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我對你動了心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後  記

 

 

        

“喀…喀..喀…叱…叱…”馬夫在大吼住,他用力的用馬鞭打住馬。

道路上,一直泛起滾滾的沙塵。“車夫,你可以快一點嗎?我的太太快可以生下嬰兒了,麻煩你快一點吧!”一位年約三十多歲的男仔正在催促馬夫,在他懷中的是一位美艷絕倫的女子。那女子的肚子隆起了,她緊握住那男人的手,緊得連紅印也從男人的手上出現。

“王爺!請稍等,還有很短的路程,請福晉忍一會兒,小人正在全速前進。”馬夫不倳的揮住馬鞭。馬兒們好像也體會主人的意思,也名快了腳步。

“王爺,臣妾…很…痛…”阿女子痛得將頭也堆入她夭君的懷中。那男仔隨了安慰他的妻子之魟也無能為力。

“到了,到了,請王爺帶福晉去那間屋子去。”馬夫停下車說。王爺連車的門力沒開,他已經跳躍下了車,你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他雙手輕易的抱起了他的妻子。身邊有一婢女雲兒相陪。

隱婆由屋內出來,她馬上帶了福晉進入屋子中。當然莊王爺被拒於門外。王爺在門外來來回回,不停的起住。一時雙手合十,祈求上天保估他的寶寶可以平平安安。他也同時心痛他愛的妻子所受的苦。

房子中,傳出一連串的呻吟聲。這一種聲音可就是聽者心痛了。王爺不斷抬頭窺探,但卻無功而返。“福晉,你加把勁,生下寶寶,你一定要為王爺他誕下一個健康的小寶寶。”婢女雲兒一邊替福晉擦汗,一邊支持她。

福晉微微點頭,她用盡她的力量,她想為她的夫君生下一位小貝勒或是小格格。

雪,開始慢慢的由天空中,一點一點的落下,輕盈的白雪慢慢將路邊的樹木,草地穿上白色的新裝。

二個時辰了,但是福晉還是不能順利的生下小寶寶,作為夫君的王爺,他又豈能掉以輕心呢?縱使,外面寒風刺骨,他也不願意歇息。他還一直死守在門外…雖然僕人們要求王爺到客棧去休息,但卻被他拒絕了。只是在身上加上了一件寒衣。

突然,門內傳來一陣哭聲,王爺他可樂極了。他箭一般的衝入房子中,卻被隱婆推出門外。“公子,你的妻子還未生完呢。她只係生出了第一個,你妻子所懷的是雙胞胎。請等一會。”說罷,門又再次關上。王爺他咚的一聲坐在地上,他簡直不相信他一天內當了二個小寶寶的爸爸。

過了一陣子,門又打開了,他看見他妻子懷中的就是他們倆人的結晶品。他對他的妻子道謝,為依莊家添了兩個小寶寶。大女兒的名字是雪晴,小好兒的名字是雪鈴。名字有雪字是因為她們出生時有雪作伴,而雪在晴天時落下。鈴?因為出生的地方門外有一個小風鈴。那清翠的鈴聲可是王爺在等待時的靜心妙藥。

王爺他很疼愛這兩位女兒,當她們就是他的掌上明珠,寵愛有嘉…

 

十五年後…

兩位格格長得亭亭玉立。其中,妹妹雪鈴更是美得不能用言語表達。有很多的王親國戚來提親,但一一被拒,因為她們兩姐比都不想這麼年輕就結婚去了!王爺無奈,不過,因為他寵愛他的女兒們,他只好屈服。

有一天,雪鈴她很無聊,於是她一個人到花園去走走。她發現了一隻垂死的小鳥在地上。她輕輕的用手帕將小鳥撿起,帶小鳥回家去。她一直在大叫呢,可能她是擔心小鳥的生命危險。她經過慈寧宮,太吼后正在享用她的茶點。被雪鈴突如奇來的叫聲嚇得三魂不見了七魄。她氣得暴跳如雷,馬上命人去看看發生何事。“回稟太后,係雪鈴在叫喊而以…”小太監回話。“而以?阻礙本宮享受茶點的人,可是可惡得很。馬上替我找那丫頭來!我要好好教訓她。”太后這時可真的是氣上心頭了。

當小太監請雪鈴入慈寧宮,她才知道自已闖了大禍…

“丫頭,可惡!你可知罪,你區區一個格格豈又此理,居然打擾本宮用茶!”太后氣得臉紅耳赤。“回太后,雪鈴知錯,雪鈴無心的,求太后大量原諒雪鈴。”雪鈴有禮的應錯。“你知錯的話,來人,替我打她十板!”太后嚀笑。”十板?!天呀!我自出娘胎也沒有受過刑,我死定了…”雪鈴心想。“打!”太后下了旨了…這次,我真係死定!雪鈴閉上了眼晴,她準備受苦了…

“老佛爺,為什麼大動肝火呢?”一位年青,英俊,高大,風度翩翩的男子問。“我的乖孫,本宮被這個丫頭氣得可火大了,她一直大吵大,打擾了我。本宮現在要好好治她。”太后氣得臉也扭曲了。

“回稟太后,我只是看見小鳥受傷,我才這樣方寸大亂,請恕罪!”雪鈴打破了她沈默的作風。“放肆!本宮和我的乖孫傾談,豈容你插咀!”太后的臉變得更鐵青了。“老佛爺,你就原諒她吧,她年少不懂事,太后,你就別和這個丫頭計較了。我準備了一些上好的點心,請太后試試。”那男子再說。

“好!我就不會你這個丫頭計較!”太后轉個身就走開。那個男子救可憐的雪鈴。

太后再不屑的看了雪鈴一眼,那男子彎下身子,輕輕扶起了她,說:“你請起來吧,太后是也這樣的了,你就少和她直接見面吧。你要對她恭恭敬敬的,她就不會對你不好的了,有任何的事就來找我吧。”說罷,那男子竟親了雪八的臉頰一下。嚇得雪鈴掩臉往後退,雪鈴的臉蛋可紅極了,這可是第一次給男人親吻,還是被一個不知名的男子親呢?!

“如….如果,我合人欺負,我如何找你?”雪鈴紅住臉問,輕輕搖住那人的衣角。

“你可以到秦德宮找我。”那男子微微一笑。他很有氣派的離開了…

雪鈴她味了半響才跌跌撞撞的回到家…

翌日,是皇上的生日…鞭炮聲不絕,台上有很多的歌女唱歌助興。

乾清宮中,文武百官,妃嬪們紛紛對皇上祝壽。這時雪晴大大方方的向皇上祝壽:“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乖!莊王爺的千金如傳如一樣聰明伶俐!”皇上摸住鬍子說。

在這時,一個飄逸的身影由殿口,走到殿中。跪下的他的衣襟所擺動的聲文也是扣人心弦。那男仔長長戶頭髮隨住風一一擺動。口中明亮沈實的聲音,從口傳出:“皇阿瑪,孩兒奕海向阿瑪祝壽。祝阿瑪身體健康,大清皇朝永垂不朽。”他說話的聲音字字鏗鏘,眼晴有神,的確迷倒了不少格格們,就連雪晴也不例外!

“是誰?這一把聲音和走路的聲音對我來說,實在太為我熟悉了。是誰可以扣我心弦?”雪鈴頓時用手掩住胸口,她想來想去也不知道這是誰。

這時是雪鈴向皇上請安了,但是,她想很太入神了。當雪晴輕輕一推,她整個人都倒在地上。她大出洋相,真的羞死了!

雪晴她也覺得很丟臉呢。

“阿瑪,讓我帶雪鈴去客房整理一下。”太子說。皇上點頭答應。太子竟然在百官前牽了雪鈴的手,皇上和其他人也嚇呆了。雪鈴對於太子的行為,又看見他的臉,她羞得無地自容,所以有都向她投以奇異的目光。

房間中,太子關上了門,請雪鈴坐下來。但連門口衣未到,雪鈴已經是用力的反抗。大叫說:“放開我,放開我,我的手很痛!”“你….給我靜點,你別忘記我是當今皇上的兒子,也就是太子。”忽男子一手按住雪鈴的手。“你少撒謊,你一定不會是太子,你少騙我,我是這麼的笨!”雪鈴開始作出反擊了,她不顧一切的罵。“雪鈴格格,你不要這麼純情好嗎?剛才連皇阿瑪也是叫我作皇兒的。我不是假的!”太子說。“不會的,不會的。你騙我…”雪鈴用力的打太子的胸膛。“算了,我不欺負你了,不然你會說我是一個壞男人。我要給你一個好印像。你快快換衣服吧,不然阿瑪會不喜歡的。”太子放手他的手,讓本在他胸前的雪鈴得到釋放。

雪鈴她怒不可歇,可是她又有何方法。“喂!你究竟是什麼人?你坦白告訴我,可以嗎?不要騙我,我不想再被騙了。”雪鈴扁住咀臉的說。“好!名字屠奕海。現年十八歲!清楚後別向人透露,不然我會向你作出大懲罰。你可要小心一點。”奕海太子一直笑過不停。“太子。你可否收起你那淫邪的雙眼?你的一切足以令我有很大的威脅。還有,如果你膽敢動我一條頭髮的話,你可不會好過。”雪鈴鼓起她最大的勇氣向太子說這些話。“你,你這樣說話,你不膽心你的人頭不保嗎?你竟然敢這樣對我說?”話奕海太子氣得七孔生煙。“我….我….”雪鈴良久也說不出話來。“你問不出答來,就要受大懲罰!”奕海太子說。

他連喘息的機會也不給雪鈴就吻了她的櫻唇,雪鈴的初吻就這樣的被太子奪去了!雪鈴她的臉不禁泛起紅暈,但她卻用盡全力去掙脫太子。

“你為什麼…為什麼吻我?”雪鈴不解,再使勁的用衣袖狠狠的抹,希望可以消去這一次的衝激。“我…我不知道?我想親你就親你!我要你脫衣服,你也得給我脫!”這時的太子完全露出他的獸性。雪鈴馬上給了奕海一把巴掌。雪鈴的掌印,狠狠地留太子的臉上。雪鈴她頭也不回的離去了…奕海太子不但沒有責罵她,只是一直默默看住她離去。

雪鈴的心,就如鹿撞。緊張得不知如何是好。她跑呀跑跑回家去…

明月高高的掛空中,這時淡淡的微風由窗外吹進。在這漫漫的長晚,太子忘記不了雪鈴那柔軟無比的小咀。他心想:“雪鈴格格,我一定吃了你…”

“格格,是時候沐浴了!”婢女說。雪鈴她慢慢脫下衣服,好好享受沐浴的時光。雪白,香滑的肌膚表露無違。“是時候了~”雪鈴將她的身子浸在大木桶中,一邊用毛巾洗擦身上每一寸的肌膚。

門,在這時吱吱作響,窗外也是北風凜烈。“雪鈴格格…雪鈴格格…格格…格…格..”突然傳來一把可怕的聲音。雪鈴被這聲音的主人嚇得魂飛魄散,不停抖動。“是誰?”雪鈴勉為其難的問。“你真的想知道我的樣子嗎?好!我就被你看清楚我的樣子!”那一把聲音由雪鈴的身後傳出。

那一個人,輕輕就落在雪鈴的臉前。這…這…不是一個殺手打扮人嗎?全身也是穿上黑色的衣服。“你…為什麼遮住臉?你竟然…擅闖我房!你可知罪?你是誰?”雪鈴勉強裝強的問。

“我是誰?你無需知道。你…很合我口味,我今晚就要你侍奉我。”黑衣人說。

這時的雪鈴可是急死了,但當她聰明的腦袋一轉,她就大喊:“人來呀,人來!”不過,這一個世界有一句說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儘管的放聲大叫,反正我早以給你的僕人們餵了五日昏。他們要很長的時間才起來的。所以,我看你都係好好和我快樂的過一晚吧。”那黑衣人又說。

“不要,你快走開。我絕不會和你這個無賴交歡。更何況,我連你是誰也不知道,我的處子之身一定不要屬於你的。你別做夢了!”雪鈴不顧儀態的說。儘管雪鈴說了一大堆話,但好像也不太有用。黑衣人覺得她只不過係在自說自話,他慢慢將他的臉移近雪鈴,開始想吻她。他的眼扉…好像懂得懾人心神。好像會向人哀求,令人充滿壓迫感。

這時,他展開行動了…

他用他溫赤的大掌,一手以熟練的技巧雪鈴頭上的髮叉除下,一手後後拉住雪鈴柔軟,雪白的小手。縱然,雪鈴作出激烈的掙扎,那男仔只是輕輕用他強橫的手臂就完全的阻止了雪鈴作出的反抗。他被雪鈴的美貌吸引了,他盯住雪鈴的身體。

雪鈴她別過頭來,她不理會再有沒有辦法了,像困在籠中的小鳥一樣--掙扎。她猛地在那男人的手臂上留下了一個烙印。“這…你這丫頭,你咬我?”那男子大叫。“你要我向你求饒,你做夢。我寧死也誓保我的貞潔。”雪鈴把機會,但一不小心就被地上的東西跘倒了。黑衣人不分由說,馬上重新找住雪鈴。那男仔用手輕輕的撫摸雪鈴那幼滑如絲的頭髮,說:“你逃不掉了,格格果然是語別不同,誰可以得到你一定是幾生修來的福氣。哈哈…”男子輕笑。

“不要,不要!我不要。”雪鈴作出垂死的掙扎。那男子不理會雪鈴,他就析她接吻了。雪鈴她完完全全的停下了動作,她的心臟好像快要爆炸了。

那男子竟然在雪鈴臉前脫下了臉紗…

!為什麼是他?!雪鈴不相信再次強吻他的竟然是奕海太子。

“太子?!”雪鈴大驚。

“你說我是太子,那麼你還要反抗?”奕海回答。

“我…我…我…”雪鈴啞口無言。

“我要你當我的妻子!你會當上太子妃!”奕海認真的說。

雪鈴嚇了一嚇,她不相信她的耳朵所聽到的說話。她無言…

“明日,我會命人送聘禮過來。你嫁定了我。”奕海再說,他一躣,就不見了影。

這時的雪鈴只是覺得奕海的思想很明顯地有毛病。還有他的佔有慾很強。

這一晚,雪鈴反覆的想住太子的話,一直的想。結論是他是說笑。我才十五歲,我才不要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