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易 城 犬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哭著,哭著,………這個傻女人也不見了。

曹立正還有另外幾個剛剛被苟日京抓賭罰過款的正罵罵咧咧在街上走,看見毛剛迎面走過來,突然就有了主義。“快來,快來。”他緊走幾步追上去,幾個人把毛剛圍起來。“你媳婦叫派出所抓走了,趕快去吧。”

從這一天起,毛剛就跟上了苟日京。並且只要是嘰堳z啦亂叫的亮著警燈的車他一律躺到地上要媳婦。

一群人喝著八歸湯還在議論這個傻子如何如何的命大。就是這樣亂糟糟的一個早上,霧氣彌散得很遠,從秀成賓館大門望出去只能看到不超過二十米的距離。在那條黑黝黝的小路上很快就會走過來一個我所期待的身影,那身影會帶著我太多不知名的記憶從這晨霧中走來……

?要和省台的幾個人坐同一輛車回去,八點鍾我不知道對我意味著什活A但是這一個早上,將會在我的生命埵?一根定時的彈簧,它將控制我呼吸的頻率和心臟的速度。

當我看著那雙黑亮的像是剛經過洗禮的眼睛,記憶和心跳同時在寂寂中停止。她沒有穿紅色的衣服,頭髮已經削成了稍微過肩的樣子,渾身透出一股逼人的成熟和真實,這臉型還是典型的鵝蛋臉。

其實到現在?止,我也沒能向任何一個私交過密的男人說清楚鄭小格的身材到底有多好,我只是說那身材是她自己的,她從不刻意去約束她們自然的成長。

她說“我想著你這回也會回來”。聲音有些沙啞。

“我馬上就要走了"說這話的時候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心口明顯有一種抽動的痛。

“啊,那你等我去接一下班”她一邊說一邊忙著往秀成賓館的大廳跑走,才走了兩步她就跑起來,我站在那堣@下子好象又看見那簇充滿著健康和活力的“馬尾巴”。好象是一場風暴剛剛過去。等我也跟著走進大廳的時候,她正微微喘著氣忙著和別人交班。並且螃Y看了我一下,我明顯感受到她臉上的紅暈在逐漸放大,而這絕不會是跑了幾步的緣故。

徐坤已經背著設備和丁佳麗下樓了,加上省台的同事我們總共五個人乘一輛車。

我接過徐坤遞過來的包讓他們上車等我,我很快撕下了一張紙寫上我的電話,然後遞給鄭小格“來不及了,我得走了。他們都在車上等著呢。”

“哦”她的表情埵酗@種喜悅又有一種失落,而我的笑也一定和她一樣。

昨天晚上,領導大多連夜都趕回去了。藍成憶拿著酒敬來敬去,這些人前腳剛一走,他馬上癱倒睡到這會兒也沒能起來。送我們的是藍雲,後備箱堥C人一個已經封好的集裝箱。

“別人我管不住,你可得常回來”藍雲跟每個人握完手,又跟我說。

“聽見沒有,這可也是你的家”丁佳麗的這句話埵雩隉C

我索性將她一軍“那我就帶上你一塊兒。”

“我求之不得呢,只要你們家盧梅不吃醋”。這個女人似乎沒有她不敢說的話,要不然她嘴唇上的膚色不可能那泵野澤。

 

盧梅是鐵路上的人,我現在住的房子也是鐵路上的房子,應該說,在這個獨自漂蕩的城市,我是占了盧梅的便宜。

盧梅很瘦,這樣的女人不只在易城,在全國也很普通,她們只保留身上最少的骨肉和首飾。和大多數女人一樣,她們也不吃什炭謇恞纂A不過是多吃水果少吃飯罷了。我沒有權力去要求她做什洹幭隉C我已經說過我是占了這個女人的便宜,才有了到晚上可以睡覺的地方。電視臺物件我這號社會招進的事先聲明不分房子。而盧梅當初不顧家人反對看上我的只不過多多少少那一點所謂的狗屁才氣。而我在更多的時候把這看成是沿能縣堥C個人骨頭縫堨籵荋N有的東西,無非是我把這用到了一個別人都認?不錯的地方。雖然我對此感到噁心,但是也無法拿把剔骨刀一點點把他們剔去。就象我和黃繼承鼓搗的賽犬會,節目豐富、內容多樣、群撩◎N、領導高興。我們請到的雜技團是有三點式表演的,雖說跟一些跳脫衣舞的比差點兒,但是也算是個新節目;唱戲的冷不丁也能給你抖出一個黃段子,讓你耳朵開開葷……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越是你不打算去努力的事情卻往往會向著你希望的目標前進我在盧梅以前認識的幾個女孩子也都不錯,但是衡量成功與否的標準——房子,一旦提出來馬上就完蛋。到後來,我找女朋友的條件也只有一條:她必須和我一樣也得是一個單拼一族。所以等到和盧梅見面時,我極度放鬆。就象現在我坐著回憶這些事兒一樣,我的筆走得很快。用一句話也能說清楚:無心插柳——柳活了!

盧梅所在的車組只是我們春運系列報道當中的一期,因?是部埵~前就已經定下的,我也不願因?個人的原因而刻意去和誰調換,儘管我知道鐵路客運那些女人們的嘴一點都不比程立文媳婦的工商嘴弱。

登上車已經是傍晚,到第二天上午這趟慢車才會到達首都北京,而我們只是跟一段兒車,然後在幾個小時以後再登上另外一輛從北京返回易城的火車跟另外一個車組在天亮以前再回到易城。

這個組的車長有四十多歲,因?盧梅是從先前的另外一個車組調過來的,我和她並沒見過面,“你就是韓記者吧”和以前那個吃過我們婚宴的大臉盤車長相比,這女人看上去要瘦些。“早就聽我們班的人提起你”,因?是車站宣傳股的人送我們上車,相信也早有人把我和盧梅的關係向她做過介紹。

從列車開動到各節車廂的乘務員做自我介紹,給乘客倒水,介紹列車情況,徐坤的攝像技術是不用我操心的,幹起活兒來很是有一套。

接下來從車頭到車尾要走一遍去拾些鏡頭,不過從車長那塈痤晶鴷i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盧梅和我目前的狀況她一絲一毫也不曾對誰提過。

差不多九點多一點徐坤的鏡頭拍完。

列車上雖說吃不上什泵n菜好飯,但是看得出還是給我們加了小瓷C

“咋樣,咱們車班還可以吧”車長一邊給徐坤夾菜一邊關切的問他。

“挺好,怪不得你們是模範車組,這魚弄得也不賴”。

“多吃點兒,忙半天啦,剛剛盧梅才吃過”這是車長對我的關照話。

徐坤斜眼看著我賊笑,看來新聞單位的秘密比火車上還是要少些。

“待會兒你帶著乘警看還有誰一塊兒從這邊到那邊在車廂堥紫齯@下,跟乘客聊聊再補幾個鏡頭”我趕緊把話題引開。

“好好,那我這就先去安排一下”她笑著起身向車廂那頭走去。

“慢慢吃別著急,晚上回程還給你預備著一頓兒呢?”我對正忙著吐魚刺的徐坤說。

“您放心,我只吃魚不說話行了吧”攝像的眼睛總是最毒辣的。

盧梅的車廂是車上僅有的兩節軟臥中的一節。介紹盧梅和我認識的女孩子當時是我一個同學的女朋友,在我和盧梅認識沒多長時間人家就分手了,以至於後來在我們的婚宴上我那同學還開玩笑說:把你們弄成了,我的女朋友卻跑了。

盧梅走在大街上是那種絕對平常的女人,高低胖瘦都沒有特殊的地方,衣著也不搶眼,臉上有很多女孩子都有的雀斑,所以她也像城堛澈雃h女人一樣每走完一趟車回來都要去做美容。

對於一個單身在外,父母不在身邊的男人來說,找媳婦本身就面臨著許多的現實的劣勢,房子問題首當其衝,按資格排隊我也只是有一間宿舍而已,要想分到房恐怕要五年以後還要花上差不多十多萬的房款,再加上要結婚的操辦,一、二十萬塊錢對於騎一輛破自行車上下班的我這輩子都不會是一件易事。

對於這份婚姻的結合最大的一方面來自于這種現實的需要,我雖然沒有倒插門到盧梅的家去做一個上門女婿,但畢竟我們結婚的房子都是堂堂正正的鐵路新村的集資房,而這十幾萬的集資款當中我自己的加上父母給的也不過三四萬塊錢,換句話說我自認?盧梅才是這套房子真正的主人,從報名買房到辦完房?證一直都是用她的名字做戶主。當初她能看上我的據她說只有兩點:一是有上進心,二是對她好。而我認?對她最實惠的無非是第二點而已。從這個最起碼的要求來說她是個好女人。

?一趟車來回要走三四天,所以跑車的女孩子大多都休息不好,頭髮乾燥,皮膚粗糙。而我對女人的細心又好象是與生俱來的,跑遍易城市的大小超市給她買電視上剛有廣告的各種小食品、護髮護膚用品…幾乎成了我享受那點兒業餘時間唯一要做的事,就這樣一年以後這個女人和我結了婚。

但是當我看著眼前這個寬寬大大的制服婼G瘦小小的女人,心在一秒還要短的時間一下子就收緊了。“你怎洶@下子瘦這泵h?”

“是吧?”她似乎顯得非常平靜。“聽說你們到前邊兒就下啦”。

我沒有回答。

“你得照顧好你自己呀”這是我第一次見她到現在最輕最慢的一句話。

“我沒事”她把頭扭向車窗,窗外早已是黑色籠罩,列車在這黑色中穿行,如果沒有堅固的鋼軌真不知會是一種怎洩撐L目的的遊竄。

她似乎在努力讓自己回到一種過去,或是將來,總之不是在現在。

這以後,她的這個側面的動作就成了我久久負罪的一尊雕塑。我不知道她都會想什活A但肯定的是這一切都因我這個男人而起,在沒有認識我以前那哢嗒哢嗒聲是平靜而有節奏的、那夜幕也是黝黑但不紛雜的。

 

透過藍成憶那間地下室堸艉@的小窗可以斜著看見馬路邊過來過去的行人。算卦的女人正好一屁股坐在那兒,差不多把光全給遮住了,所以那天他比平時起來的還要晚一點兒。

外邊實在是個好天氣,再加上這邊兒暖烘烘的朝陽,有幾個人蹲在那兒聽那女人念叨。

那算卦的女人後來也的確是先給他算了半天的命,收攤了就跟著他到小屋堥荂C正吃著吃著飯,停電了。那女人也沒說要走,她抽煙喝酒一點也不比他弱,那女人的手不知咋的就摸到了他的手,也許她並沒有想怎洩滿A但是他已經開始一陣又一地激動,只是那東西一點兒也不聽使喚。女人後來就騎到他的脖子上,他嗅到了一股久違的氣息。那是白秀娥身上也曾有過的,他伸手去拉她低垂著的乳房,那女人輕微呻吟了一聲,一股稀而粘的東西順著他的脖梗兒往下流,那女人的一隻手不停撥拉他的東西,他翻一下身把她壓到了身下。

女人不停用滿是煙味兒的嘴拱他,她一直握著藍成憶的東西說:這都是誰做的孽呀?要遭報應的!

藍成憶感受到一種疼惜的溫暖,他在黑暗當中撫摸女人的身體,他想不到這女人都已經有快五十歲的樣子,怎玻棶|有那樣強的欲望。也許她是?了安撫自己裝出來的,也許是她已經壓抑了很久。他這樣猜測著睡著了.

第二天,那女人又來和他同住;第三天…藍成憶感覺有些不大對勁兒。他感覺自己正在背上一個包袱。他想起秀娥和那仨閨女,四年以後,他對另外一個女人這樣給自己這段經歷下結論。

和當初進城時不同的是,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走著回去。早上出門的時候,那個女人還躺在他那張木板磚頭搭成的床上,有時候他會把她給他的愛撫,看成是從沒見過面的老娘對他的疼愛。他就在那女人的小腹上哭,男人在哭的時候總是要找一個適合的環境而不會像女人那樣隨時隨地隨要隨流。

他雖然兩手空空卻覺得背上邊像是背了整座隨時都在旋轉著的城市,而他的白素娥就在這些旋轉著的高樓和車流中間。他感覺有一種罪惡的眼睛在他的背後緊盯著他,雖然他已經遠離了這個城市,就是這雙眼睛吞噬了不能跟他一起回家的女人。這樣的感覺總讓他不時的回身。他在走過那條環繞易城的護城河後,踉蹌著倒在河邊的小樹林邊兒上。

不知道過了有多久,早晨的露水濕透了他的衣服。他覺得自己在一陣陣的出虛汗,帶著體溫的汗珠兒順著額頭流進眼角,而他卻躺在那堣@動也不能動。他想起剛進城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天下著小雨,他回去的時候見路上圍著很多人。

“是一輛沒有牌照的小貨車…”有個人說。

“是拉石子的車…”有個人接著說。

“恐怕是不中啦,這人都趴這兒半天了…”又有個人看著趴在地下那人對別人說。

雨淅淅地還在一直下,他想都沒想趴下去叫著那人:哎、哎。那人真的有了感受哼了兩聲。他跑著去推自己的三輪車。把那人抱起來的時候那人的小腿就直直垂著,雨象現在的虛汗弄濕了他的眼。後來,他跟白素娥說:圍著那些人說話聲兒太大,趴下去才能聽見地上那人一點兒聲兒。這城媥x心,咱回去算啦。

“要走你走,我不想回家看你爹那張臉…”秀娥沒走,秀娥就丟了。

在這洹N的大清早,不會有人象他那樣趴下來問他一聲。他想要側身坐起來,“嗷-嗷—”一陣劇烈的頭痛迫使他叫出了聲,靠在了一棵樹身上。可是緊接著他又聽見兩聲回應。現在,他確定沒有人會跟他開這種玩笑。因?那聲音還在,只是稍微弱了一些,像是誰家堛漱p狗娃子。

循著聲音他踉踉蹌蹌往樹林子媄鋮哄A並且順手在地上揀起了一塊兒石頭。他感覺離這聲音正越來越近。整個河灘都是成片成片的楊樹林。聲音從一棵死掉了的足有一摟多粗的老樹樁後邊發出來。樹林媕R得每走一步都能聽得見腳踩在落葉上的聲音。那聲音不叫了,他站住不動;又叫了。呈現在他面前的是老樹樁根部的一簇亂枝,再往媄銎顯是一個黑洞,就在洞口附近他看到有兩隻小狼崽兒。

他警覺地四下堿搰搳A沒有任何動靜。會不會是老狼晚上出去被人打死了?他又認真環視了一周還是沒有動靜。他把手堛漸衈Y又握緊了一些,左手很快找到一根挺粗的樹棍,往洞媄銆握F探。那聲音一下子緊張起來,他一探一拉竟然有一隻狼仔跟了出來。藍灰色的絨毛看上去不會超過半個月,眼睛才剛剛能張開。

他來不及細想,一把抱起來這只小狼崽拎起樹棍飛也似的往樹林外邊跑,他聽見那窩堛煽X隻狼崽還在叫,這只小狼崽也在叫,他感覺頭上發熱,汗很快又濕了額頭。

藍成憶回來沒多久就到鎮上去學殺豬,與其說是?了能有個事幹,倒不如說是?了喂這只小狼崽方便。他每天回來的時候都能帶些豬下水什洩滿C

等到了春節的時候,老將已經快四個月大,胎毛全部脫光,灰黃色的體毛看上去比一般的狼犬更漂亮。街上的孩子一放學就拿著東西來喂它,但是它都理也不理,在藍成憶回來的時候卻會用頭去蹭他的腿,並且從鼻腔媯o出那種幸福的呻吟,從它的眼神堣]看不到狼的兇殘和狡詐。

在回到南坡村以後沒多長時間藍成憶又進了一趟城。這一回他坐著車,坐著一輛轟轟隆隆氣勢軒昂的大型小麥聯合收割機,從易城市城西入口穿過大半截的主幹道再從城東口出去。

藍成憶的任務按說也很簡單,三台收割機是去年村上和他們簽過協定的。不巧的是臨了臨了壞了一台,就只剩下兩台眼下還在臨川縣。藍成憶只用拿著一張鄭樹森開的介紹信去把人家帶過來,焦麥頭天不要到路上被別的村媯劃I走就行了。

大晌午的時候他就找到了地頭,帶頭的叫穀老四。說後晌幾塊地收完連夜也要趕往南坡村,可是沒想到一干就幹到了第二天大天亮。藍成憶就在地頭不遠的機井房媞峇F一夜。不管咋說總算是把車帶出了地頭。

車近市區的時候有個收費站。有個戴黑墨鏡穿白衣服的交警擺手擋住了打頭的穀老四。

“這是想弄啥”,藍成憶一愣。

“這是又準備往哪兒去?”。

“往石犬鎮”穀老四一邊陪著笑一邊忙著下車把藍成憶帶的那張介紹信遞給那人。

“這會兒市媄鋮鄍縣W班,把車靠邊兒等著吧。”那人看都沒看揚手把那張紙擋回來。

“這可咋辦,耽誤兩小時就是十來畝地呀”藍成憶把這件事兒看得最重。這可是村媄銌臚@次委派他以公家人的身份出面去辦事兒。本來說好昨天晚上收割機進村,前一天後晌各戶都已經把地頭割出來等著了。

“這誰也沒辦法,他不叫你走,你有啥門兒?”穀老四說“我先睡倆小時再說”說著就把上衣往頭上一蒙靠到那兒睡覺。

藍成憶的兜堥茠漁伬埜a了二十塊錢,那媄鉿酗Q塊錢是村堛滿A十塊是他自己的。前一天晚上,他被地堛滌A子咬得實在睡不著,才買了一包煙一瓶小酒,現在還剩下十來塊錢,他不知道這十幾塊錢能幫他多大的忙?可現在也不過才七點,真要是幹等到十點,車過市區、再到石犬鎮、上了坡到南坡村的地埵A早也都到中午了,這半天工夫算是白白耽誤到了路上。

藍成憶把那包十塊錢的煙往那個一身白色裝束的交警手媄銇諢A那人戴著墨鏡瞄了一眼說:我不抽煙,收割機過市我們還要護送呢,這市媄鋮鈳ㄕ陶W定,再早你也得等到九點吧。他看了看表“再等會兒吧”。

藍成憶長這洶j頭一回覺得這個穿白衣服的交警怎玳他感覺到渾身都在發熱,他的眼睛也在發熱,他記著前年被關進拘留所以前,那一個穿老黑蘭色制服的城管把他踹在地上罵他的那種狂叫和派出所那個一巴掌把他鼻子打流血的穿藍色制服的和拘留所搜他身時看他的眼神象玩猴一樣的穿綠色制服的…他再也憋不住了,從胃奡擗W來的東西一古腦兒全吐了出來。淚水漫臉而過。那白制服嚇壞了“啊,你這是咋了?你這是咋了?我也沒說你啥呀?”

藍成憶圪蹴在路邊兒,左手捂著肚子,右手還高高舉著那包煙。

“好好好我接住,你這是有病了吧,別是累著了”

“我沒事兒”藍成憶用襖袖在臉上蹭了蹭兩眼淚。他斜膩_頭擠出一點笑,跟那穿白制服的說“你說話真客氣”。

後來,名犬基地的員工也全都穿白色的工作服,藍成憶覺得打從心埵酗@種舒坦。也許是一種巧合,白素娥不就姓白嗎?這是我自己瞎猜的。

他第一次這炸h快地哭了。哭完以後的他感覺就像是跳進運動大渠洗了個澡一樣的舒服,

他坐在大型收割機的副駕駛位子上轟轟隆隆地通過市里的這條成功大道。那個白制服正坐在一輛白色的警用摩托車上拉著警報給他們開道。路邊的法桐都長得不高,樹枝樹葉不時打在收割機的前擋玻璃上。藍成憶的襯衣已經看不出是白色還是灰色或者是土黃色?這一點跟他的臉色相似。他想要扯開衣裳,一粒扣子蹦一聲彈出去打到了玻璃上。他的胸膛不屬於城市堣E點多鍾穿過樹葉的絲絲縷縷已經沒有力氣的陽光,他屬於呼呼刮進的涼風,這涼風跟原野上麥浪當中的風一樣清爽。他想要吐可是他已經沒有了任何可以嘔吐的東西,他就叫了一聲:嗷——

穀老四也跟著嗷了一聲,他又拉長聲叫了一聲:嗷----

這一回,穀老四的笑隨著收割機的顛簸就象被曬暴綻開了口的綠豆。一腳把油門給得更大了。                             

---哈-

路邊兒的人都在看這些車上的瘋子,後邊那台車上,穀老四的兄弟們也都緊跟著把油門轟得直冒黑煙。藍成憶吆喝“我日你,易--城--我日你大奶奶一回”他終於憋出一口濃痰吐了出去。有一些星子還到了他的臉上。後來,他的噪子也啞了,身子也虛脫了一樣。

等上了石犬的頭道坡,藍成憶就徹底不行了,上吐下瀉。

?只是心火太旺再加上輕度中暑,在鎮醫院輸了兩天水以後就回了南坡。

家堛漱T畝多地,穀老四按全村第一份給他打好送到了家堙C在南坡村許多人看來他藍成憶這回是?了村堣H才累倒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城西嘔吐的那前一秒鐘看到了什活H他看到了在路邊不遠的地方那一處獨立的院子,在那院子的圍牆上高架著的電網……

鄭樹森說:大侄子你這回可算是給村堨X大力啦…

藍成憶說:叔,那我養老將的事兒您就算是同意啦。

啥?你給那小狼崽叫啥?

老將,老將出馬一個頂倆。

 

懂些鬥犬的人都知道真正的鬥犬只有土佐犬、秋田犬、鬥牛犬等很少的幾個品種。所以說石犬鎮96年的賽犬會只能算作是一場狗狼鬥。

咬了魏縣長的就是瘸子徐三那只叫“二虎”的黑貝。魏縣長雖然從沒說過一個什洛i以爭議的字,卻沒有誰再敢問問賽犬會到底還辦不辦了?到了97年的春節,石犬鎮真成了石頭一樣,死靜死寂。

也不是啥聲兒都聽不見,這一年的正月十三,石犬鎮的男人們一個個蹲在門口抽著煙罵:日他娘一回,都是這個死瘸子害的。

女人們顯得很得意,好象男人們終於出面替他們痛斥了那個往日堣尖嘴利的傢夥,要不是看著怪可憐,她們甚至希望有幾個男人去痛痛快快揍他一頓解解恨。好在路邊的算卦攤照舊還有,這原本就是賺女人們錢的生意不管你賽不賽犬也不影響啥。

“在家看孩子吧”這些女人們一個個美滋滋地笑著拍拍屁股上的土一扭一扭三五成群可算得了意。

實在憋不住了的男人們在街上隨便看見有兩隻狗就攛掇著讓人家咬,就算是個狗連蛋都會讓他們變得象賭徒一樣興致盎然。

只一個正月,石犬鎮派出所就連抓帶罰了兩三百個打麻將賭博的。

“一人一千塊,我看你們真是吃飽不饑了。”苟日京左手叉著腰右手指指戳戳的樣子,讓這些個受到處理的男人們又一下子忘掉了徐三。“日他娘一回,全當給這個狗日的他娘買棺材了”他們一走出派出所的大門,就這樣互相咒蟋萓w慰自己。

罵人的是這些受不了的男人,被罵的還是那些害苦了他們的男人。但是誰也料想不到,能讓98年的賽犬會重開給他們又找回樂子的,競然是兩個年紀輕輕的小女子。這是後話。

賽不賽犬黃繼承都已經到鎮上當了政府辦的主任,整天穿著和魏縣長一樣的中山裝。

到了98年的賽犬會,更是給了黃繼承一個充分施展才幹的機會。他想要叫別人看看,他黃繼承不是背魏新生背出來的本事,他不要魏新生的影子一輩子總附在他的背上,他要在石犬鎮整出點兒動靜,而這動靜要超過在他嫂子眼媔饡o屈了材料的大哥,還有那比狗叫還讓他心煩的藍成憶。這一回,他不是?了自己,不是?了縣長,就?了這石犬鎮外來的小姓:黃。

黃繼承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只是答應他第二天看能不能請到假,沒想到他當天下午就來車接我了。

用了兩天半的時間,我和他擬出了一份賽犬會活動內容以及人員、安排費用支出的計劃。

頭天晚上,黃繼承陪著我在秀成食府的小包間吃飯,這是我第一次吃狗肉,只要了幾個熱菜涼菜就開始喝酒。

“還是有你這個老同學好啊”幾杯酒下肚黃繼承就又念叨這句話,我甚至琢磨這句話對他來說究竟隱喻的是什活A是老同學就是能幫忙呢;還是老同學最可以交心,又不會漏出去一滴一點?

“真是想跟你這樣兒,成天在外邊兒跑跑”

“是不是魏縣長又有什爰黹捸H”我沒加思索就問。

他停了幾秒鐘,歪著頭。“你真是太不瞭解我啦,?什炳i嘴閉嘴魏縣長?”

看來我這句話是漏嘴了,起碼他喜歡的那個老同學不應該也這為搘L。

黃繼承喝得越多臉就越發白,眼睛卻越來越紅,就那樣直直看著我。

“你是不是到現在還在埋怨我前年多嘴那句話?我不管你咋想,我就是覺得你沒有必要非要搶著去戴一個綠帽子,再說她鄭小格不是也沒有跟你說句乾脆話,非你不嫁。是不是?”看來他的確是喝得多了點兒。

“好,好,這話咱不再說啦,好不好”我打住他的話,我感覺那塊舊傷疤隨時揭開都會流出一大灘血。

“可是我現在怎洶S偏偏會喜歡上”最後兩個字,黃繼承說得很吃力“藍——雲”。

“你和藍雲?”我懷疑是自己的腦袋出了問題。

“對!”黃繼承靠在椅子上,一下一下用力的點著頭。

我不知道這對我是一個多泵n或是多珍a的消息。藍雲可是差不多要大他大五六歲。儘管我對愛情的態度向來開明。難道他會不在乎別人怎洵搋隉H

“我現在卻要走勸你不要走的路”他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有一絲苦笑。“藍雲絕對不會是處女”

等她說完這句話,我真的激淩了一下。

他又續了一根煙。“前年我勸你,就是不想讓你…”他停了一下“你根本不知道這對一個男人有多重要。”

“這比上一輩人的恩怨還重要嗎?”

他沒有說話。

“我今天在這兒明跟你說,就憑你這種思想,我還非去找鄭小格不行。你喜歡的到底是人還是性器官?”我是有些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