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無 敵 關 東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長白山遠近聞名的美女窈花,是在去會人參王的路上遭一夥草匪綁票的。

那是民國初年的秋天一個豔陽高照的晌午,窈花仔細梳妝打扮以後,就一晃細腰悄悄閃出了郭家“老瘦杆兒”的深宅大院,一路嫋嫋娜娜邁著細碎的蓮花小步,正滿心愜意地走到牡丹江長長窄窄的木橋中央,只見迎面呼呼啦啦擁過來一夥挑擔擡箱的生意人,窈花悚然一驚立即停步閃身站到橋邊,緊緊趴在橋欄上一動不動地定定望著橋下湍急的江水。當那夥人踢哩趿拉走到她身旁時,窈花竟嚇得閉緊了雙眼兩腿瑟索發抖,耳畔卻猛然聽到一個聲音粗嗄的男人凶巴巴的低喝:“把票碼走--”。窈花忽覺身子一旋,只聽“哢嗒”一聲就被關進了一隻嚴實的大木箱堙A綹子掉頭快步嚓嚓地向山堜b去。

 

人參王得知窈花被草匪綁票是在第二天上午,從他女人口中聽到的消息。當時,女人送飯去得比往常晚了許多,一身虎背熊腰的人參王忙了一大早晨肚媥j得正嘰哩咕嚕翻蕩著一股惡氣,看見女人邁著兩隻小腳晃晃悠悠走近前來,兩眼一瞪便將手上掐著的一把人參栽子摔到了女人瘦瘦的黃臉上,女人並沒有生氣卻抹了一把臉上的泥土笑嘻嘻地說:“窈花那個浪貨叫鬍子給綁了票啦!”人參王掄起大巴掌猛地摜到了女人臉上,嘴婼|道:“你娘了×,胡說八道--”女人單薄的身子打了個趔趄,像被草蛇猛咬了一口的小母雞似地尖叫了一聲,等人參王鑽進草馬架子房堹T吞虎咽地大口吃起飯來,女人才慢慢跟過去說:“是真事兒,昨個兒晌午頭的事,鎮上都傳遍了!”人參王放下筷子狠狠瞪了女人兩眼就吧嗒吧嗒不停地鼓煙,女人嘻嘻笑了兩聲,不計深淺地說:“窈花個浪貨被人綁了去,你八成也知道心疼了吧!那你還不麻溜去找你那當鬍子頭的拜把兄弟‘長白飛龍’去,也好叫他幫你去把窈花給贖弄回來!”人參王氣得唬著臉騰地站起身掄起了大巴掌,女人嚇得矮身蹲坐在地上捂住臉,人參王愣愣地瞪著女人猛然醒悟到,爲了窈花他也該破例去求一回“長白飛龍”了!

 

窈花是牡丹鎮上首富“老瘦杆兒”的女人,“老瘦杆兒”瘦骨伶仃地站在人前正像深山老林中一根枯死的站杆,卻日夜不停地吸食大煙,晚間吸足了精神就將窈花折騰得整夜不得安睡。五年過去了,卻總不見窈花的肚皮鼓脹起來,“老瘦杆兒”一怒氣之下竟將窈花一腳踢了到西廂房去獨守冷清,他卻在大年正月從城媟s納了一位美妾,可是半年過去了,那妾身仍未現出懷孕的迹象。

今年夏天一個毒豔豔的晌午頭,人參王的女人領著三個虎頭虎腦歡蹦亂跳的小子--柞、松和榆來到南山坳的人參園,三個小子看到草馬架子旁的山泉四周飛舞著一隻只令人眼花繚亂的彩色大蝴蝶大蜻蜓,都興奮地叫喊著拼命追逐起蝴蝶蜻蜓來,一陣陣叮叮咚咚輕脆的歡笑聲跳躍在泉水面上一波波振蕩著輻射到遠方,又在山媯o出陣陣悅耳的回響。正在這時,“老瘦杆兒”帶著保鏢“陰陽臉”來到了人參園,這使人參王感到出乎意料的驚訝。因爲長白大山崳q子局多,“老瘦杆兒”生怕遭到草匪綁票,整日都躲藏在四角壘著炮臺的深宅大院堙A每次出門也都是“陰陽臉”帶三個人佩槍護駕。因爲他從城堶靚蠾^的那位嬌滴滴的美妾,整天价纏著他要到山堨h瞧瞧新鮮熱鬧,於是,當“老瘦杆兒”的一行人走到半山路上聽到了一陣陣孩子的笑聲時,便折路拐到了人參園。人參王熱心地請“老瘦杆兒”快進草馬架歇歇腳,“老瘦杆兒”嗯嗯了兩聲倒背著雙手一棚棚查看著長勢正壯的人參苗。當三個男孩子個個小臉蛋上都沾著泥巴水珠蹦跳著跑過來時,人參王的女人急忙叫他們快向“東家”問安,“老瘦杆兒”黑瘦臉上一條條松垮的肉皮牽了牽嘿嘿陰笑了兩聲罵到:“嗯,小狗日的,不孬!”便挨個摸了下光光的葫蘆頭扭身冷傲地走了。

人參王沒成想第二日傍擦黑時,“陰陽臉”背著匣槍摸到山上,那張被“黑瞎子”一掌打得變了形的刀條臉上沒有表情地對人參王說:“東家今個兒晚上請你去府上喝酒。進大門時萬不要叫旁人看到了,嗯?--”人參王狠狠地吞咽了一大口唾液,在天烏黑時迅速溜進了郭家大宅院,“陰陽臉”乾笑著引他上了正屋,只見炕前早已擺好了一桌豐盛的酒菜。窈花爲他和“老瘦杆兒”酌滿了酒,人參王端起喝了,又酌,連幹三杯,人參王只顧低頭大吃大喝,“杆子”並未動筷,酒到半酣,“老瘦杆兒”說:“今日晚上鎮長大人的二公子成婚請喜酒,我得前去壯壯場面!”說完就走了。

當兩朵紅雲悄悄飛上窈花粉嫩的雙頰時,窈花迷起了一對俏俏的丹鳳眼顫顫地一口一個軟軟的大哥,就軟身歪倒在人參王那寬闊挺壯的胸膛上了。人參王在燙人的熱炕頭上突然一個激棱清醒過來,醉意頓消,猛地一把推開了窈花白溜溜豐腴滑潤的熱身子,滿心惶惑地逃回了南山。

當“老瘦杆兒”半夜在鎮公所長家打麻將輸得一塌糊塗鐵青著一張半人半鬼的瘦臉走進家門時,只見窈花正倒在炕上低聲啜泣,就忙問:“成了吧?”窈花不答,卻搖搖散亂的發絲放聲大哭,“老瘦杆兒”厭惡地抽了窈花一個響脆的耳光,惡聲惡氣地罵到:“不成氣的騷娘們兒,你明天再去找他,成不了事兒,我把你狗日的立馬休了!”一腳又把窈花踢回到冷清簡陋的西廂房堙C

第二天窈花竟一大清早悄悄來到了人參園,只見一個厚墩墩結實的背脊正對著一片藍瓦瓦的天空,窈花在後面柔柔地輕咳了一聲,嚇得人參王一轉身擡頭在迷幻之中望見了窈花那張俏俏的長瓜臉如懸在頭頂上的一輪晴日頭,霎時紮得他雙眼疼痛不堪,一直疼進心窩子堙C窈花低著頭向他跟前走近了幾步,一擡頭人參王看見了她帶著一塊青紫的臉上淌滿了淚水,人參王心又疼得一顫就不顧一切地張開有力的雙臂迎上前,窈花順勢軟軟地撲倒在他懷堜魌n痛哭起來,人參王憐惜地急速將窈花抱進了草馬架子堙A一會兒窈花嚶嚶的哭聲變成了一陣陣女性亢奮快樂的呻吟聲......起風了,山風吹得馬架屋頂上的苫草沙沙直響。

 

“老瘦杆兒”是在一天黃昏時接到綹子“草上飛”的“花舌子”送來索要三十萬大洋的“海葉子”()。當時他心堹k得全身一哆嗦,信從他手上掉到了地上,“陰陽臉”從地上拾起信送走了“花舌子”,回來聽到“老瘦杆兒”正在破口大罵窈花是喪門星敗家子,“陰陽臉”看見“老瘦杆兒”萎軟地坐在炕沿上愁得要上吊的熊樣,就悄腳走過去附耳只一句話頓時叫“老瘦杆兒”臉上愁雲盡掃,一下子跳起來親熱地拍著“陰陽臉”的肩膀滿面喜笑顔開地嘿嘿笑道:“嘿--你個狗日的,這主意真不孬,明兒一大早咱就去找人參王!”

原來人參王是當今長白山堻怳j的一個綹子局“長白飛龍”的救命恩人,當年“長白飛龍”剛起局時,由於人少槍差,在一次砸紅窯中,被另一夥前來砸窯的大綹子追打著負了重傷,由於流血過多昏倒在山路旁,正巧被進山打獵的人參王發現了,便急忙背起“長白飛龍”依仗山婺蘛禲A七繞八拐就將追匪甩掉了。後來,“長白飛龍”重整旗鼓,殺富濟貧,聲勢逐日浩大,名頭響震了整個長白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