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永遠的情人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秦可東犯故意傷害罪入獄兩年。兩年來在獄中一直很消停地待著表現也不錯的他,卻在即將刑滿釋放的前夕,越獄潛逃了。

說得再清楚些。到七月二十六日爲止,秦可東兩年的刑期就滿了。這中間有他在看守所拒不交待同夥而接受審查直至案情大白的半年,也有在他被宣判後到Q市監獄勞改二支隊服刑的一年半時間。跑的那天是七月二十三日,到二十七日他就可以揚眉吐氣地呼吸自由空氣了。七百多天都挺了過來,只差三天,就這三天時間就熬不住了嗎?時任二支隊教導員的宋教和負責可東那個號的馬看守不住地這麽說。這不是坑人嗎!可東這小子到底怎麽回事。他倆私下堣]一勁地念叨著。

秦可東是誰呀,那可是個人物!這麽說吧,你到Q市監獄勞改二支隊或是監獄外的附近地方打聽某某看守或是什麽國家幹部也許有人不知道,但是若提起秦可東或者再委屈一下您打聽一下秦二爺,那便是無人不知誰人不曉了。這其中緣由還得由我慢慢給您道來。一是秦可東的出身好。所謂的出身,可不是過去那些地主資本家或者貧農工人什麽的,也不是現如今經理呀大款啦人五人六的,那都是在外頭,比不了獄中的小天地。在獄中所有的人都一樣,都是無產階級專政的物件,烈女和婊子也沒什麽區別,關鍵是看你犯的哪門子事。比方說貪汙犯在這奡N受歧視,若沒有你們這些狗官髒官,這風氣該有多好日子也會好過些老子也不會受這份罪,特別是那些沒撈到多少錢還胡亂瞎咬特愛爭取寬大處理的軟骨頭,那熊樣在號子堣]沒多大出息,人皆可辱之,屬最下層的一等。再就是強姦犯也不招人待見。現在都什麽年代了,揀幾個破易拉罐賣賣掙的錢也夠找個妓女發泄一番的,竟還幹這等下作的事情,真不要臉!再往下排就是縱火犯。放什麽火呢,沒能耐的表現嗎!接下來依次應該是詐騙、盜竊(偷公家的和偷個人的還有點區別)、搶劫、綁架、包庇、傷害、殺人,大概如此吧。說大概如此也就是說基本是這樣,也不一定一成不變的。之所以把殺人犯排在最後,就是說是最好的出身,是因爲一般人在自由的環境當中很難遇到殺人的人。犯人當中湊到一起偶爾打聽那麽一句:嘿,哥們,犯的啥事呀?對方眼不睜頭不擡地回你一句:殺人!難免讓你心堣@激靈,哧,了不得,比我狠,人你都敢殺呀,躲您點吧!所以說秦可東在獄中的出身還算不錯的。傷害罪,有什麽大不了的,男人嗎,誰怕誰呀,出去後還是條好漢,不是怎麽太丟人的過錯。另外,秦可東這人忒仗義,爲人正直,有人情味,這在獄中是特別難得的品質。剛從看守所轉到二支隊時,秦可東挨了整治。整治這個詞你若不懂的話就再細說一下,所謂的整就是挨揍,不用什麽原因,號子堛漲悀j也就是號長也稱作牢頭某天看誰不順眼或是他老人家心堣ㄤh快,都不用說,只用手指劃指劃你就會有幾個值日的上來打你一番,還不許喊,若不然下一次還會輪到你,誰值日就可以打別人,就這麽瞎輪,你打我我也打你,你打我狠些我打你時下手更黑,取樂唄!所說的治就更慘些,讓你活不起死不了的活受罪。人到了這時千萬別提什麽自尊,權當自己是條狗得了,是一條沒尾巴的狗。你以爲這監獄是好來的好呆的,不挨整治你哪能體會出自由世界的舒適和坐牢的辛苦。清政府發明的以夷治夷的理論在這堻Q發揮得淋漓盡致,管教們睜支眼閉只眼隨他們鬧去只要別太出格別太過分別整出事端來,有時某個犯人不服管教或有意無意得罪了“政府”,管教還會特意安排號長回去後加點餐整治一番以儆效尤。寫到這好像我有些污蔑政府的意思了,那就當二支隊是萬堿D一的壞典型吧,反正這婼T是這樣。秦可東剛來的當天晚上就被人稀婼k塗地從鋪上拖到地當間好一頓暴打蹂躪,完事後一瘸一拐地回到鋪前,揭開被子卻發現褥子當中不知誰在上面屙了一灘大便,臭氣撲鼻。好在秦可東在看守所塈b的時間長有些經驗,人又機靈,挨打時只顧用手抱著頭趴在地上,護住了頭和要害,一聲不吭。見到大便也不聲張,默默地將褥單連同那堆人屎收起來放進一個塑膠袋中,並紮好口,使臭味很快消失,然後倒頭便睡,就當什麽也沒發生過。這就使號長和那些值日的人以及旁觀者很沮喪,因爲這戲演得太沒樂子了,哪管換來幾瞥仇恨的目光或是哭爹喊娘的討饒聲也好呀,沒意思太沒意思!第二天臨到熄燈的時候可東也不睡,木頭似的立在鋪前。號長崔老大問他,杵在那幹啥,挺屍呀!秦可東笑著說,兄弟們都閑著呢,要還打的話我好趕緊趴下。說得崔老大樂了,說老子今天心情好,睡覺!就這樣秦是沒有挨打,可沒幾天卻該輪到他整別人。號子媮`共四十人,分五、六個人不等的一組每天值日,任務也包括執行號長整治人的命令。那天倒楣的是一個叫老白的犯人,走路時沒小心踩了老崔鋪前的鞋,惹得他一個高跳了起來,破口大駡,瞎眼了你這老鬼,來人,整他!其他人是不用動的,值日的人一哄而上,三下五除二就將那老白弄翻在地。那老白其實也不姓白,而姓崔,犯的是盜竊罪,家住農村。你說他偷什麽不好,非得去和一幫膽大的人偷割油田的地下電纜,他只是負責用驢車半夜里拉了回來。這下可好,油田兩個採油廠一千多口抽油井停擺50小時,那損失用錢算老鼻子了!偏又灘上這老白沒啥經驗,讓公安大冬天的順著他那架破毛驢車轍就摸了來,幾個傢夥正從電纜堶擖絊Q銅線呢,一窩端,轟動一時。爲首的兩人吃了花生,老白是從犯,十年的有期,真不值!家婼a得要命,早就沒人看他了,營養不良再加上少見天日,臉白得嚇死人,連睫毛都是白的。號長崔老大沒住進來時人們喊他崔老鬼,崔老大來了以後他就只有被稱作老白的份了。那天輪到秦可東值日,按規矩他必須要參與整治老白,手段越狠越顯得忠誠,可他卻站在原地一動未動,表情漠然。掐腰站在鋪上橫眉豎眼的崔老大見狀很生氣,喊了一聲停後就直沖到可東的面前,全號的人已是鴉雀無聲,整老白的那夥人也停了下來。崔老大問可東,今天是不是你值日?可東說今天是我值日。崔老大逼視著他,那你他媽的怎麽不幹活?這時已有幾人向這邊靠攏,單等崔老大一聲令下就該整這個不知好歹敢壞規矩的傢夥了。秦可東也很緊張,但滿臉鎮靜,不緊不慢地說,整他沒意思。崔老大緊追不放,那你說什麽有意思吧。秦可東想了想說,這麽著吧,兄弟們不就是想找些樂子嗎?都消消火,我說故事給大家聽,保准你們高興。一時間號子媊魚蚽伔氶C生活太枯燥了,誰不想來點樂子呢。崔老大輕蔑地打量了一番可東,陰笑著說,好哇,讓你一道。閉燈,聽這王八蛋白話白話,有一個不樂的咱們再找他算賬。於是,秦可東就開始講開了故事。他心埵頃ヾA這些人不好對付,一般的幽默很難讓他們開心。他講的第一個故事是這樣的:說有這麽一家人,父母早逝,哥哥拉扯弟弟過日子。哥倆人品都好。哥哥娶回個嫂子也是好人,賢惠能幹。轉眼弟弟也長大了,到了成家立業的年齡了,就托人在鄰村說了一門親,雙方見過後老少都滿意。就商量下何時洞房。到了迎親這天,當嫂子的還在新房忙活著,用一碗綠油漆刷房中的牆角線,刷完了也想起個事來,就順手將油漆碗放到床前的窗臺上,出去找丈夫商量事。說當家的,咱弟歲數小,不懂得多少事情,父母又走得早,這男女之間的事,我一個女人家不好說出口,最好你給他提點醒,頭一夜別猴急似的,像你那樣不知深淺。講到這秦可東已經聽到別的鋪上有人發出吃吃的笑聲。他接著講。那當哥的一想也對,就把弟弟拉到新房媟虓A子的意思囑咐了一番,特語重心長地。完了以後突發奇想,到廚房找了一小碗香油端了來,和弟弟說,好兄弟呀,人家可是黃花閨女呀,第一次一定要悠著點,實在不行的話你就在她那媔謅W點這玩藝兒。當弟弟的心領神會,接過碗來也順手放在了床前的窗臺上,和嫂子放綠油漆的碗放了個並排。先放下男方家不表,卻說女方家這時也有這麽一幕。老太太將閨女領到跟前,囑咐說丫頭呀,婆家可是個好人家,哥倆都是實誠人,過門後可別給當媽的丟臉,咱家也是個正經人家不是?新婚的第一夜呀,你把這條白絲巾墊到屁股底下,等第二天拿給嫂子看,免得人瞧不起。姑娘就紅著臉將白絲巾收好了。別的就不說了,反正又吹又拉又唱又喝酒又鬧洞房等等一切程式都順利地運行完後,到了關鍵時刻。燈一關這兄弟就把持不住自己,心想這下好了,終於到手了,看你還推三推四不。急匆匆氣喘喘地揮槍上陣。那新娘經過老媽的開導心塈O提有多緊張,但也沒忘將那條白絲巾墊上。忙活半天,兩個不諳雲雨的怎麽也摸不著門道。嘿,有了!新郎想起哥哥囑咐的招了,一伸手就摸到床前窗臺上的碗堙A只可惜他胡亂地摸到了油漆碗堙A而那碗香油在那傻等著沒有派上用場。他也沒顧上那麽多,依舊按哥哥的教導操作,別說這回瞎貓碰上死耗子,好事竟成了。只是苦了新娘子,咬牙切齒地忍受著越來越沈重的痛苦,實在捱不住了,猛地將新郎推下身,跳下床來,打燈一看,只見絲巾上綠綠的一片,我的媽呀!新娘這下可嚇壞了,穿好衣服扯上絲巾就往娘家跑。老太太見了,也大吃一驚,大怒道,好你個臭小子,如此的歹毒,竟將我丫頭的膽給幹破了,這還了得,找那小子算賬去。說完拉起丫頭就奔新郎家來。她們到時洞房媮棓G著燈,新郎正拿著一把小刀從他那惹禍的東西上面往下刮油漆。丈母娘闖進來,一眼就看出端倪,勃然大怒,好你個王八羔子,膽都讓你給幹破了,你還在這兒削尖啊!可東講到這兒,嗄然而止。繼而號子堹瑭n四起,亂作一團。看守聞聲而到,用警棍使勁敲擊號門,並伴以惡聲的訓斥才將笑鬧聲鎮壓下來。靜了靜後號頭崔老大嘿嘿地笑了兩聲,說這姓秦的小子講得還真有點味道,這麽著吧,罰老白到門口去望風,看守來了就咳嗽一聲,讓這姓秦的接著給咱們講樂子。衆人皆說好。從那天開始,每天晚上到了規定的熄燈時間後,當天值日的就會有一人到門口望風,由可東講上一到二小時的樂子故事。好在秦可東入獄前受的教育比較好,讀的書也多,竟也能講不竭說不斷。獄友們也逐漸聽上了癮,不論可東講什麽他們都願意聽,從岳飛、宋江,到老舍先生的祥子,再到老托爾斯泰的安娜和聶赫留朵夫,多年來沈積在可東記憶深處的許許多多鮮活的人物如今都活躍開來,粉墨登場。可東再時不時地加上點令人捧腹的所謂成人故事,葷素搭配,雅俗共存,使得號子埵角F說書場、故事堂。有時,一個故事講下來,要耗去半個月的時光。

就這樣,秦可東在獄中的生活也不算太難捱,在他講故事的同時,也等於將他以前讀過的書又重新溫習一遍,而且還要時常地現編現講一些吊胃口的故事。取悅了別人,也充實著自己。在號子堛漕香讞M地位也越來越高,和號頭崔老大的關係也處得融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