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我對你動了心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後  記

 

 

        

她現在什麼也沒有,只有奕海當下的信和他淡淡體味的外衣而以。

皇上知道了這件事也快發瘋了,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沖淡了一切。不過,雪鈴卻不能忘記。這一件事令她日漸消瘦,變得很虛弱。原來白堻z紅的皮膚也變成了蒼白無光,連走路也是搖搖欲墜。

雪鈴她的眼皮重重的,她看見的東西也是糊糊的。她受不了一切沈重的打擊而暈倒了。悠然接到消息他馬上趕來,他坐在雪鈴的床邊,緊握著她的小手。在他的眼中,可以看見悠然對雪鈴的擔憂之情。

雪鈴從心感到男人的力量,她漸漸地有所期待。

“悠然?!”雪鈴大驚。“你沒有事吧?”悠然細心的問到。

“你猜你是誰?你走開!”雪鈴極力反抗。

“雪鈴,你冷靜些!我不會傷害你的!”悠然解釋。

“我不要見到你,你很討我厭。我不用你為我操心,你以為你是誰。我的事,我可以自己處理,不用你在這兒貓哭老鼠假慈悲!”雪鈴大聲的說。

悠然他帶住無奈,心痛的身軀離開房間…

今日是雪鈴出嫁的日子,大夥兒也很高興,特別是太后和雪晴。皇上他還親自監管這一天的喜事。

雪鈴格格異常的安靜,一早將自己打扮得美若天仙,沈魚落雁。

雪鈴格格戴上鳳冠,身上掛上一個小瓶子作伴,這瓶子是她阿瑪給她的禮物。

 

經過一輪的儀式後,雪鈴被皇上問到:“雪鈴,你真的願意下嫁悠然?”“回皇上,雪鈴明白了,雪鈴想通了,我會侍奉悠然王子的。”雪鈴輕聲回答。

眾人呆了,很多人不敢相信雪鈴格格竟說不介意。她不是很討厭悠然的嗎?

“傳朕指令送雪鈴和悠然出關。”皇上滿心歡喜,向這一對新人告別。

護送的是一行二千多人的清兵,一路上保護雪鈴格格的安全。走出雁門關就開始危險了,沿路都是沙漠,還有山賊向商旅收取買路錢。

雪鈴由悠然的幫助下上了馬車。悠然一個人,潚潚灑灑的騎上了馬。雪鈴她安靜的坐著,背後有一大群士兵。她由馬車的窄縫中窺探,大清的皇宮變得渺少,直至消失,她才回頭一邊回想起她和奕海一起的快樂回憶…雖然雪鈴忍著淚,但淚水也忘不住也逃出眼洭。她哭倦了,就入睡…

她依著馬車,她依著馬車,她依著馬車…漸漸的沒有思想。夜閑人靜的地方,只有馬蹄聲和銀白色的月光高掛在天上。

“哈哈哈哈…我今次的獵物,停下來!我要來向你們收買路錢。你們識趣的就給我留下財寶。”一個臉上有疤痕的男人說,其身後還有毛多的餘黨。

士兵們全都亂了陣腳,他們怕得手腳發抖了。土匪們交頭接耳的說,他們竟然看上了馬車。但土匪們並不知道馬車上的不是金錢而是雪鈴。

那一群的土匪,手中而老大的武止最強,但其他的人也不容忽視。其中兩名土匪向雪鈴的馬車衝去,打開又車的門,發現閉月羞花的雪鈴格格在沈睡著。她種毫無防備,天真可愛的臉蛋的確令那土匪有非份之想。

“很痛!”土匪大叫。

“你這個土匪,不要碰她,你要是碰了她,我一定會殺了你!”悠然的目光兇得像獵豹,他的眼神和平時絕不一樣。悠然用腳一,馬車的門就馬上夾到土匪了。但雪鈴還是在睡夢中,沒有醒來。

“你這小子,什麼嘛?你知趣的馬上離開,本大爺就留你一條狗命!”老大說。

“呸!我才不要你放過我,我悠然才不怕你。你們漢人不是有一句話,竟是死也死得轟轟烈烈嗎?我悠然死也做條好漢!”悠然這一句感動了不少的士兵,令士兵的士氣大增,一齊抗敵!

“你要劫走馬車中的人,那是決不可能,要是你們執意去的話,那麼,你就先殺了我!”悠然理直氣壯的說。“好!你這黃毛小子,口出狂言,讓本大殺了你,讓你敗得五體投地。哈哈!”老大甲腰間拔出大刀。

又一答Z鬥開始…雪鈴估不到,悠然這個男人又再一次為她賣命…

那大刀毫不留情的砍向悠然,老大的刀法快如閃電,不可小看。不過悠然的輕功到家,用小小的力氣就躲過去了。慢慢一躍,使出“雷風掌”輕輕一個動作就令老大的刀一分為二。老大大驚,他不相信他的刀法竟然不出一會就給人破解了。

老大很害怕,馬上跪地求饒。悠然說:”只要你答應我,我的要求你就可以走。你現在馬上給我離開這兒!”“好好好好好!無問題!”老大飛快地帶著他的黨羽離開。

大清早,雪鈴起來,她打了一個呵欠,發現馬車的士兵小了很多。她就問她身邊的士兵。那士兵回答說是有土匪來過。全靠悠然,整個馬車隊才安然無漾,她的小命也才保住。雪鈴的心頓軟了下來。但馬上回想起悠然傷害了奕海的事後,她不再心軟了。

“我們停下來休息一會兒吧。”悠然說,又吩咐士兵給其他士兵分發乾糧和食水。所以的士兵都很愛戴悠然。他們覺得悠然武止不但高強,而且內心善良。悠然帶了食物給雪鈴,縱然知道雪鈴不一定接受仂的好意,他也要硬住頭皮去試。

“雪鈴,這是一點兒的食水和乾糧,忍耐一會兒,我們回到吐魯國才吃點好的吧。”悠然掛住微笑說。

馬車上…一片沈靜。

悠然想他可能又會被罵了。正準備離開之際,馬車上傳出聲音。悠然他閉上眼睛,等待雪鈴為他的耳朵作出洗禮。

“謝謝你昨天保護了我!”雪鈴冷淡的說。

悠然呆了半,他不敢相信雪鈴竟然會向他道謝。“不…不用客氣。”悠然結巴巴的回答。

路,已經走又一大半,餘下的路程也比較平安,但入夜後卻頗為可怕。

天,已黑了。天空中,有無數的星星點綴,美極了!大夥兒都入睡了,但因為因為雪鈴不習慣露營。加上聽見狼的叫聲,她如何也不能入睡。在她的帳篷外,悠然也睡不了,他擔心狼群會來襲擊。突然一個黑影閃過,雪鈴怕得用被子蓋著頭。那人一閃就進入了帳篷,經過一番打量,那人斷定雪鈴並未入睡。

“雪鈴,你安心睡吧,我是悠然會陪著你直至天明。你不用擔心有狼,我會保護你。請你相信我的能力。”悠然柔聲的說。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好?”雪鈴輕聲問。

“沒有理由,只有一個字就是“愛”!”悠然回答。

“哈…是嗎?但是這一個字對我來說已經失去用處。我根本不相信有愛的存在。”雪鈴滿口嘲弄。

雪鈴在想其實她覺得悠然有點傻。自己對他冷冷淡淡,但他還是對自己愛護有加,她感到有一點兒內疚。

早上,雪鈴安安全全的醒來。她發覺悠然對她還是寸步不離。這時,雪鈴的內疚感更加強烈。

馬車一直走,還有一公里便到達吐魯國。雪鈴蓋回紅布,靜靜的在馬車中。打開她腰間的瓶子,深深吸了一口氣,將瓶子堛漯F西一口吞掉。她所吞掉的是---砒霜。

雪鈴她一邊想,她的意識就愈來愈蒙糊了。她心想是時候和這一個殘酷的世界說一聲再見。馬蹄聲漸漸的消失。雪鈴也閉上她的眼扉…永不再張開…

“雪鈴,還有一小小的路就到了,這是你的新居。這堛漕C一花一草也是屬於你的。”悠然顯得有點兒急不及待。

“砰咚!”一聲巨響由車中傳來,他打開車門看見雪鈴倒下來,她手中的瓶子是…悠然一嗅,說:“砒霜!”雪鈴的心跳開始慢慢減慢。悠然不理會,抱起雪鈴就走騎上馬,飛快的回到皇宮去。

皇宮中…

悠然衝入他的房間,就擔心的放下雪鈴,他馬上找找醫師。

悠然他心急如焚,他有如熱窩上的螞蟻,在房外來來回回,站不定,坐不安。

醫師不負眾望救回雪鈴。悠然謝過醫師就進入房到看看雪鈴。雪鈴的臉色力變回紅潤。悠然輕歎幸好這次雪鈴沒喪,他溫柔的撫摸著雪鈴的額頭。

“她總是這麼美,何時她才會向我脫下她冷淡的面,和我一起?”悠然一邊輕輕撫著,一邊想。

悠然這時發現雪鈴的小咀好像很誘人,令他有衝動去把她覆蓋。悠然他的雙手已經放在雪鈴的臉旁。只要悠然彎下雙手,他就可得到雪鈴的吻…

此時,正是天使和魔鬼的戰爭,這一次是理智和慾望的戰爭…

悠然他彎下身子,和雪鈴的小咀只差數厘米。他止住了自己的呼吸,慢慢將頭移近,悠然他準備親雪鈴了。

“不可以…我不可以這樣做。如果我親了她的話,我不然就成了一個卑鄙小人?在她養病時,她是沒有反抗之力,我不會是乘人之危的人!”悠然停下來。沒有對雪鈴作出攻擊。

悠然和平時一模一樣,都她照顧有加。用一整天去暱顧她。這次悠然他實在太疲倦了,他已經有三天沒有睡覺。他為雪鈴真的付出了他的一切。

早上,雪鈴起來了。她樂得很。沒想到悠然竟在她的身邊。“悠然?為什麼我死了後你還是跟住我?”雪鈴問。“你還沒死,我及時救了你回來。你要再做傻事的話,真的會嚇死我的。我求你不要再將我對你的一片痴心當作玩偶。將你交給我,好嗎?我悠然的出生,就是為了和你相遇。上天對我不薄了,讓我在今生遇見你。無論如何,我也會保護你,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我要你成為最幸福的新娘。”悠然在一次表明他的心跡。

“你們男人全都是對女人甜言蜜語。我不會再被你們男人欺騙。你這些口甜舌滑的男人,我才不相信你。”雪鈴她扁著咀,別過頭的說。

“我明白,我明白要你一時立刻相信另一個男人是很困難的事,我不會迫你。我會給你時間,反正我的心早就是屬於你了。我願意為你等下去。我不會用手段去騙取你的歡心。因為這不是我的作風。我會用我的真正地誠,真心,真愛去打動你。”悠然回答。

“抱歉,打攪你休息。我先走了…”悠然靜靜地退出房外去。

雪鈴心亂如麻,悠然剛才的話真的有一點令她心動了。她現在心如鹿撞。畢竟,雪鈴企如何裝強,她…她也只不過是一個…女人!

 

三個月後…

雪鈴他舊對悠然是冷冷淡,但是對他的仇恨卻減少。但這個雪鈴卻愛捉弄悠然。她一直相約一名大臣名為秦六,希望他獻計去作弄悠然。但是這一個大臣對雪鈴可是有非份之想。他想得到雪鈴的身體。

“秦六,今日你想到什麼方法去作弄那個臭悠然?快告訴我吧!”雪鈴緊張的問。

“格格,屬下有很多的妙計,但屬下有一瓶好酒,我特別帶來讓格格你品嘗。”秦六回答。

“不要飲酒,先談如何走作弄他。”雪鈴拒絕了。

“好!格格你要我的計策,那就先飲為敬!”秦六一直游說雪鈴。

“一言為定!我飲了你不可反口!”雪鈴說罷就將酒一飲而盡。

“秦六,你可否…唔…我的頭很暈,我不要和你…談計策了。明天吧…砃日再談。我要睡覺!”雪鈴迷迷糊糊的說。

這時,秦六他看見美艷絕倫的雪鈴躺在床上,他的色心又起了。他一手撕破了雪鈴的上衣。在強吻她的唇…

“不要!”雪鈴用她殘餘的力氣去反抗。她箭一般的衝出來。她衝出房間時,秦六用手去嘗試找住雪鈴的手。

“秦六,你這個色鬼,快點放開她…”月亮的照耀下有一個金髮的美男子我他一手就把雪鈴搶過來。

這一個美男子當然是悠然。

雪鈴在悠然的懷中,她一點兒也不怕。她還有一點兒留戀在悠然的懷中。

“你沒事吧?幸好我及時趕到。你冷不冷?”悠然仍然是見切的問。還未讓雪鈴回答,悠然已經帶她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雪鈴不由自主的抓住悠然的衣襟。悠然停下來,找一個要全的地方去休息。悠然在這個即候看見雪鈴衣衫不整,那原本薄好蟬翼的衣服也被撕破了一半,露出她的肩膊。悠然趕快築起了一個火堆。他脫下了他的外衣,輕輕為雪鈴披上。需鈴她不再抗拒,她接受了悠然。

雪鈴整晚也在想,她覺得她對悠然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她原本就不屑悠然對她的愛。但現在她很在意…她喜歡上悠然了…

雪鈴流淚了,她不甘和那大臣接吻。但精明的悠然靜靜地從後抱住雪鈴,說:“雪鈴不要哭了,哭的話不美了,不要哭…乖…悠然會陪住你一輩子…我會保護你,不讓人傷害你。”“嗚…悠然你還要我嗎?我可是一個壞女孩,我本想和秦六一同設計去作弄你,而且我還和那人接吻,你不會嫌棄我嗎?”雪鈴邊說邊擦掉眼淚。“傻丫頭,我早知妝M大臣設計作弄我,不過我有線報得知那個奸臣對你有不軌企圖。於是,我找人暗中監邈,保護你的安全。當然,你不要再作弄我。”“至於…你被他吻了,我也不會介意…”悠然用心的安撫著雪鈴。

“但是…我覺到我自已很不潔…”雪鈴咀喪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