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君莫笑走到老人面前,“卟”的一聲跪了下去,顫聲道:

“笑兒不敢!陳,,陳醋是笑兒的朋友......。”

他話未說完,君老太爺眉頭一皺,喝道:

“他是你朋友?哼哼!你可知道他曾做過什麽?”

君莫笑也不答,口中兀自說道:

“笑兒不管陳醋做過什麽?笑兒只知道陳醋是笑兒的朋友。他縱是做了對不起我君家的事,必也是無心之過,還望爺爺莫要與他計較。”

“莫要與他計較?嘿嘿!你交的好朋友。你若是多交幾個這樣的朋友,我君家莫不要被你害得家破人亡才肯罷休?”

君老太爺厲聲道,只見這老人已是須發怒張,全身骨節都已不住響動。

君莫笑身子伏在地上,頭已緊緊的貼在地面,口中卻仍是念道:“還望爺爺饒過陳醋這一次。”

那君老太爺已是氣得跳了起來,嘶聲道:

“畜生!畜生!”

那伸出的右掌,忽然將旁邊的一張桌子拍得片片碎裂。他心中怒氣實是無可宣泄,唯有拿桌子出氣。

那站在一旁的鵬兒卻突然一彎腰,也跪了下去,顫聲道:

“爺爺莫要生氣,那日......那日陳醋雖然打傷了鵬兒,但......但是也是因爲陳醋,鵬兒才得已保全一條性命回來的。”

他話剛說完,君老太爺已是“砰”地一聲,一腳將他踢了開去。

這一教雖是未用全力,但踢得著實不輕。那鵬兒掙扎著半晌,卻仍是爬到老人腳邊跪下,不住磕頭。

這衝動而又善良的少年,方才還恨得陳醋要命,現在卻又拼死替人家說著好話——也唯有像他們這樣熱血的少年人委實才做得到的。

陳醋已將這一幕盡瞧在眼底,方才君老太爺的威懾未曾使他懼怕,但此時......此時他的眼角卻似已有淚在流下。

他默然不出聲,良久,方自大聲道:

“晚輩做錯了事,晚輩一人承擔,與他們無關。”

他話聲頓了頓,朗聲又道:

“你老人家莫要再爲難了他們,儘管出手吧!”

他話一說完,就緊緊閉上了雙眼,他已不忍再看他的朋友爲他再受任何的委屈。

君老太爺卻被他喝得一愣,瞧了他半晌,複又看了看跪在腳邊的君莫笑和那鵬兒的少年,終於緩緩退後幾步,跌坐在椅上,長歎一聲,慘然道:

“好............你走吧!”

陳醋這下子也怔住了,這老人竟然不再追究,任他離去?他睜大眼睛看著君老太爺。

那跪在地上的鵬兒卻偷偷地轉過頭來,對著他擠了擠眼,又向門外呶了呶嘴,正在示意叫他趕快離去。

君老太爺卻突又跳了起來,嘶聲道:

“你若再不走,小心我改變注意!”

那站在一旁連大氣都不敢出的老朱卻突然走了過來,一把捉住陳醋的手,快步向門外走了出去。

   

這是一條寬闊的大街,也是一個集市,倆邊有著大大小小的商鋪,有賣綢緞布料的,有賣煙脂水粉的,還有賣雞鴨牲畜的,糖果點心的......有賣自然就有買。年青人,老人,帶著小孩的婦人......都在挑選著一些平日要用的東西,還有些看熱鬧的人,他們雖然買不起,但是走在這冬日的暖陽下,看看別人買買東西時也是一種舒心的事......

但是這一切陳醋卻似乎根本就沒有瞧見,自叢君家出來後,他就站在這堙A呆呆的看著前面,卻又似乎什麽也沒看,太陽懶懶的照在他身上,他似也不覺得舒服,只是渾然未覺。

有幾個紮著沖天辮的小孩,笑嘻嘻跑過來,對他吐了吐舌頭,做著鬼臉,不時扯扯他的衣袖,忽又跑到他身後用著小手使勁的推著他,他卻連眼都不眨。

一個鬚眉皆白的老者,拄著拐杖慢吞吞從他身邊走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歎了口氣,搖搖頭,口中喃喃似乎在說

“年青人一定是爲情所苦。唉!自己年輕時又何嘗不是呢?......

陳醋卻似乎連耳朵都已聾了。

遠處還有幾個口堨縝b吃著棗兒,坐在街邊曬著太陽的少婦也不時指著他,正在吃吃的笑著。

陳醋的眼卻突然亮了,遠處走來了一個人,白衣的少年人,正在笑嘻嘻看著他走過來——這不是君莫笑是誰?

陳醋也大步迎上前去,後面那幾個頑皮的小孩手上突然失了力道,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卻也不哭,只是好奇的看著陳醋遠去的背影,奇怪這人怎的一下子就走了?

君莫笑微笑道:

“我來了。”

“你......你可是來尋我的?”

陳醋簡直連話也說不清了。

“呵呵!不錯。”

君莫笑仍是笑道。

“俺......搶了你家的銀子,打傷了你家的兄弟,你不腦我?你連問都不問我?”陳醋怔了半晌,問道。

“我只知道一件事,你是我的朋友。若換了我是你,你想必也是不會怪我的,對麽?”

君莫笑微笑著又道:

“你一定有你的理由!這個理由你若是說出來必定會有些難受,而我聽了未免又會生氣,我又何必問?”

“只因我相信你!”

君莫笑緩緩伸出了他的手。

什麽理由都已不再重要,“我相信你”這四個字就足已代替了任何的回答。

陳醋的心已經熱了,他的眼也更加亮了,你可以看到在他的眼中似乎有些晶瑩的東西在陽光下閃現。

陳醋沒有再說話,他已無須再說,他的手也已伸了出去,他的手也是他的回答。

他們的手已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這雖非男女之間的感情,但是這兄弟朋友之間的義氣與信任,豈非比男女之間的相愛更加的使人激動,使人難以忘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