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長 孫 縱 橫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部

中部

下部

    

夜.

無月,無星.也無行人.

一切都是那樣的靜.

北風不時呼嘯而過,漆黑的遠處挂著的招牌也不時”哐啷..哐啷”的響著,除此之外,再無任何響動.

這是一條繁華的大街,白日堛獐鷎x絕不比京城任何一條大街清冷,而此時,此時卻已如同了一座郊外的亂坆崗.

這一切只因長孫說過,今夜此時,他要靜,絕對的靜.

這個意思就是街上不能再有一個人.不能再有任何響動.

雪無涯當然懂得他的意思,至天黑後他就已經步置好了,他可以保證現在起到明晨的這段時間,這媯握ㄦ|有任何一個人踏進這條長街.

任何人都不能.

長孫縱橫懶懶坐在一張貂皮大椅上,他的手捧著一個似乎白玉雕成的暖壺,頭斜斜的靠在椅上,倆眼似閉非閉,修飾過的長眉緊緊的聚著.他雖似已睡著,氣勢卻又好像無比的淩厲,北風迅疾的吹到他面前竟也似攝于他的威嚴,急急的打住,刮了個旋渦又筆直吹向了漆黑的天際.

在他身後站著一個穿著青衣的年輕人,右手緊緊抓著他的刀,左手抓著自己的衣角,倆眼緊緊盯著街角,一張步滿青春痘的臉上已緊張得發出了紅光.

他右手邊的人卻最是古怪,長髮披肩,上身穿件綠稠襖衣,下身卻是一條紫紅的紮腳褲,說他是男的,仔細一看又像是女的,只是腰間盤著條漆黑如墨的長鞭.他此時卻冷冷的看著自己旁邊的這位年輕人,一臉的嘲笑.

雪無涯就站在長孫身後,一語不發,一半時間盯著街角,一半時間卻看著他身前的長孫,滿是刀疤的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

”呱”的一聲,一隻老鴉不知從哪里飛了過來,似乎也感覺到了這孤冷的殺氣,斜斜的又轉向屋上飛過.

”叭”的又是一聲,一條黑漆如墨的鞭子就像一條蛇般,只眨眼的功夫已飛快地擊在了它身上,再卷起.

”嗖”的一聲鞭子又已消失,只見空中緩緩飄落幾縷灰黑的羽毛,那只老鴉就像從平地堮囓═F.

長孫一雙眼睛仍似閉非閉,只覺未聞般.

雪無涯眼角跳了一跳,複又望向了遠處.

年青人腰身一動,手已緊緊抓住了他的刀,上身微躬,整個人就像一支箭般,衣裳已如風般被吹得鼓了起來.

再看那古怪之人的鞭子不知何時又已緊緊的束在了他腰上,他雙手抓住那只老鴉,往嘴堣@送,竟然吞棗般咽下了肚,接著又如無事般,用衣袖擦了擦嘴,看了看身旁的年青人,倆眼往上一翻,仍是滿臉的嘲笑.

年青人似乎早已忍受不了他,轉過頭來瞪了瞪他,鼻子堙身鞳角F一聲,倆腳接著向外挪了挪,滿臉的厭惡.

這古怪的人卻也無所謂般,嘴媮晼那{漬”的咂叭了幾下,似乎還在留戀剛才的美味.

雪無涯皺了皺眉.

“吱呀”一聲,街尾一扇窄門推開,緩緩走過來倆個人。

他們走得並不快,腳踏在落葉上“沙沙”作響,這聲音也不大,可是聽在雪無涯耳堙A卻是異常的難受。

一直未曾出聲的長孫閉上的眼睛不知何時已經睜開,淡淡的說:“你們終於來了。”

當先一人,紫衣,古琴.

——幽悠主人

另一人,錦衣,長槍.

——卓少

"滿天花雨襲人命,暗香一縷斷人腸"

長孫突然低聲漫吟:

幽悠主人笑了:"我們既已來了,花斷腸自然就來不了了,你早知道他絕擋不住我們,又何必讓他來斷腸."

長孫也笑了:"他平日斷人腸,今日被人斷一回腸又有何妨?"

幽悠主人笑著說:"!好個長孫縱橫---長孫無義,卓少無情,這句話實在說得好極了!"

長孫不答,緩緩的看向卓少,半晌:"我雖然沒有變,你卻變了!"

卓少不語.頭仰向天,似乎在思索著什麽,冷冰冰的臉上突然變得激動,痛苦.

他好像做出了很大的決定,望著長孫,大聲說:

"昔日長安一戰,王堅力竭而亡,次日臨晨,陳醋被毒殺於家中,七月十四,李沈舟接你書信,卻於途中遭夜家堡伏擊,傷重不治,八月初九,飛星醉後又遭逍遙盟阻擊,飛星役.你我兄弟六人,而今....

他說到這,已是無比激動,頓時長吸了一口氣,緩緩說:

"..我怎麽也想不通,依他們的身手怎會被夜家堡和逍遙盟那些鼠輩得逞?我們的路線他們又怎會知道得如此清楚?直到我看到了飛星的屍體,原來他們早已中了毒,而且中的都是同一種毒,.....這毒性雖不強烈,卻是暗暗蝕人心脾,傷人於無知無覺中-----‘暗香一縷斷人腸,’好個花斷腸!哼哼。。想那花斷腸又怎能近得了他們的身。原來是你,這一切都是你暗中所爲,你約我兄弟五人前來長安相聚,原來早已存一網打盡之心,只可惜飛星兄弟八月初四新婚,初九就成了冤死的孤魂,他至死都不瞑目...你還有何話好說?"

他說到這堣S長吸一口氣,臉上已平靜下來,冷冷的看著長孫,整個人已如同了他身後的長槍,挺拔而靜止.

一個人激動起來很容易,若要在激動之時能迅速平靜,就不那麽容易了.

長孫懂.

所以當長孫看著他時,臉上露出一副佩服的神色:"不錯!你都說對了!這都是我做的.可惜還有件事你不知道..."

他停了停,不再說下去,含笑望著卓少,

卓少不語.

長孫笑了:"你雖然變了很多,但有一點你還是沒有變,就是你的臭脾氣,別人不說,你就絕對不問,哈哈哈..!"

"你錯了!"

幽悠淡淡的說.

"?我錯了?你說說看,我哪里錯了?

長孫答.

"這件事他不想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一點都不想知道,誰要是說出來,我可以保證,他絕對沒有說完,我就要了他的命."

幽悠冷冷的看了看衆人.他的眼光是冷的,任何人都看得出他絕不是在開玩笑.

---龍牡丹.

長孫說的這件事自然就是關於龍牡丹.

龍牡丹已經失蹤,這必是長孫所爲.

只要想到龍牡丹已落在了長孫的手上,卓少的心當然不能再平靜.

---他們是來復仇的.

激動----在平常來說,絕對不是件很嚴重的事,但若是在高手對敵時卻無疑是可以致命的.

長孫懂,所以他故意想激怒卓少.

幽悠懂,所以他絕不會讓長孫得逞.

卓少也懂.所以當他看著幽悠時,他的眼光有一種暖意.

雪舟子輕輕咳了咳。

那一旁的黑衣年青人和那醜怪之人同時走了出來。

年青人看了看那醜怪之人,兀自皺了皺眉,竟又一步退了回去。

醜怪之人奇怪的瞪了瞪他,又是一臉鄙夷之色。

年青人也不語,低下頭去,看著自己的刀,臉上一片平靜。

醜怪之人走到卓少面前:“小子,亮你的兵刃吧。”

這人長得古怪,便連聲音也是異常的難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