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無 敵 關 東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老瘦杆兒”狼狽地逃下山去,連夜趕回縣城向日本主子報告好消息,四個日本人聞聽都喜出望外,第二天一大早就乘汽車直奔牛心山駛去,臨近中午到達山腳下。“老瘦杆兒”在前方引路,四個日本人在翻譯官的陪同下沿陡峭的山路走上了牛心頂,只見一片平坦的開闊地上搭起了一座大戲臺,台下分列兩隊軍容整肅的持槍戰士。四個日本人看到抗聯竟十分隆重地歡迎他們的到來,不禁都面帶笑顔互相嘰哩呱啦了一通。剛走到戲臺前,陳指揮同榆一起威風凜凜地走上戲臺,一聲怒喝,台下戰士呼啦圍上來就將六位不速之客捆綁起來押上了戲臺。日本人還想施以勸降之計,陳指揮嚴辭怒斥日本帝國主義侵我中華大好河山,殺我愛國同胞的滔天罪行,隨即下令處死他們。這時“老瘦杆兒”已嚇得癱軟在臺上,跪著爬到了榆面前不住地磕頭哀求道:“榆少爺,求你看在洋洋的份上,替我向陳指揮求求情,饒我一條狗命吧!”

榆在許多年後,再次聽到洋的名字,是在1938年夏天榆率領獨立旅赴南滿西征,在老爺嶺與楊靖宇部隊會師時意外地遇到了丹,丹告訴榆說,洋大學畢業後東渡日本留學去了!榆終於知道他今生今世再也見不到心愛的洋洋了!他緊緊握住丹的手,眼淚止不住地簌簌流淌下來。

當四把鋒利的尖刀刺進日本人的胸膛時,“老瘦杆兒”早已嚇得昏死過去。戰士像拖六條死狗似的將他們扔到了台下,“老瘦杆兒”慢慢蘇醒過來,卻不顧一切地又一次磕頭求饒,陳指揮用威嚴地目光瞪視著“老瘦杆兒”和翻譯官說:“我陳翰章只殺日本人,寬大有良知的中國人,今後只要你們不再幫著日本人坑害自己的同胞,我們是不會殺你們的!”沒想到“老瘦杆兒”惶惶逃回到小鎮,當晚就一命嗚呼了!

 

由於陳指揮在牛心山上表演了一出假投降儀式,殺死了前來勸降的日本人,關東軍便惱羞成怒,從長春、吉林、通化、牡丹江、延吉調集了大批日僞軍直撲牛心山,開始進行瘋狂地鐵壁合圍。此時,正是盛夏多雨季節,陳指揮率大隊迅速向東突出重圍,榆卻帶領三十餘名“勇敢隊”隊員向西牽制著敵人,他們沿牡丹江往上游沖去,不料一連數日竟暴雨如注,牡丹江水泛著大朵白沫波濤翻卷著漾滿了河床。榆同“勇敢隊”乘雨夜一路猛打沖出了一道道包圍圈,在天亮時突然遭遇到一大股日寇,拼死打到最後,子彈打光了,只剩榆和警衛員被擠到了江邊,榆已身負重傷,卻堅強地面朝家鄉小鎮的方向輕聲呼喚著:“洋洋,永別了--!”便縱身躍入了牡丹江滔滔的急流之中。牡丹江水流向了鏡泊湖,鏡泊湖水流進了黑龍江,黑龍江水最終彙入了大海,而海那面就是日本,那是一個什麽地方呵?!……榆的靈魂沿著流水漂向了海那面去追尋愛神安息的伊甸園,而遠在異國他鄉的洋會不會知道呢?……

 

日寇實行鐵壁合圍之後,東北抗日聯軍已進入了最艱苦卓絕的戰鬥歲月!1940年的冬天,抗聯第一路軍總司令楊靖宇將軍,在西線激戰中不幸壯烈殉國。爲了減輕西線抗聯主力的軍事壓力,陳指揮毅然率部揮師西進,敵人都潮水般地湧到了牡丹江畔,一直堅持到秋天,敵人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第三方面軍在寒蔥嶺打了一場漂亮的伏擊戰之後,陳指揮決定化整爲零,讓主力迅速渡過牡丹江轉向東線作戰,自己則率領“勇敢隊”留在牡丹江一帶狙擊牽制敵人。丹的遊擊大隊在突圍轉移時被敵人打散了,她身邊只剩下十餘人,在牛心山腳下,丹突然巧遇到陳老師的隊伍,在驚喜萬分中,她情不自禁地撲到了陳老師的懷堙K…當丹問到榆時,陳老師半晌才難過地說:“榆犧牲了,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找到他的軀體!”丹聽著終於忍不住眼圈一紅落下淚來。

那年的冬天來得特別的早,第一場寒流襲過,雪花卻並不避開硝煙彌漫的大地,依然顫抖著脆薄的翼翅娉娉婷婷地輕盈飄落到這片戰火紛飛的林海雪原上。

那年的冬天雪特別地多,也特別地大,雪阻斷了路,也阻斷了抗聯同山下的聯繫,沒有棉衣,沒有糧食,他們卻在歲末一個雪的寒冷陰鬱的午後,主動出擊突襲了“日本高崗作業所”,重創日寇建設鏡泊湖水電站計劃,又乘著大風雪迅速轉移到鏡泊湖南湖頭的小灣灣溝一座密林背風山坡上,悄悄燃起了一大堆篝火,戰士們緊緊圍坐在一起取暖。由於山下各村鎮都住滿了圍剿討伐抗聯的日僞軍,他們已經有兩天沒有吃東西了。

丹在火上用一隻飯盒化著雪水爲戰鬥到最後的十七名抗聯戰士煮了些麥粒兒。當她用兩根樹棍夾出一粒放嘴媢褸褶P覺熟了時,就每人平分了一小把充饑。丹最後將飯盒端到了陳指揮面前,陳指揮只吃了幾粒就讓丹吃,他卻認真看起行軍地圖來。雪花落得滿山滿谷白暄暄的,飄得丹眼堻n軟的,丹默默地凝視著消瘦疲倦的陳指揮,心底猛然湧上了一股複雜的情感。

陳指揮放好地圖,神情嚴肅地對丹說:“你的一名隊員在下午的激戰中掉隊了,如果他暴露了我們的行蹤,後果將不堪設想。你快點把大家都叫醒,我們必須馬上轉移!”丹逐個叫了一遍,戰士們只應了一聲又沈睡過去,丹含著眼淚向陳指揮求道:“陳老師,他們已經三天三夜沒好好睡一覺了,戰士們都實在太累了,今晚就別走了,求您讓他們好好休息一下吧,等天亮我們就迅速轉移,絕不會有事的!”丹沒想到第二天清晨天剛放亮,只見上千名日僞軍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已將他們緊緊包圍在一處山包上。走在最前面的竟是丹當年收編“九頭鳥”綹子時的一名草匪,丹恨得大罵一聲叛徒,匣槍一揚叛徒應聲倒斃,敵人都嚇得紛紛躲閃到了大樹後面。

陳指揮當即下令撤退,戰士們迅速沖了出去,卻有四名女兵被敵人密集的火力給封鎖到了一片松林中。陳指揮下死令讓“勇敢隊”隊長快帶戰士轉移,他提著一挺輕機槍和丹卻沖回來一陣猛打同女兵匯合到一處,又乘著飛雪揚起的漫天雪霧做掩護邊打邊撤。敵人潮水般地從四處擁上來緊緊包圍了他們,機槍手犧牲了,陳搶過機槍沖敵群一陣猛烈的掃射,敵人嘩地倒下了一大片;這時,陣地上只剩下丹和陳指揮了,機槍子彈全部打光了,他們掏出匣槍點射著,突然,一排罪惡的機槍子彈尖嘯著成排掃射過來,陳老師箭步沖到丹的前面將她往自己身後猛一拉,密集的子彈打得雪片滿天亂飛,丹跳起來大叫一聲揮舞著雙槍打退了撲上來的敵人,只見陳指揮的右手被打斷了,匣槍甩出去老遠,他卻咬緊牙關用左手抽出棉襖堛漱p手槍,朝敵人狠命地射擊起來,前面的敵人又倒下了......當丹發現陳指揮的槍聲嘎然而止時,她猛一回頭看到他已倒在了血泊之中,殷紅的鮮血染紅了大片潔白的雪花。丹撲過去緊緊抱著陳指揮的頭顱痛哭著,丹瘋狂地舉槍橫掃著,打到最後丹的眼淚流光了,子彈只剩最後一顆了,丹抱著陳指揮含笑舉起匣槍對準了太陽穴扣動了板機,丹隨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像一朵無限輕盈的雪花,輕輕地向上飄飛了起來,眼球視網膜上頓時彌漫著一片溫馨灼亮的紅光,那紅光慢慢向上升騰著在整個天空擴展開了,最後凝聚成了一道美麗的虹橋,丹快步跑上虹橋,一擡頭驀然驚喜地望見了一身戎裝的陳指揮,身後竟神武地立正站著英俊高挑的榆,丹狂喜地大聲呼喚道:“陳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