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卷

中卷

下卷

 

   

十歲的時候,我偷偷許下一個神秘的心願,希望自己能快一點長大,像我的偶像采妮姊一樣,幸運的集三千寵愛於一身,既美麗聰明又溫柔善良。除此之外更希望有朝一日,能像她一樣得天獨厚,找到一個真正愛她的人,永遠在門外等著她。

由於我是家中的獨生女,自小便沒有兄弟姊妹,所以跟表姊的關係特別親,縱然我們的年紀,相差了將近十歲之多,不過,卻絲毫沒有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而采妮姊則是表姊的高中同學,和我們又碰巧是同一個教會的教友,一連串命運的巧合安排下,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我不由自主把她當姊姊看待,當然她待我也猶如妹妹一般。她長年頂著一頭俏麗有型的短髮,搭配她完美無瑕的臉型,以及層次分明立體的五官,明而亮的眼、挺而巧的鼻、圓而潤的唇,充滿知性之外仍不失嬌美,簡直是無懈可擊無從挑剔。她窈窕玲瓏的曼妙身材,無論穿什麼衣服做何種打扮,都有屬於自己特別的味道,別人就算想學也模仿不來。她雖無艷光四射的咄咄逼人,但她清新脫俗的靈氣,也非一般的庸脂俗粉能夠比擬,讓女人看了心生羨慕,卻不至於暗中嫉妒;令男人朝思暮想,又不敢隨便輕浮造次,她就是這麼討人喜歡,誰都忍不住想主動親近她。

我第一次看到她男朋友是在教堂外面,他瀟灑的叼根煙,坐在可愛的奧斯丁裡面,周圍的車水馬龍人聲鼎沸,一切似乎都完全與他無關,哪怕發生了什麼新鮮事,他也不會轉過頭去,好奇的多看一眼,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人,能吸引他注意的只有采妮姊,而他唯一的任務就是在門口等她。他留著一頭披肩的長髮,瘦瘦高高白白淨淨,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他不像英挺的偶像明星,也不是帥氣的陽光男孩,更非病懨懨的文弱書生,他俊美的與眾不同,又神秘的獨樹一格,甚至比大部分的女孩還迷人。雖然漂亮不適合用來形容男人,但他給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這樣,要不是從他的動作與聲音看出端倪,我真的以為他是采妮姊的姊妹,而不是男朋友。漂亮的男人免不了會帶點脂粉氣,可是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那種扭捏作態,他的人就宛如他的綽號『獅貓』一樣,是個豪邁陽剛的血性漢子。每次做完禮拜,就一定會在門口看到他,他總是面無表情的抽著煙,但只要看到采妮姊出來,他的神情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臉上剛硬冷漠的線條,頓時變的柔和親切,並且露出一抹滿足的微笑,好像一生就是在等待這一刻,當美夢成真如願以償,中間所有漫長苦澀的守候,瞬間蒸發化為烏有,消失的無影無蹤。采妮姊一步出教堂,也迫不及待往他的方向飛奔,她臉上的喜悅與興奮,彷彿比看見天主還要開心,其實她上教堂根本一無所求,純粹是來感謝神的恩典,感謝神賜予她的一切。在我的印象裡,不曾見過他們激情相擁、瘋狂熱吻,也沒聽過什麼誇張的肉麻情話,他們之間的互動,來自於眼神的交流和心靈的默契,淡的不著痕跡猶如溶為一體。他們之間的感情,說實在看不出有多親密,不過,再遲鈍的人都能感覺得到,那種盡在不言中的陶醉,不就是大家千方百計,苦苦追尋的幸福嗎?尤其是和他們實際接觸過,我對他們的感情更加肯定。

自從認識采妮姊以後,我開始變的喜歡上教堂,從原先的例行公事成為一種期待,因為只要見到采妮姊,就鐵定能遇到獅貓哥,說真的,後來究竟想見誰多一點,其實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和表姊都是因為家人的關係,所以從小受洗信教,因此我們通常是一群親戚一起來的,至於采妮姊從頭到尾,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我曾經問過她,為什麼獅貓哥總是在外面等,而不陪她進來呢?她一派輕鬆的告訴我,信仰是屬於個人的自由,誰也沒辦法干涉勉強不來的,或許這也需要一點緣分吧!並沒有什麼道理可言。的確,獅貓哥從沒踏進教堂半步,只是安靜的在門外等,風雨無阻全年無休,他們彼此尊重互不侵犯,沒有人贏也沒有人輸,所以我未曾看過他們發生激烈的爭吵。雖然有些專家說,爭吵也是溝通的一種,對彼此的了解和感情提升都有幫助,但是,在看了許許多多故事以後,我還是羨慕他們的相處模式。倘若是真心相愛的兩個人,幹嘛非要爭個你死我活,有什麼是不能退讓妥協的。其實男女間的問題,絕大部分都是瑣碎的小事,和大是大非的觀念衝突無關,往往是因為顧及面子,而放不下身段僵持在那裡,贏了一時的面子,卻輸掉一生的愛情,這勝利的代價未免也太大了,值得嗎?我寧願相信采妮姊告訴我的,喜歡一個人除了欣賞他的優點外,還要接納他的缺點,畢竟沒有人是完美無缺的。如同神愛世人一樣,即便我們都是罪人,神也永遠不會放棄任我們自生自滅,祂為我們開闢一條光明大道,指引我們在混亂中找到天堂。她的話宛如福音一般,迴盪在我耳邊慢慢潛入腦海,既使事隔多年後仍影響著我,對夢想的執著和追求;對愛情的憧憬跟渴望,無一不與她息息相關。

我和采妮姐的感情,隨著相處的時間與日俱增,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反而後來居上取代了表姊。我喜歡和她膩在一起到處去玩,纏著她問許多無聊的問題,連他們單獨的約會,我也不知避嫌的夾在中間,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真是幼稚,做了討人厭的電燈泡,仍迷迷糊糊渾然不覺。還好他們並不介意,反而常主動帶我出去,去郊外踏青、去逛街看電影,讓我有機會體驗新鮮的事物,了解到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所以不能老在原地打轉,做一隻以管窺天的井底之蛙。他們對我的照顧可說是無微不至,哪怕是對親妹妹也有過之無不及,把我捧在手心上像一個小公主,能遇上他們是我一生最大的福氣。獅貓哥並不像他的外表,那樣冷傲難以接近,只是他的生性低調,不太喜歡主動和人打交道,事實上,他是個風趣幽默的人,脾氣好沒架子待人也親切,特別是對他的朋友熱情又講義氣,一旦朋友有難,只要能力所及他從來沒拒絕過,也難怪采妮姊會對他死心踏地,再多人死纏爛打苦苦追求,也視而不見置之不理。我曾經有個傻念頭,想一輩子跟他們生活在一塊兒,無奈最後事與願違,天下畢竟沒有不散的筵席,在兩年後的夏天,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我們全家移民到了澳洲,所以不得不忍痛和他們道別,由於南北半球距離的阻隔,導致我們的故事,必須被迫暫時告一段落。當然,我們的關心與思念並未因此中斷,還是常常透過電子郵件及卡片,和采妮姊傾訴心事,分享生活裡的喜怒哀樂,唯一遺憾的是在虛擬的世界裡,不能直接和她面對面談心,總覺得空空蕩蕩好像少了什麼似的。

剛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心情必定是五味雜陳的,有新鮮好奇當然也有惶恐不安,從語言到生活習慣都要重新適應,還好有采妮姊傳來的鼓勵與開導,我才能提起勇氣面對這未知的世界。其實在我心中,另外還有一個掛念的人,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獅貓大哥。他並不像采妮姊,一直固定和我保持聯絡,除了逢年過節或特殊的日子,他會在采妮姊寄給我的卡片上,添上幾句簡單的問候外,平常時候幾乎沒有任何接觸。我只能從采妮姊那裡得知他的近況,他們的關係依然一如往常,世上似乎沒有力量能拆散他們,我和他們的信心都沒動搖過,以為這條路他們一定能順利攜手走完。但天真的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意外,世事終究無常難料,誰也想像不到下一秒,悲劇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來的措手不及全無招架之力。這件事發生在我來澳洲的第二年,有一天表姊突然打電話給我,她傷心的說,前天采妮姊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喪生了,我聽完這個不幸的消息,驚駭的幾乎當場昏厥,我們倆久久無法言語,電話中只剩下我們哭泣的聲音。掛了電話我激動抬頭問蒼天,為何這麼好的人會走的這麼早呢?她是虔誠恭敬的信徒,既沒有怒犯天條違反十誡,更不曾喪心病狂為非作歹,照道理她應該有璀璨的明天,以及幸福快樂的未來,這是她應得的待遇,並不算過分的要求。慈悲的老天爺並沒有回答我,反而強迫我們,接受這殘酷的事實,或許老天的眷顧有一定的期限,當時間一到,祂便毫不猶豫的收回,甚至是無情的摧毀一切。歲月雖是療傷最好的藥方,但過程中的煎熬與絕望,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完,更非三天兩夜就能平復的。我最擔心的莫過於獅貓哥,在失去采妮姊的打擊下,今後他將何去何從?我從表姊那裡得知,他的反應超乎意料的堅強,從頭到尾都沒掉過一滴眼淚,在送完采妮姊最後一程後,他便入伍當兵去了,此後就像斷線的風箏,消失在我的眼前,但卻不曾走出我的世界。當我慢慢長大以後,對悲歡離合生離死別,有更多的體驗才明白,他並不是不傷心,而是徹徹底底的心碎了,碎到沒有力量難過,碎的沒有勇氣反抗,所以選擇封閉自己與世隔絕。人生最大的悲哀,不在於你眼前的她,知不知道你的愛,而是明明相愛的兩個人,中間隔著一道冷冰冰的門,活生生的把良緣破壞,最無奈的是,門上的鎖怎麼努力也打不開。他們經得起一萬年嚴酷的考驗,卻經不起一次沒有預警的意外,生與死的距離無關遠或近,關鍵在於不可能再有未來,我想人間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