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卷

中卷

下卷

   

第二天我起個大早,到采妮姊安息的地方去探望她,我來不及見采妮姊最後一面,在我心中永遠都是個遺憾。如今,我又企圖奪走她摯愛的男人,不知她心裡會作何感想,是樂見其成給予衷心祝福,還是死不瞑目暗下惡毒詛咒,我想以我對她的了解,她絕對不忍心看到,失魂落魄的獅貓哥,和為情所困的我,如果我們的角色互換,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希望由她來替代我,或許這就是上帝的旨意吧!我不曉得采妮姊,聽不聽的到我說的話,告訴她我的決定,純粹只是想讓自己安心吧!下午我到表姊家,向她要了他的電話,當她明白我的來意後,情緒顯得有些激動久久不發一語,過了一會兒,她才帶著憂傷的口吻說:『我真的很羨慕采妮和妳,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擄獲他的心,哪像我無論付出多少犧牲,他也不會覺得感動,更不可能像看妳們一樣,柔情專注的看著我,這種渺小的幸福,卻像稍縱即逝的流星,哪怕望眼欲穿還是盼不到。』聽完表姊的話,換我震驚的說不話來,看著她酸楚無奈的神情,我真的不知該說什麼來安慰她,只能握緊她的雙手給她一點溫暖。想不到在她的內心深處,他佔有的份量大的難以估計,既使她已嫁做人婦,這份感情依然絲毫不減,被她小心的收藏起來,如果不是我的舉動令她意外,這個秘密可能一輩子也不會被揭開。表姊喝了口茶恢復了平靜,她摸摸我的頭微笑的說:『在機場看見妳的那一刻,我就有一種預感妳是為他而來的。不管妳和采妮長的像不像,妳和她都屬於同一類的人,同樣能令他情迷意亂神魂顛倒。我已經有好多年,沒看過他明亮澄淨的雙眼,發出燦爛火熱的光芒,很開心,我昨天有幸能再次目睹,即便不是投射在我身上,我還是喜歡看他笑的樣子,相信這也是采妮樂於見到的。或許采妮早就知道,妳將是她的接班人,所以跟妳的關係才會特別親密,而妳也在潛移默化裡受到她的影響,妳是她留給獅貓最後的禮物,有妳陪伴他,她才能真正安息解脫,放心去吧!獅貓不會令妳失望的。』得到表姊的支持我信心大增,於是撥電話給他,問他今天晚上有沒有空,可不可以出來見個面。他說因為公司有事在忙,可能要八點過後才有空,於是我和他約九點在飯店的咖啡廳見,他一口答應並無任何異議。我期待這場和他單獨的約會,足足有十年之久,心裡是既興奮又緊張,不知該做何種打扮,苦思良久之後,我決定還是以最自然的樣貌面對他。

不到八點我就到了咖啡廳,因為時間太早我又還沒吃飯,所以我點了一份晚餐邊吃邊等。快九點的時候他匆忙的跑進來,我向他招手示意,他一坐下來便向我道歉,說對不起讓我久等了,害的我反而不好意思,直說沒關係是我來早了。他今天的穿著打扮,和以往有明顯的不同,在我的印象中,他總是穿的很休閒率性,想必是因為剛下班的緣故,才會穿的如此正式。雖然他天生長的一副娃娃臉,但穿起西裝來並沒有顯得老氣,體面不失個性,成熟又不失優雅,真的會讓人忍不住多看他一眼。我們禮貌性的相互問好後,他便問我找他有事嗎?我支支吾吾的不知從何說起,竟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此時我才明白,真是愛在心裡口難開呀!我鼓起了勇氣問他,采妮姊都已經走了那麼久了,為什麼你還不跟其他人交往,難道你真的忘不了她嗎?他抽了口煙理直氣壯的說:『我幹麼忘記她呢?認識她是無聊乏味的生命裡,最美好也最精采的邂逅,這麼值得回憶的一部分,倘若我把她忘了,那我還剩下什麼呢?』他雖然說的不慍不火,但每一句話都像強力的指控,說的我啞口無言不知如何回答。況且他說的也沒有錯,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如果能輕易遺忘就不會傷痕累累了。我只好換個角度跟他說:『獅貓哥對不起,你誤解我的意思了。你和采妮姊的過去,是屬於你個人的回憶,當然沒有人能夠剝奪,你可以把她放進心裡面珍藏起來,但你不能永遠活在舊夢中,將你的青春用來陪葬呀!你的未來還有無限的可能,一定會有深愛你的人,正癡癡的等著你回心轉意,難道你寧願向命運低頭,也不敢再賭一把嗎?以前我認識的獅貓哥,是不會害怕退縮的,我相信現在的他一樣也不會。』我講的幾乎快聲淚俱下,他聽完卻沒有任何反應,或許他的激動的內心,正在進行一場天人交戰。而我的話是幫他打通奇經八脈,還是害他走火入魔,不管怎樣,他都不應該繼續閃躲,才能真正闖過這一關。隔了一會兒,他回過神來淡淡的笑著說:『小公主真的長大了,解悉問題闡述道理,比起妳表姊更勝一籌呀!妳說的沒錯,我的確沒怕過什麼,當然也不拒絕再談戀愛。我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深情,如果真的有的話,早就跟妳采妮姊去了,何必像個幽魂還在人間遊蕩,我只是在等一個令我心動的人,如同當年的采妮一樣,可以讓我無怨無悔的為愛瘋狂,找不到這樣的人,我寧願選擇孤單。老實說,昨天看到妳我真的嚇了一跳,想不到多年來的波闌不驚,一下子就變的春心蕩漾,只可惜妳太年輕了,要不然我一定追妳。』他直接了當的說出對我的好感,我聽了當然欣喜若狂,但他因為對我們年齡差距,有所顧忌而不敢行動。我不顧矜持急忙的告訴他,這根本不是問題更不是阻礙,何況我們倆也才相差八歲而已,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來,實際裡也沒有代溝的隔閡,除非你對我的感覺不夠強烈,否則其他的藉口我都無法接受。明白我的心意後,他便不再和我爭論,起身迎向我給我一個擁抱,似乎在暗示我給他一點時間,他會放下沉重的包袱,投入另一段與我的愛情冒險。

整個暑假除了他工作以外,我們幾乎天天膩在一起,愈了解彼此感情就愈堅貞,墬的愈深就愈捨不得分開,我想這就是愛情,最美妙也最可怕的地方吧!他特別休了幾天年假,陪我到處去玩,上山下海從陽明山到墾丁,都有我們形影不離的足跡。其實一段旅程好壞,並不在於安排的如何巧妙,關鍵在於和什麼人一起,跟喜歡的人去哪裡都覺得好玩,窮鄉僻壤頓時變的鳥語花香,置身阿鼻地獄也宛如極樂天堂,若不能比翼雙飛,寧可做亡命鴛鴦。在北投的溫泉酒店,我們有了第一次親密的接觸,從試探性的吻到完全解放,我初出茅廬的羞怯,和他荒廢多年的生澀,反倒多了一些神秘的情趣,我們在對方身上,找到了遺失的一部分,透過靈肉的結合,我們才會變的更加完整。當他撥弄我頭髮時,我緊靠著他寬闊的胸膛,溫柔又堅決的對他說:『我可不是一時貪玩,我是全心全意認真的。』縱然我們相處的時間還很短暫,但是,我已經整整暗戀他十年了,所以決不是突如其來的激情,而是由日積月累中點滴凝聚的。他莞爾一笑輕輕的說:『我也是。』他並沒有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海誓山盟,只簡單的說了三個字,但對我來說,這已經等於是永遠的保證。這期間,我曾想過放棄學業和他廝守一輩子,但他卻要我回去把書唸完,至於其他的事以後再說吧!究竟他是太信任我,還是對我沒信心,怕我年輕心情還不定,隨時有可能移情別戀,所以用時空的陷阱來考驗我,看我能不能順利通過。他的擔心未免多餘了,因為遠在天邊的我,未嘗不是膽戰心驚,畢竟跑的人不一定是我,也有可能是他啊!總之我還是聽他的話,乖乖回去把大學唸完,我們之間毫無明確的承諾,僅有一份隱約的共同默契,因此在機場的時候,我忍不住紅著眼問他:『你會等我嗎?』他感嘆的說世事難料,誰也沒把握明天會發生什麼事,要是妳遇見比我更好的人,千萬別把人拒於千里之外,用不著顧忌我的感受,放心的去找尋自己的春天。我當然不能認同他的話,反而激動的哭著說:『這世上當然有比你更好人,但我不一定有機會能遇到,就算遇到我也無心再要,因為我已經找到最好的。』聽完我催淚的真實告白,他緊張的趕快幫我把淚擦乾,安慰的說:『這一生我沒有別的本領,唯一擅長的就是等待。』他最後才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讓我終於破涕為笑能走的安心。

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亦不短,幸好有賴進步的科技,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除了寒暑假我們能見面外,平常就只能透過電腦電話,來彼此關心維繫感情。好不容易終於畢業了,我邀請他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無奈他說工作忙沒辦法過來,雖然我難免有些失望,但還是體諒的說工作要緊。在畢業典禮結束後,我一走出校門口,就看到在門外等候多時的他,如同當年他等采妮姊一樣,他足足等了我兩年,沒有任何抱怨也從來沒有懷疑過,我熱淚盈眶的衝向他懷裡,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知道再也分不開了。我真的比采妮姊還要幸運,幸運的排除萬難化險為夷,我們得到大家的祝福,順利的步上紅毯那一端。說真的要不是采妮姊,我根本不可能認識他,因緣際會真是冥冥中自有安排,她就像天使一樣,為我們準備了一份最豐富的禮物,把獅貓送到我身邊,又把我送到獅貓面前。我曾經開玩笑的問他:『你忘記采妮姊了嗎?』他指著他的頭說,采妮在他的腦海裡,然後指著他的眼睛和心說,他眼中看到與心中牽掛的,現在只有我而不再是采妮。我完全相信他的話,因為在我的眼裡心裡也只有他,至於采妮姊則存在我的記憶裡,忽近忽遠忽暗忽明,時而模糊時而清晰,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也不想把她忘記。

十年前我打開了一扇門,驚艷的眼睛為之一亮,人傻傻的站在門口無法動彈,但眼睛穿過了擁擠的人群,牢牢的盯著她看,看的她害羞的低下了頭,她是我的舊愛采妮。十年後我打開另一道門,絕望的雙眼再度為之一亮,人呆呆的站在包廂外動彈不得,兩雙眼在昏暗的光線中交會,看到了一絲幸福微弱的曙光,照亮了屬於我們的世界,她是我的新歡嘉欣。擁有舊愛新歡並非我喜新厭舊,更不是出於自願,純粹是上帝開的玩笑,唉!我對祂真是又恨又愛百感交集,怨祂無情的帶走采妮,謝祂仁慈的帶來嘉欣,或許人生就是有這麼多意外,才會讓你總是充滿期待。每當你打開一扇門,你永遠不知道會看見什麼人,熟悉的、陌生的、摯愛的或討厭的,除非你打算離群索居終老一生,否則為了與世界聯繫,你就必須勇敢打開它,才會有前所未見的體驗,看那山窮水盡背後的柳暗花明;體驗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當頭鴻運,把門關起來間接也把希望關起來。在我的心上有一道門,裡面住著兩個人,門外是舊愛門內是新歡,願舊愛早日安息彼岸,祝我與新歡永遠幸福美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