大殿上登時一陣嘈雜聲。
文惠帝心中大驚,當即沈聲道:將奏報呈上來。
他迅速看完奏報,臉色陰沈,緩緩道:范丞相,你如何看?
範質垂首道:依臣看來,奏報中所言極是,慕容大人一家很可能是先被高手殺害,再遭焚屍滅[。
文惠帝問道:那活A你看兇手會是什洶H呢?
範質道:這個,……”稍停,他才道:臣實在不敢妄斷。不過……”
文惠帝道:儘管講來,朕不怪你。
範質道:慕容大人生前曾經與武林中人頗有交往,自已身手也很是了得。遷任金陵之後,傳聞他吏治嚴峻,對金陵府的江湖幫派嚴厲打擊。據說,因此得罪了一些江湖人物,或許……”
文惠帝道:你是說,兇手可能是江湖中人?
範質道:老臣只是猜測。
ㄚ粥﹞U,文臣中走出一人,高聲說道:臣有話說。
文惠帝轉眼望去,正是禦史大夫魏哲,便道:魏大夫有何高見?
魏哲垂首道:陛下,臣以爲,慕容大人之死,或許另有隱情。
文惠帝道:哦?魏大夫快講。
魏哲道:慕容大人遷任金陵知府之前,本在朝中官居吏部尚書。只因竭力主張改革吏制、ㄔ庢s人,淘汰老邁昏庸的官吏,因此得罪了朝中不少老臣和舊將。王連山貪贓一案,正是朝中某些人抓住慕容大人擅殺之事不放,再三彈劾,致使慕容大人遭貶外遷金陵。再者……”
魏大人此言差矣。一個老气橫秋的聲音突然打斷了魏哲,那人繼續道:難道魏大人是指朝中的老臣舊將暗害慕容大人不成?
惠文帝聽出,說話之人是當朝太師洪綱,心想,此人是先朝元老,名列三師之首,魏哲之言,自然是觸到了他的痛處。
惠文帝眉頭一皺,卻用目光示意魏哲繼續講。
魏哲道:陛下,臣的意思並非如洪太師所言。
洪綱冷冷道:哼,那你究竟是何意思?
魏哲也冷冷道:太師別忘了,慕容大人在朝之時,除了堅決要求削弱太師、太傅、太保三師之權柄外,還屢次力勸陛下減免鄭國公、魯國公和陳國公三大國公所享受的特權。而這三大國公眼下卻都在其金陵府邸之中。
洪綱冷笑道:這牴﹛A魏大人是指三大國公爲兇手?
魏哲正色道:並非沒有這個可能。先帝出於恩寵,才在京師之外的金陵府特爲三大國公賜建府邸。不想他們恃寵而驕,飛揚跋扈,早已成爲金陵三霸。慕容大人到任之後,鐵面無私,屢次嚴厲查辦國公府的違法之事,早已成爲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洪綱上前一步,瞪著眼道:魏大人,三大國公都是本朝的開國元勳,你講話可要拿出真憑實據!
魏哲橫眉道:太師,本官只是爲陛下分析案情,並未說三大國公必定就是兇手,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洪綱怒道:……
惠文帝淡淡道:太師且休動怒,少安忽躁。
洪太師轉身,朝著文惠帝走上幾步,道:陛下,老臣有個不情之請。
惠文帝道:太師請講。
洪太師道:請陛下下詣,賜老臣尚方寶劍一把,老臣願意親往金陵,查清案清,捉拿兇手。
惠文帝一皺眉,道:哦?他轉眼望向洪鋼身後一人,緩緩道:蕭卿,你又如何看?
此人正是參政知事、副相蕭應閑,他與殿前指揮使聶關山,一文一武,說得上是惠文帝的左膀右臂、股肱之臣。
蕭應閑當下出班奏道:陛下,金陵慘案,確是應該派人查辦,不過,太師年事已高,恐怕旅途勞苦,還是不宜遠行爲好。臣舉薦一人,可擔此重任。
惠文帝問:蕭卿所薦何人?
蕭應閑道:今科狀元、兵部侍郎方枕寒。
惠文帝心中一喜,道:哦?
蕭應閑道:臣以爲,方大人精明強幹,武藝超群,他與慕容大人曾是故交,且又熟知江湖武林情況,實屬最爲適當的人選。
洪太師哈哈一笑,道:方枕寒好是好,不過,蕭大人,難道你不知,他如今正在檀州,協助兩河經略安撫使海定山處理抗遼軍務?
蕭應閑道:太師,據我所知,方大人所辦之事,已大致完畢,眼下他或許正在返回途中,不日即可到達京師。
洪綱了一聲,轉身對惠文帝道:陛下,金陵一案,應從速查辦,不宜拖延。方枕寒歸期不定,若是久等,未免讓天下人以爲,朝廷中除了他,就無人可用。
惠文帝沈思片刻,道:太師所言亦有道理,蕭卿意下如何?
蕭應閑道:陛下,不如多等一天,如果明日午時,方枕寒還不能趕回,金陵之行,就只能有勞太師了。
惠文帝定睛看著蕭應閑,但見他目光鎮定,臉色從容,便知蕭應閑必是很有把握,心中不禁一定,於是便問洪綱:太師,你說呢?
洪綱看了看蕭應閑,心想,檀州遠在一千八百里之外,難道方枕寒竟能插翅飛回來不成,便道:好,就依蕭大人之言,明日午時,如果方枕寒還未返回,金陵這趟差事,就有老臣擔當。
魏哲急道:陛下,太師去不得。
洪太師怒道:魏哲,你!
惠文帝一擺手,沈聲道:魏卿,明日之事,不妨明日再說!
魏哲忙垂首道:是。
惠文帝站起,說聲退朝。隨即走向後殿。
####
夜了,皇宮內漸漸寧靜,惠文帝正在禦書房內批閱奏摺。
遠處傳來一陣鼓聲,惠文帝不禁膩_頭來,眼望窗外,心中想道:又到亥時了。
他知道,伴隨著這陣鼓聲,皇宮的九道大門也隨即關閉。按照先帝定下的慣例,亥時之後,任何大臣王公都不得再進入皇宮見駕,只有發生叛亂和戰禍,才能去敲響朝天門外的驚天鼓。
惠文帝歎了一口氣,收回目光,又看向案上的奏摺。
這份奏摺,正是早朝時那份金陵慘案的奏報,他今天已是第七次看了。
惠文帝眉頭緊鎖,陷入沈思。
慕容英嫉惡如仇,性情剛烈,是先帝舊臣之中爲數不多的值得惠文帝信任的人,曾經被委以刑部尚書的重任。
天康元年,慕容英查出工部尚書王連山在督辦黃河堤務之時,偷工減料,中飽私囊,致使堤壩崩毀,黃河洪水泛濫,數十萬災民家破人亡,流離失所。
刑部大堂之上,慕容英一怒之下,未經稟奏,就斬了王連山這個曾經跟隨先帝立下顯赫戰功的一品大員。
事後,以洪綱爲首的一班老臣,抓住此事緊緊不放,彈劾慕容英用刑過度,擅殺大臣。惠文帝不得不將慕容英貶爲金陵知府。雖是如此,惠文帝暗中仍對慕容英寄于厚望,那就是借助他的剛正不阿、執法嚴明來鎮攝遠居金陵的三大國公。
突然,窗外傳來輕喝之聲:來者何人?
惠文帝聽出,那是侍衛統領馮超凡的聲音。
接著,一個聲音由遠及近:是我。
是你?
正是,馮統領好眼力。
不敢,方大人好輕功。
惠文帝一喜,騰地站起,來人的聲音對他來說是何等的熟悉。
隨即,這個聲音又在門外響起:臣兵部侍郎方枕寒叩見陛下。
惠文帝微微一笑,緩緩坐下,道:方卿請進。
門簾微閃,方枕寒已飄然而入,躬身拜見。
惠文帝定睛看著眼前這個二十多歲、俊眉朗目、丰姿英武的年輕大臣,心頭不由一陣欣喜,道:方卿免禮。
方枕寒道:陛下,請恕微臣擅闖禁宮之罪。
惠文帝笑道:這還不是我教你的。恕你無罪。
當初平定齊王之亂時,爲密授機宜,惠文帝曾暗令方枕寒夜入禁宮,故此有這一說。
方枕寒道:謝陛下。
惠文帝問:方卿何以來得如此之快?
方枕寒道:蕭大人早知微臣已在返京途中,昨晚接到文彥章大人的緊急奏報之後,隨即派身邊侍衛商去疾爲速北上。今時午時微臣在應州遇到商侍衛之後,立即棄轎步行,入夜之後,才趕到蕭大人府中。
惠文帝微笑道:應州距離京城,少說也有七百里,方卿輕功真是驚人。
方枕寒道:多謝陛下稱讚。
惠文帝微歎一口氣,緩緩道:慕容英的的事,你已經全知道了?
方枕寒道:蕭大人已全部告知微臣,微臣與蕭大人商議之後,恐陛下或許有些機密之事,明日不便當憔菃i,這才星夜私闖禁宮。
惠文帝道:你來得好。稍頓,又道:你可知,慕容知府臨去金陵之時,朕有一物相贈與他?
方枕寒答道:據臣所知,陛下贈與慕容大人的是一把名爲伏羲的寶劍。
惠文帝道:伏羲劍的來歷,方卿想必一定知道。
方枕寒道:據《覓天經》雲,遠古之時,天地相通,其間靠天梯相連。但天梯極高極險,無人能攀。唯有伏羲氏能緣著天梯自由登攀,上天下地。當其時,東聖神州有巴蛇肆虐,塗炭生靈。伏羲氏遂登天梯,入天庭,得曠古寶劍一把,斬巴蛇於迷霧山中。此劍後來便留在人間,名曰伏羲劍。位列天下四大兵器之首。
惠文帝又問:你可知,朕何以要將伏羲劍賜于慕容英?
方枕寒答:天下四大兵器之中,吳剛刀、刑天鞭、嫦娥槍已被先帝分別賜于金陵三大國公,陛下賜伏羲劍于慕容大人,實有令他節制、鎮服三大國公之意。
惠文帝微微點頭,皺著眉道:可是,據文彥章奏報所說,這把伏羲劍已經不翼而飛,下落不明。
方枕寒道:陛下請放寬心,微臣此次前往金陵,一定竭盡全力,查清案情,捉拿兇手,尋回伏羲劍。
惠文帝道:這就有勞方卿了,朕明日早朝賜你尚方寶劍,可先斬後奏,並任你爲京東二路按察使兼金陵知府。另外,京東西路馬步軍指揮使尉遲亮歸你節制。如此安排可好?
方枕寒道:微臣多謝陛下信任。只是,微臣尚有一事稟奏。
惠文帝道:但說無妨。
方枕寒道:陛下,兇手竟敢殺戮朝庭命官,而且手段凶慘、滅絕人性。微臣一但捕獲兇手,不管他是朝廷功臣,還是江湖梟雄,必將立即將其繩之於法,請陛下恩准。
惠文帝微微一怔,沈思片刻,才道:朕既然賜你尚方寶劍,方卿當然可以便宜行事。
方枕寒道陛下英明,臣還有一事要問。
惠文帝微怔,道:請講。
方枕寒道:恕臣直言,倘若兇手萬一真是三大國公之一,到時候,朝中大臣必然爲其求情,陛下將如何處之?
惠文帝道:哦?他皺一皺眉,半響才道:朕將下旨赦免其死罪。
方枕寒一驚,道:陛下……”
惠文帝微微一笑,道:赦旨將由司命太監親自送往,赦旨一到,方卿便得刀下留人。
方枕寒眼睛一亮,道:倘若聖旨到達之前,兇手已經伏法,陛下將如何處之。
惠文帝立即道:朕恕你無罪。
方枕寒喜道:微臣謝過陛下。
惠文帝忽然臉色一斂,道:方卿。
方枕寒道:臣在。
惠文帝正色道:金陵一案,關係重大。三大國公在朝野上下,尚有不少親朋黨羽。鄭國公海彬之子海定山更是坐鎮邊關,屢立戰功。方卿務必要查明真憑實據,使兇手無可抵賴,甘心伏法。一定要小心從事,切記,切記。
方枕寒肅然道:微臣遵旨。
窗外忽而傳來馮超凡的大聲問話:誰?
哼。一個女子的聲音。
原來是公主殿下駕臨。
知道就好,馮超凡,快讓我進去。
公主稍等,待屬下稟過陛下。
哼,還用稟嗎?他早就聽到了。
公主且慢!
馮超凡!你敢攔我!還不閃開!
窗外人影閃動,同時傳來掌風呼呼之聲。
禦書房內,惠文帝與方枕寒相視一笑,惠文帝高聲道:馮侍衛,讓她進來吧。
門外馮超凡高聲應道:遵旨。身影已閃向一邊。
哼。門簾撞開,一個宮裝少女氣呼呼地闖了進來。
這少女嬌小玲瓏,容貌秀麗。但見她嘴唇小而圓,眉宇間帶著三分英氣。
來者正是惠文帝的禦妹建平公主。
她進來時還帶怒含嗔,冷若冰霜,轉眼一見方枕寒,臉上一陣欣喜,隨即笑顔生花。
建平公主得意地笑道:好啊,我道是爲什珀d著我不讓進,原來是方大人深夜在此。她臉上的表情就好似一隻母貓逮住了老鼠。
方枕寒一皺眉,上前兩步,垂首施禮道:微臣方枕寒拜見公主殿下。
建平公主一擺手道:方枕寒,你又眼我來這一套。
方枕寒苦笑道:數月不見,公主殿下別來無恙?
建平公主忍俊不住,銀鈴般笑了起來。
惠文帝端坐龍椅,微笑不語。他知道,禦妹從小便受先帝寵愛,自己向來也最痛這個嫡親妹妹,所以竟是把她嬌縱慣了。建平公主年幼之時,曾拜高人學武,長大後一度偷闖江湖,卻與當時仍是一介書生的方枕寒數次相遇,心中早已暗生情愫。對此,惠文帝也是看出幾分,心中總想承全禦妹的心願,卻又不知究竟方枕寒意下如何。
建平公主笑了一陣,才道:方枕寒,你看我和以前有何不同?
方枕寒又皺一皺眉,苦笑道:公主殿下的錦袖掌羽衣身法似乎又增進了不少。
建平公主道:哼,再好也闖不過馮大統領這一關。
方枕寒又道:公主殿下明知馮統領不敢冒犯,所以只攻不守,若不是陛下及時出聲,馮統領恐怕也攔不了多久。
建平公主小嘴一噘,嗔道:哼,你是說我仗勢欺人?
方枕寒微微一笑,道:微臣不敢。
門外的馮超凡笑道:方大人,在下可要說句公道話,剛才若不是公主殿下無意傷人,手下留情,在下難免要吃些小虧。
建平公主得意地一笑,道:方枕寒,你聽到沒有?
方枕寒也是一笑,道:微臣豈有不知之理。
建平公主道:哼,知道你還說。
惠文帝笑道:禦妹,你深夜來此,可是有何要事?
建平公主道:皇兄,晚上我聽他們說了白天早朝的事,就想過來跟你打聽一下方枕寒的消息,沒想到就讓我撞著了。說著又是格格一笑。
惠文帝道:哦?
建平公主又道:皇兄,看來方枕寒是去定金陵了,我也想一起去看看,聽說金陵的莫愁湖很有名氣,有個莫愁女很是可憐的。
方枕寒忙道:恐怕公主殿下去不得。
建平公主道:哼,有什洛h不得。
惠文帝皺著眉道:的確去不得。禦妹,眼下金陵當真是龍潭虎穴,方卿此行,也是兇險萬分。你要想去,且等這件案子結束之後再說。
建平公主繃著臉,道:真是去不得。
惠文帝道:去不得。
建平公主咬著嘴唇,忽而眼又一亮,嘟起嘴道:皇兄,那你可得答應,事過之後,一定要讓我去噢?我可是要方枕寒親自陪我去逛逛玄武湖、莫愁湖什洩滿C
惠文帝微笑道:放心,到時候朕自然會爲你作主。
建平公主道:就聽你這句話。好啦,我這就告辭,免得妨礙你們商議國家大事。說著,她一轉身,對著方枕寒似笑非笑道:方枕寒,你要記住喲。
方枕寒苦笑道:既然陛下做主,微臣豈有不遵之理。公主殿下慢走。
建平公主嘻嘻一笑,道:皇兄,我走了。一陣風般飄了出去。
惠文帝望著建平公主的背影,又看看方枕寒,不禁微歎一口氣,道:我這個禦妹總是嬌縱慣了,倒讓方卿見笑。
方枕寒微笑道:微臣不敢!
惠文帝道:不說她也罷。他臉色轉而肅然,道:方卿,正如朕剛才所說,金陵之行,危機重重,路途險惡,你雖有武功在身,也須千萬小心。我意派馮統領一起前往,助你一臂之力。
方枕寒忙垂首道:馮統領身負護衛陛下的重任,萬萬去不得。何況,微臣身邊有星月二老相助,當無大礙,請陛下放心。
惠文帝道:哦,你不提我倒忘了,星月二老乃是當世高人,有他們在方卿身邊,實是如虎添翼。不過,即便如此,方卿還是務必小心。
方枕寒道:微臣多謝陛下關心。
惠文帝道:時間已不早。方卿旅途多有勞累,這就回去休息吧。明日還要早朝。
方枕寒道:遵旨,微臣告辭。他退出門外,一轉身,拍了拍馮超凡的肩膀,道:馮統領,辛苦了。方某告辭,。
馮超凡道:方大人珍重,恕馮某不送。
方枕寒微一點頭,身形一飄,沒入黑夜之中。
####
兩天之後,通往金陵府的山道上飛快地走來了一行人轎。
在前開道的是四名公差,他們兩前兩後,手中高舉牌匾。前面二塊上分別用大字寫著肅靜”“回避,後面二牌上則分別是京東二路按察使知金陵府事。
接著是一頂四人羲漫x轎,轎簾低垂。坐在堶悸漸翱O方枕寒。
走在官轎後面的又是四名腰系佩刀的公差。
令人注目的是,官轎的左右各有一匹神采奕奕的駿馬,馬上分別騎著一個老頭和一個老婦。
那老頭身著灰衣,體態微胖,臉上雙目微閉,一副似睡非醒的模樣。那老婦則是身著白衣,清臒消瘦,但見她目光如電,英氣逼人。此二老正是跟隨方枕寒多年的星公公和月婆婆,江湖上人稱星月二老
這行人腳步如飛,顯然那八名公差和四名轎夫都是輕功好手。
月婆婆突然說道:少爺,張八嶺到了。
坐在轎中的方枕寒道:哦?這牴﹛A離金陵府只有二百里了。
月婆婆道:正是。
星公公在馬上打了個哈欠,懶洋洋道:怎玻晹酗G百里路,真快憋死人了。
月婆婆笑褸D:老傢夥,平時在地上走,總是蹦蹦跳跳,有說有笑。如今有好馬給你騎,反倒是渾身不自在,活像個病錨!
星公公歎口氣道:唉,要不是看在皇帝親自送的大宛良馬的份上,而且又是少爺硬要我騎,我才不希罕騎這勞什子馬呢!
月婆板著臉道:哼,我瞧你就是賤骨頭。
方枕寒笑道:公公的輕功略勝於婆婆,如今騎在這馬上,英雄無耀武之地,自然是渾身不自在了。
星公公哈哈一笑,搖晃著頭道:知我者,少爺矣。
月婆婆啐道:呸,看你美的。
方枕寒呵呵笑了起來,稍久。他話題一轉,道:那輛馬車跟著我們後面有多久了?
月婆婆回頭掃了一眼,道:哼,從範家崗到現在,這跟屁蟲在咱們後面已近兩個時辰了。
星公公仍是睡眼朦朧,卻鄒著眉道:倒也真奇怪,這大白天的,卻那堥茩荌人趕馬車的,那車廂堳o又不知躲著那號人物?
月婆婆冷冷道:怎活A你是看中了那臭婆娘不成?
星公公忙道:豈敢,豈敢。
月婆婆道?:哼,若不是少爺不讓,依者老身平時的性子,早就過去給她點顔色瞧瞧了。
星公公陰陽怪氣道:人家又沒得罪你,你又何必與她過不去?
月婆婆怒道:咱們快,她也快,咱們慢,她也慢,咱們一停,她也跟著停下,這分明是沖著咱們來的,難道還不算是得罪咱們?她嗓門越來越大,哼,老不死的,你倒還真的憐香惜玉來了!
方枕寒忙笑道:婆婆且休動怒,公公只不過是與你開個玩笑罷了。
月婆婆冷哼了一聲。
那輛馬車此刻至少在五六十丈之外,遠遠看去不過是一團灰影罷了。
方枕寒又道:婆婆,你看那位趕車的婦人身手如何?
月婆婆撇撇嘴:哼,她那兩下子,哪里是我的對手。
星公公咪著眼,拖長聲音,緩緩道:從她執鞭趕馬的姿式、穩力、定力來看,比起你我也差不多遠。
月婆婆冷笑道:哼,看得還夠仔細的。
方枕寒沈思道:那婦人身手確是不弱。只是,江湖上的巾幗高手中,似從未聽說過這號人物。她是誰呢?還有那車廂中之人……”
路邊的樹木、山石等景色飛快地從兩旁掠向他們的身後,遠遠望去,這行人恰似一陣風般在山路上呼嘯疾馳。
如此的官隊,落在平常百姓眼堙A實是可謂奇觀。
那八名公差和四名轎夫並非常人,江湖上人稱碧湖八義雁蕩四傑。
碧湖八義是江南武林世家方家的八大家將。方天。方地、方雷、方風、方水、方火、方山、方澤,八人的名字曾經威震大江兩岸的水陸黑白兩道。如今,他們搖身一變,成爲少主人方枕寒屬下的八名公差。江湖上又稱碧湖八捕。
雁蕩四傑是蕭天祥、文雲鵬、甘破敗、淩飛虎。他們四人曾經嘯聚山林,獨霸一方。昔年江南東路轉運使張德化曾屢派官軍進剿,卻總是鎩羽而歸。後來,方枕寒奉旨巡察江南東路,查辦張德化橫徵暴斂、官逼民反的罪行,獨闖雁蕩山,藝震聚義廳。自此以後,四傑便跟隨方枕寒,甘願牽馬螢漶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