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童  夢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我依稀記得……我的童年不甚快樂…彷彿缺乏了些甚麼……彷彿在尋尋覓覓…..茫茫的…似乎被世界遺棄了……

大雨模糊人的視線,即使遊目四顧,也抓不緊虛實,一種擬幻擬真的感覺直湧心頭……『嘩沙嘩沙…』的雨聲正好讓我抖擻精神,以免墜進夢的迷宮……   

突然,一個小孩,瞬間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因為她跟被洗刷得亮麗的世界一點也不搭配,身上泛黃的襯衫,東破一個洞,西破一個洞,沾滿了不知道是汽油還是什麼的油漬,一張臉略顯消瘦,尤其是被雨水不斷洗禮的皮膚,更顯得她飽受風霜。 她,竟撲進我懷,來不及反應的我,狼狽的令雨傘丟落了,雨水直滲身體,兩人好像黏住了......

永遠...永遠也分不開......

她小小的臉蛋上,劃上了一條又一條的淚痕,『媽媽啊!你去了那呀?我的肚子很餓啊。人人也說我的身體很臭,他們欺負小澄啊,不給東西我吃。媽媽,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你不要不理小澄啊 ! 我會學乖的, 我不會再令你麻煩,我不會再要你叫我起床,不會再要你說故事逗我睡......小澄很掛念你啊....媽媽......小澄很多天也沒有好好睡過了,真的很累很累...媽媽啊,睡醒後能看到你嗎? ………你不要不要小澄呀….我會乖……會乖……』

一大段說話,令人心酸,也讓我淌下了淚,也讓我大概知道了發生什麼事。

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孩,一份來自人類的母性,一陣強烈的感覺,我毅然決定要暫且收留她,並要送她回到母親的懷裡....... 我帶著她奔進了計程車, 踏上歸家路......

車上, 小澄甜絲絲的進入了夢鄉, 但雙手仍牢牢的緊抱著我, 我也盡量穩定著身子,以免車子的震盪打擾這位『灰姑娘』。

小澄是嗎?

 

回家的一路上也沒啥特別, 直至開門的一刻,她醒了…… 一個驚慄的眼神,一下子就跳到地上, 一張顫抖的嘴兒, 一個我預期得到的事情. 小澄帶著 抽恤的身體,向我道出話來『你…你是誰? 媽媽說不可跟陌生人來往的, 給她知道我會被責備的……』說罷,她轉身就跑 !

『你要到哪? 小澄 !』

『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 我……我要找媽媽!』

『雖然我不認識你媽媽,但我知道她不會喜歡小澄現在的模樣, 待靜姐姐替你洗個澡,換上新衣裳, 再找媽媽好嗎? 還有啊,姐姐家中有很多很美味的糖果呢。』

她並沒有因此回心轉意, 繼續以無情的背影離開我視線。母親的訓勉令她無視一切……可是, 她也難敵長久的煎熬,膝子一屈, 倒下了……我搖一搖頭, 將她抱入家門。

只有一人住的我, 家中一片冷清, 父母均定居外地,但家中一切尚算整齊, 我將小澄放在落地沙發上, 打點一切, 拿出水盆和毛巾, 替小公主洗擦身體,當我端高她的長衣時, 看到一條條稍現血紅的傷痕, 證明她真的受了很多委屈, 前臂的中央處, 更有一條又深又長的疤痕,我繼續替她清潔,發現小澄身體的其他部份也有大大小小的傷痕,在軟弱無助的身軀上踐踏著……萬分惆悵,湧上心頭。

年紀小小便有此不幸遭遇,究竟是誰的責任?

小澄慢慢翻動身子,搓揉惺忪睡眼,滿是童真的如夢初醒。我立刻廚房端出熱哄哄的白粥, 她似乎敵不過食物的誘惑, 再也不再抗拒我了,心中淌過了一陣歡愉, 一口口的把粥送進她的小嘴,一股股的粥流,慢慢的滌淨我倆心中隔膜。

吃罷, 我嘗試拖著她的小手到浴室,起初她還有點欲放欲鬆的小動作,但不到一會,卻抓得緊緊的, 流浪的日子真的沒什麼可依靠……我又再一次看到滿傷的身體,此刻,我再也強忍不住,兩行淚順住臉龐流下, 我不敢將水放得太猛,以免傷了她。 水輕撫著她傷痕累累的身心, 一絲溫暖從她臉上透現出來, 微微淺起的水花,及騰騰的蒸氣,形成一個溫馨的佈景,點綴著她的不幸。

灰姑娘搖身一變成為了漂亮的白雲公主, 只因她換上了新衣裳,潔淨了身子。 不 ! 是因漫長的辛酸,無數的折磨, 才令白雲公主變了可憐的灰姑娘……

大手牽小手的踏進了房間,緩緩的,小澄攀上了床子。

『小澄乖呢,明天靜姐姐和你去找媽媽。』

『真的可以找到媽媽嗎? 』

 『 唔… 靜姐可以很捧的啊 !』此回答好像與她的提問沒有直接的關係, 只因我……也不知道。

『晚安。』

『晚安…』

蓋上了被子,我步出了房間, 徐徐的關上門,門隙中,小澄仍張著混圓的小眼睛看著我,我真的太大意了 ! 小孩需要的不也是那兩門子。我再次走到小澄床側,輕輕的,道出一個再八股不了的童話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很美麗的白雪公主……她就此昏睡了,一直活在夢中……直到某一天』我隨著小澄進入了夢鄉,停止了故事。

我放輕腳步離開了睡間,執起電話致電警署,『嘟….嘟….』,很奇怪,沒有人接聽,這是什麼一回事 ? 跟本沒有可能的 ! 『嘟….嘟……..嘟…..嘟、嘟、嘟』,我重撥、重撥、重撥、再重撥…結果也是一樣……雖然懸疑,但我決定暫不理會了。 我也走進自己的枕室,一下子就伏在軟綿綿的床上,黑暗的幕冉冉拉下子……

夢中,我肯定自己在夢中,因為此情此景,不是第一次出現……我不斷奔跑,向著一個目標不斷奔跑,縱使如何地跑,也拉近不了距離,縱使如何集中,也看不清,只看到朦朧的一團……在夢中奔跑,似乎倍感吃力……

『鈴…』每次也是晨鐘讓我擺脫這個夢……我打開房門,發現小澄經巳起床,並坐在電話旁邊,集中的不斷按著按鈕。

『媽媽 ! 是你嗎? 小澄起床了啊,小澄…小澄…』話也沒說畢,另一邊巳傳來激憤的臭罵,可憐的小澄嚇得立刻蓋上聽筒。可是,一秒也不夠,又再次拿起電話,滿心希望的再次撥出電話,『小澄很乖啊媽媽,我學會自己起床呢 ! 媽…』『嘟…』……

我徐徐走近,看到一本厚厚的電話簿,上面劃了無數的記號……鼻子酸酸的,我蓋上了電話薄,熱淚在眼框中打轉,『小澄,去吧,我們出發找媽媽了。』

電話,很多人視為消遣之用。可曾想過,對於某些人,是一個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