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易 城 犬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魏新生看見藍雲被拉過來,沖著她揮了揮手又跟旁邊陪同的人小聲聊著。在跟孩子們合影留念的時候藍雲趕緊迎過去。“你也來這兒看看?” 魏新生伸出手跟她握著。一邊跟鏡頭對著他的記者介紹,“這一位元你們都認識吧?鼎鼎有名的女中豪傑啊。啊,石犬特種養殖的當家人藍雲。你們可以多採訪採訪她怎炳a領著鄉親們致富嗎?…”

“就是,藍總給咱們福利院不光送來孩子們過節的東西,還捐款一萬圓現金這可是真心實意幫我們,這真是---”那圓臉婦女忙著在鏡頭前面想說句幫腔的話,卻又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詞,顯得很尷尬,“感謝、感謝啊-啊哈哈。”

兩個攝像機對著藍雲,這是她沒有料到的場面,“說兩句吧,您?什炤|這為窗H”一個長相還好每天都在電視上露臉的女孩子伸出話筒對著她。

藍雲遲疑了一下,魏新生在旁邊也示意她說話“其實這也沒啥,都是我們應該做的活C”她只說了這一句,當天晚上的電視上就原原本本的照樣播出了這一句。很多人都看到了這條新聞,這當中也包括正坐在飯館婺繯X個人喝酒的石紅坡,他把一口酒吐到地上,“我日她,應該做的,說哩怪美。咱這渠堛瘍慾籈A就不應該管啦?”另外幾個人也都罵罵咧咧的“就是這個逑女人越來越會弄事兒啦。”

石紅坡本來是沖著曹立正跟那個在背後搗鬼的老丈人才把南坡人攆回家的,可是沒想到結果是兩三個月以後這些人搖身一變全都成了上班下班的肉聯廠工人,有幾個在街上看見他還用半土不洋的普通話跟他打招呼,“石主任,恁大本事來給俺們幹吧,工資又高。想吃誰的肉您直接張嘴…”這口氣他吐又吐不出咽又咽不下,一直憋在心堙C正想著找個時候把這口惡氣出了。有一天媳婦回來說村媄鉿釣ヶ女圖省事在路邊的渠堿~衣裳,誰知道曬乾一聞哪兒都是油烘烘的味道,都說是南坡的肉聯廠放下來的油水給弄成這。

“憑啥這坡上人一個個掙著大錢偏偏叫咱跟著倒楣?”這樣的話起初也只是私下婸﹛A誰都想著黃家跟藍家有那洶@層關係。到後來也不知道是誰傳著說“黃繼承都這洩灡伅”S一點兒消息了,倆人早就不是一家子人了…”還有些上了歲數的人不願意了站出來說“前兩年的石墨粉廠見一年給每家每戶分恁多錢咱老主任都給他攆跑了,這會兒憑啥要受這份氣?”

石紅坡就找了幾個人拿著傢夥準備到南坡去要個說法,石栓聽說了把他很很訓了一頓:你咋沒個腦子,就算要去談也輪不著你親自去不是?你隨便叫誰去,中不中都跟你沒啥關係,萬一黃家將來有啥怪罪,你還有條後路不是,槍打出頭鳥你咋就忘了?

事情反映到了鎮上,南坡答應買水泥板把小渠蓋上。但是石犬人並不願意,因?冬天也沒啥人用水事情就暫時先放到那兒了。但是六月的天氣已經能聞見渠水奡眶o出來油膩膩的氣味。

幾個人從飯館堨X來,石紅坡說“走,都跟著我去問問黃老闆,只要他不說啥,我明天天黑以前保證把這小娘們拿下。這不是黃繼承當主任那會兒了。”幾個人當中有一個是他的叔伯兄弟“叫她賠咱的經濟損失,還有聞這味兒的精神損失…”“對,叫她賠。她不是有錢活H…”

七嘴八舌的說著就到了黃家,不巧的是黃鼎柱在城堛獐t子堥S有回來。

石犬村的人比南坡村多兩倍,男人自然並不稀缺。但是招呼起來卻顯然並不那洫e易,石紅坡的四五個叔伯兄弟,幾個整日媯L所事事遊手好閒的混混再加上那些以前就跟某一個南坡人結下仇的總共也只有二十來號。這一天的天氣格外晴朗,你可以以?這是個打架的好日子。每個人手堻ㄝ陬袹KE、棍棒各樣可以壯膽的傢夥走著朝南坡村來了,住在坡下邊的人眼活腿快就跑著去報信兒。

後來郭同才跟別人說“這傢夥咋會叫這洎茪ㄕN利的名兒,紅坡紅坡、這不是明擺著要叫咱南坡血流成河嗎?”

平靜而又忙碌的南坡人絲毫也沒有意識到這一天在他們的生活當中會發生什狩邞漕き﹛H肉聯廠的幾輛送貨車在頭道坡下邊運動大渠邊上被劫住了。站在坡上的幾個工人想從肉聯廠的車間往外沖大門正被幾個人用鐵絲擰緊。一切就象事先經過演練一樣有條不紊。

石紅坡帶著幾個人佔領了秀成賓館,說佔領一點都不過分,從大門到房頂像是哨兵一樣分佈有序。這也許是那天那些從未當過兵的人感覺最過癮的地方,他們頭一回發現了石紅坡的軍事領導才能。

第一個跑到南坡報信的人是曹立正,他的慌張讓藍雲多少感到了一點事情的嚴重性。但是她沒有象任何一個農村婦女那樣喳喳忽忽去召集人馬,“我一個人去會會,看看他是不是長倆腦袋?…”

“真不中,我---”曹立正還想攔她已經打開車門,叫郭振宏下來。

“我會能下去?打死我我也不能下去。”藍雲笑了一下坐上車,把門關上。

曹立正急了,“不中,我跟你一塊兒去,反正這事兒也有我的原因。在部隊我也是特務連尖兵,就算不是一對一,我好賴也能撂倒幾個…”

“誰說要跟他們打架了,我可不會跟這號人動手。”她的鎮靜讓兩個男人感覺更有了自信。

還是在那間落地玻璃牆的大辦公室堙A石紅坡多少帶點譏笑的翻著案子上那些字畫。藍雲帶著兩個男人走進來的時候他故意做出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哎呀,見見你這個大人物可是真不容易啊,又是上電視、又是捐款,真是-”他看見抄著胳膊站在門口的曹立正眼睛一下變得凶了,“這不是曹老闆活A是不是石犬呆不下去乾脆到南坡倒插門了,啊哈哈哈哈-”

“石主任,你還是趕緊說你這是準備幹啥來了?”藍雲坐下來,對眼前這個男人她感到有些噁心。“我跟鎮上已經說好啦,我們專門訂一批小泥板過兩天就幫你們把渠蓋起來。”

“啥雞巴說好啦,你們把渠蓋住啦,俺還咋用?” 石紅坡從一個笑面人變成了活閻王。

“對,賠錢。”幾個跟進來的人晃著手堛瘍K棒吆喝著。

“對,賠錢,說球怪美。”這似乎是這群人的口令。他們亂紛紛,但是都說這句話。

“你嘴放乾淨點兒,憑啥給你們錢?”郭振宏用手指著其中的一個人。那人抓住他的手倆人開始拉扯起來。

“出去出去”石紅坡擺著手,“我在這兒跟大老闆談就行了。”

幾個人會意的拉起郭振宏就往外走,曹立正緊跟著出去。剛拉出去大門幾個人沖上去開始對郭振宏拳打腳踢,曹立正搶過一根鐵棍吆喝著“別過來啊,誰敢上我砸死誰?”一邊催郭振宏,“你快上車,回去找人,快點兒。”等到車開過來他也一拉門竄了進去。

幾個人急忙十急慌忙跑進來趴到石紅坡耳朵邊兒報告,“我叫你們出去,誰叫你們打架啦,淨在這兒添亂。藍總都已經答應賠給咱錢了…”

“哎,石主任我可沒說是賠你們什炤l失,我只答應說蓋板的人工錢由我們來出…”藍雲說話的語調不卑不亢滴水不漏。這是他石紅坡沒有預料到的。

“不管是啥錢,你就痛痛快快說個數。”他有些不耐煩了。

“兩千塊錢,多一分也沒有。”她看見這個男人一下從凳子上站起來,“你再說一遍多少?兩千?你以?這是打發要飯吃的呢?兩萬塊錢,我把話撂到這兒,少一分我們都把你們這廠砸了。”

“那好,你現在就可以去砸了。我倒是還真想看看今天誰敢給我動一下兒?藍雲說完起身出來往肉聯廠那邊走。

“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這個小×女人?”看著她一點兒也不把自己當回事兒的樣子,石紅坡奸笑著。“走,給我砸。當初怎炫{現在還怎炫{。”他堅信槍桿子堨X政權的硬道理。

鐵門媄銂漱u人拿著傢夥隔著鐵門早已經跟那幫人形成了對峙,石紅坡的主意是因?自己人少只能先把對方的人一片一片隔離開再說。這些人看見藍雲走過來一個個更加來了精神,倒是一開始還氣勢洶洶的那幾個石犬人現在看著石紅坡跟在後邊,也都不知道事情是不是已經說好了?所以並沒有攔這個女人。媄銂漱H趁機把門上的鐵絲用鐵杠撬開。石紅坡帶著那幾個人也跑著過來了,“進去給我砸。”這幾個人這才愣過神兒抄起東西就往堥R,推推搡搡當中藍雲倒在了地上,“上門,先把車間門鎖上。”她不顧一切吆喝著。有兩個人就趕緊轉身往回跑,車間門從媄銙誚矰W了鎖。

“姓石的你不要欺人太甚,你這是犯罪你知道嗎?…”藍雲儘量在控制著局面。

“我呸,少在這兒花言巧語。你剛才不是還跟我厲害呢,這會兒咋了?心疼你這些破爛玩意兒了吧?晚了,砸。”石紅坡帶頭朝車間門鎖砸上去。這個時候他聽見外面有人扯開了嗓子怪叫著“快跑啊,狗來了-----”就在他停下手堛瘍K棍回頭看的時候,有兩三條黑色的狼犬已經竄進了院子堙C

不管是石犬的還是南坡的都嚇得往後退著,不同的是南坡人是往坡下跑。帶著這些狼犬的是趙祥生,那些狼犬下上竄下跳有兩個人被撲倒在地,要不是他招呼及時恐怕會出大亂子。石紅坡跑在最後,小腿肚子被一條狼犬啃得血流不止,幾個人拿著鐵E砸到了那只狼犬頭上,手忙腳亂把他架起來就跑。那條狼犬也躺在那兒一聲一聲嘶啞的叫著。

另外幾條狼犬追到運動大渠被趙祥生叫了回來,他回身看見藍雲正蹲下來摸著那條受傷的狼犬。“趕緊先送回去吧,我出來也沒帶藥箱。”

藍雲試著想要把這條狼犬抱起來,但是顯然有些吃力。老趙趕緊也上來幫把手把它放到了車後座上。

“他們人多咱們狗多,只要他敢來咱就敢放狗咬他。”郭振宏身上全都是土,臉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

“你少在這兒咋呼,趕緊走吧。”鄭小格在一邊瞪了他一眼。

看著車卷起一陣黃煙,藍雲站在那兒半天也沒有動,直到鄭小格遞給她一張紙巾,藍雲這才意識到自己臉上不知不覺有淚已經滑落下來。

剩下的四條狼犬暫時留在了秀成賓館和肉聯廠。這時候的每個人好象渾身的血性都因?這場找上門來結果被他們取勝的戰鬥而膨脹起來,他們開始以加倍的熱情投入到剛才的工作當中去。但是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這一點連藍雲也沒有想到。

剛過了中午,住在坡下邊的人瘋了一樣跑上來說:“不好了這回真要出大亂子了,石犬村的男人全都來了。有一千多人都拿著東西把曹立正的照相館都砸了…”

石犬村在歷史上只發生過一次全村出動打群架的事,那還是在實行土地承包的頭一年。因?跟八堬曭坐@條澆地的灌渠,兩個村有七十多個男人住進了醫院。這一回跟上一回卻有很大的不同,不管是什洩F西每個男人的腿上都綁上了厚厚的一層,像是打冰球的裝束。這一回,他們是有備而來。

藍雲在地下室換好衣服正躺在那兒休息,郭振宏敲開門一邊說著一邊罵“日他媽跟他們拼了,我這回給狼狗全拉出來。”說完扭頭跑著去找人把幾條狼犬拉出去,並排臥在坡口。但是洶湧而來的石犬人並沒有被這幾條狗嚇住,帶頭的是石紅坡老三兄弟。在方圓附近這是個出了名的刺兒頭,從小到大頭上的疤瘌過兩年就要添兩條。我到現在也象很多不知道他名字的人一樣都跟他叫:三兒。

三兒穿著一件真絲面料的半截袖襯衫,兩手一邊一把小巧鋒利的月牙斧頭,在燦爛的陽光他右邊胳膊上刺著的骷髏頭圖案很是扎眼。因?他走得太快,後頭的隊伍明顯跟他拉開有十幾步遠,但是走到運動大渠的中間他還站住了。後邊跟上的人也站在那兒都不再往前走了。

其實用不著旁邊人多說他一眼就看見了那個穿著天藍色套裙站在坡口的藍雲,但是他再傻也不會一個人就這樣沖過去跟幾條虎視眈眈的狼犬拼殺。多年的衝鋒陷陣練就了他狠中也有心計的一面。

他用手堛漫礞l指著上面吆喝“你們南坡到底還有沒有男人啦?有膽量把狗弄回去咱試試。”

沒有人吭聲,上面的人好象是在看他的表演。就連那幾條狗也都安靜的臥在那兒一動不動,好象在他們的身後還隱藏著千軍萬馬的埋伏。

後邊跟著的人催著他“上吧,辣椒面兒石灰粉都現成成的,一挂鞭一點保准那狗跑遠遠的…”三兒的臉上掠過一絲欲去還留的陰笑,“我恐怕他們後頭還有東西。”

“那好辦,咱往上頭一扔石頭不是就知道了。”後邊的人群散開遍地找石塊、土坷拉。

藍雲把這些看得很清楚,但是在後援還沒有來到以前,這樣的對峙是最好的選擇。

坡下邊往上邊扔石頭絕沒有坡上邊方便,這樣的土坷拉大戰就像是又回到了原始社會的爭鬥。只不過這樣的交戰只持續了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三兒就已經確定上邊除了這幾個人跟幾條狗之外並無埋伏,真正的衝鋒開始了。

劈劈啪啪幾十挂鞭炮一起點響,一群人的手堸ㄓF鋤頭鐮刀還用紙包著辣椒面兒石灰粉,群膽包天的這夥人一擁而上鞭炮辣面兒石灰粉扔向這幾隻剛躥起來的狼犬,緊接著幾十張鐵E鋤頭上來劈堸埶掑@陣亂打。兩條狗頃刻間嗚咽著倒在了地上,一隻躥出去跑的無影無蹤,只有一只是且戰且退緊貼著藍雲,這是老將跟春兒配種?下的一窩當中的一個,夏秋虹特意送回來的。有一個西安人專門跑了兩趟想要買走都被拒絕了,但是因?缺少必要的馴養跟它英勇善戰的父輩比起來相差太遠,它的吼叫聲低沈但略顯幼稚,撲躥有力但不夠迅捷。

三兒的手上衣服上都沾上了血星子,他的眼睛跟這最後一隻狼犬死死的盯著,他每晃一下手堛漫聸Y,這狼犬就會機警的叫出一聲。他一點兒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正跟著這條狗往最危險的地方去。在這只狼犬的後邊就是運動大渠旁邊的一面懸崖,而在他的身後是剛剛從卡車上跳下來的一百多條狼犬。當他聽見聲響剛一扭身發現情況不妙,一切都已經?時已晚,這只狼犬在那一?那像是恢復了血統堶鴝l的野性,飛起身一口咬在了三兒的右胳膊上,那個刺青的骷髏連同整片肉皮沾上了地上的一點黃土咽進了這只還沒有名兒的狼犬肚堙C三兒躺在地上瘋狂慘叫沒有人敢象救石紅坡那樣沖上來,他們像是被洪水淹沒了似的退到了坡下。一百多隻黑漆漆的狼犬築起了一條堅固而又威嚴的堤壩。

自始至終藍雲像是一位胸有成竹的將軍,既沒有後退也沒有膽怯。聽著石犬的男人在坡下邊人山人海的叫喊怒薄A她慢慢彎下腰揀起三兒扔下的一把小斧頭。三兒躺在那兒一隻手捂著不住往外流血的胳膊嘴堣ㄕ篴n的罵著“媽那個×,老子早晚把你這爛廠砸了…”

小斧頭上的血還沾著幾根狗毛,藍雲的眉頭皺了一下。“你給我說說,你哪只手想砸我的廠子?”她的眼堮g出從未有過的凶光,跟這平靜得近乎變態的話一樣讓人不寒而慄。

“我、我…”沒等三兒把話說出來,她一腳踢在他捂著的傷口上。“啊-啊——”三兒死狼怪聲的叫聲傳到坡下邊,頓時靜悄悄的。

藍雲把斧頭的刃放在三兒的右手腕上,“我現在就先要了你這只手,看看誰還再敢跟我說出個砸字?”手起斧落,三兒就地下打了個滾兒,斧頭剁進地堣G寸深。狼犬撲上去就咬,三兒的左手又是血淋呼啦。他兩腿撲通跪到了地上“饒了我吧,求求你饒了我吧…”

準備三下兩下砸了廠子的石犬人這會兒傻了,靜靜的聽著三兒的慘叫,終於有人像是受了欺負一樣想起來什泵[喝著“趕緊打110、110…”

110來的時候石犬村的人都已經艙蛚阰去了醫院。縣公安局來人把藍雲帶走,但是天黑以前就又專程派車給送了回來。一星期過後,這輛車把三兒從醫院接出來送進了縣城的拘留所。

對於肉聯廠的排汙問題在先前處理達標的基礎上增加淨化設備;要按照市里原先確定取消鬥犬的決定在一個月之內處理完現有各種非肉用犬。

藍雲並沒有給魏新生打一個電話,她平靜的接受著這一切。那個西安人第一個跑來把那咬了三兒的純種黑貝以五萬圓買去,並且答應等這邊想養了隨時可以回來義務配種。藍雲苦笑一下說了聲“你花這洶j價錢我相信不會待它差了。”

等到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她才到店媄鋮荂C“我要出去兩天,有事打我電話。”她說這話的時候語調很平和,一點不象剛經過一場激烈的鏖戰。也許是這樣的經歷才讓她有了這種沈著,這樣的語調使我一下就又想起史美琴來,更何況藍雲此行也必定會去跟這個女人見面。

史美琴顯然並沒有要馬上回到藍成憶身邊的打算,所以她直到五月份才打來一個電話。但是幾天以後我得到的消息是她已經在藍成憶服刑的監獄旁的村子堹略F間房子,每隔上幾天她就會去看看他再給他送點好吃的。這樣的做法讓我既感動又糊塗,真應了流行歌曲堛滌菄漕漸y:女人的心思你別猜。

郭振宏的臉上還留著傷,從藍雲進到店堥鴔琝潀o送上車,他一直坐在車堙C

“什洩F西?”他一邊把車開出去,一邊在嘴媢旰豯菕C

藍雲早把這看在眼堙A“小郭,你這整天都泡在車上,連找朋友的時間都給耽誤了。不行,這回回來我得給你報個名兒上電視上那個“誰讓我心動”找個好的,錢我來出…”

“就我現在這樣兒,嘿嘿。”他回頭笑了笑,不停的搖頭。

“這樣兒咋啦?這可是?保衛咱們南坡光榮負傷的啊,我一定得給你找個好的。”對這個在危險時刻站出來的年輕人藍雲好象有了新的認識。

郭振宏老半天只顧開車再也沒有說一句話,他不知道心堛爾雰鴝鹿雩虒羷硐﹛H這幾年發生在鄭小格身上的每一件事他全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當初自己的優柔寡斷而自責,?小格跟我這個城堛漱w婚男人走到一塊兒而氣憤。但是直到從藍雲那兒知道小格跟我徹底分開的消息,他也沒能從小格臉上找到一丁點兒傷心的表情。這讓他到嘴邊兒的話一次次又咽了下去。

 

藍雲走後的第二天上午我陪著盧梅到醫院去做體檢,在走廊媯扔菄漁伬埳q話響了。我急忙跑到門診樓外邊去接,電話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打電話的人是黃繼承。他說他是在回易城的火車上,過一會兒就到站了。雖然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但是聲音聽起來的確是有些生疏。他聽我說正陪著盧梅做檢查遲疑了一下說這洹盓A都要當爹了,那就晚上再見面吧。

從火車站走出來的黃繼承只拿著一個公事包,到這個城市堥荌ㄓF我沒有任何人知道,就連我也是在他走下火車前才臨時決定要見的。從外表看他一點兒也不像是剛從坐了一夜的火車上下來。所以那些搶生意的計程車司機從他旁邊竄過去抓那幾個背包的人還把他嚇了一跳。

他既沒有坐出租也沒有坐公交,點上一根煙一步步走著從車站往市區堨h。因?搞創建擴寬馬路那些早年栽種的法國梧桐全都挖地三尺刨掉了,沒走多遠就滿身是汗。他拐進一個小賣部買了瓶純淨水,坐在凳子上喝著。這時候他看見馬路對面的那家酒店門口有一對新人在接待來客,請來的軍樂隊鼓足了勁兒一首接一首的演奏著那些精彩的段子。他想起來兩年前那個同樣熱鬧的婚禮,天氣差不多也是這樣的熱,人比這媮棜n多,光是白酒就下了一百多瓶。他的眼看著那埵茞渺堛獐v像卻變成了另一幅場景,在一秒鐘的時間堣S快速閃回。

他穿過馬路只是想走得更近一點,樂隊堻o會兒換成了一個女人站在那兒獨唱,她先是唱了個《好日子》,調兒太高有幾次都沒能頂上去。接著她又要唱一個《常回家看看》,黃繼承差點兒笑出聲來,他感覺這女人更像是在哭一樣。他一邊看著一邊邁腳想走,腳下一滑一個跟頭栽出去差點沒趴在地下,緊跟著就聽見撲通嘩啦哎吆亂做一團。他這才看見剛剛跨過來的地上有一根軟軟的黑皮線,因?他一不小心扯倒了一個話筒,正站在那兒唱著的女人一驚一詐這一個高音輕輕鬆松就上去了。他連聲陪著不是,“看看壞了沒有?壞了我賠、我賠…”

那女人臉上的妝畫的太濃,出的汗流過的地方露出來皮膚的?色。這樣的事情顯然不止發生過一次,她喂喂試了試,又用手拍了幾下,揚聲器媔ルX回應的聲音。“沒事了,別光顧看著啦,新郎新娘都進去了,你還不趕緊進去?”

他愣了一下,“哎,我、我幫你們羲F西吧?”看著那幾個人正艙菄F西要往樓媄鋮哄A他夾著包上去幫忙。

這是他頭一回參加城堣H的婚禮,只不過這媄鋮癡S有他認識的人。他本來打算跟這些樂隊的人坐到一塊兒還能順便幫把手也不白看這熱鬧,誰知道剛開始要宴席這幫人就拿起東西下樓走了。

“這真是跟鄉下太不一樣了,哪兒能連飯都不讓人家吃就走了?這我還真不知道。”剛一見面他就說起這頓與種不同的午餐。

“你白吃一頓飯還有什洶願意的?”這樣荒唐的事情發生在他身上我有些不大相信。

“誰說我沒給錢?哪一回我都是一百塊錢一張…”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我好象沒聽明白他剛說出口的話是什炤N思?

“你-----”我很想聽他有更好的解釋。

他笑了一下,舉起杯。“來,?了人家的幸福幹一杯。”他一飲而盡。“我在武漢的時候也吃過人家的婚宴,每回我都先包個紅包……”酒杯在他手媄鋮茼^轉動著,他螃Y深呼出一口氣。

我們一路走著上了易城市新修的入城立交橋,奏在橋欄上看著各種大大小小的車輛穿梭而過,震得腳下的橋面微微發顫。“在外邊兒,我最喜歡每天晚上吃過飯一個人到鐵路邊去,看著火車轟隆隆的快速從眼前開過去。心媄銣O提有多痛快。有時候還能趁著這噪音張大聲吆喝真是…”昏黃的路燈照在人臉上就象平鋪上了一層很久以前的記憶。

事情象我預料的那樣,除了不知道藍雲剛剛外出幾乎所有的事情他全都瞭解。“那你有什洛景漶H”我的聲音很大惟恐被車輛的噪音壓住。

“你說我還能咋打算?”這樣的反問讓我吃了一驚,“我說,我說你走到橋那頭坐上車回去。你會聽我的?”可以確定的一點是這個問題他肯定早已經問過自己不知道多少遍了。

他一直向橋那頭看著,每輛車都轟鳴著馬達堅決而又粗暴的向前挺進。                                                                                                                     

藍雲因?是先去北京看完藍青山回來又拐去的信陽所以耽誤了一天時間,我只說是要給她接風洗塵去安排好了地方。“好,我就看看你到底想耍啥花樣?”

當他看見坐在那兒的黃繼承,眼睛閉了一會兒。我退出來帶上了門。她什洫伬唻囿漣琩瓣ㄙ器D,但是沒過幾天我又接到黃繼承電話的時候才知道他既沒有回石犬也沒有回武漢,他留下來當上了石犬防盜器材公司的副總經理。

這一次見面,黃繼承給了我一份計劃周密的《狗肉莊對外合作意向書》。“我這也是跟你學著胡亂寫的,好不好你做個參考就行了。”

“你直接給藍總多好?你給我我還得再給她…”我開玩笑想要套出那天見面的一些事情。

他臉上很不自然的笑著,“我們要離婚了。”

這幾個字像是一個隕石砸到我身上,“這怎洛i能?我怎洶@點兒都沒聽說?…”

“她提出想協定離婚,我也不想答應…”他看著我說,“不管咋樣兒,還是謝謝老同學。”

“你不能離,堅決不能離!”我怎炤|用這種命令的語氣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甚至忘了當初是如何的反感眼前這個男人跟藍雲的結婚,但是我只想現在的藍雲可以有一個在她身邊?她遮風擋雨的男人,而在我看來這個眼前的男人正漸漸變得接近這樣的要求。我甚至承諾做最大的努力去撮合這件事。也許就是我的這種衝動打動了他,我們喝得醉醺醺打車回去,黃繼承躺在床上嘴埵b說著魏錦坤如何如何,我硬撐著想讓自己聽清楚一些,他已經漸漸睡著了。

等到他醒過來,我跟他說說了一句話。“?了我的承諾,你必須跟我說你跟另一個女孩子的事。”

黃繼承的意向書主要提到的是將石犬狗肉莊跟全國狗肉製作最有名的延吉朝鮮族的一家狗肉莊合作,他甚至已經跟對方達成了某些初步的協定。但是因?距離太遠,象優價供應對方品種肉犬的想法就很難實現。而這一點又是和對方合作的主要方面,對方每年定期來指導烹飪技術,教授朝鮮族舞蹈等等也?下一步樣板店的經營提供了很好的輔助專案,這樣的合作也確實很是誘人。?了能夠儘快擬出一份操作性強的協定,也?了能摸透藍雲的心思我決定回一趟南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