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單行線的孤寂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楓葉下你的誰 1

楓葉下你的誰 2

分開永琲熒R 1

分開永琲熒R 2

分開永琲熒R 3

分開永琲熒R 4

分開永琲熒R 5

分開永琲熒R 6

淹沒堅強的呐喊  1

淹沒堅強的呐喊  2

無言的停留愛

遺 忘

相似情節的誘惑

尋求未知的前方 1

尋求未知的前方 2

離開陌生的城市 1

離開陌生的城市 2

 

 

                        

楓葉下你的誰 1

 

擁有夢般的女孩,六歲時開始的記憶,在秋千上成長,經過起起落落的愛情,夜晚躺在草地上,天黑也在海邊玩耍,看著星星襯托空洞的天,幻想自己的幸福會像她們那樣閃閃發光。這是女孩深邃心中永存的愛,埋藏在無人碰及的最深處,如文身,背後都有一個無人知曉的秘密,那個愛他的女孩叫金夢。

她愛上夢中的他。他的溫柔,憐惜,剛強深深吸引著童年的金夢,一生的偌言,深深的烙印在她心堙C在每一個孤單,黑暗。帶有恐懼的夜晚,他都陪著度過,如果讓她在現實和夢中選一個繼續生活,她會毫不猶豫的說夢,寧願永遠都不要醒來,在夢中才可以看到他的笑。卻怕他們後來的結局,讓她傷痕滿面。

在天空下,幸福的角落中,男孩正推著一個滿臉微笑的女孩玩秋千,他使勁把秋千弄的更高,那樣她會更加的開心,看她,眼睛緊緊看即將飛向天空的女孩,怕她摔下來受傷,身體僵硬的隨秋千方向移動。手被繩子劃破,血從嬌嫩還帶有稚氣的手指間上滑落,並沒有在意這些,依然......

金夢,我會讓你飛的更高,在我的天空中做自由的鳥兒。男孩說,女孩沒有回答,不懂得它怎麽會是自己的天空,依舊玩著,男孩依舊輕輕的用勁力氣推著,在童年的頻道中,享受純潔的彼此帶給對方出於愛的關心。

爲了秋千,他用身體擋住無數個充滿怨恨的拳頭,這一切都是爲了女孩天真的笑容在燦爛的陽光下放射,沒有秋千,女孩就不會有快樂。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爲她不知不覺的已經來到她的心堙A悄悄的愛上她,在她身邊做守護天使。

疼不疼。金夢用小手撫摩男孩的傷口該怎麽辦,流血了耶。

沒關係,只要你高興就好。男孩摸摸女孩的頭,這是他經常做的動作,女孩會沒有害怕會靜靜的撲扇大眼睛躺在他的腿上。金夢,我會在你身邊照顧你一輩子。

恩,永遠都不會離開我,金夢也不會,永遠在一起。

在夕陽下,映照出兩個人的影子,譜寫著他們彼此一生不分開的誓言,在金夢的天空永遠都不會有他的離開。

在秋千上長大,中決會離開不在屬於他們的地方,會彼此分開,天各一方。在離別時在雨中站著靜靜相望的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雨水拍打在臉上,那時雨水還是淚水?

金夢,我不在的時候一定要開心哦!男孩扯著嗓子還打破雨中的寧靜。

沒有你,我不會開心,不會快樂,金夢早已習慣油膩的生活,有你爲我推著秋千,做你天空的鳥兒。女孩任性的撒嬌,渴求有一絲的希望不要讓他們分開。金夢,我會在你身邊照顧你一輩子,還記得麽?

記得,我不會忘記曾經和一個女孩有誓言。

可是現在你沒有遵守,在金夢的以後,怎能沒有你的陪伴,那樣我會害怕。

不會的,我不會離開你,就算我不在你身邊,也會把靈魂化作天使。

一定哦!

會的。女孩帶著微笑離開了,其實她知道,男孩不會在出現,真真正正的離開她,世界不會有天使。微笑會讓男孩更加放心,最後依次在她的臉上看到。在女孩的心堙A男孩沒有離開她,因爲有那些回憶,以後,會更加勇敢。

女孩轉身離開的瞬間,一滴眼淚落在地上,仿佛是雨。

女孩把她的愛埋藏在角落堙A隨著男孩一起消失。

男孩離開,女孩不會快樂,因爲微笑是對你一個人。

曾在秋千旁,有一個女孩愛上一個男孩。

曾在秋千旁,有一個男孩愛上一個女孩。

醒來,眼淚弄濕枕頭,心堣[久不能平靜。

金夢,我會在你身邊照顧你一輩子。一直回蕩在她耳邊,她笑了。

 

我的記憶從這媔}始,美麗的人生等待著出現奇迹,創造奇迹,這是新的生命,在這之前沒有記憶,但記得有一個男孩的諾言一直出現在我夢堙C

"哎呀一個籃球毫不留情的砸在我的頭上,頓時,腦堨X現一串感歎號,一片空白。我情不自禁的慘叫一聲,之後,伴隨著籃球在地上彈蹦的聲音,才反映過來。我不停的揉著自己很痛的頭,眼前天翻地轉,就不會放過這個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打到本小姐,我心媦垂膋漫壎o著。而我的死黨尹杉卻在一旁笑的喘不過氣來,我瞪他一眼,停止笑聲,用似非似笑的表情看著我。

親愛的金夢,你沒事吧。她假惺惺的摸著我的頭,依然掩蓋不住笑意,疼不疼,快讓我看看。

動作變的真快,剛才還笑的直不起腰來,現在居然來關心我,虛情假意,如果不是我此時有記憶,不敢相信站在我面前如此面善的女生居然是我整整十年的生死知交。

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被球砸到的場景。我沒好氣的對他說,今天真的很倒楣。我正用殺人的眼光死死的盯著尹杉。這時從籃球場地跑過來一米八多的男生,穿著藍上衣,運動短褲,以我審美的理念來說,這個男生確實很帥,無法用語言來描述。此時,對他有中不同于其他男生的感覺,很特殊卻說不清楚,就像輕輕的聞到了檸檬草的味道,淡淡的清爽。他跑到籃球那堙A揀起球就往籃球場跑,一點兒也沒有注意到他旁邊剛剛被這個求所砸到的傷員,行爲糟蹋了他的長相,張的帥有什麽用,一點禮貌也沒有,剛才的想法在此刻否決。

喂,那個討厭的男生。我很生氣的沖他喊,不故淑女形象,那個男生知道我在喊他,用呆呆的又很茫然的眼神看著我,裝出無所事事的表情,把剛才那見事情當成空氣,女生有那麽好欺負麽。

……

愣著什麽是在叫你。我再一次的提醒,他用手指了指自己,我僵硬的點點頭,他這才拿著籃球不急不躁的跑過來。

我們認識麽?他滿臉委屈地說,切,不認識就不能和你說話了,以爲自己很了不起。

我們是不認識,我也不想認識你,你的球砸到我的頭,一句道歉的話都不說啊。我爲自己辯解,他摸著後腦勺,裝出很茫然的表情,以爲這樣,就可以得到本小姐的原諒了麽,我沒這麽好說話,現在還感覺到頭在隱隱作痛呢。

這離籃球場地太遠,所以……

你是故著著急玩吧,我告訴你,你要是不跟我道歉,我就不讓你走。他聽到我的這句話,眼睛變的溜圓,上下大量我,看著我渾身不自在。

看什麽看,我張的很奇怪麽?

哦!如果球打到你,跟你陪禮道歉,對不起。雖然他已經和我道歉,但是聽起來很彆扭,滿臉不情願的樣子。

什麽如果,你以爲我在騙你麽?不可理喻,張的帥就可以不把別人放在眼堙A我可不是故意接近你的。我鄭重其事的和他說,站在旁邊的尹杉,她的眼睛已經定住一個方向,一動不動的盯著他,最丟人的是花癡的口水都流了出來,我碰了一下尹杉,她才反過神來,擦了一下嘴角,用殺人的眼光看著我。

你幹什麽,嚇我一跳。尹杉生氣的沖我喊,給我丟人,如果先有個地洞,我都恨不得替他鑽進去,尹杉又重復的看著他,對他笑咪咪的,現在我的頭徹底爲他當機。

我不是不相信,真的誠心賠禮道歉……

喂,哲男,能不能快點,撿球這麽慢。籃球場地的那些男生不耐煩的喊。

金夢算了,他都給你賠禮道歉了,你還想怎樣啊。花癡夢醒了,算是領會有好朋友的好處,胳膊軸往外拐,反倒替他說話,好象我被他打到是我的榮幸似的,應該反過來對他說謝謝,我要快瘋掉了。

這樣吧,哪天有空一定正式向你賠禮道歉。哲男說完,我剛想開口說不用了,他跑到籃球場地接著玩。

金夢,你怎麽可以這樣對帥哥說話呢?

我還沒說你呢,居然替他說話。我心媦垂膋犒鴷L說,傷心。

這個還計較,打到也不能怎麽樣麽,給帥哥留點面子。

給他留面子,誰給我留面子啊,你被砸到就不這樣說了。

如果是帥哥用球砸到我,這可是我巴不得的,多砸幾回也沒有關係。尹杉是名副其實的花癡狂,仿佛沒有帥哥,在他的世界中就不精彩,她爲帥哥而生,爲帥哥而死。

我和尹杉坐在臺階上聊天,這是女生之間最神秘的交談,擡頭看著天空,藍的如清水般透亮,雲在他的世界中擺出自己的個性,擺出自己的風格,看到這些心堶掄霾M開朗。這時,感覺自己的存在,對我是一個永存的神奇,可能這就是我的生活。

夢,看哲男打籃球好帥呀!尹杉尖叫起來。

能不能不這樣誇張。我不屑一故的往那邊看一眼,的確,怪不得尹杉爲他而瘋狂呢,他的爸爸媽媽怎麽能把他生出來禍害人間呢,不對,應該是少女殺手,尤其對付尹杉這種花癡的人。看著哲男熱切的臉,如夜雨似的,攪擾著我的夢魂。

金夢,我們以後各自的愛情會長久麽?尹杉靠在我的肩膀上,會像湖水那樣平靜麽?

應該可以吧,我還是比較起伏波瀾的愛情,會很不平凡。思緒回想夢中的那個他,夢是我的縮影,可以奏響這五彩浮動的畫卷。

我們都有各自屬於自己的男生,要是……。尹杉聽隊一下看我,我們都喜歡同一個人會怎麽樣。

如果是這樣,我寧願要朋友,不會去選他,對我來是朋友最重要。

朋友如行囊,愛情如旅行,友誼永遠都不會敵過愛情,人都會自私。

此時,在尹杉的話中,我明白到愛情和友誼若是長久,必須同時擁有,互不相連,沒有朋友很孤單,沒有愛情很空洞,缺一個生活就變的殘缺,他們都是一樣的,愛的人很多,其中有一個最適合,當愛了就會迷失方向,渴求永生永世的相守。朋友也一樣,無數個朋友,又有幾個知心朋友,如果將來會碰到由我來選擇,我也會迷茫和痛苦的抉擇。

起身一起拉手走進教室,鬱悶,是班主任的課,每次在這堂課都保持好女孩的做法,上課不睡覺,不說話,不傳條。我和尹杉離的很近,幸好是英語課,耳朵才變的很清閒。杵著下巴聽著老師講課,看我聽課認真的樣子,但心思早就飛到剛剛發生的事情上,想起來心媄禷R會有一肚子的火,但還是有點低不住誘惑。這是尹杉大膽給我傳了一張紙條,我一猜就沒有好事情,我眼睛瞄著老師手拆開紙條,兩個很明顯的字出現在我面前哲男

我的好金夢哦,我千里眼順風耳聽到哲男要和一幫人決鬥耶,我知道你想去看看,麻煩你費費腦筋想想辦法嘍,我知道你最聰明了,在這堻ㄦ迣z了。

天天都爲尹杉操心,爲了朋友只好犧牲自己幾個腦細胞了。

我看著老師,表情嚴肅,皺著眉頭,像是一隻唐老鴨,看著看著心堛蔥o冷,身體不由慢慢顫抖,尹杉你可知道在害我跳入火坑,哲男也真是的,打架就打架,爲什麽偏偏挑這個時候,還這麽興師動衆她純心和那位花癡過不去麽,我回頭看看尹杉,他正在笑眯眯的等我答復,我看應該是和我過不去。什麽理由都想出來甚至更離譜的,語文,靈機一動,我滿意的輕微點點頭,就這個不錯啦,老師不會不給她同胞留面子的。我想尹杉示意自己聰明的完成艱難任務,他差點高興地蹦起來。我戰戰兢兢的舉起灌了鉛的手,眼睛緊張的看著老師,,平常對我就是沒有什麽好臉色,今天竟然對我笑咪咪的,心堹u是琢磨不透。

就金夢一個人舉手,好金夢你來說說。什麽啊,我說什麽,難道她知道我在想什麽,不對,是不是神經質,還是搞錯啦,我不是舉手發言而是請假耶,不至於這麽熱情吧。我緩緩地站起來,不知道說什麽,臉都憋得通紅。聽到尹杉在後面笑的都上不來氣了,這才反應那個過來,自己舉手不是時候,真是丟人啊,糗大了。

金夢,沒關係,大膽的說說你是怎麽想的。

老師,那個,我..我,我是想請假,語文老師讓我去背課文,所以…話還沒有說完,看到她的臉都氣綠了,事情不妙。

下課在去,坐下。他的聲音就像打雷似的,把我嚇得差點倒過去。

老師真的不行,到時候忘了,語文老師讓我去的。我可憐巴巴的看著她,既然已經豁出去一半,就繼續,做事情不能半途而廢,有做就要做到完美。

不行別影響上課坐下。

老師,就這一回,行麽,我保證沒有下回。我祈求的目光,老師瞪我一眼,點了點頭,我身體所有器官仿佛獲得自由。

老師,還有尹杉,她也。

快去快去。

我和尹杉高興的灰溜溜的跑出教室。

金夢你可真厲害,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尹杉蹦蹦跳跳地對我說,樂的連最都合不上。

姐姐啊,你這回可把我害苦了,哲男也不是什麽好東西麽,還打架。

喂,你說我可以,說他不行知道麽,否則我可是六親不認哦。重色情友的傢夥,爲了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竟然連我這個從小到大的朋友都不要了,他有那麽大的魅力麽,心媟市蛌漸椄煄C

知道了,不說就不說麽,我們現在去哪?

明德。聽到這個名字如雷貫耳,這可是有名的高中,看來他混得還是不錯,認識的人還是蠻多的。

怎麽回事

不知道,別囉嗦了,去了就知道啦。小丫頭,還嫌我煩,我們來到明德門口,感覺死一般的寂靜,一種殺人的氣息彌漫在空氣中,天不知道怎麽回事到這堻惆H沈的,好像馬上要下雨。我和尹杉往校園堥哄A突然在近處雷聲嗡嗡作響,伴隨著風怒嚎的聲音,這種環境真讓人心媓G嗦,渾身發冷。

金夢,這悹堿O不是鬧鬼啊。連平時膽大的尹杉自吹什麽都不怕,這個時候也說話顫抖起來,尹杉摟住我的胳膊,連臉都嚇得慘白。

不會啦,一個學校怎麽會鬧鬼呢。我安慰的對尹杉說,我心堣]挺納悶,剛剛還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怎麽會移到這堣悎薴j變。

金夢,有件事情沒有告訴你,其實我那時也不相信謠言,可是到這堙K…尹杉的話讓我更加的琢磨不透,只是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什麽事情

有人說這堹u的鬧鬼。明德是很社會經常出沒的場所,因仇怨在這堭過不少的人,自從那一天,決鬥都會來到這堙C這埵n像有靈性似的,只有見到血光,人才可以安全的離開,否則會從這堭q此消失。而來這堿敯鷎x的人也會。尹杉說著,但聽起來感覺假假的,但事實擺在這婼T實不得不相信,我也變得不知所措,一動不動像僵屍一樣站著,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麽,腦媢竟t電影似的,把那些恐怖場面都反復想了一遍。

金夢不用害怕可能是碰巧,我們不要自己嚇自己了。尹杉反過來安慰我,明明是他把我嚇成這個樣子的,我沖他點點頭。

我們一定爲了哲男大膽一點,知道麽,加油。尹杉說完大大方方的向堥哄A沒走多遠,轉過頭下的連跑步的姿勢都不優雅的過來。

金夢我還是害怕。

既然我們來了,就應該看看,想那麽多幹什麽,爲了哲男,加油。尹杉淚汪汪的看著我,幸好這堥S有外人,否則尹杉可丟臉嘍。我推著尹杉往堥哄C我們來到操場周圍的樹林中,用樹葉擋住我們的身體,只露出兩雙眼睛,是非常隱蔽,這媕藿猁漸u會聽到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尹杉你是不是産生幻覺聽錯了,怎麽這麽長時間一個人影也沒有。我壓低聲音對尹杉說,好像我們做賊一樣鬼鬼祟祟。

不可能一定要相信我我的消息很准的。

要不我們回去吧,這堹u的感覺到…….我停頓了一下,真的不敢想尹杉和我說的那件事情,但是,腦媮椄O不停地閃過恐怖場景。

哎呀好啦,這麽膽小,等會。膽小?誰膽小啊,也不知道是誰剛才嚇的眼淚不止的往下流,我還想和她強辯,又忍了回去,有理說不清。爲了這個重色輕友的朋友還是忍耐一下。哲男怎麽還沒又冒出啦,不知道本小姐在這媯左澈傮訄琚A連大氣都不敢喘。寂靜的諾大的學校中,只有我們兩個人,這媕R的讓人感到恐懼,此刻有點站立不安,仿佛在生與死之間,一種界乎二者的狀態,這是恐怖事件來臨前的寧靜。

這時,一陣沈重的腳步聲打破這片寧靜,正對著我們走來的有六七個人,手堮陬菑M棒子各種兇器,表情也不遜色兵器的兇狠。

尹杉你快看,他們想幹什麽。我拍一下尹杉,身體不知所措的亂動。

喂,小心點,我知道。尹杉說,我安靜下來,靜靜的看著他們的舉動,剛才幸好他們離這堣騆遠,沒有注意到,還有風暗中幫忙。

他們是誰啊?我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對她說。

不太清楚,應該是這個學校數一數二的狠角色吧。

哲男怎麽還沒有出現,不能來了吧。

不會的,再看看。我緊張地盯著那些人,不時看看進出路口。他們已經不耐煩的在四處無聊的轉悠,幾個人點起煙休閒,說著話。

真是不痛快怎麽還沒有來。

現在的小屁孩都這麽囂張,敢平我們這所黑社會學校。

活著不耐煩了,相當第一還要修行幾千年,現在還爲時過早,也不看看自己什麽等級。

聽到他們說話,瞭解到哲男的動機,心媯L數的問號。

這些小屁孩一到關鍵時刻就是膽小鬼。一個染著黃色的頭髮男生感歎道。

誰是膽小鬼?一句反抗的話從路口方向傳來,我馬上把頭轉過去,終於看到哲男的身影,旁邊只有一個和他差不多身高的男生,,就兩個人,怎麽可能,免費挨打麽,我緊張地看著。

小孩們,你們可來了,讓我們這幾個哥哥久等了。

一會就不一定誰管誰叫哥了。哲男不甘示弱,不過以少數對多數的局面還真有點讓我爲哲男而感到擔心。

你們太自大了吧,是來送死的麽?

我們兩個就可以解決你們。

不跟他們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傢夥囉嗦,一起上。一場激烈帶有血腥的戰爭從我面前開始上演,我緊張的心提到嗓子眼,眼睛目光一刻也沒有離開哲男。這時,天空下起雨,一場秋雨,一場涼,夏天的餘威終究敵不過秋天的到來,此時,殺氣順勢而來。秋雨秋風愁煞人,棒子在他們中間不長眼睛的亂舞,打斷雨下的寧靜。哲男敏捷的動作躲過每一次突如其來的危險,爲他捏一把汗,呵,這個傢夥還是蠻厲害的,雖然他們人多,照樣不是哲男的對手。他居然在短短的幾分鐘就達到一半人。哲男從對方手媟m過刀砍傷一個人,血帶著秋涼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他們都看著停住手。

哲男,你能告訴我們爭老大做什麽?

你們沒有必要知道,這時,你應該知道怎麽做。

明白,以後我們就跟你,這個真是一個龐大的組織。

知道就好。

他們達成協定的時候,躺在地上的那個人趁他們不注意,緩慢的拿起棒子。我睜大眼睛,手捂著已合不上的嘴。他慢慢站起來吃力地向哲男方向走去。在緊要關頭,我頭上方落下秋天的落葉,枯紅的秋葉緩慢地落下,帶著我夢中的記憶,仿佛看到那個男生長大後的臉,看到哲男的臉龐,對我的諾言,我對他的愛,一瞬間化爲動力。

不要哲男小心。我情不自禁地大聲喊起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哲男那堙A用自己柔弱的後背擋住那個本打在哲男身上的棒子。我在倒下的瞬間,看著他的緊張的表情,我依然微笑著。

醒醒。我全身躺在哲男的懷堙A想清楚地看著他,但已失去睜眼的力氣,他不停的抖動我的身體,尹杉著急的跑到我身邊,又哭又喊。

金夢,金夢,你別嚇我。

哎,快點打電話。哲男著急的拿起電話,顫抖的答應一聲。

喂,醫院麽,在明德有……。尹杉突然放聲大哭起來,哲男搶過電話,說明情況,抱起我,轉過頭對他們說,

你們最好給我小心點,如果出什麽事情,你們一個也跑不了。

說完,把我抱在他懷堙A拼命的往前跑,我在他的懷堮怜吽A感受到安全的溫度,那個纏繞我多年的夢在這時釋放,照顧我一輩子的誓言,在我耳邊回響。彼此分開的場景如今天一樣的淒涼。在夢塈畯怞p此相親相愛,醒來卻陌路。我在我的心的孤寂堙A感覺到我們彼此擁有同一個故事的歎息,這不是夢。

他抱著我來到明德門口,救護車悲涼的聲音從遠到近開來,哲男和尹杉守著我在車上。我被送進醫院。

 

 請通知病人家屬。

醫生,金夢怎麽樣,她不會有事吧?尹杉抽噎著問醫生,小丫頭還真是蠻關心我的。我迷迷糊糊的聽著,此時,陽光猛烈的侵入我的心,堶惘傅我微笑的友誼,大的世界中還醞釀著小小的感動,感到尹杉不經意間流淌中纏延的關懷。

請放心,只是輕微骨折。

哦,我會通知她的家屬。尹杉停止哭泣,微笑著對醫生致謝。怎麽很長時間沒有聽到哲男的聲音,那個溫柔帶有磁性,仿佛那個聲音離我是遙遙無期。他在醫院麽,我試圖睜開眼睛,但眼睛如粘了一層膠水怎麽努力還是睜不開。病房埵w靜的就聽到藥瓶滴滴答答的聲音,還有背後隱隱的傷痛,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隔了千年萬年,一場夢般變得虛幻。

叔叔,你來了。聽到尹杉禮貌的問候,爸爸邁著沈重的步伐走到我面前,萬愛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爸爸看到我躺在醫院堙A又何嘗不心痛,疼在兒身,痛在父母心。

尹杉,醫生對你說什麽?爸爸著急的問,他握著我的手,緊緊地握著,恨不得永遠都不要鬆開。就是這雙慈愛的手伴著我的成長,一種熟悉又遙遠的感覺湧上心頭。雖然爸爸的手變得粗糙,但是始終不變的是那一種溫暖的感覺。一滴濕濕熱熱的東西急速落在我的手上,驗證著父愛的艱辛和偉大。都說父愛是一汪水,深藏不露的是對我的愛。這一滴淚是多麽另我心酸,第一次看到爸爸哭紅雙眼,愛的溫存保留心底。

醫生說沒事,只是輕微骨折。

出了什麽事情,怎麽會骨折。這個問題是最不想回答的問題,尹杉千萬不要說出去才好。

沒什麽意外。聽到尹杉的回答,放了一半的心。可是多年對爸爸的瞭解,一定會打破沙鍋問到底。

出了什麽意外?實話告訴叔叔。

在下樓時,金夢不小心踩空,從高處摔下來。

尹杉你說的是真的麽?爸爸疑惑的語氣問。尹杉變得也有點太離譜,和背後骨折挨不著邊。

是真的。我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尹杉僵硬的神情。這時,爸爸的手機響起來,他接起電話,往我這邊看,我快速閉上眼睛。

聽著爸爸的說話的意思是馬上就會走,真的逃過一次,剛才嚇得我連魂差點找不到。

叔叔有事情先走了,金夢就拜託你照顧。爸爸拿起包對尹杉說。

放心吧,金夢就交給我好啦。

那謝謝你嘍,再見。

叔叔再見。病房埵w靜起來,沒有聽到門的聲音,我不敢睜開眼睛不知道爸爸走了沒有。

金夢別裝了,你爸爸走了。我吃驚的睜開眼睛微笑地看著尹杉,我巡視一周,這個淒涼的病房只有我和尹杉兩個人。

你怎麽會知道我醒了。

很厲害吧,別忘了我是誰,我可是時間沒有,天上少有的天才哦。

呵呵,是天生的蠢材吧。

不和你這個低智商的人說,快點把藥喝了。她把藥遞給我,我一口氣喝下去。

這麽苦。

金夢,不是我說你,我帶你去看熱鬧,又不是讓你替別人挨打。

我也不知道。我轉過頭看著窗外記得夏天的鳥,飛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飛回去了。現在秋天的落葉,它們沒有什麽可以唱,只歎息一聲,飛落在地上。我就是淒涼的秋葉,任由風的吹刮,也強求在無垠的沙漠強烈的追求一葉綠草的愛,可惜我只是落葉。

不說你了,也不知道哪那個神經搭錯位置。

尹杉,我有件事情想要問你。

問吧,優化就直說,別吞吞吐吐的。

哲男呢?尹杉聽到後,滿臉不開心的樣子,瞥了一眼。

提他就滿肚子火,你在手術室他居然急匆匆的離開。尹杉埋怨道。

好啦他可能有急事。

我閉著眼睛,幻想著一切美好的事物,在事情發生之後,值得留戀的只有那一份衝動。

尹杉的手機震動起來。

金夢,是你爸爸打來的,接還是不接。

我睜開眼睛,在尹杉幫助下做起來,靠在枕頭上。

還是接吧,否則爸爸一定安心不下。尹杉遞給我手機,我冷靜心情,接起。

爸爸,我是金夢。

哦金夢,好點沒有。

好多了,感覺不那麽痛了,爸爸,你不用擔心了。

那就好,這幾天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爸爸還要出差就不能陪你了。

沒關係,我很好啦,就放心了。

那好。

挂掉電話,爸爸含蓄關懷的語言,讓我不再感覺疼痛,就像急要飛向藍天的鳥兒,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地方。我看一眼單調的病房,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尹杉我們要在這堳袡L難忘的時間了。

在醫院堛熔臚@頁煎熬的度過,尹杉晚上照顧我著涼得了感冒,她被我害得也要吃藥。

金夢,我帶你出去走走。

好。

我坐在輪椅上,尹杉推著我來到醫院堛澈嶊廑憿A這堻\多病人來散步。我呼吸著早晨的空氣,我聞到秋天的味道,令我熟悉的味道。秋日淒淒,百卉具腓,秋天風淒淒,百花都凋蔽。秋風落葉是秋天最不可缺少的點綴,有了它們,才能較完整的秋天,這是最深沈的愛的灑落。

金夢,你不說過你最喜歡秋天麽。

是啊,秋天不知不覺得到了,夢會變成現實麽?

我小聲地嘀咕,心堛熒T緒找不到起點和邊緣。

你看,那不是打你的那個人麽?尹杉大聲的說,用手指著遠處。我順著方向看,那幾個男生都在那堙C尹杉把我推到那堙A弄得我們都很尷尬。

你。那個手受傷的男生說。

恩,你的傷勢好點了麽?我關切地問。

哲男不值得你這樣,他只知道去收復人,心堨u有…….他的話被人打斷,

好了,不要說了,難道你真的不想活了麽,老實點吧。

說完,他們離開。

尹杉你聽懂他們再說什麽了麽?

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