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亞洲第一泡女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後  記

 

 

            

這些是一本,有深度的小說,若果你不夠下流,賤格,有深度,和智慧,

你是不應該看這本小說,但絕對應該買了它。

若果看不明白,(請看:人不戀愛枉年少)

 

古語有云: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

一直也是男子追女子,所以出現了「泡女」這個名詞。

 

古時的男孩「泡女」,可能要攀山涉水,隔座山,去泡女。現在的泡女,可能只需要隔張紙。

在亞洲,有無數的泡女高手,這是其中一個「泡女王」的故事。

 

故事的開始,

於一張床上:「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他的鼻鼾聲,震天,彷似打樁機。身旁睡著一名赤裸的少女。

 

一位「泡女王」,當然要有「帥」的面貌,我們的泡女王,也不例外,他擁有七份古古樂的神韻,三份劉邦的俊俏,(加上)古紅的肌膚。

這一位渴睡的美男子,便是我們的泡女王「周世祥」。

 

───────────────一─────────────會兒

赤裸的少女,從床上醒來。

醒來後,她立刻走進廁所,進行小便的活動。

周世祥裝成睡著,其實他早已醒來,只是少女不知道。

在少女,如廁的這段時間,

他起了床,在少女的袋裡,找來找去,拿出了錢包。

於錢包內,他拿走一些的金錢。 再把錢放在枕頭的下面。

他心想:「錢包裡,只有二百元,便不要和我上床。」

洗…………」沖洗聲。

周世祥立刻把錢包放回原處。然後,繼續裝作睡著。

少女行到他的身邊,在他的唇上,親了一吻。(表現出他們的親密關係)

他假裝醒來。「HONEY,早晨。」

 

昨夜,周世祥在酒吧裡,認識了這位少女,今早,已經睡在他的床上。

周世祥的金句:「有些女人,好容易,泡到上手。但?有一些,是有難度。」

 

穿回衣服,他們便行進餐廳,吃早餐。

他問:「昨晚,我的表現,怎樣?」

她吃著炒蛋:「和這些炒蛋一樣。」

「真是怎樣?」

「不夠水準。」周世祥登時,不是味兒。心裡:「不夠水準,我不知多厲害,炒蛋,妳便真的一些回應也沒有,活像一條死魚。」

 

吃完早餐,侍應(WAITER)行過來。

「多少錢?」女的說。

「六十七元。」侍應回應。

「這餐,我請吧!」他不想女方,看見錢包的錢,消失了。

女的看見他,誠摯的樣子,誠心誠意,也收回錢包,慳吝一些錢。

「多謝你。」

但她怎想到,沒有出錢,錢包內的錢,也會不翼而飛。

「今餐,多謝你請客。」

YOU WELCOME。」

這名少女,如果美麗一些,相信周世祥也不會偷錢。(其實她的樣子,已經不錯。)

昨晚,他發了一個惡夢,所以要收一些錢,來定驚。夢中,他看見豬和羊的混合體。騎在他的身上。(好可怕。)

心想:「若果不是發惡夢,我也不會收錢。但她這般的外觀,真是要給一些錢。來壓驚。」

 

結帳後,他們分開了。

「多謝你,下次見。」

YOU WELCOME。」

他想:「小姐,妳這種樣子,是沒有免費的早餐,YOU WELCOME。」

 

和豪放的少女,分開後,他便要上班。

周世祥,二十五歲,五尺八寸,現職:廣告創作主任。

廣告創作人的工作時間,好彈性,所以他有很多的時間,用來「泡女」。

他曾經用一分三十八秒,創作了一個數百萬的廣告,成為了廣告界的紅人。

這間公司名叫:「趙徐洪廣告創作有限公司」

老闆叫趙徐洪,是一名肚滿腸肥的光頭禿子。

步入公司,他便在接待處,和女同事敏兒,聊天

「今晚,妳有沒有時間呢!」

「沒有。」

「又要陪伴妳那位男朋友嗎?」

「是的。」

「我真是妒忌,他有一個那麼好的女朋友?」

「若果你好一些,我也可以考慮,但你不怕你的女朋友(小白兔),知道嗎?賤男。」

「不怕。而且小白兔,今天放假。」

這時候,傷風的小白兔,正於床上,打著噴嚏:

「乞嚏!「誰人?在背後說著我

 

周世祥步入辨公室,已經有不小人,看著他。

他遲了很多回來,原本930am回來上班,他卻1230am才回來公司。

其實平時的他,也是這樣。

辨公室內,有九個人,三女六男,一名 OFFCE BOY(送信員),五名辨公室坐理人員,二名廣告創作人,一位幅經理,MISS姐。

 

在公司的茶水間裡,

世祥的電話,忽然響起?是傷風的小白兔,打給他。

「祥,我放了一杯清保涼,在冰箱中,記住渴!降火。」

「知道了,女朋友大人。」

「記住飲呀!」

「小白兔,妳快些休息吧!記住,看不見妳的痊癒,我會心痛的。」有時,說一些肉麻的說話,會使到女性,心動。

「知道了,肉麻。」

他們掛了線,大多數的情侶,在戀愛中,也是甜蜜,特別是聰明的男人,面對笨的女人,更加是特別快樂。

 

在辨公室的茶水間裡,周世祥打開電冰箱,發現內裡,有一杯黑色的液體,是用一隻米奇老鼠的膠杯,盛載。

「是甚麼來的。」他渴了一口,有一些想嘔的感覺。

他把它,倒進了一盆花內,它立時凋謝了。

今晚,小白兔會打電話給他,問:「你今天,有沒有渴清保涼。」

「渴了,而且,一滴不留。」

「那麼我明天,再煮。」

「呀!不用了,我不想妳那麼辛勞。」好一招,以退為進的謊言。

 

在茶水間,有一人經過,她停了下來,看著周世祥。

MISS姐。妳好!MISS姐是一位帶著方形眼鏡的女子。

「周世祥,現在甚麼時候,你那麼遲,才上班。不想做嗎?」

MISS姐,妳要明白我這些創作人,是需要靈感?我遲到,都是為了,得到一些遲到的靈感?妳明白嗎?」

「明白,你這個賤男,不過是找藉口,偷懶。」MISS姐是(話事人),也是公司的幅經理。

「看來妳,也是沒有半份創作細胞,真是對豬彈琴。妳好好反醒。MISS。」說完,他已快步離去。

 

步入自己的創作室,所謂的創作室,不過是一間佔地,二百五十多尺的房間,內裡,有不小的玩具,和不切實際的擺設,及一個小冰箱,在內裡,放了一樽,二零零三年的可樂,和多杯冰凍的奶荼。

 

他的房間,被老闆的經理室,還要大?理由是?

(二年前)當年,在公司開辦前。他們開了一個會議?

會議室裡,有三個人,老闆,MISS姐,和他,周世祥。

周世祥提出:

「老闆,我要創作,我要空間,作為創作總監,所以我的房間,要最大?」

他的廣告,每年為公司,賺來百多萬。

老闆,也不多回來公司,所以也沒有所謂。

「好的,好的。」只要他賺到錢,便可以。

周世祥問,沒有開聲的MISS姐:「妳有沒有意見?」

「沒有。」

MISS姐,妳真是沒有意見嗎?」

「真是沒有。」她面紅紅,像滿肚子氣,無從發洩。

「那便好了,我要最大的。」老闆便給了周世祥,最大的房間。

周世祥要最大的房間,當然不是,為了「創作」,而是要突出,自己在公司的地位是「最高」。

「我是最大的,房間也大過妳,這位臭三八,MISS姐。」

 

MISS姐,二十三歲,年紀小小,已經擁有千度的近視,總是帶著一幅三角形的大眼鏡。客戶部的主任,公司的幅經理。

公司裡的一切,也是她決定。

因為,經理沒有工作,他只是一名懂得收錢的大渾蛋。

 

MISS姐,總是看周世祥不順眼,想找機會除去他,這個眼中釘。

 

簡單一句:他和她是水火不相溶的死敵。

 

近年經濟不景,香港的廣告創作,也大量削減,給小了不少的錢。近來的廣告公司,多是找國內的新客戶。

MISS姐的工作量,也相應增加,得到老闆的重用,勢力,日漸增大。

直逼周世祥,這隻會生金蛋的鴨。

 

作為廣告部的總管,周世祥在創作室內,拍打著小籃球,看著台上的電腦,想了一會。

從小冰箱中,拿了一杯冰凍的奶荼,出來渴。

然後,步出了房門。

 

在茶水間,一群男同事,正在聊天。

周世祥又說著:他在情場中的威風事績,他的說話,總有七份誇張,三份虛假,故事說得有趣生動,很多同事,也喜歡聽的。

「周少,昨晚,又發生甚麼趣事?」

「還要說,他當然是到酒吧:泡女。找豪放女子回家,於床上,大戰三百回合。」每個泡女王都有一些FANS,周世祥也不例外,說話的,正是他的FANS,也是他的得力手下,馬快也。

「這個不說,都知道?只是今次,你又是泡到一些甚麼?美女,還是醜婦?」

「不要說了,若果昨晚,不是飲醉酒,我也不會和那個女的?上床。」

「為甚麼?」說話的,是MISS姐的得力手下,李超。

「她的身材也算不過不失,樣子免強了一些,昨夜,喝得那麼醉,又那麼晚,便當做好大事,大發慈悲,順便請她吃宵夜,幫助那些瀕臨絕種的淫蕩生物,救火吧。」

「周總,你真是沒良心。給小白兔知道,你便死了。」

「父親教導我,女人這種命物,六十歲之前,都不可以給她,吃飽肚子,若果,便大件事?」

「真是怎樣?」

「便像陳皮明一樣,受著女人之苦。」

「啊!明白了。」

說時遲,那時快,陳皮明又走過來問:

「珍珍,她有惱了我,你們說怎麼辦?」

眾同事也說:「和她分手!」只有周世祥沒有開口

「今回,她又惱一些甚麼?」周世祥問。

「她說我每個月,給她三千元的零用錢,是不夠。要每月拿多二千元出來。」陳皮明,每月的工錢,只有七千元。

「陳皮明,我真心對你說一句,你聽著。」他真心地說。

「是的。」

「和她分手吧!」

「我不要,我不會和她分手?我和她一起,已經五年,還有三年,我便會和她結婚!」可憐的陳皮明,還想接受三年的虐待。

「問你自己,珍珍,她有甚麼地方,好?」一說之下,眾人只想起珍珍,肥大的豬腳,與醜陃的外表。

「她甚麼也好?」陳皮明中毒,看來太深了。

「和她分手吧!」眾人回應。

他大叫:「我不要分手。」他真的很怕和那母豬腳,分開。

因為他知道除了珍珍以外,已經沒有女子,願意和他一起,談戀愛。

各人心中,只有四個字:「無藥可救。」

 

這時候,MISS姐,行到他們身邊。

「你們不用工作嗎?在聊天。是否?明天不想上班。」

他們聽見了,也紛紛離去,回到自己的工作()位置,只有周世祥坐在這裡。

「你還不回去,工作?」

「我在這裡找到一些靈感。」他喝著奶荼,一邊望向櫃台,然後,看著MISS姐。

「你看甚麼?」

「妳不要動?」他叫MISS,不要動。

MISS姐,看見他認真的樣子,也停了下來。

他說:「今天的妳,真是很漂亮。」說完,他便揚長而去。

在茶水間,MISS姐的面一直紅著。他又騙了一名女子。

他心想:「妳真是很美麗,美麗到鏡子,也會為妳,自動破裂。」

 

他快步,離開公司。

大門前的女職員,敏兒,問他:「你又到哪裡?」

「找靈感。今天也不會回來。」

他早已,有了IDEA。「找靈感?」只是借口。

想早些回家,睡覺,才是真相。

今晚,他還有很多的三百回合,要應付。需要養精蓄銳,面對新的一夜。

 

人物介紹:

周世祥本故事主要角色,樣子俊俏,身材不錯, 「趙徐洪有限公司」的廣告創作主任。早上是一位懶散的人,晚上是一位努力地泡女的賤男人。

小白兔:周世祥的女朋友,和他工作於同一間公司!笨女人一名,但天真善良,樣子不錯。

敏兒:接待處的女職員,小白免的金蓮,好姐妹。

Miss姐:客戶部的主任,公司的幅經理,周世祥的命中宿敵。

馬快也:是周世祥的fans,也是他的得力手下。

陳皮明:(真名:陳明)公司裡的小職員,有一名多年的女朋友(豬腳)珍珍,他經常也為女朋友的說話,而煩惱。。

趙徐洪:一名懂得賺錢的肥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