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易 城 犬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跟現在的很多大學生上學談戀愛一樣,史美琴和何小祿同樣毫不例外,和別人不同的是他們真的就這樣結婚了,我這樣說的原因是現在的大學生已經進步到能夠很好的把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區分得非常清楚,就好象知道做愛(原諒我又一次選擇這一個不大好聽的公共詞)要戴上安全套一樣簡單。不用說那時侯的史美琴只會比現在更加的漂亮。何小祿是學生會主席,個頭又高。凡是學校的活動你都能很容易就看見他的身影。但是,除了史美琴以外幾乎沒有人相信他不會跳舞。在她表演獨舞的時候,他就會幫她放好磁帶坐在那兒眼睛像是被緊緊吸住了眨都不眨。女人都是喜歡被男人關注的,而男人則更希望被世界所關注。所以說女人只要收拾好自己就能得到結果,而男人卻往往需要通過收拾別人來達到目的。

何小祿是一個大孝子這一點毋庸置疑,要不然他不會放棄在很多人看來求之不得的留校的機會,而回到易城來甘心陪著從小把他拉扯到大的娘。老太太也是打心媄銊矽部G“這一回,我就算是對得起你早死的爹啦。”眼淚鼻涕往下直流。

可是,當史美琴終於說服自己的父母一個人坐車來到易城市的時候,她才發覺原來事情並不象她預料的那玲眾獢C

在何小祿的老娘看來是這個女人的出現打破了他們母子之間剛剛寧靜的生活。她並非不想讓自己的兒子有稱心的女友,她只是覺得這一切都來得太過緊湊,在她還沒有來得及作好要把兒子推讓出去的準備以前就已經被人家拉到了一邊。所以,幾乎每一個星期天的上午你都能聽到她在看著兩個騎車遠去的背影後邊小聲嘟囔:“她到底哪一點兒好?”這樣的話就是在街坊鄰居面前她已經不知道說過多少遍了,但是也有些話她卻還是只能憋在肚子堙C兒子剛結婚那陣子,本來屋子就小再加上史美琴的呻吟有些誇張,一宿一宿的失眠讓她就像是害了一場大病,本來就很少有笑的臉上眉頭鎖得更緊。直到有一天晚上她實在忍受不住當場把兒子從屋媄銗s出來,“你們是當我已經死了,還是巴著讓我趕快死了算了?” 何小祿愣在那兒老半天才算是迷瞪過一點兒味道。

史美琴進了市建公司,何小祿分配到當時還是軍工企業的紅雷機械廠,緊緊張張的工作之餘兩個人最大的興趣就是騎車到城南的易水河邊去釣魚。

有一回,史美琴疊了大大小小許多的小紙船,在往水媄銎顒漁伬啈o說“要是你也象娘一樣對我,我就象這小船順水漂回家去。”

夾在兩個女人中間,何小祿也有說不清的苦衷。雖然說老娘的一些做法確實有欠妥的地方,但是從小到大在他的嘴堮琤輕N不會說半個“不”字。在她身邊的這個女人從千里之外跑來義無返顧的跟他結婚,除了感動他說不出別的什活C

“這一個星期她都不讓我往廚房媄銇i…” 史美琴的眼堣w經盈滿著淚水。

“那你就歇歇活言L不知道該怎爰挭嶺鴞]。

“可是我有權利給我的丈夫作飯,我有權利做我想做的事,不對嗎?”她把手媄銂滲船用力撕的粉碎。

起初的時候,何小祿也試著跟她商量:“要不咱就把咱娘一塊兒帶著算啦…”

“關鍵是她腿腳不方便”,史美琴不知道?什炯o個問題會反復多次被男人拿出來強調。“再說咱們這又不是去旅遊,一星期也不是也就輕鬆這一天…”

對於有些女人來說不讓下廚這可能是一輩子都求之不得的幸事,但過於史美琴來說卻是一個擺明瞭的挑戰。在這個家埵o能做的只有服從,有這個老太太在世的一天,她失去的又何止是下不下廚房的自由和權利?

逐漸這個女人太多的聰明和才智都被暗暗置換成一種隱藏著敵意的沈默來對付另一個女人。直到她進到藍成憶那間寬敞明亮現代化氣息濃郁的廚房,她開始發瘋一樣每天翻著花樣地做飯來尋求一種從未有過的解脫和快感。而這個時候她卻突然發現,有好多菜的味道竟然都像老太太做的一樣。她不知道該怎洛h除掉這種再不新鮮的氣味?於是她每樣菜都放大量的辣椒、鹽…

就在史美琴努力適應這種不得不彎腰低頭的日子的時候,紅雷機械廠也已經軍品轉民品。廠長兩年一換,企業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職工怨聲載道:兩年一換,誰幹誰占,虧了國家,美了混蛋,當年主人翁,今天去要飯。

希望的降臨只有在你放棄了失望以後才會出現。就在別人坐著編順口溜的時候,通過緊張的復習何小祿憑藉著優異的考試成績,在易城市?創建工作而公開招考的第一批城管隊員當中名列榜首。兩個月以後就做上了中隊長。這也是何小祿的生活發生具有轉折性意義的開始。

在這兒,他好象一下子又找回了當學生會幹部的感覺。易城市的大街小巷似乎什洧ぁL都能管,雖說事情都不算大,可是畢竟也算是有了五六個人馬七八條槍。隨便掀翻哪一個小販的小攤,你還得又是上煙又是求情。他們把沒收來的三輪車一輛一輛疊著捆在小貨車的後邊從在易城市街頭忽嘯而過。經過政府批准的執法車可以使用警報器,連那些個交警也只能訕笑著眼睜睜看他們捺著高音喇叭橫闖紅燈。如果說這一切都還不夠讓人另眼看待的話,完成任務返還的20%獎金那可是實實在在的。

如果說何小祿身邊的這兩個女人還存在過一點共鳴的話,那應該就是對他的這一次選擇同樣的反對意見,儘管她們的出發點並不相同。

“你們再厲害也不能把人家的饅頭撒得滿地都是呀。”在那間屋埵韝p祿的老娘雖說聲音並不算大,史美琴還是聽得很清楚。“人家再不對你們也不能那樣啊,這樓上樓下的當面跟你打招呼,背地堣H家都在那兒罵得啥,你聽過沒有?”

“這我也沒辦法,都有任務…” 何小祿想要解釋什活C

“你別跟我說這,你就盼著我早點死算了。你這會兒翅膀硬了,成天喝得醉醺醺的家也不回,你們這是要合起夥兒來氣我。”

“娘,我不是…”

“唉,咋不趕緊叫我死了,好去見你那爹-唉——”

史美琴贊同的只是反對何小祿喝酒這一點。總是在夜半三更的時候,一張反芻著各種酒菜混合味道的嘴會不顧一切的壓上來。這個時候的抵抗從來都毫無作用的,在酒精麻醉下的丈夫無異于不顧一切的強姦犯。有幾次因?是在來身上的時候,忍受著疼痛的折磨看著滿床都是污穢和嘔吐的飯渣,她開始發覺昔日那個呵護體貼她的男人突然間不見了。她坐在那兒疊一隻又一隻的紙船,等著這個男人酒醒以後又一次痛心疾首的道歉和指天對地的保證。她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漸漸變得麻木,有幾次她甚至硬是用手讓何小祿射到了外邊。

我們沒有理由不相信何小祿也會有少喝或是不喝的時候,但是這一回他肯定是喝多了,這不單單因?是在難得一去的易天大酒店、也不因?他馬上要升大隊長、主要是市長親自跟他碰了杯,碰了杯以後還拍了拍他的肩膀,拍完肩膀還說了讓他心媕Y發熱的話,主要是發熱。人都會有發熱的時候,不管是頭腦、喉嚨、還是什洧銗L的地方,發熱就不大好辦,所以說你也一定會理解。

易城市的市長肖迪戈親自拍著他的肩膀頭說:放心幹啊,我全力支援你的工作。並且對他們的局長說:這個小何可是大有前途啊,得好好培養。啊,哈哈哈……

於是,後來他就替市長喝了好多的酒。

他相信自己的技術,所以他從來都是喝完酒然後開車回家。警報一拉響,本來路上就不多的車自然讓到一邊。但是讓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是,這一回卻有人竟然擋在了他的車前頭。

一腳急?車也沒有擋住,他的車頭撞在什洩F西上推出去足有四五米遠才算停下。

他趴在方向盤上大半天終於看清楚是一輛裝滿了廢紙的三輪車。身上的衣裳已經被冷汗弄濕了一大片。

"隊長”他明顯聽見有人在哪兒叫他,搖搖晃晃打開車門,這才看見後邊不遠的綠化帶媢閉O有人撕打在一塊兒。

“誰在那兒?”

“是我,隊長。”

等到他走近了才看清是手下的兩個隊員在摁著地下的一個男人。趁著跟他說話的間隙,那個男人突然掙脫一隻手,就見一個東西被他順手扔了出來。還沒等他反應過味兒來,那東西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直沖著他搖搖晃晃的腦袋,“咚”的一聲重重打在他的額頭上。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下。

一個隊員上去一腳正踹在那人腿窩,那個男人哎呀哎呀的叫著躺到了地上。“孫子,這回你可耍大了,連他媽隊長你都敢惹,找死吧你。”一腳連著一腳的踢。

何小祿摸摸頭上黏糊糊的還以?是血,“是糨糊,這傢夥到處亂貼得東西。”扶著他的那個隊員趕緊從兜媄銆ルX來衛生紙給他擦。他一把推開,站起來踉踉蹌蹌沖那個還在地上叫喚的男人沖過去。那個隊員閃到了一邊,好象是要給他一個出口惡氣的機會。那個男人正想要爬著起來,他一腳踢出去就聽見那人鬼哭狼嚎的一聲。

“隊長你踢住這孫子那兒了。”旁邊那個隊員多少帶些勸他的意思。

“我叫你給我裝”另一個隊員又補了兩腳。

這時候110的報警車開過來了,“隊長,你先走吧,剩下的事交給我們倆辦。”

 

 

 

 

 

 

 

 

 

 

男人抽煙喝酒雖說不算什泵n的習慣,但是往往在有些時候這又會是很好的交流方法。這一點不管是何小祿、夏秋虹都很是清楚,所以那天晚上藍成憶就被灌得有些頭暈。

夏秋虹說“我說哥哥,這一回可是我費老大勁兒給你找的地道江南妹子,錢我都給人家過了。您只管在這兒放心的玩兒,這兒的老闆是咱們哥們兒,保准不會出錯兒…”沒等把話說完,他已經先趴下了。

對這樣的結局,藍成憶出奇的開心。他根本想不到這個看上去精瘦的傢夥喝起二鍋頭來竟然還有那玲I兒氣勢。等到把夏秋虹安排好以後,他又點上一根煙坐在那兒一直抽完。他突然覺得想要看看這一句笑話帶來的女人到底是個什狩豸l?既然這個男人躺在這堣]沒人聊天,就算是去說說話也不錯。他喝完酒以後最難受的就是沒有人可以說話。他掏出來那把插卡式鑰匙在眼前晃了晃。

只用再往前走兩個房間就到了。他在插卡的時候聽見屋媄鉿雀}著電視機的聲音。

那個女人聽見他開門的時候,從椅子上站起來。因?開著暖氣,她脫下的大衣就搭在椅背上。一件純黑色的毛衣,配一件淺灰羊毛筒裙,一條重色大條紋的圍巾從肩上略有卷燙的頭髮間穿過來隨意垂下。

也說不出是什洎鴞],當四目相對的時候他們有幾秒鐘的時間誰也沒動。藍成憶點了一下頭拐進了衛生間,他捧起熱乎乎的溫水一下一下洗著自己的眼睛。可是連他自己也說不清到底他看到了什洎得懷疑的東西?他螃Y看看鏡子堥滷i幾天沒有刮鬍子的臉,“你這是咋啦?發神經啦?”他在心媄銆絨s罵自己幾句。

等到藍成憶走出來的時候,臉上保持著一種剛剛把另外一個男人灌倒以後勝利者的笑容。

“等半天啦吧?”他的易城話隨口而出。

那女人的眉頭湊了一下。把頭往前伸著,好象並沒有聽太清楚。

“我說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他解釋說,“剛把那個夏經理給打發了。”

“哈哈-哈-你說啥?打發了,哈-哈-哈——”她顯然是被這個詞給逗樂了,身子往旁邊直靠。

“我們那兒都這牴﹛C”他起身去飲水機那兒想要接杯水喝。

“你們那兒是哪兒?”

“易城,河南易城,聽說過沒有?”他想要再接一杯的時候被她擋住了。“我已經有了”她指指旁邊的桌子上。

這樣的開場白讓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就象這屋媄銩x洋洋的溫度很是舒服.只是他有些弄不大懂這個看上去不大像是什珍a女人的女人怎炤|讓夏秋虹給帶到這堥?還是她仍舊在努力?裝?

“這樣吧,你說說對河南人咋看?”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怎炤|突然這樣問這個女人?也許這個問題已經成了他對所有人的公共問題。

那女人確實有一點兒遲疑,或者說是多少有一些詫異。但是她緊接著就笑了,說不上是大笑,但是很暢快,她在手語著嘴,右手捂著肚子腰也彎了。頭笑得低著。藍成憶就看到她笑得很舒展的大卷的頭髮,他不知道這洶@個身材的女人在夏秋虹看來怎洛i能會是江南妹子?

"我今天是真是撞見鬼了,上午是一個說女人話的男人,到晚上又是你這個怪人.哎呀,真笑死我了."她猛的停住笑,“是不是誰又傷害你了?”她盯著這個突然之間像一個在校讀書的孩子一樣簡單的男人。

“我是認真的。”他不再看著她,一口氣把杯子堛漱臛雱.

“我說不好,這可是事關一個男人的自尊的大事.”她又看了看他,“給我點支煙”。

“哪一個地方的人都是有了有壞,精忠報國的嶽飛,大富豪翰愈不都是你們河南人?是不是你又聽到誰給你們河南人出醜了?”他看見男人搖搖頭。

一陣重重的敲門聲,伴著催促的叫喊。“開門開門”。

藍成憶把門打開,進來的是三個男人一個女的。

“公安局查房,都把身份證拿出來。”走在前頭的一個拿出證件在他面前晃了一下。“你哪兒人??”

“河南易城”他從錢夾媄鋮身份證的時候,回頭看了看坐在那兒的女人一眼。

“你呢”那個女公安正在盤問她。

“我也是。”他清清楚楚的聽見這個讓他禁不住吃了一驚的話。這女人怎洶@眨眼成了一個騙子。

“身份證呢?”那個女的又伸著手晃著中間的手指頭,那既是一種命令更象一種挑釁。

“我沒帶”她的回答也很乾脆。

“這間房好象不是你的房間嗎?”後邊的男公安看著手堛漲穜J登記,“這上邊可是夏秋虹,你們什珍鰜Y?”

“對,是他代我開的房,我們就是在這兒說會兒話。”他感覺事情好象一下子變得有些複雜。

“說得倒挺簡單,走吧,先跟我們回去再說。怎洶S是你們河南人?”帶頭的跟另外那個女的相互看了一眼,賊笑著搖著頭。就在他伸出手來拉藍 成憶胳膊的時候,竟然被一下子甩開了。

“河南人咋啦?你去過河南沒有?你有發言權嗎?”好象他變成了一個警察。只不過酒精的作用讓他多少有些晃悠。

“哎喲呵,你還挺厲害的。”那人下手去褲兜里拉出一個拷子,嘩啦一下就給他戴上了。“走走走,咱回隊婸‘h,把東西帶上跟我們走。”那個女公安在命令女人穿上外套。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夏秋虹這一回的確是做了好大的難才把藍成憶給弄出來。幾千元的罰款倒是小事,找人托關係可不比幾年前我在易城那洫e易。因?他那天晚上不必要的反抗,招致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但是調查來調查去,到最後拘留藍成憶的罪名竟然不是流氓罪,而變成了“拒不接受調查、擾亂社會治安,拘留七天的決定。”

第二天一大早,夏秋虹就跑著來了。“這都是我把你給害了呀哥哥,有個孫子本來是想要整我,結果陰差陽錯把您給抓了。您放心,我這就找人放您出來”。

麻煩就出在那個被藍成憶甩了一下的警察身上,“誰也別想提前把他放出來,誰放誰負責。我非要看看他有多牛×”。

夏秋虹顯然沒想到事情會有這樣的曲折,這頭找人說情,那頭一日三餐往媄銊e吃的。

“你這樣吧,給那個女的也送一份。多虧她沒有害我…”

“害你,她敢嗎?那不是往她自個兒身上找事兒?到這會兒還沒有查清楚她到底是哪兒的人呢。” 夏秋虹的口氣埵竟堣ㄝh一顧的意思。

“這樣,我這兒已經是這樣了,你幫我去跑跑看要是能把她先弄出去也行。”他說這話的時候看著夏秋虹的眼睛。

夏秋虹的小眼眨巴了兩下,“好,我看出來點眉目了。”他的腦袋不住的晃著。“可是,哥哥您這是不是有點兒那個…好,我不說了,這就去辦”。

“花多少錢我來出”。

他站住轉回身,“哥哥,都這會兒啦,您就甭再跟我外氣了中不?”

藍成憶笑了。

等到他一坐上夏秋虹的吉普車,就急著在一堆磁帶媄鞃蓿}了。

“找什洸O,哥哥。我這兒可是有好消息等著告訴您呢。”

藍成憶有些失望的靠在座位上,頭一點一點的晃著,鼻子媄鉽騕菕C

“哎吆,這不國歌嗎?行啊,感情這被關起來的都是英雄啊!”他也隨著唱起來。

藍成憶喝醉了,一覺睡醒的時候正是半夜。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哪兒?他記得的只有三件事,那個女人兩天前就已經放出來了。老將跟春兒又成功交配了一次。再有就是他得趕緊回到石犬,十幾天的時間,這在基地成立以後可還是頭一回。

趁著從外面照進來的路燈的光線,他站起來走過去拉開窗簾,這是臨街的一間賓館客房。外面不知道從什洫伬堈}始下起了小雨,黝黑的路面上飄落著許多的楊樹葉,在濕濕的燈光看得出秋末的?色。

他是一路念著那個女人的名字走下樓梯的。大廳的服務台堹葭菑@個女孩子,但是她只螃Y看了一眼並沒有問他什活C他就站在賓館的門口,室外的溫度讓他努力回憶在沒有醉倒以前的時間。

“昨天是出著太陽,您沒有弄錯。”計程車司機探著頭回答他莫名其妙的問題。“您起這洶j早是要去看升旗吧?”

“升旗?升國旗。對,是、是。”也許這本來就是個不錯的答案。

“那就甭再愣著了,趕緊上車吧您哪。”司機幫他推開門,嘟囔了一句。“穿這玻﹛A您可真夠結實的。”

在淩晨下著小雨放著暖風的計程車堿龠V一個陌生城市的大街小巷,穿越每一盞回憶色的街燈,究竟會是怎樣的溫暖或是孤獨?他只是想在把那個女人的名字念叨夠一千遍的時,弄清楚一個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洩瑭憬部C

我們的主人公就是這樣一直在嘴堜懇菑@個女人的名字來到了天安門城樓。他膩_頭看見了高高挂在城門上的毛主席像。主席穿著中山裝,媄銢O白襯衣。他又跑到左邊看,主席始終看著前邊。他又跑到右邊看,主席還是看著前邊。

他撲通一下就跪到了濕淋淋的青石地上。他哭了,他先是在心媄鉽了。哭著哭著淚就流到了外邊。

“您聽我說呀,”他螃Y看看,主席還是看著前邊。

“是他們,是他們把我整成了這樣。”他螃Y看看,主席還是看著前邊。

他不再說話了,他看見有一輛警車開過來停下。旁邊有人也往這邊圍。

“起來起來”兩個公安上來拉他。

後來的事情,很多人都看見了。巡警開著車把他帶到了車上。

“說說吧,怎泵^事兒您這是?神神道道的。”那人掀開一個鐵皮夾著的本子。

他回頭透過玻璃看見主席還是往前看著。

“我看升旗呀。”他這才想起是那個司機拉他來幹嗎呢?

“看升旗也不用那爰鰽菑ㄛO?照實了說。”

“我就是想給主席磕個頭,這有啥錯?”他想不通這警察咋會到處都是?

那人停住手堛熊均A笑了笑。“你這該不是在練什洛\吧?”

這句話讓藍成憶渾身禁不住打了個寒噤,他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不是、不是…這可不敢弄錯了。”

不遠處的人群開始聚集,儀仗隊開始升旗了。

“那你罵句李洪志我聽聽”。那個警察好象是要以次作?他判斷的依據。因?他從手提電腦上並沒有查出什炫}綻。

“罵他?” 藍成憶從鼻子媄鉽韝F一聲,“這有啥不敢,害了恁多人誰不罵他。這個狗娘養的。”

那個開車的警察回過身來,“走吧走吧,沒事了。”

他下來車剛跑了兩步,清清楚楚聽見那邊的國歌已經進行到“前進-前進-前-進——進-”的部分。國旗也升到了旗杆的頂上。

“甭胡來啊,哪兒都有探頭看著您哪。”車從他旁邊開過去,一個警察探出頭像是在警告他。

他站住立在那兒,不想再往那邊走了。他當然知道警察說的那些東西是幹什洛峈滿H肉犬基地的高牆上、門崗上…他瞭解每一個隱藏的部位。但是,這堿O全世界最大的天安門廣場,他不知道這會兒自己是不是已經清晰的出現在了某一塊被監視的顯示幕上?

他想要趕緊離開這個好象是從朦朧當中闖進來的地方。但是腳步沈重。

“噯、噯”他只是聽見聲音條件反射的扭過頭去,因?他不會相信在這個時間這個地方還會有人認識他。他看見那個在記憶中有些模糊而眼前不大真實卻又站在身旁的女人,這樣的一個讓他徹底崩潰的早晨他就是一路上念著她的名字來到了這堙C

“史美琴”這是當著她的面第一次叫出這個女人的名字,他感覺渾身像是輕鬆了許多。

女人瞪大了眼睛用力的點點頭。

就在夏秋虹在接到電話以後很快就開車過來的空擋,藍成憶已經完全確定這個女人就是何小祿的前妻這樣一個事實。

夏秋虹看見旁邊的史美琴眼睛往上挑了挑。又看著藍成憶笑笑。

“不是你想的那樣,走吧該去看看老將啦”。

“我也去,行吧?” 史美琴凍得搓著手。

藍成憶幫她把車門打開。

 

 

 

 

 

 

 

 

 

 

 

 

何小祿的案子市媄鉹ㄞ鉬”S有下勁,但是三個多月過去了,何小祿都該上班了,專案組還是沒有一丁點兒的消息。案子一天破不了,何小祿的傷到底應該算做是公傷還是另有說法無法定性。這也是最叫他窩火的地方。於是,想去了他就去單位轉一圈,不想去大街上溜達溜達只說是檢查工作了。反正除了局長沒有人敢當面說他個“不”字。

但是好象不管走到哪兒,他總是能聽見有人在後邊指指點點的背著他小聲議論。尤其是那些過去看見他開車出現馬上又躲又藏的小商小販,現在好象是要故意湊在一起氣他。看見他晃著走過來反倒拿起籃媯卹堛漱籅G遞過來說:“大隊長來一個嘗嘗,給您補補身子”。

這話堣孺有話,可是他還得裝作一點不生氣的樣子接過來嘗一口。他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能查出點兒線索。可這些小販一個比一個精明,還沒等他張嘴就給堵回來了。“哎吆,這我可不敢亂說。公安局的早就來調查過了”。

他感覺到不僅僅是這些人在跟他虛一套實一套的,就是原先的手下好象也開始有意無意的跟他拉開距離。可是這又能怪誰呢?剛出院的時候高高興興擺了桌酒席,沒喝上兩杯他就不行了,下身又癢又疼。有時候抽煙抽多了也照樣如此。

幾乎每天晚上,史美琴都要燒些溫水來給他細心清洗。但是性生活在這個家庭完全變成了一件複雜而又難以描述的事情。起初的時候,他也想做回過去的樣子,但是從女人近乎平坦的呻吟堨L得到了毫無作用的答案。這以後手指代替了一切,粗暴換來的呻吟猶如邪惡的毒品讓他變得更加變本加厲。女人以最大的寬容忍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痛楚,並且從未在自己的心埵]此而對她的男人有絲毫的憤恨,她一直堅持認?這是在幫助丈夫減少他的痛苦。

史美琴的單位要搞一台慶祝“七·一”歌舞晚會。她又會跳舞又是黨小組長除了跟往年一樣給她報了個獨舞以外,服裝、化妝的事也都有她去跑。這樣一來,白天上班晚上排練。下了班還得抽空去幾家婚紗行看服裝、去美容院聯繫化妝的事。時間就趕得緊了些。因?有幾天回來的晚了點,何小祿的娘竟然把門從媄鉾鼎掑W了。這一回又是叫了半天何小祿才來開門。

“看看你那點兒出息,這一會兒都忍不住了。”老太太從屋堨X來,手指頭點到了他的額頭上。

史美琴沒說話,徑直往屋堨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