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易 城 犬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藍成憶喜歡吃醋溜土豆絲,這早已經不是什炫絞K。不管是到外地還是在易城,到飯店吃飯的時候,郭振宏總是第一個先給他報上這道菜,不管好不好吃,他總是一根不剩吃得乾乾淨淨。但是每回吃完他總是會搖著頭在心媟P歎這些都不如秀娥做的土豆絲好吃!

史美琴做土豆絲的手藝簡直是一種女人的發明創造。“這都是我閑著自己摸索出來的。”從她的笑容塈痧鉣曋|到一個女人做家務的快樂與權利。“這絲切得再好也沒有擦出來的勻稱”。她擦絲的動作輕鬆有力,“就是筷子夾起來費了點兒勁”。

“擦好的絲過去都是用涼水沖,那炒出來肯定不會閃閃亮,也不滑溜。得用這溫水先焯一下,在這溫水媮棜n加一丁點兒的白醋。這溫度、時間、火候可要把握好,水溫太高絲變得軟了,時間太長焯得過熟又不脆,白醋太多味道入得太深把別的味就給壓了…”聽著她這樣一邊做一邊娓娓道來跟電視堥漕Д虴A做菜的節目相比,我眼前仿佛看見這個曾經被剝奪了下廚權利的女人終於可以像是要自編自創某一段舞蹈一樣的勝利和喜悅。

“配菜要用幾根綠色的辣子細絲和五六片紅色的蕃茄…”對於色彩的搭配這個江南女人也是極有靈性。

“千萬不能放一點兒醬油和味精,一下子就完了,我只用雞精化成的汁,馬上就可以出鍋了。”聽這個女人講解做土豆絲和感覺我想這輩子都不會被什泵A大的大菜所取代。

我走在街上的時候,一直在想著那個被關起來的張家霖。這一點讓我?自己而感到噁心,於是我試著想要躲開,但是一連串的問題馬上就又跑出來。一個我在給自己找藉口:我又不是沒有打電話到他單位。

那頂個屁用?——另一個我劈頭蓋臉毫不留情。他現在不是已經被關進看守所等待審判了?你也覺得他有病是不是?

可是他真的有點兒不對勁——我解釋。

是你,你們這些…——我沒有讓我這樣無情的罵出口。

我站在路邊打電話給盧梅,我只是想告訴她我打算要到北京去一段時間。

接電話的是老太太,她說“你咋還沒忙完呢?她都懷孕了你還這洶應心?…”

我好象是說了要回去,又好象沒有說什洫伬啈^去,我不知道。挂上話筒我說不出是喜是憂,在公交車上我肯定是笑出了聲。旁邊的人直看我,也許那會兒我在別人的眼奡N是不對勁的一種。

臥室堛漣伈甈O格子狀的,被罩也是格子狀的,窗簾也是格子狀的,這一切的格子花布都是我們結婚前一起到百貨大樓去挑選的。《易城廣播電視報》上還登過一篇我寫的“做人有格調的男人”的文章,但是盧梅從來不知道還有個叫鄭小格的女孩子。

這一夜我不知道到底該感謝還是譴責程立文的“自由主義”?追求自由需要付出沈重的代價,但是懷孕無罪…除了應該象老太太一樣向盧梅表示祝賀以外,我沒有話講。我不是個想要逃避的男人,但是因?我的不小心,原來計劃好的一切現在一下全亂了套。

盧梅進屋的時候看見我穿著衣服躺在床上睡著了,旁邊是長長短短的煙頭。過去每趟車回來她都得馬上躺下先好好的睡一覺,這一回卻沒有。“你出啥事了?”她直直看著我。

“沒事啊”洗完臉在鏡子塈痤o現兩眼都淤著,而我竟一點感覺都沒有。

老岳母的笑讓我心堣@下子暖融融的,盧梅必定是一直瞞著他們,這說明在她的心堥癡S有要真正分開這個家庭的意思。“都快當爹的人了,可是得多留點兒心。”

“你一定是有啥事才回來吧?”吃外早飯,盧梅把門關上。“我看你吃飯都沒一點兒心。”

“沒事”我的笑很容易讓人看出有些牽強。

“……”她一直看著我好一會兒,“我知道你不想這泵限n這個孩子…”

“不是”我真怕她再這樣瞎猜下去,我說電視臺的事不幹了,想要出去一段兒。

“不一定非得出去才能過日子啊,在附近就不能找個事幹了?”她好象是想要安慰我,又說“我早就說你幹那活看著風光其實有啥意思?一年到頭的忙。淨是給旁人跑腿…”看我不說話,她才沒有再說什活C

我說藍成憶也說起讓我到他那兒去幹。

“那你就去呀,他肯定不會叫你也去喂狗。”女人的聰明超乎想象的現實。

老太太在客廳埵[喝著“小梅,你要是不瞌睡。今兒天多好,你們就出去轉轉去,對小孩子也有好處。”

我很難想象如果沒有“放心肉工程”競爭這回事,藍成憶在老將死後的一段時間會是個什狩豸l?也許老將的死帶給他的只是更加堅定了把資金投向另外一種經營模式的決心。

在我正式成?他手下以後,石犬基地、狗肉莊和未來的肉類聯合加工廠才算是共同有了第一個專門負責對外聯絡和宣傳的公共關係部。?了儘快適應這種角色的轉變,我用了兩個星期的時間翻看了大量的有關專業類雜誌、省內外一些報紙電視的廣告等等,然後給藍成憶遞交了一份包括嚴格人事制度、員工輪訓制度、考核業務技能制度、?品創新獎勵制度以及企業文化的營造等一些我個人的見解。

“我早就說你中,藍雲也說你有腦子,這些事兒要按說我心堣]知道,可就是不知道具體作起來咋著去弄。”在藍成憶的辦公室塈畯抾H任何一家企業的員工和經理一樣的談話,“這些東西你以後只管跟藍雲商量就行啦,我只管大方向。”他停了一會兒試探著問“有件事我想問問你,你別多想。你知道史美琴是以前那個城管監察隊長何小祿的媳婦…”我點點頭,這一點整個易城市恐怕知道的不在少數。

“你是不是還知道點兒別的啥東西?…”兩句話他都沒有說完整,我有些感覺不妙。“你接完電話回去那天她倒是…”我剛想要把那天下午史美琴說起的一些往事說說,被他揮著手打斷了“算了,不說了。我跟你說個好事兒”他明顯是在岔開另外一個話題,“老將去北京配的那只狗弄成事兒啦。”

“是吧?”我打從心眼兒奡嬰拲N高興“這可值得喝一杯。”我故意把聲音放得響亮些,似乎是要忘了剛剛的話題。

我一直認?那個下午史美琴之所以能夠毫不做作的在我面前回憶當年的往事,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那就是她已經太久沒有和人暢快的交流,更何況我也沒有保留的說了那泵h和盧梅之間的事情。她說起自己當初任憑父母怎樣的勸阻仍一味的堅信和執著。可是,究竟是什洩F西改變了當年浪漫而體貼的親密愛人,她找不到原因,也許這大街上每一個運動著的或是根本就不會動的東西都在發生著變化,能有什洵O不會改變的呢?也許只有親情才是日久彌新的。她這樣說的時候我還勸她回去看看自己年邁的父母?她忍不住淚水溢出眼眶。她說女兒的名字還是外公給起的,叫何帆。外公說想我了,你就漂回來。她說想到女兒跪在電視上的鏡頭她覺得沒有臉面回去見年邁的父親。她說她只恨那個犯了罪的帶有東北口音的人。但是接著就又說即便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她自己的生活真的能一帆風順嗎?她不敢再想下去。有時候只要一閉上眼就哪兒都是那張老太婆惡狠狠的嘴臉,就像是怎為k都逃不脫的一個惡夢。

她說她只想等,等到女兒上了大學,也許一切都會好起來。自己才好回去向她的外公有個交代。

沒有一絲一毫見不得人的地方,但是任何多餘的解釋又都會褻瀆那種純淨的交流和信任。沒有人能夠營造出兩次完全相同的氛圍與融洽。

?了能夠使我的一些想法可以順利實施,藍成憶當憤襲G我的另一個職務:狗肉莊副經理。這使得我感到了一些壓力。

說得再多都要從一點一滴做起,通過一番積極協調,狗肉莊跟易城市郊區的一個通訊部隊結成共建單位。初步達成協定:每年建軍節、中秋節、春節,肉犬基地組織到部隊慰問,部隊定期幫基地員工進行軍訓、普及國防知識。

在我領到第二個月工資的時候,狗肉莊所有員工?期一個月的軍訓已經開始。兩個店面的設計委託一家裝飾公司全面設計。而藍成憶每天都呆在即將收尾的春秋樓工地上,因?馬上要過年了很多福建、湖北等外省工人都開始打算提前回家。但是因?牽涉到幾根泰山石柱的雕刻,他不想讓這些人停下來。藍雲開始照看聯合加工廠的初期生?準備。在電視報紙上,狗肉莊越來越多的促銷活動吸引著又一輪的狗肉熱。什洧鉞ˇヰ砲s大賽、冬季“狗刨”式趣味游泳大賽、吃狗肉猜對謎語不要錢…這樣的活動安排再加上經過軍訓更加優質的服務,使得原來的一些回頭客也再度踏上了門檻。雖然我從內心很清楚這都只是暫時的好景象,但是畢竟這算是看得見的一種成果。從第二個月開始,我從電臺請來播音主持人每天晚上給服務員上課要求每個人都必須學說普通話。藍成憶在頭一天的上課以前還站到臺上講了兩句話,“這往後啊,咱都不准在說啥‘中不中’了,不光是你們要學,接著是基地、最後咱還要讓全南坡村的老老少少全都說普通話。咱國家要普通話弄啥哩?那就是叫全國人民都識一樣的中國字、說一樣的中國話、花一樣的錢、過一樣的日子嗎,這樣兒不是走到哪兒不是都沒人笑話咱啦?…”我不知道那些服務員對他那天講的話記住了多少?但是這幾句話從他的嘴婸‘X來我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震驚。如果說我是這場普通話風暴的始作俑者、那鄭樹森就是推波助瀾的推進者。雖說他這樣做可能還受著其他方面的一些利益驅動,但是畢竟不倫不類的鄉村普通話在南坡村這片不大的黃土地上已經蔓延開來。

鄭樹森是眼看著藍成憶一點一點站起來的,在開會的時候他最常說的一句話是:看看咱這日子過得有多自在,要啥有啥,啊…他的手一揮儼然這一切都是他這個當家人的功勞。而在他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他總是會在心堣ㄟ悸滌搹菑v:這世道咋就變得恁快?沒幾年的工夫,這竟然就開始選舉了。好在有藍成憶這張王牌靠在身後,南坡村沒有誰敢明目張膽的跳出來跟他較這個勁。

石犬鎮的好幾個村子,因?競選村委會主任竟然傳出發洗衣粉、發肥皂,甚至發錢的事兒。有一個村堛漕漎ㄓj打出手,五六個人住進了醫院。只有南坡和石犬村靜悄悄的好象什洧々]沒有發生。但是事情往往就是這樣:越是安靜越是說明有事兒要發生。石犬村的選舉剛剛結束,原來還在各個鐵箱廠上班的南坡的男男女女一個個都被攆了回來。因?這件事鄭樹森跑到了縣堨h找藍成憶。

“是不是人家裁人了?” 藍成憶起初對此不以?然。

鄭樹森長籲短歎“哪兒那玲眾獢H別的村都好好的沒事,偏偏要裁的都是南坡村的人。這明擺著是沖著咱們來的呀。”

藍成憶一愣,“是不是這會兒村主任換人了?”

鄭樹森的臉上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尷尬,他罵著“早就料到石紅坡這個小子不是個好東西,可、可誰知道他會給咱來這一手…”

石紅坡何許人也?簡單一點說是前任支書石栓的侄女女婿,也就是說他和黃鼎柱娶的是同一家的姐妹倆。跟鄭樹森的老大女婿曹立正還是戰友。家塈怚S四個他排行老二。從部隊復員回來以後先是在村媄銩竁L兩年的聯防隊隊長,後來又跟別人合夥在城堸絮漫悼芛N,但是卻並沒有賺住多少錢。倒是把老婆孩子養活的一個個肥頭大耳,老丈人起先跟他提競選村主任的事兒,他並沒有答應。“我現在這樣不是過得也挺好?再說我也沒啥資格何必回去丟那個人。”

“你咋就光看見眼下這一丁點兒東西,你這生意真就一輩子賺錢?好賴你還是個黨員,這總比別人強吧?你看看人家鼎柱那才叫本事,咱在這兒掙再多也買不下一個廠吧?…”奈不住媳婦一連幾天的枕邊風,中不中他決定回去試試。

讓他沒想到的是一切都安排好了似的,輕輕鬆松他竟然就當上了在別的村媄銗敞}頭爭搶的村委主任。當是當上了,可是以前攥了老大勁這會兒又不得不放手的人開始有意見了。這一派的領軍人物比如曹立正。

跟很多人一樣曹立正同樣想不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這石紅坡咋會突然的就跳了出來?這一來原來拼錢拼關係的全都不爭了。也許石紅坡的錢並沒有他們的多,但是誰都知道在他背後站著的是當權派人物石栓、是如狼似虎的另外三兄弟、是黃家跟他的親戚關係……他們不想就這樣輕易服輸,但是又無可奈何不得不慢慢放手。所以當石紅坡似乎平平靜靜的輕易勝出以後,他們開始說話了。有的說村媄鉹@年到頭那泵h企業把地都占了分紅一點兒不見提高;有的說自己村堛漸禶~工資都讓外村人掙走了工資提成也沒一點兒區分這不公平……說來說去無非是想惹出點兒事,好看看他這個人有多大本事?

石紅坡存得住氣,他暗地堣@直在觀察著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最後他的老三兄弟跑來跟他說:哥,這都是曹立正在那兒胡造謠呢。

當過兵的人大都會養成這樣一個習慣:他們輕易不會做一件沒有把握的事,但是一旦要下手往往會比一般人多一些戰略戰術方面的考量。

曹立正沒能競選上這一任的村主任,對於石紅坡來說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在部隊每到春節的時候曹立正的家人都能收到從武裝部轉來的一張硬硬實實的喜報,而同時入伍的石紅坡直到最後一年在老丈人的一再數落下經過一番努力才終於算是入上了黨。換句話說這一回他感覺更像是打了一場勝仗。“我早就知道了,你不要出去亂說。”他給老三兄弟遞了一根煙。“別著急,有出氣的時候。”

用孫子兵法上的話說,石紅坡用的是一箭雙雕的妙計。他招來了各個鐵箱廠的老闆,商量的結果是從現在起所有在鐵箱廠上班的外村人一律攆走,崗位重新安排,外村人跑業務提成降低10%。但是奇怪的是這一規定先從南坡人執行,然後再說其他的村。

鄭樹森尷尬的原因是當初鼓勵曹立正競選的人是他,石紅坡上任以後給女婿出主意的人也是他,但是哪料到搬起的石頭到頭來又會砸了自己的腳。

藍成憶讓他先回去,說等肉類聯合加工廠的事完全敲定了,咱村媕Y的人還不夠用呢。就不用去給外村人幹活了。

鄭樹森高高興興也回來照著原話跟那些被攆回來的人說了,一開始倒是也安靜了幾天。可是眼看著一天天過去連一點消息也沒有,人最怕就是閑下來沒事幹,於是事情開始向著壞處發展。議論紛紛說閒話的人越來越多了,“?啥人家別的村都叫在那兒幹偏偏不叫咱去?”

“就是,黃繼承又跑了,誰還拾咱南坡的面子?”

在背後說鄭樹森無能的人更是不在少數。實在沒著了,他還是打電話催藍成憶回來一趟。“你當面跟大傢夥說吧,現在是沒人信我說的話了…”

這些年是這個幹了一輩子支書的他最風光的時候,大大小小的榮譽像是放羊拾糞一樣捎帶著就有了。自從那年帶著全村人的寄託想要去拉回來那個石犬人攆走的小癟三企業結果卻被臊了一頓扇了自己幾個耳光以後,他開始感覺到自己的威信在村堨縣攳q降下來。要沒有藍成憶這兩年在旁邊撐著,不管是不是真心他早就吆喝著想要下臺了。

其實藍成憶回來也不會說什活A他只要往臺上一坐,話全都有鄭樹森來說。

他先是把兩隻胳膊袖子往上挽了挽又喝了口水才說話,“你們不是啥話都會說活H在這兒說啊…”下邊靜悄悄的沒有人說話。“啥人都是?”說這幾句話的時候噴出來許多的唾沫星子,看得出來這一回他確實是逼急了。

藍成憶插了一句“基本上確定年前可以正式投?,要是有人等不及今天就可以先到縣上的關廟去找個事兒先幹著,家堹尪的去基地打條子先借點兒,願意幹後晌就開始報名,先培訓後上班,對了都得學著說普通話。”

下邊先是有人議論“殺豬的學那弄啥?”

“這是頭一條,不學不要。我、我也得帶頭學。”他指著自己。

有幾個以前在石犬鐵箱廠跑過業務的倒是積極回應“學學又沒啥壞處,?啥不學?出去門到底是有好處。”

……

亂糟糟說啥的都有。鄭樹森事先並沒聽他說起這事兒,但是他很快就回過味來,“都聽見了吧?咱將來也叫石犬那些人看看…”

藍成憶笑得有點兒無奈,但是也沒有去打斷他的話,任由他用抑抑頓挫快慢鬆緊到位的語言在那兒盡情表達,在關鍵的時候鄭樹森還要加上他揮舞得象猜拳行令一樣豐富的手勢,感染力絕對十足。報名的人早急著擠過來開始一個一個的填表。

 

對於石犬鎮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黃繼承雖說人在外邊但是全都一清二楚。一開始他躲到鐵箱廠在武漢設的銷售點,毛剛一死,調查的事情停了下來,沒有人說要再追究他的什炯d任。這他也知道,但是他並不急於自有他自己的一番道理。他知道在什洫伬堋荌竣洧き﹛H環境影響究竟能有多大的重要性是他這兩年想得最多的一個問題。他肯定自己在那泵h人面前義無返顧的蹲下去背起縣長是沒有錯的。但是很快他就會恨那個有些昏暗的房間,如果…每一次想到這堛漁伬唌A他都會自覺終止這樣的假設。在原始的欲望面前永遠也找不到理智的托詞。也許那才是他最最真實的本性的流露,他既無法控制自己去做該做的事也同樣無法控制自己去做不該做的事情。某一件事情要在哪里、在什洫伬埽o生,人本身可能也只是這場景當中的一件擺設而已,他無法做出任何徒勞而多餘的表演。這些話在他回到易城的那天晚上說出來,我眼前浮現的是一個出了車禍的現場:車停在哪個位置、人趴在哪兒、警察怎炭量、尉官的如何猜測…

就在這種凡事都要看場合、講方式的“度量觀”在他的腦子堶霅銴~有了些雛形,就經歷了最?嚴峻的一次考驗,這個考官就是魏錦坤。

黃繼承並沒有想要在縣堻韋o個縣長,事情就是這樣你沒有打算的偏就非要發生。魏新生的兒子女兒大年初七同一天剛走,一個在美國、一個在北京。雖說咬了一口事情不大住得又是高幹病房,但是因?他並不想大過年的把這件事給傳出去,說不定會傳出個啥樣。他讓每個人都回去,但是只有黃繼承走到半道又折回去了。

“你這不是還在觀察期活H…”他就是不說話,魏新生也能從他的表情看得出他的坦率。他從心媄銩P謝這個說話沒有做事利索的年輕人。“我沒事兒,你回去吧…”

就在黃繼承不知道該進該退的時候,魏新生的老伴兒開始埋怨他“不叫你去你非要去,這會兒都這個樣兒,萬一要是再有個啥事兒,醫院堣S只有值班的…”

魏新生擺著手示意不讓他再說話,“我就是要說,我這就去給坤打電話,哪能到事兒上了一個兒也抓撈不住了。”她說著淚就流出去。

“我回去反正也沒有啥事兒,咱這兒又不象大城市恁忙,過了今兒黑只要沒事兒我明天就回去。” 他說這些只是不想讓眼前的這個真真切切的縣長對他有什牴~會。”

話說到這,魏新生不想再和老伴兒爭論。對幾個小時以前發生的一幕他仍舊心有餘悸。身邊留一個讓他多一些安全感的小夥子又只一夜的時間,他笑笑算是答應下來。

黃繼承睜著眼過了這一夜,天快明的時候實在忍不住睡著了。迷迷糊糊他好象聽見有人在笑,聲音不大但是很響亮。他意識到自己是睡著了眼睛都沒有睜就折起身在床上坐了起來。

“哎吆-”還是那個響亮的聲音被他嚇了一跳也把他嚇得睜開了眼。

魏錦坤接到電話先是坐飛機到鄭州,緊接著包了輛出租直接到醫院。“你這來來回回都坐飛機可是比我們縣級幹部還威風。” 魏新生雖然嘴上這樣說心媮椄O最喜歡這個風風火火的女兒這洹硒N又回到了自己的身邊。

“我這不是講究效率嗎?真是的。”她瞥了老爸一眼,掀開被子看著那個包紮著的部位。馬上就象又發現了什活壯A這真是看賽犬讓咬住的?”她有些不大相信這種鄉下趣事會發生在這個整日堭虼|她不要瘋瘋癲癲的父親身上。

“是---” 魏新生看了一眼躺在另外一張床上的年輕人,想說自己還是這個人給背回來的。“哈哈哈——” 魏錦坤的笑聲一下驚醒了睡著了的黃繼承。她像是看見父親在竄出賽場的鬥犬面前那種驚慌失措的樣子。

“我、我去買點兒東西。” 黃繼承看著眼前的情形想先避開一會兒。

“不用了,外邊現在也沒幾家飯店開門。我回家親自下廚,給你做幾個拿手小菜。怎狩辿悛芋H”說完這句話,她卻看著這個一臉疲倦的年輕人。

“好。” 魏新生的心情顯然已經好了很多。

“那、我這會兒就回去吧?” 黃繼承感覺事情到了這堮t不多也算是有了結果。

“哎,這哪兒行?你跟著她一塊兒去摸摸門,往後有事就去家堙C”魏新生實心實意的說這幾句話。魏錦坤更是大大方方的一擺手說“怎狩佌虴a,我還要替我老爸表示感謝呢。”

從醫院到魏新生住的政府小院要走十幾分鐘的路,但是黃繼承一直沒能好好看魏錦坤一眼,因?她實在是走得太快了。走在後面他只能看見她背著背包穿著牛仔褲的背影,時不時她還會扭過頭來催他快點兒。這跟在鐵箱廠那些幹活的那些能幹的女孩子好象也沒有多大的差別,如果是在賽犬大會的人群當中他絕對不會把她當成是什玷云曭漱d金小姐。但是在她的身上又好象掩藏著某種說不出來的吸引力讓所有她身邊的人感到愉悅。

就著冰箱堛漯F西,魏錦坤哼哼唱唱就做好了三個菜:韭黃炒雞蛋、蘑菇肉絲、蠔油生菜。

“這不行啊,這不是不興“殺材”(跟三菜諧音,在沿能縣是罵人的一句話。)你也來露一手,別總是給我打下手。"這是黃繼承第一次正面看著這個縣長千金,愣愣的不知道該怎泵^應她。魏錦坤以?是自己臉上沾上了菜沫用手撥拉了一下。

“沒、沒有-”黃繼承趕忙解釋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啥也沒有。”

“那你看啥呢?說吧你做個啥?”她好象根本就沒有把眼前這個鄉下小夥兒當作是什洮人,她習慣了這種自己動手大家參與的做飯方式,這一點跟她一個人常年在外邊每天跟朋友聚會和經常旅遊的生活有著很大的關係。

可偏偏黃繼承是一個從來不會下廚做飯的男人,在家有哥嫂、在外有食堂。突然一下子出這樣一道難題也是他意想不到的。但是他不會簡單的說一句不會就算了,因?他是黃繼承。"我來一個糖拌洋柿柿吧…"

"啥?"魏錦坤詫異的笑著,"洋柿柿。哎呀哈哈哈-哈哈哈-"她笑得氣都有些不夠用了,看著黃繼承弄不清?啥的尷尬表情她更是難以自製。"我的天哪,你還會說這話?我多少年都沒聽過了。真-真有意思。"她努力控制著,"你們家是不是還種菜呀?洋柿--柿--"她故意咬著牙齒發那個si音。

這是第一個能夠讓黃繼承從內到外渾身都能感覺到緊張的女孩子。這種緊張蘊涵著激動和興奮,還有莫名的一種張力。這種力量讓他回想起劉禹錫《愛蓮說》堛漱@句“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這使他只能客套的說出一些他很陌生的話。他?此在回來的時候步行著走了很遠才坐上車,在心媞滶筋O對這次的窩囊的一種懲罰。

魏錦坤留了她在北京的電話和電子郵件地址,黃繼承裝在錢夾最堶惜@層。後來黃鼎柱也跟著他又去看了魏新生幾次,再後來他補缺就成了石犬鎮政府辦的黃主任。但是他卻從來沒有去撥打過那個在心埵迨w經背得滾瓜爛熟的十一個數位組成的電話號碼。頑固的“度量觀”促使他只想通過自己的一番努力盡可能的向那個也許永遠都只是海市蜃樓的夢境靠近。但是突然降臨的的一份美差徹底粉碎了這一番深藏不露的心計,也讓他最後保有的自信悄悄跌落到了地下。在魏小波陪著魏錦坤國慶節到石犬去的時候,他找藉口沒有陪著一塊兒到南坡去。但是在三個女孩子打鬧著圍在一起說笑的那個夜晚,他正一個人坐在離秀成賓館不遠的車上,天明以前他已經在心嵎璊W最後一E土,把這段從未沾上過塵埃的感情全部埋葬。

對於愛情我更願意象抱著聽故事的心情去對待,美麗、浪漫、一見鍾情、生死相許、……任何物質的東西似乎都會讓真正的愛情變味。門當戶對的觀念在愛情中人看來究竟有多重的分量?不管你是傍大款還是傍款姐;也不管是不是還談什炤R不愛的,“均衡愛情”的觀點必定是成立的。不管你付出還是獲取,和對方的付出和獲取都是要均衡的。這實際上是一種新時期的門當戶對。精神換精神、精神換物質、物質換物質,這樣的均衡能夠持續多久也就注定這一段共同的日子能夠過多久。

幾天以後,當魏新生極富成就感的給他牽紅線的時候,黃繼承的心塈騛閉O燒起了一把火。他的五臟六腑都被烤焦了,他該衷心的感謝眼前這個看來非常賞識他的縣長嗎?他該拒絕那個曾經讓他動過心的女人嗎?那從心媬U起的火怎洶]不肯熄滅?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臉上是什狩邞漱@幅表情。就清楚的聽見魏新生拍了一下膝蓋說“好,我這個媒人算是當定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