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疑  夢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疑夢是我一次的夢.""就是不知真假.就像""一樣的迷.其中的內容能表達同性戀的愛情.是否世情中的短暫和虛偽.同性戀能長久嗎?還只是肉體交易?

所以疑夢就是抒發我心中的疑問.

---就在中七那年過後,家人都搬居了.人生改變很多但後來所發生的的都全是圍繞著一個名叫miracle的人!---

 

這天和朋友來到一家酒吧.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好恨這些酒吧!總是有一千幾百級樓梯.梯的中路有一分岔去廁所的.我和朋友們走著突然有一個男人迎頭來摸了摸我的手.對著我微熱的笑.我只有回敬他一雙怒眼.他大概是去廁所吧!!

雖然空調很強.但我和朋友們走得去地窖酒吧時.已很熱了.流著汗.一身臭味.那里早已擠得滿滿的.我和朋友們走到一張可坐七八人的圓桌.才坐不久.就有三名妙齡少女走過來.他們大概是我朋友的友人罷.但我不認識他們.她們穿的十分單薄.一股酥勁...

"噢.阿仁.你很臭啊~~去洗洗臉罷"我旁的女子說.

"喂~馬雄!智斌!你們也別坐著罷"但只見他們一眼淫光向著女生.聽不到我的聲音...

我唯有獨個兒走上去廁所.一開門就感覺那處是煙霧迷漫.但我能察覺到廁所是十分龐大的.光猛卻使我覺得十分陰森.不惑卻是大部分格里都有人...也不只一個人影.一雙腿...

那兒有很多的廁格.我跑去快快地釋放完後.卻出來在鏡中倒影見到一開始進酒吧時對我淫笑的男人慢慢向我步近.廁所里的煙霧是什麼物質呢!?使我有點不由自主的感覺...不知所措著又帶點驚悸.他是...GAY兒?

心想"糟了糟了...怎麼走不動..."

只見他越是靠近...

門打開了.突然一雙拳打向那人的瞼...急速地拉了我離開這境地.只見他穿黑色雞奕內衣.運動衭...還有顆"粉晶X銀鏈"...

我們回到地窖酒吧等待回氣...旁人凝望著我們...

 

"到底他是誰呢?"我被眾多目光凝望下.才發現我們仍雙手緊握.我甩了甩他的手.他的手...充滿力量!這刻.我一瞼泛紅.實在太丟瞼了...

我二話不說趕回坐位.連忙問朋友們那男子是誰...這時我仍默默看著他.他仍扶著牆咳著呻著.

汗滴下.燈光昏黃.連帶著他性感的肌肉鼓動著和那誘惑的呻叫聲...整個眼簾下儘是一個迷人的圖畫...

我凝視著他.動也不動.他突然深呼吸了一口.突然鋒利目光看過來.窺一眼.他好像知道我看了他很久...

我被那道目光嚇了嚇.就馬上回頭裝和朋友談天...

"miracle"我朋友道."他叫miracle.是這里的常客.

"嗯嗯..."差點忘了正要知他的名稱.現在內心正是想著

"要給他汗巾嗎?他可救了我呢..."

回頭一看.他人已不在了...

我一個箭步追了出去.人...卻真的離開了.

我果然忘不了這點點事.到了明天.我主動約馬雄和智斌再來這家店.

"哈...才不過一天你就被那同性戀浪子吸引著哪??那芝仙是怎麼了~?"他們帶著笑罵道...

是笑人家這個雙性戀嘛...內心有點忐忑.

結果.他真的在那飲酒.我這次真的不能拋躲了,我走了上前跟他道謝..."你還記得我嘛?昨天那個..."

"哦...昨晚如果我當時不在.你就可危險了.昨晚想侵犯你的那人可出了名的"他說...

我們說著說著...都忘了我的朋友了.只微微聽到他們一旁的歡笑聲...

 

---對未了解的人.怎麼可能生愛...那我對他的是愛嗎?---

 

我們聊的興起了.不竟他這人是個同性戀.但這就像一點磁性.我們想道別也有點難捨難離...我們亦交換了手電等資料.他原來就住在不遠的上環.所以他每晚感寂寞.就會來這酒吧獨自灌醉.

怎麼好好的一個人...又怎會幾乎晚晚感寂寞呢?...卻原來他背後...有一道創傷...

 

再說的...雖然和他只是相識了兩日.卻有很深的交結...怎麼說.一開始他把我從危機中救出.卻也不是多說話就能給人一股深不可測的意味.我大概不能把他的創傷寫下來...

終也歸家了.和他訴說了這麼一晚.對他有很深的體會.這是常人和我們不同的感性.

我開著了ICQ.只見他邀請我玩視象.只見他半裸著.嘩哪...真是給我開心得要昏了.

說下原來這叫"喜好".我的內心真是小鹿亂撞一般.建樹於性慾的愛是什麼呢?我真想送自己一盤冷水!!

這時我想到的是芝仙.她現在算是什麼身份呢?無論如何.我是一個蠢人!怎麼曾為一個浪人放棄比自己更愛自己的人!?

結果這兩天.是無奈的.留下的只是芝仙一道淚痕.不過對與錯,做與否是有選擇的.就算我不作決定.命運也總來到...

這一刻...腦堨u刻下肉體的快感.這是使人嚮往的.但愛呢?卻不是和性慾成朋比.

"你愛我嗎?你能將肉體給我嗎?"內心...

miracle...他是怎麼的一個人呢?我真的想知道他多一點!這麼小鹿亂撞的心卻未遇過.一見鐘情.難道就是這樣?不知他的內心是如何呢?

 

這幾天我仍是不能平復.對他的思念每是擴大.我仍能清楚記得.

藍宇他說"你說過要是兩人太熟了.就是該分開的時侯.所以我每天起來.就告訴自己要愛你少一點."

這句子.實在令我太喜歡了.不過套用著身上.卻不是人人能承受.我對著miracle.這個熟悉的陌生人.實在是不能自拔.那一晚我的慾望很高漲.我獨個兒拋下馬雄和智斌.走了去地窖酒吧碰著他.我兩不住飲酒.瞼上泛著一片紅.而且赤耳...

我真的不能禁止我的內心.雖然只和他認識數少星期.但我已被他飄忽的性格深深迷倒.我乘著這酒意.拉了他去廁所.我們再度來到這個充滿煙霧的廁所.

"阿仁.你做什麼啊!?"他一聲喝下來

"我愛上你了!"我不能再忍耐...強吻去.

這下的交流.他抱著我.

"真的嗎"他拉著我.我們就在那廁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