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醋”不是真的醋,是一個人的名字!

他姓陳,就叫陳醋。不過他的朋友們都喜歡叫他“小醋!”

陳醋並不喜歡喝醋,他只喜歡喝酒,大口大口的喝。

他的酒量當然也很好,不過酒量很好並代表他不會醉,相反他經常醉得亂七八糟。因爲他的朋友們酒量也很好,至少比陳醋好一點點,一點點就夠了。

陳醋很不喜歡他自己的名字,他覺得一點都不夠威風。

在他十八歲的時候,他終於鼓起勇氣去問他的師傅:師傅板著臉告訴他,陳醋是一個被遺棄的孩子,拾到他的時候,還不會說話,在他的懷堨u有一張紙,大大的寫著一個陳字,而在那個地方恰恰有一間醋店,於是他就叫陳醋。

陳醋的師傅就是昆侖的鐵雞道長,也就是昆侖派建派以來武功最高,戒律最嚴的掌門人。

鐵雞道長一生只收過兩個徒弟,一個是三十歲前所收的清風——現在昆侖派的掌門“滿袖清風”的清風道長;另一個就是五十歲後所收的陳醋。

而在陳醋二十歲的時候,鐵雞道長卻將陳醋逐出了師門。當時鐵雞道長只說了一句話:“陳醋該學和不該學的都已學會了,學的武功簡直比鐵雞道長自己還要地道,和他論道又誰都說不過他,整日喝酒打架,不逐出師門還能怎樣?”

其實陳醋那時也不是經常打架,他只過一個人去拜會了一下當時山西最有名的“快刀幫”一夥三十六個強盜,苦口婆心的勸了勸他們。

——這夥強盜正做得開心,又怎會從良?

最終結果當然是不歡而散。陳醋便帶著身上一百多道刀疤下了山,將一夥既不想從良,也再當不成強盜的死人留在了山上。陳醋於是又有了一個名字——“拼命的小醋!”

陳醋隨後就找到了外號“活華陀”的劉十手。

劉十手不是怪物,當然也不會有十隻手,他是個神醫,一個能治百病的神醫。只不過他收的疹金比較貴,比別的郎中都要貴上一點點,也不是很多,只是貴上個七,八十倍而已。

而劉神醫根本不怕你給不起疹金,因爲這時你就會發現他爲何叫劉十手了,因爲他有五個好保鏢,這五個人的每只手既能在石頭上打個洞,也能靈巧得在很短的時間娷I上你全身一百零八個穴道。

面對一個有著這樣十隻手的人,誰還敢賴帳?

—— 陳醋敢,因爲他實在沒有錢, 因爲他實在想不到縫幾個刀疤,也要這麽貴。

陳醋於是便開始賴帳,他埋怨劉十手醫術太差,耽擱了他的時間,傷口卻還在隱隱作疼;他認爲劉十手既醫不了他的傷,實在不該再要他的錢!

劉十手不管,他又伸出了他的十支手。

我們的陳醋生氣了,狠狠地揍了劉十手一頓,再輕輕地折斷了那五個人的每一隻右手。最後他認爲劉十手應該改個名字,最好叫劉五手, 一個只有五隻手的人實在不該叫劉十隻手的。

陳醋越想越好笑,他實在有點佩服自己的幽默!

傷好沒多久,他又單身匹馬追了三日三夜,跑了整整四千里路,將“陰山五鬼”趕出了關外。途中口渴之時,來到了關外最有名的“金大王”金山麻子家喝了幾壇酒,順便又逼著金山麻子捐了整整五千兩黃金給了黃河兩岸的災民,據說金三麻子事後心痛得兩個多月沒有吃肉。——那時陳醋才十九歲!

當他回到昆侖山沒有多久,金三麻子和劉十手便也來了,他們只想狠狠的告他一狀。

可鐵雞道長卻也是個妙人,淡淡的告訴他們:自己實在沒有能力管教好陳醋,各位若有辦法,不妨替他管教管教,怎樣?

他們還能怎樣?只得悻悻的下山。他們實在想不到名滿天下的鐵雞道長竟是如此的一個人。

——這其實並不是陳醋被逐出師們最主要的原因。

鐵雞道長只輕輕的懲罰了一下陳醋,禁閉陳醋三個月,要他好好的參悟一下先輩留下的古籍。

一個人若只是喝點酒,那實在算不得是一件壞事;喝了酒喜歡打打架也可以值得原諒。——可我們的陳醋卻實在是個混蛋!

三個月期限尚還未到,他又已偷偷的開始喝酒了。試想一下,那些個晦澀難懂的古籍又怎如得我們陳大少爺的法眼,他竟然說這些古籍簡直狗屁不通,他要好好的改改,他便真的將這些古籍改得一塌糊塗。

據說鐵雞道長當時已氣得手足冰涼,說不出話來!

——我們可憐的陳醋就這樣被逐出了師門。

   

陳醋兩天前便開始後悔了,直至昨天晚上用那最後的三文錢買了一碗白菜煮面,一直到今天晚上,他已餓了整整一天。他才發現銀子是多麽的重要,但他此刻身上最乾淨的地方恐怕就是口袋了。

他開始有了一種失落的感覺,他此時覺得鐵雞道長那永遠冷冰冰的表情,甚至比世上所有的笑容要親切。

他突然發現在這條街上,住著一個熟人,陳醋救過他的命,現在應該是他報答的時侯了。陳醋很容易的就問到了“奔雷刀”羅大方的家。這人如此出名,家境想必也是不錯的,陳醋不覺笑了。

羅大方果然是個大方的人,毫不猶豫的收留了他,擺了一頓豐富的晚宴,並請了當地幾個有名的武師作陪。陳醋記得那晚羅大方拍著胸口大聲地說:“陳大俠就是羅某的恩人,我羅某人一生從未見過像陳大俠這樣的汗子......。現在就是我羅大方報答的時候......

陳醋不想喝酒,他只想吃飯,吃一頓飽飽的飯。

他一直都在盯著面前那道肥得冒油的豬膀肉,可他不敢動筷子。

他可以一個人光著膀子睡在黑漆漆的亂墳崗上,也可以徒手擊斃最兇惡的老虎。此時卻實在不好意思拿起這雙筷子。

因爲羅大方還在說話,還在敬他的酒,還有那該死的幾個武師也一直在找著機會敬他的酒。空著肚子喝酒簡直比喝毒藥還要難受,陳醋心媟Q著。

他實在是忍不住了,一雙筷子已伸向了面前那道豬膀肉,口中自言自語:“不知道......”他其實想說的是“不知道羅兄弟家,這廚子手藝怎樣?”話還未說完,那邊羅大方又已站了起來,端杯笑道:“不知道陳大俠酒量是否也如武功一般高明?今日無論如何,我等都要試上一試的!”

幾個武師也紛紛起身和道:“是極!是極!我等今日不醉不歸!”

陳醋一雙已伸出去的筷子,不得不又縮了回來。

他實已恨不得就是一拳錘在羅大方臉上,再狠恨地一腳將這幾個武師踢了出去。

可他不能,他現在已是個大俠了。這樣的事莫說是大俠不會去做,他也是萬萬做不出來的

他只得又將這杯酒喝了下去。

記得有位很妙的人說過這樣一段話: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喝酒,也同樣有很多人不喝酒。

有的人不喝酒是因爲他們根本就不喜歡喝酒,不願意喝,不高興喝,也不想喝。

還有些人是因爲他們不敢喝,喝了之後會生病,會發風疹,會被老婆罵,被親人怨,有的甚至喝醉後會把自己的腦袋往石頭上撞,第二天醒後一定會後悔得要命,以後也就漸漸不敢喝了。

這些都是很不愉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