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人 生 如 夢
夢 終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尾 記

 

 

        

一、墮落

 

東北機械廠的民主法治流産了,流産的很快,也很徹底。就其原因,與震驚中外的“六.四學運”不無關係。

舉世矚目的“天安門學運”被武裝部隊鎮壓後,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空又升起了一片烏黑的雲團。這就是,一場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政治風雲狂飆驟雨般地再次席捲了中華大地。經過文化大革命摧殘的人民,如同受過瘟疫傷害的蕓蕓憧矷A生理上有種本能的預感,預感到一場新的政治運動會像災難一樣,不可避免地將要降臨。十億中國人都在檢查交代,十億中國人都對照資產階級自由化在深挖自己的靈魂。周家偉在春城市委召開的企業領導檢查會議上,無可奈何地交待了兒子小軍參與了“六.四學運”,並在暴亂中遇難的經過。交待完的周家偉在面對冷漠猜忌、躲避瘟神一樣的境遇中,等待著市委作出的處分決定。等待著正式撤去廠長職務,等待著一頂反革命親屬的帽子落在頭上。誰知,寬厚的市委書記並未對他在“六.四”問題上進行諸多責難,而是對東機廠推行的民主法治無庸置疑地、又深惡痛絕地確定爲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潮的典型,並加以了無情的批判。東北機械廠的民主法治就這樣,一夜之間在政治壓力下流産了。而且,中國的土地上,民主和自由的呐喊也在這風雲突變的政治風雨中迅速消失了。偉大的而又聰明絕頂的鄧小平先生並未像他的前任那樣高舉階級鬥爭的旗幟,大張階級鬥爭的網。只是把這杆旗,這張網,輕輕張揚了一下。僅此小伎,僅此一舉,便讓偌大個中國再次回歸到只有頌揚,沒有批評,只有共產黨一黨聲音,而無其他異黨邪說的時代。搞掉趙紫陽,草草處理了一下民怨穈_的官倒後,鄧小平便通過媒體,向流亡國外的那些“六.四”精英發出了只要不反對共產黨,歡迎他們回來的呼籲。繃緊心弦的中國人總算松了一口氣,那縈繞在頭頂上的那團黑雲瘴癘總算飄散而去。中國又重新回到了其制定的改革、開放、搞活的經濟運行之中。

周家偉按照市委的要求做了一篇深刻的觸及到靈魂的檢查。這樣的檢查,他知道,將會徹底斷送了法治,也斷送了整個東機廠。可是他又別無選擇!只有當過馴服工具的人才能理解:莫說反革命帽子在頭上盤旋,就那陽光明媚,天張笑臉的情況下,共產黨一個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的原則,就可以把一幹部輕而易舉地從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轉變成一具沒有思想和靈魂的工具。更何況“緊箍”哉!他爲被迫充當這個可惡的角色惴惴不安,也爲許文齊和沈可達被排斥出領導班子而懊惱不已。

亡子的悲痛還未撫平,妻子和岳丈又相繼而去。周家偉的精神頹廢到一觸即垮的邊緣。儘管一年後,他與吳衛東成婚,但是婚後的生活並未使他感受到人生的幸福。反而,壓抑的精神,性生活的冷淡,以及雙方難以再尋偷愛時的那種:二年終日兩相思,爲依消得人憔悴的情感。(張泌、柳永各一句)使的兩人才恍然大悟,這是一種並不美滿的婚姻。偷情時的愛和婚姻的愛並不是一種彼此相同的愛。也許這本身就是一樁注定要失敗的婚姻,婚後的第二天,周家偉便被送進了醫院,三個月康復後,蘭蘭已被吳衛東帶到了北京,她已到了該上幼稚園的年齡。情緒低沈的周家偉在經受了這樁樁件件人生的悲苦辛辣後,再也沒了人生的理想和追求,像一具智慧化的機器人,每天忙碌於東機廠的生産、經營和管理,忙碌於黨內黨外的各種會議;一句話,忙碌於政府及相關部門的各種指令和任務。他不回家,生活、工作都在廠堙C因爲那個家讓他太痛苦了。別說看一眼,就那泵^憶一下,也讓他揪痛三日。生活中有好多戲劇性的事,真讓人哭笑不得。如果沒有外來因素的干擾,也許周家偉就這樣庸庸碌碌地將此生奉獻給了東機廠,奉獻給了輝煌的黨的事業。他將在這塊土地上默默地了卻自己的一生。然而,一件似是平常的事卻永遠改變了他的人生。

那是1993年,市委召開《國有企業工作會議》,傳達政府對國有企業擴大經營自主權促進國有企業進一步深化改革的決議。周家偉被指令參加了這次會議。會議之後,周家偉被市委書記帶到了翠園山莊。翠園山莊是市委新招待所。周家偉早就聽說新招待所富麗堂皇、猶如宮殿。但是,從未有幸光顧過。見到之後,讓這位出過國見過世面的才子也驚訝的瞠目結舌。這叫什洸菻搣牷A稱什洶s莊,分明是古代帝王的行宮別墅嘛,甚至比它們還要富麗、更堂皇。招待所建築在離市區四十華里的西奡繶`一處緩緩的山坡上。濃郁的樹林埵陷X幢黃瓦飛簷的建築;一條小路伸向樹林可以去打獵,另一條連結著湖岸可以去垂釣。當然,就山莊而言,堶惘陸楊酋苤B桑那浴、保齡球館、室內游泳池以及其他應有的消遣度假設施。一步入這堜P家偉馬上便浮起了個厭惡的感覺。他媽的,什洶H民的公僕,純粹在騙人騙鬼!明擺著是人民百姓頭上的官老爺嗎?我們辛辛苦苦地工作勞動,創造了財富,上交了稅收、利潤,到讓你們用來做了享受!臉上的表情似乎引起了市委書記的注意。到了市委書記的辦公室後,唐書記滿臉堆著笑,親自給他倒了杯茶,跟他說:

“老周同志,是不是心埵麻I兒不舒服呀?覺得豪華也可以說是奢侈了一些?你不知道,國內已比較起來,這樣的招待所還不是一流的嘛!何況,既然要搞,就的有些超前意識,不能用個十年八年扒了重蓋呀。這幾年改革開放成績太顯著了,我們的財政收入比88年整整翻了兩番,今年年底估計能達到一百個億。這泵h錢,用來搞個招待所算得了什洹r。當然啦,這堶惜]有你東機廠的成績,說白了,也有你老周的一份功勞嗎!今天把你請過來,就是要讓你也享受一下這堛漸肮﹛C我們共產黨人也是人嘛,既然是人,就要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享受人生,享受改革開放帶來的好處嘛!我知道你妻兒早亡,再婚也不理想,孤零零地一個人只是整天工作,工作,再工作。這樣下去不行,要搞垮身體的。你是党的財富,黨就要關心你的生活,讓你放鬆一下精力,學會勞逸結合,不然繃緊的弓會斷的……”

一頓豐美的晚餐後,他被帶入了舞廳。舞廳也很漂亮,可以跟春城最好的舞廳美娜舞廳媲美。敢光顧舞廳的人不多,纏綿的流行歌曲下,有幾對男女在舞池堭衕遄A座席上稀稀拉拉坐著一些娓娓而談的客人。周家偉沒一個熟人,找了一隅座椅,要了杯飲料,靜靜地觀賞起舞者的舞姿。可以說,有五六年了,他沒有再登過舞廳一步。以前嘛,是怕蘭芸弄事;後來嘛,家庭變故,他那有興致!現在能坐在這媗朮q賞舞也不失是一種愜意地享受。他看見市委書記著一身休閒服進來,隨後有幾位女郎輪流陪他跳舞。他跳的不好,既不典雅,又無風度,仿佛一頭笨熊依在了馴獸女郎的肩上。此景讓周家偉想到了武大郎和潘金蓮。正暗暗發笑時,一位妙齡女郎來到他面前,約他跳一曲。周家偉推託不會跳,又拗不過這個女子的一再約請,周家偉只好振作精神步入了舞池。舞步一起,脂粉香味便撲面而來,而且那種久違了的女人氣息讓他思弛神騖,像是飄飄然於雲間。他突然憶起了蘭芸,但是眼前的這個女子並非故人,而是一個二十多歲,正用含嗔如怨眼光注視著他的圓臉姑娘。儘管燈光暗淡,可是姑娘迷人的眼光和那芙蓉般的面容,還是讓周家偉心底一驚。多美的姑娘!他有二十年了,沒有這樣正視過比自己小一大截的女人或是姑娘。“你跳得很好嘛,怎牴﹞ㄦ|跳呢?哦,你看不上我,覺得不配跟你跳……我叫露露,來這堣T個月了,很不錯,工作很滿意。先生貴姓,當什洸x?哦……我又說漏嘴了。我們領導多次講,不要打聽客人的姓名地址,但凡來這堛熙ㄛO我們春城的財富,春城的寶嘛!我們的任務就是全心全意爲你們服務好。”“服務是指啥講?”周家偉真的並不諳知其含義。女郎神秘地笑笑說,“看來你不是常來玩的老手。我會讓你知道的。”舞會結束後,周家偉還未洗完澡,就聽敲門聲,開門才知是露露姑娘。“來你這堿~個澡,陪你過夜。”她說得如此輕鬆,像是跟自己的丈夫說話那樣隨便。在舞廳跳舞時,周家偉就略有感悟,可是沒想到她果真是那類女子。而且來得如此迅速,表現的如此急迫。周家偉被定在了門前,眼看她脫去外套吸拉著拖鞋進了洗澡間,周家偉才恍然驚醒過來。怎玷魽H這是升起在他腦子堛熔臚@個問題。我可是五十歲的人了,是東機廠千人仰慕的人物,還是鼎鼎大名的學者專家。儘管之前已與三個女人有過性關係,可是,那都是我的同齡人,是在一種被其所愛的境遇中的結合。而今,這是什活H不正是黨和政府三令五申禁止的賣淫嫖娼嗎?我堂堂正正一個有名有地位的國家幹部豈能幹出這等令人恥笑作嘔的事來。不!我絕不能等同于那些暴發戶,所謂的大款。決不能在陰溝之處丟掉我的人品、聲譽。可是,當露露赤條條地披著條浴巾步入他面前時,他的思緒又被攪擾得七零八亂、如鳶在飛。露露並不言談,只是賣弄身段,展示玉容,在他面前模特兒似地擺弄著各種姿勢。瞅一眼那饅頭似的一對小乳房,眊一眼那窄窄的陰唇,再看看那健實誘人的肌膚,周家偉的性欲之火被撩撥的如同將要爆發的火山那樣,在憋壓在沖騰。他的心,跳得像擂鼓那樣咚咚作響。思緒啊,如同把他帶入了古羅馬戰場上的一場搏殺。突然間,他心堣@定。說,“管他呢!什珀珙鰤磢k,既然此處有此女子,市委唐書記也肯定做過這等事。他能做,我又何嘗要用那條嚇唬人的鞭子索縛自己呢?何況,古往今來,像柳永、康伯虎這樣的文豪才子不也尋花問柳,在花街柳巷吟詩作賦嗎?上有古人,下有領導,我又何須禁欲呢?何況,做一次,只做一次,又有何妨。”當他摟抱住該女時,又渾身一震,警惕地問:“會不會有警察來?!”問完,看露露譏笑的神色,他又自責。這不等於是傻子問話嗎?有州府大人在,捕快敢來嗎……就這樣,周家偉跟這個女子交媾在了一起。使周家偉驚訝的是:他的性功能在這個女人身上表現得異常勃發,仿佛回歸倒了壯年時代,一晚上竟交媾了三次。至此,他真正感受到了人生的滋味,感受到了男女交歡時的那種快感。這一宿,他性奮、勞累、又飄然若仙。當然,露露臨走時向他索要了五百元。這時他才醒悟,這是一場交易,是商品經濟在現時代最具體的表現——它已非正式地進入了市場。

第二天,市委書記喚他時,他還在迷蒙困乏之中。“昨晚過得不錯吧!”市委書記見到他時的第一句問話。他不知其所指,臉頰自感發燙。“嗨!用不著遮遮掩掩嘛!注意點兒就行了。他們上面那個不活著幾個女人,就連毛主席還搞過一大堆女人呢!我們共產黨幹部頂重要的是在政治上要與中央保持一致,這就是政治上的堅定性。現在嘛,中心任務是圍繞著經濟建設這個中心,千方百計地搞好經濟,把經濟搞上去。其他事都是次要的了。當然,生活上、作風上要檢點一些,不能不考慮影響了,不能不克制過渡放縱了……哈、哈!俗話說,老牛愛吃嫩草。人嘛,都是一樣的!不說他聖賢平民,天子領袖,總歸都是人。都有七情六欲的。把自己搞成苦行僧,搞成不吃人間煙火的神仙了,也沒有必要嘛!我們強調的共產黨員不能混同于老百姓,不要忘記自己是個共產黨員。這堜珓的核心也是政治。至於吃苦在先、享受在後,並不是不要享受了。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這個宗旨,當然不會變。國家富強,人民共同富裕,這是個大目標嘛……”

這番調教至此植入了周家偉的腦海以至靈魂深處。當他步入了人生的險灘,墜入了罪惡的深淵時也未能斷然醒悟,未能從那條冥冥之路上回頭而返。

當天,按照唐書記的要求,周家偉給中組部當部長的同學打個電話,確切地講是他們兩人一起給這位操持官運的領導去了個電話。電話前前後後打了兩個多小時,三個人談得和和美美,又樂樂哈哈。結束後,市委書記取出一尊金佛交給周家偉,要他再赴京時一定要將這件帶有吉祥瑞氣的禮品贈送給賈部長,萬望其多多關照。果然,六個月後,唐書記一躍升爲了省委副書記。數年後,鑒於其在新職位上作出了政績,傳聞,有望進入中央或是調往其他省分擔任省委第一書記。

這一天,周家偉向市委書記提出了東機廠黨委書記還缺職一事。市委書記很爽快,讓周家偉自己選,選定個年輕聽話的就行。交易就這為策角F。在隨後的年月堙A東機廠進入了一個周家偉當權,一人號令的時代。

當然,最讓東機人不可思議的是周家偉的蛻變。最讓周家偉念念不忘的卻是與露露的那宿交媾。有幾個晚上困頓難眠時還往翠園山莊打過兩次電話。對方的回答是,從沒有過一個叫露露的姑娘。媽的!天曉得她叫什泵W字,也許她有一百個假名呢!隨後周家偉把眼光放在了東機廠,放在了家門堙C想從廠堛咻滮@個年輕漂亮的女人。他想到了油缸車間一個叫李平的女人。此女三十出頭,嬌小玲瓏、楚楚動人。可是咋樣就能把其搞到手呢?此事讓他由不得想到了劉本善。這個蠢傢夥在幾股勢力爭鬥中,走鋼絲繩,最終那方面也沒討到好處。90年就讓王東明搞到後勤處去曬了太陽。現在既然要做男盜女娼的事,千篩萬選,看來非他莫屬。但是此人一用,必起波瀾。像許文齊、金成泰這些生産管理的骨幹必定要大聲指責,驚呼呐喊。權衡得失,估算利害後,他還是斷然決定ㄔ弮B本善。控制使用嘛,揚起所長,避其所短,也就可以了。不然,誰人能幫我達此目的呢!劉本善又坐回原來的那把坐椅上後,沒幾天便洞悉了周家偉的心思。他把李平調到廠辦當了接待員,又把其丈夫搞到東機廠的上海銷售部當了業務員。誰料,這個女人愣是不買帳。劉本善威脅、利誘、恫嚇、批評,用盡手段也沒有使其就範。惱火的劉本善只好來向廠長複命。周家偉能說什活H只能講:是匹烈馬也只有慢慢地訓了!可是心堛漱@腔無名妒火卻讓他又惱又恨。這明明是對我這個廠長的蔑視嘛。我堂堂學者、專家看得上你,是你的榮幸,是你的福氣。真是不識好歹!氣憤之下,恨不得她丈夫患個絕症,或是出場車禍一夜死了,繼而無所顧忌地占之。正淫念如火、忌恨難平時,吳建華又神仙般地出現在了春城。吳建華的出現,讓周家偉和許文齊著實大大吃了一驚。這不是政府正在通緝的罪犯嗎?怎炤|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春城呢?不過細斟細酌後又覺得可笑。中國的法律充其量只是個任權勢戲耍的弱女子而已,根本用不著去大驚小怪!吳建華在鬧市區堿E牌開了一家公司,公司的全稱:春城華泰實業公司。開張那天,邀請周家偉、許文齊還有東機廠的一幫熟人同事前去捧場助興。慶典搞了兩天,其場面、氣派儘管比不了美娜—一銀安的開張慶典,但其廣告宣傳上所付出的人力財力卻轟動了整個春城。送走了政府官員和各路賓朋客商,吳建華約周家偉在春城飯店再小住一宿。時值周日,周家偉單身一個,回廠去哪?可以說,沒個去處。許文齊家他已很少再去了。自從使用劉本善後,他與他從感情上奇怪地疏遠了。在春城飯店,出手闊綽的吳建華專爲周家偉擺了席讓帝王也瞠目結舌的飯菜。席間,有兩個女子做陪。這兩個女子真可謂人中絕品,忙碌一生的周家偉還從未見到過如此美貌的女人。就年輕時堪稱東機廠的兩美人,井美和蘭芸與之相比也要自慚形穢。周家偉禁不住看直了眼。他深感納悶:搞了兩天的慶典,未曾見過這兩個美人啊,吳建華這是玩著什為郁熏腹H看來,美人和金錢同樣是萬萬不可外露的。一暴露就會帶來麻煩事,或許還會召至橫禍呢……正在尋找美色的周家偉竟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在吳建華舉杯邀酒時才霍地回過神來。他不勝尷尬。但是很快恢復了自己的尊嚴,並暗暗告誡著自己:決不能在這個朋友面前暴露了心理。否則,將會讓其至此小覰。他拒絕讓女子陪酒,拒絕跟女子調笑,莊重到一派正人君子。然而,那飛馳的思緒卻一刻也沒有從這兩個女子身上離去。他在自問:吳建華唱得這是出什珊腹H兩男兩女,看情形,觀模樣,是想送一個跟我去過夜……可是,這堜顯地不同於翠園山莊。面對我的是一個身份地位與我無法相比的,也可以說是兩種身份兩條道路上走的朋友。我堂堂廠長、國家幹部,豈能混同於他這個鬼知道從那弄了錢的款爺們。可是,如何既能得魚又得熊掌呢?他左思右想,難施一計。酒至三巡時,讓他終於想出了條妙計。他佯裝酒後酩酊大醉,被服務員送回房間。然後,按照自己設想,等待著夜深人靜之後,其中的一個美人被悄悄送進他的房間。他在酒醉朦朧中如同跟蘭芸的那場做愛一樣,落個並非自覺自願。誰知,如此妙想竟變成了一場勞神的春夢。他在等待、希冀和煎熬的痛苦中度過了一宿不眠的夜。當然,他也對自己的所作所爲做了認真的檢點,想想是否明智?一個謙謙君子,又正氣凜然的樣子,就那潘金蓮、李瓶兒一樣的蕩婦也要爲之懼怕。更何況這一對瀟湘之女呢?不過,也許吳建華根本就無意給我送美,只是想在我面前炫耀一下他的美色。這個該殺的!當他滿腔悻惱地剛要離開旅館時,不料其中一個叫歐陽的美女攔住了他。“周廠長,我們吳老闆讓我等您,陪您一齊用早餐。”“他媽的,吳建華!你在玩我。有一天我會讓你嘗到抱複的滋味。”他心中咒薑ㄤ插A卻彬彬有禮地向美人道別:公務在身,只有改日奉陪了。上班之後,周家偉的心緒也未能從那幽憤的怪圈中掙脫出來。開生産會時,把一腔無名火狠狠發泄在了油缸車間主任的身上。因爲上個星期,濟南一家用戶給廠長髮來封傳真。言稱:從東機廠購買的一條油缸,在使用中因爲螺釘斷裂造成了事故,要東機廠索賠。不然將要上告機械委或是法庭見。按說,此事的責任也不全在東機廠。因爲螺釘是外購的,有供貨廠家的質保書,這又如何能完全歸咎於東機廠呢?幹部們只是驚訝,窺探著廠長的臉色:今天是怎為捸A廠長咋這洶j的火氣!小心翼翼的幹部們豈能知曉,廠長正爲一個女人煩躁呢?煩亂之中的周家偉,下午因爲廠堛漱@件小事把主管後勤的副廠長和總工程師換來也訓兒似地訓斥了一頓。那想到,禍福相依。無奈之舉中,劉本善喜孜孜地進來悄聲告:喜事,李平答應了。“什活H她順從了!”周家偉一步跳起,喜上眉梢。劉本善告訴他,該女順從的經過:劉本善日前跟她談,廠堨蕙d定置管理,定員又定崗。文件已經下達到各個單位。富餘人員要送人事處按無崗人員對待,每月只發六十元生活費。這可是你最後的選擇了。不然,你跟你的男人只能到人事處報到去了。他考慮了兩天,今天終於應允了。條件是:他男人在家時不從。公婆生病需要伺候時不從。她身體不好時也不從。就在劉本善安排下,周家偉如願以償了。但是,這場交媾沒有讓周家偉感到快活。俗話說強摘的瓜不甜。他找到的感覺倒像是電視劇奡c霸地主黃世仁霸佔喜兒時的那種皮肉之感。這種肉感讓他震動,讓他後怕:一個共產黨的幹部去霸佔人家的老婆,既是彌天大罪,還要激起民憤的!爲此,他趕忙告訴劉本善,跟李平的做愛到此爲止。過去的事,只當沒有發生而已。他把心思還是放在了吳建華的了兩個美人身上。是的,這兩個絕代佳麗,能有一個給我當小妾,就是少活十年也情願。恰值,市政府傳達國務院關於發展第三産業的通知。借機周家偉便頻頻往來于華泰,與吳建華商談發展東機廠第三産業的合作計劃。合作計劃終於談成了,華泰投資在東機廠搞個服裝廠、一個制鞋廠,共安排東機廠二百名富餘人員。産品以生産勞保鞋、勞保服爲主,從合作之日起,東機廠的勞保用品一律由華泰供應。再者,東機廠跟華泰共同投資在春城鬧市區搞一家集餐飲服務一條龍的賓館,名稱定爲春城國泰賓館。各家投資一千萬,各占50%股,從簽字之日起一個月內資金到位。周家偉任董事長,吳建華任總經理。最讓周家偉費心的那樁幽暗事,也有了眉目。從國泰賓館在工商局註冊之日起,那個叫歐陽的女子便正式成爲了周家偉的私人秘書,俗話稱:小密。一切都順理成章,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周家偉終於有一天把歐陽美女擁到了自己的懷堙C如膠似柒的相愛,勝似初婚燕爾。周家偉仿佛一下子年輕了十歲。雖說生命不能回退?!他向吳建華提個要求:從東機廠的投資款中搞出一百萬元給歐陽小姐買套住宅。如此要求,讓吳建華也吃了一驚。吳建華沒有同意,但是,隨後送了一套住宅給周家偉。條件是:東機廠今後的原材料供應,土木建築,機械施工等一概由華泰公司承攬。可以說,從此以後,華泰公司成了東機廠的一個綜合管理部門。始初,周家偉只是金屋藏嬌。隨著時間的推移,事實婚姻慾H皆知後,周家偉乾脆撕掉了那張遮面布,帶著歐陽小姐出入賓館、商廈及憧媞抮怳坐U。這就是中國在改革開放中的又一奇特現象—一包二奶。它充斥于大江南北,混[於大腕、名星、老闆這些社會的中上階層之中。

這是1996年,周家偉赴京參加《機械學會》年會。他有好幾年沒有發表學術論著了。這一次,依然是華章無蹤,學術無影。好在,東機廠的年輕總工有篇論著想在大會上宣讀,請周家偉署名。這篇:《背壓在液體力學中作用》的論述,經周家偉署名帶到了北京。宣讀後引起了幾位學者的注意,會上有人向周家偉提出了請教。周家偉答非所問,引起了一片喧笑。此時,機械委接到長江三峽工程總指揮部的一封函電,要求立即派幾位液壓方面的專家、學者前去現場協助解決一項技術難題。機械委不敢怠慢,選定周家偉同科技司一位獲得留美博士學位的學者前去處理。這位學者稱周家偉爲老校友,因爲周家偉較其早畢業了整整二十年。到了三峽工地,這位校友表現出來的非凡才幹,讓所有的人都交口稱讚。而周家偉呢?莫如說像是個老隨從。面對如此龐然大物,如此複雜的技術,校友輕車熟路,駕駛自如。而他呢,是同盲人瞎馬,老虎吃天。他自知,短短數年,過去那個稱得上學者、專家的周家偉已經從此消失了。現在的周家偉湊個數兒只能稱呼個企業家了。過去的那個周家偉消失,並未讓他心頭大震,惶惶而不安。而今在他認爲,技術工作無非只是塊墊腳磚、爲人作嫁的女。有廠長當,卻不希罕專家、學者十個頭銜。真正讓他深感不安的是:傳來歐陽懷孕的消息。他再次向吳衛東提出離婚要求時,吳衛東再次不允。周家偉從三峽工地返京後,在北京飯店已經住了十多天了。他在等待老同學古吉的回話,等待他說服吳衛東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古吉一直沒有露面,一個小時前他又給其打了個電話,催問此事。誰料,古吉回答:他忙得四腳朝天,老婆又突然生病住了醫院,只好另擇合適時機去說了。這分明是推辭話嘛?什泵悁P學、老朋友,關鍵時候不幫忙,還有什洛瘙‘i言。他一肚子怨恨。正思謀著下一步如何是好時,手提電話響了,傳來了一個讓他驚恐不安的消息。

許文齊犯法被公安機關逮捕了。

 

回主目錄頁回主目錄頁回主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