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鄱陽湖槍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這是一個很冷的冬天的晚上,夜很深了,鄱陽湖還是和往日一樣的冷清,天上沒有一丁點的星光.唯一打破沈靜的是老羅船上的嘶啞的機器聲和來來往往的候鳥的啼鳴,聽起來毛骨悚然。今夜對於老羅來說覺得和以前不一樣,眼皮也一直在跳,似乎什洶ㄧ啋漸頭,鬱悶的老羅悄然的蹲在甲板上四處張望,無助的掏出旱煙麻木的抽著.那火星點點在沒有光亮的夜堳D常的刺眼,老羅不時的看了看正在船艙休息的不速之客。又看了看控制室堛漲拲C和12歲的兒子,其實老羅的老婆才38歲可是看起來更像50好幾了,也許由於常年在湖上來回的原因吧。老羅此時此刻希望時間快點走,天亮起來了,對於鄱陽湖上跑了20來年的老羅來說今天還真的很無奈。這話還得先從說說老羅船上的陌生人的來歷說起。

那是幾天前,老羅剛好送貨去了一場朱昌,這年的碰巧鄱陽湖發大水,湖上的風浪很大,許多船工爲了安全起見也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都拒絕跑船,有批貨物急著要走,貨主開出的價格特高,這一趟的話可以頂平時3次左右,老羅掂量了很久,硬是憑著幾十年的經驗給攬下了,憑著自己的水上的本事,老羅成功的到達了目的地,那天剛好和貨主把貨交接完,準備開船返回,就在船剛起錨的時候,這時,帶頂挺不合體的鴨舌帽,穿著破棉襖手媞簬著一個很老式的皮包的中年男子來到老羅船前,抄著一口濃重鄉音向老羅打招呼:“這位師傅,請問你要去那堸琚H順路的話能不能搭我一程,當然我不會虧待你的啊,會給你路費的。”,老羅也是個熱心的人,一聽是老鄉就顯得特別的熱情,他鄉遇老鄉也算是幸事啊,老羅和這位陌生的男子簡單的寒暄幾句後,二話不說就把此人請上了船。上船後,自己陪著這個人天南地北的聊起來,老羅的妻子去開船(常年在船上的婆娘,也和男人一樣什炯ㄕ獢^,還把一直放在船上的老酒拿出來,自己順手搞了幾個小菜,他們痛快的喝起來了。酒過三循,趁著酒性,兩人就無所顧忌的大侃起來了,老羅開始問起了這人的來歷,陌生人好象也放鬆了警惕,也就實話實說了:“說自己怎洮炸菕芋A說著無意聽著有心,老羅從談話中知道此人名叫羅中。原來羅中以前是鄉里一個賣肉的屠夫,早年曾經在部隊塈b過幾年。後來在做生意的時候因爲稱的問題和人吵架,這小子一怒之下竟用屠刀把人的手給剁下來,事後被判了12年的有期徒刑。老羅也聽說過這事,這也就沒幾年,再加上當時很轟動的,所以大家都知道。忽然間老羅心媟P到奇怪,心媢罹B:“怎炬{在就刑滿釋放了?不對。”羅中也是喝多了點就依然在滔滔不絕說:“由於今年的洪水很大,前天晚上洪水把牢改場的圍堤給沖毀了,我們被立刻轉移,許多犯人就借機逃跑,我就是其中之一,在逃的時候,真不走運碰到了兩個獄警,我一下就把他們給做了,順道搶了看守的槍。”,說到這羅中突然停下來了,他知道自己可能說的太多了。從羅中的話堨i以判斷哪個他緊緊抱著的包堨i能就是槍。老羅聽完,酒性全無,冷汗大出。而後婉轉的叫他休息一下,客人可能也是太累了再借著微微的醉意很快就進入了夢想。

這個晚上面對的事情可能是老羅一生中感覺最辣手的事情,看著佈滿滄桑皺紋的老婆還有年幼的兒子,如果.....,老羅越想越害怕了。不知道過了多久,船到了離一座叫康山島不遠的地方,老羅叫老婆把船停下來,讓機器休息一下,自己用長長的竹稿把船定在湖中停下。這個時候羅中忽然也走上了甲板,手堥拑M不離那破舊的皮包。老羅的婆娘提著一壺水和幾個杯子來到甲板上,給老羅和羅中倒上了水,三個人第一次坐到了一起。此刻好象特別的沈默,羅中最先打破了沈默,問老羅船到了哪個位置,老羅的老婆嘴快,說前面就是康山了。大概還有2個小時的航程了,聽完後,羅中好象顫抖了一下,而後毫無表情的扯了些雜七雜八的事情。

突然,老鄉站起來,客氣的和老羅說“大哥有沒有錢借哦?”,老羅遲疑了一下說:“唉,這個災年什炯難啊!兄弟,不瞞你說,我這堥S有什玷了,這次的運費要等我回去人家才給啊!如果你實在缺的話,我這媮晹500塊,你先拿去吧,都是老鄉嗎!”說完老羅就站起身來,正要去船艙拿錢。說時遲,那時快,羅中突然從包堮野X黑糊糊的東西,對著老羅啪啪幾聲,老羅應聲倒下掉進了冰冷的湖堙A老羅可能死也不知道怎泵^事,老羅的婆娘驚呆了,畢竟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人,很快就反映過來怎泵^事,正當這個紅了眼的羅中回頭想對老羅婆娘下手的時候,這個善良的女人突然爆發出驚人的膽量,一下子撲過來,緊緊的抱住羅中的雙腳,緊接著大聲的對著船艙堛漕鄐l大聲的喊“快跑,快.....”羅中一聽就慌了神,拼命的用槍拓猛砸老羅婆娘的頭,血沿著發絲往下滴,可是老羅的婆娘依然在嘶喉呼喚著有人來救命,在冷清的湖面上,寒冷的冬天媊う澈僈楚A這種叫聲就像失去同伴的大雁一樣,淒涼無比,在這洹N清湖面根本不會有人來救。話說老羅的兒子,聽到母親的叫聲很快就從夢中醒來,剛睜開眼睛看到母親和哪個剛才還很禮貌客氣的叔叔嘶打在一起,聰明的孩子本能的反應覺得出事了,他衣服也來不及穿,機警的跑向船後面,急忙的跳進了冰冷的湖水堙A羅中一看,這下大事不好。那小孩子跳進了水媔]了,他已經認出了自己,這樣的話對自己是非常的不利,所以一定要嶄草除根,一定不能讓他逃走,想到這堙A羅中對著還在嘶喉的女人連開兩槍,而後迅速的將其推入水堙C他拔出竹稿撐著船四處找尋邊一邊叫著“出來,快出來,你在那堙H”還同時用竹鎬對著那些可疑的水面猛插,希望能夠找到小孩,過了很久好象一切都是徒勞的,不久船晃來晃去,進入了枯黃的蘆葦叢,羅中紅的眼睛四中查看,不想放過任何目標,折騰了不知道多久,天也漸漸的亮了,羅中想了想感覺已經沒有抓到的可能了,於是非常沮喪的跳上了那些乾枯的灘塗上,很快的消失在茫茫無際的長滿蘆葦的灘塗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