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艷幻迷虹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當秋風乍起的時候,從天的家鄉牡丹鎮發往省城的第一批飛碟牌天然礦泉水上市了,很快銷售一空。訂單雪片般飛來,天指揮生産沒白沒黑地連軸幹仍供不應求。正當“雪泉”礦泉水在省城達到熱銷高峰之際,卻意外地接到了省檢察院的起訴書,說飛碟牌礦泉水中含有一種稀有金屬元素鎘,這種含鎘的礦泉水將導致受孕婦女百分之百都生女孩兒!這消息不啻是在省城投下了一枚原子彈迅速爆炸開來,立即引起了巨大恐慌,一對對年輕夫婦聞訊紛紛投訴飛碟牌礦泉水。省檢察院當即立案偵察,自然查到了婉姐和朵頤兩家公司頭上。在大禍臨頭的危難關頭,兩位女強人竟沆瀣一氣狼狽爲奸,暗中聯合起來異口同聲地將責任全部推到了天身上,說天是礦泉水公司總經理,應該由他負責!......在檢察院派人專程去追查天的當天晚上,長白山竟忽然間暴雨如注,天駕車從雪泉之地趕往小鎮的路上,只見一個球形閃電唰地從雙乳峰上燃燒著滾落下來,一個響亮的炸雷當場將天的汽車劈著了,天從車堥R出來時渾身衣服已經燒著了。他在泥濘的雨水山道上用力一滾火滅了,身上雖然沒留下半點傷痕,但是卻將他的身下男性之樹給燒傷了,誰知荃愈以後退掉了一層皮!天卻不知道他身上的那道愛情魔力從此神秘地逝去了,而他額頭上那個外星女人的豔紅唇印也隨之永遠地消失了!

天被檢察院傳訊回到省城的第二天,梅以記者身份同已經很久沒見面的靚一起去探望他時,兩人都神情肅然地告誡他道:“天,我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所以不忍心看著你被人合夥給害了!如果婉姐和朵頤一起來勸你全力承擔時,你千萬別答應她們,你就說,假如她們不設法搭救你的話,你因此被判刑,你就把什麽都說出來!我們現在就去分頭找她們倆人,看她們敢不救你出去?”天感動得流著眼淚說:“謝謝你們來看我,我現在才真正明白只有你們對我最好,我也算沒在城市白混過一回,我還遇上了你們兩個有情有義的城堣k人,我會永遠記住你們的大恩大德的!”天並不知道她們兩人走了以後,靚因爲他的事兒離開了婉姐辭職去了南方,從此他就再也沒有見過到靚。他只知道三天以後,那兩個女強人通過一種什麽高明手段拿錢去擺平礦泉水風波,最後檢察院只罰了五十萬元就撤訴了。

那天,當他走出檢察院大門,天本以爲婉姐會開車來接他回去,因爲沒見到她,天心堣@陣委屈直想落淚,他多希望能馬上撲到婉姐懷堜魌n哭一場,於是他用力忍住眼淚和饑餓,一臉沮喪滿身疲憊地倒了兩次公共汽車才到了婉姐家。當他有氣無力地用婉姐給他的鑰匙輕輕打開門,因爲對她有氣就沒喊她名字,卻冷丁聽到她放蕩地發出了一連串少女狀的響亮叫床聲,他大腦嗡地一響不顧一切地沖進臥室,看見婉姐渾然未覺地正同一個滿臉橫肉的黑壯男人在床上顛鸞倒鳳,氣得天聲嘶力竭地大吼道:“婉姐,你怎麽能這樣呢?你太對不起我了吧!--”說著眼淚就唰地流淌下來。婉姐突然被嚇得慌亂地用兩手去遮掩裸露著的大乳房,直到看清是天,就氣急敗壞地跳下床來,兩隻大乳顫搖不止,像兩隻大鳥扇動著翅膀向他臉前飛來,天臉上沒沒落下鳥來,卻重重地挨上了一個響亮的耳光,他眼前一花,聽到婉姐潑婦般罵道:“你一個山婼a小子算他媽什麽東西,竟敢來管老娘的私生活,你以爲你是誰?你馬上給我滾出去!”那個男人過去一路推搡著將天推出了門。天恨得咬牙切齒地罵了聲狗男女,順手將那把鑰匙用力撇得無影無蹤了,然後就一個人踽踽地沿著省城那條著名的史達林大街沒精打采地向北走了下去,走到半夜一擡頭才發現大街盡頭是火車站。怔怔地看了半晌他才明白過來,原來人生竟是一個圓圈呀,走來走去一不小心就又回到了起始點的,就像他當初第一次來省城那天,他是從車站沿著大街向南走進城市生活的,現在他又沿著同一條大街走了回來,天就覺得人生真是可笑之極,於是他忍不住一個人哈哈大笑起來。笑到最後滿臉是淚,天決定要買票回家去看看工廠怎麽樣了,誰知一摸兜卻沒湊夠買張火車票的錢,忽然想起朵頤還欠著他爲她做廣告的酬金呢,這樣想來天就在車站候車室塈鋮鴗@個空位安心倒下睡到了天明,起來去廁所隨便洗了把臉,用兜媔剩的錢買了一塊麵包幾口吞下去,就徑直去了朵頤公司,她不在,等了半天也沒回來,他只好硬著頭皮去找婉姐,想向她借點錢,見到婉姐很意外地發現她沖他親熱地一笑說:“天你來了,我正要去找你呢,深更半夜的你跑到哪兒去了,急得我一直在擔心你會出事。昨晚也怪婉姐不該沖你發火,也許是這些天因爲你的事兒搞得我好煩,你又不在我身邊,我前夫來求我希望跟我複婚,我知道你對我很忠心,我不想對不起你,所以就沒答應他,他求我最後跟他再做一次夫妻,我不忍心拒絕他,我想你不會怪婉姐吧!”天只是點點頭,婉姐又關心地摸了一下他的頭髮說:“你看你婉姐一會兒照顧不到你就弄得灰頭土臉的,快跟我回家去洗個澡吧!”他又一聲不響地乖乖跟在婉姐後面走了,她一進家門一邊脫衣服一邊沖他淫邪地一笑說:“今天婉姐和你玩個新花樣,婉姐來陪你玩一個鴛鴦浴遊戲!”她沒想到天在洗澡間堬臚@次不行了,她就沒好氣地拉他回到臥室大床上,他仍不行,婉姐就生氣地斥責道:“天你今天是怎麽了,是不是有病,還是你又有了一個新情人對婉姐沒興趣了?”天搖搖頭傷感地講了那場車禍,婉姐歎口氣故作同情地說:“天,你不用去上班了,你去省醫院找純讓她幫你找個醫生好好檢查一下身體,然後回家去休息一段時間吧!”兩人穿好衣服出來,她一臉冷淡地說:“我中午還有事,不能送你,你自己打車去吧!”說完就開車走了。

中午,天心情滋味寡淡的也沒吃飯,去省醫院找到純時,純那兩隻水靈靈的大眼睛沖他斜瞟過來的不屑目光,在看見他的一瞬間如同白雲遇上冷空氣,完全變成了一片冷雨,猝不及防淋得他全身透濕心涼,而純竟好像從來根本不認識他似的一直躲在護士室堜l終沒出來。天氣得憤憤地罵了一句:真他媽的是婊子無情—病也沒看,轉身又去找朵頤,她剛巧回到公司,一見他就冷著臉子問,你還來幹什麽?天心虛地笑笑說,我是來要我那一百萬酬金的!--朵頤兩眼朝他射出兩道寒芒冷笑道:“你開什麽玩笑?我和婉姐都是因爲你才被罰了幾十萬元,我們還沒叫你賠呢!”天愣了一下正色道:“你說話要講點良心,我替你們掙的錢何止幾十萬呢!”朵頤哼了一聲走出去一直沒回來,天等得滿腔怒火只好氣衝衝地去找婉姐評理,婉姐一見他便假惺惺問道,天你身體沒事兒吧?天沒好氣道,沒事兒--婉姐點點頭說那就好了,說著從大班台堮野X一遝錢說:“天,這也是你這些年幫婉姐應該得到的一份!拿上錢你就可以走了,聽婉姐的勸,你還是回鄉下去做點小買賣過一種平平淡淡的日子吧,我看城堮琤誘ˇA合你!”天當場被氣得渾身顫抖,半晌用手指著婉姐的鼻子罵道:“你們一個個利用完了我,就想一腳把我踢開,你們、也他媽的、太不講、道義了吧!我現在才認識你們全都是一群無情無義的臭婊子!”婉姐一向氣使頤指慣了,被天罵得竟一改往日的老闆風度,像潑婦似的一指大門沖他暴跳如雷地吼道:“你他媽的是一個什麽東西,敢沖著老娘發橫?你馬上從我這兒滾蛋,我以後再也不想看見你!”天兩眼怒視著婉姐由於發胖變得特醜陋的大臉盤罵道:“我沒想到你自稱女強人竟是一個白臉狼女騙子,我現在才知道你從來就沒把我當人,我只不過是你泄欲的工具,你看我身體不行了,不再能滿足你瘋狂的性欲,就想抛棄我,枉我從前對你一片忠心!算我瞎了狗眼沒認清你原來是天底下最無恥最無情的騷娘們兒!你這麽對我,將來你一定會遭到報應的!”她氣得一句話說不出,只見她一張扭曲的大臉脹得勃然變色,一揚手要打他一個耳光,天伸手靈巧地一閃一搡,婉姐肥胖的身體笨重地摔了一個趔趄,她愈加惡毒地咒駡著天,這時他吃驚地發現她腹中那只邪惡的小花蛇正慢慢地蠕動了起來!天瞪了她一眼像躲瘟神似的厭惡得抓起那遝錢噔噔跑到了公司樓頂平臺上,進城兩年給天帶來了一生的啓示:原來人是邪惡的,錢是肮髒的,人不擇手段地賺錢,錢反過來又促使人墮落,所以天痛恨錢,於是他衝動地將手上的鈔票一揚手唰地抛到了半空中,只見眨眼之間樓下的大街上便人山人海擠得水泄不通了,行人嗡嗡嚷叫著瘋狂地搶著錢,交通已經完全被堵塞了。天在城市的親身經歷中終於印證了他當初的感覺,城市實在是太荒涼了,不僅人冷酷,甚至連男女之間的性愛也失去了人情味!天終於明白了,城市永遠是別人的城市,像他這樣一個單純的異鄉人,即使在城媥襤咫Q年也還是一個外來人,永遠都無法溶進心機詭秘複雜的城市人中!天在一瞬間感覺心冷了,眼眸暗了,他看見城市遠遠近近的風景都透射著一片淡漠灰暗的顔色,眼淚不知不覺便簌簌流滿了臉。天在淚眼朦朧的視線堙A驀然望見了那個外星女人豔幻的倩影,他急切地叫著Eva.K.—朝著她的幻影向前一撲,差點沒墜下樓去,Eva.K.的身影在他眼前一現說:我們不該再見面的--她飄渺的聲音在他耳畔又一次溫柔地響起,天你還是趕快回家種人參去吧!--於是天迅速揩開了眼淚,在樓底一片鼎沸的陣陣聲浪中悄悄地跑下樓溜掉了,當晚他就心灰意冷地一個人乘夜車返回了家鄉的牡丹小鎮。

天雖然沒能得到兩位女老闆許諾的一百萬元,但他進城以後悄悄積攢下的錢已經足夠他回鄉下再開墾一片人參地了,於是他在深秋的日子從小鎮雇了十餘人又開進了六頂山的另一道山坳堙C到了轉年春曖花開的時節,天僂籉a撤上了一層人參籽,人參長勢喜人,天閑下來看在眼堙A正午一道明亮豔麗的陽光從遠處綠色的山谷間投射下來,在大片鮮綠的人參稞上面泛起一層嫩綠的光波,沿著人參壟流動起一串串綠色的光環,天在這種時候總是不覺回憶起城市生活,他常常莫明其妙地感動,那段生活仿佛是人在大街上走累了,一擡頭看到了一個電影院,隨著一群人呼啦啦進去看了一場電影出來,發現電影堶悸漫M他外面的生活,就像是兩段膠片,根本連不上的。於是,天就特別渴望能有一台電腦,到網上去找尋那些失掉的生活,這樣想著天開始精心培植的人參新品種,終於在一年以後如願以償地將第一批精品人參,送到敖東城賣給了聞名海內外的敖東藥業集團,第一件事就是立馬用賣人參的錢從百貨大樓換回了牡丹鎮上的第一台新型電腦,並建立了一個人參網頁。雖然天並不是想要在網上再交一個網路情人,但他卻通過網上人參栽培技術交流,有緣結識了一位專門學人參種植技術的農大女畢業生—楝花。那年夏天,他專程邀請楝花來六頂山人參試驗基地進行技術指導,兩人交往只半年,因爲志趣相投一見鍾情,第二年春天便結婚了!等到秋天,楝花便爲天順利地生下了一對粉妝玉琢的雙胞胎男孩兒!

許多年過去了,當天平靜下來,總會想起那個外星女人Eva.K.說過,如果他今生能娶到九個女人,他將來就會見到那個外星兒子。但是,天掐指算來算去,他這一生只同八個女人發生過關係,他竟忘記將那個外星情人Eva.K.也算進去了,他就覺得從前那一切只不過都是一場夢,也許那一切的一切根本就不曾發生過,他同那個外星女人Eva.K.發生的一場豔遇完全是他耐不住深山的寂寞杜撰出來騙人的,因爲他日日夜夜都留神觀望著西天的雙乳峰上,卻再也沒有看見過飛碟出現,這樣想來他心奡N完全徹底平靜了下來。於是他整個人竟心若止水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培植人參新品種的試驗堙A在十年以後,天終於成爲長白山聞名關東大地的人參王!天陸續將人參栽培技術和成果通過互聯網發往世界各地,向天求教的電子郵件每天都塞滿了信箱。他白天同楝花種植人參,晚間便去網上衝浪,這樣很快十年過去了。當新世紀的第一縷曙光照臨在長白山雙乳峰下那大片的人參地時,天竟接到了一封發自國外的邀請函,請他前去大洋彼岸參加一個國際人參栽培技術研討大會。在天第一次乘坐著飛機穿越雲層之上飛過太平洋上空時,他從飛機弦窗上突然看到在機翼外側,只見一大朵放射著萬道金光的彤雲上面正托著一個飛速旋轉的碟狀飛行物!--天心堮玥M一驚,隨即又怦怦狂跳起來,他又一次看到了那只同Eva.K.發生豔遇的外星飛碟!……他還沒有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麽事情,只見他一眨眼竟發現自己的身體不知是怎麽離開的飛機座倉,此刻正置身於金碧輝煌的飛碟堶情A天一擡頭就看見了正朝他面前嫋嫋娜娜走來的恰是那個叫Eva.K.卻依然年輕漂亮的外星女人,而駕駛著飛碟的是一位金盔金甲的英俊少年!

----天完全明白了,這時,飛碟正以超光速穿過星光璀璨的銀河系向著宇宙深處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