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情是甚麼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朝九晚五的城市生活讓交通時常擁擠不堪,但在這種擁擠中卻也見到了城市的繁忙和生動。熙熙攘攘的人群湧動、車水馬龍的川流不息讓生活在日復一日的奔忙中繼續著。

田大媽在廚房埵ㄛ△菕A切、炒、蒸、炸,每天下午五點半的時候她一準在做這些事情。油煙飄到了窗外,也飄出了生活的味道。

“媽,我回來了!”隨著開門聲是小女兒詩雅的問候。田大媽早已經習慣了這種聲音,可是她也有些怕這種問候了。因?她知道隨後不久就會是二女兒的問候,再不久就是大女兒的問候了!

都說養女兒好,“女兒是母親的貼心襖”,但是這種“小襖子”要是多了可也受不了呀。想想也是,誰能一次把三件“小襖子”都穿在身上呢?都說女兒好,“女大十八變,越變越水靈”。這話也不假,林家的三個女兒雖不敢說是國色天香卻也都是眉清目秀的,左鄰右舍都說是三支漂亮的牡丹。可是牡丹也有“花期”呀,再漂亮的花時間長了也會謝的。如今,三個女兒眼瞅著就要過了“花期”了,可還都沒有著落,這做母親的心堹鄐ㄤ菻瘨隉H所以,田大媽也急著想把這三件漂亮的“小襖子”送出去,但這三個傢夥卻是“皇帝不急急太監”的性子,都好像還在雲媄埵的,誰都沒有把這事正兒八經的放在心上。?此,田大媽還真怕三個女兒雷打不動的准點回家,也怕她們每天如一的問候聲。她倒很希望哪一天她們仨中有一兩個能有個約會什洩滿A那樣她也就會看到一點點希望,心媟|有一點點安慰了。

吃飯時,田大媽最喜歡問的就是誰有沒有動向了,哪怕是有個物件也好一點,至少還算是有個目標的。可是三姐妹沒有一個能接到下茬,看到她們一提及此事就推三阻四的樣子,田大媽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噯,我說你們都沒有想過自己的事嗎?誰還能跟著媽媽過一輩子呀?唉,你們看看人家吳叔叔家的丫頭馬上就要生了,她才多大?你們多大了?怎炭N沒有聽到你們一點水響呢?”

三姐妹相對一笑。吳叔叔家的那姑娘差不多中學還沒有畢業就開始“早戀”了,到現在有近十年的歷史了,也該修成“正果”了。

“別人要生孩子就生唄,我們這可是回應國家晚婚晚育的號召,應該表揚才對呀!”大姐詩風忍不住的調侃。

“你還要晚婚?你已經夠晚的了!算算你已經二十九,轉眼就三十了!再晚,晚到什洫伬唌H三十九還是四十九?”田大媽搶白道。

“我也不是不想結婚,可是沒有人和我結婚呀。”詩風委屈得不得了似的“你不是想讓我也在上學時弄個‘早戀’出來吧?那你不把我趕出門才怪呢!”

這話也不假,詩風的確還是林家三姐妹中對結婚最熱衷的一個。可是,想得好不如做的好。她的工作和她比天還高的心成了她結婚最大的障礙。每次最初與人相識的時候,她的工作可是一塊熱饃饃——省建行的。可是時間一長,這熱饃饃就成了燙手的山芋——因?她並不是銀行的正式職員,只是一家公貿公司暫時借調到銀行堛滿C於是詩風在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狀態中一晃就快到三十歲了。

“你不那洵D剔也能結婚,誰說沒有人?那個什洫}、什狩B的不說是你嫌人家嗎?”母親不滿的說,“我看他們就挺好的,要鼻子是鼻子,要眼睛是眼睛的。”

“媽,你也不能撿到碗堛煽N是菜呀?”老二詩頌打抱不平的說,“那兩個人也太讓人看不下去了,一個恨不得比我們還秀氣,典型的‘短小精悍’型的,另一個好像沒有主心骨似的,什炯ㄛO問‘對不對’、‘行不行’呀,那樣以後大姐不煩死也得累死,與他們結婚不出三天保准離婚!”

“你也是!你也不小了,你?什洶ㄤ瓷H”看著這些伶牙俐齒的丫頭田大媽就有火:“當初就不該搶著生你,那我現在也少操點心。”

詩頌和老三詩雅是雙胞胎。如果當初不是因?老大詩風是個女兒,田大媽想在計劃生育的末班車上趕上一胎兒子,搶著多生了一胎,現在也不用?三個女兒的婚事發愁了。如今可好,兒子是沒有趕上,三個女兒倒是一個比一個有個性,看著這一溜排的三個俊俏丫頭怎炭N沒能帶回一個“半個兒”呢?

“好了,吃飯吧,這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找到的,還得讓孩子們慢慢來!”老實巴交的父親開口了。

“是呀,慢慢來!再慢我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福氣抱抱外孫呢!不吃了!”田大媽賭氣的把碗一推,起身向臥室走去。剛走了兩步,又轉身回來,以一種毫無商量的語氣說:“不管說什活A今年你們三個最少得有一個結婚!”

 

母親下了命令三個丫頭都吐了吐舌頭。老大是工作問題,除非自己降低標準,否則還真有點難。老二雖然漂亮,可是她的工作也是一隻擋路虎。詩頌在一家建築公司上班,她的工作性質就要三天兩頭的出差,而且一出差少則數月,多則數年,等她兩三年以後回來,黃花菜都涼了。所以詩頌要結婚也不是件容易事兒!這老三是田大媽唯一不敢說的。雖然詩雅是三姐妹中最漂亮的一個,而且工作也相對穩定,可是天妒紅?,偏偏她的身體不好,年紀輕輕就因心肌炎導致了嚴重的心臟病,醫生說她是急不得氣不得、喜不得也怒不得,就算以後結婚生子這些事對她來說都是有危險的。所以,既便是詩雅自身條件再怎樣好,要談結婚還是難!

“看來希望只有你了,大姐,努力呀!”二個妹妹笑著齊聲說。

“別指望我‘完成任務’,你們也都得努力!”母親不在的時候大姐就拿出大姐的樣子了:“你們也都不小,特別是詩頌,你們單位男孩子多,優秀的也有,怎洹A就看不上一個?別太挑剔了,現實一點好!”

詩頌一幅不以?然的樣子,她笑了笑說“我也沒有挑呀,只不過想要個各方面都還行的,又不是要挑個什炳N門虎子,你總不能看著我隨便嫁一個然後天天哭回來吧?”

詩雅趕緊低頭吃自己的飯免得大姐又轉移目標,結婚還有下任務的,她心媟t自好笑。

從母親這時得令要在今年之內嫁出一個後,老大詩風行動最快,畢竟是大姐,要給兩個妹妹做個表率的。詩風每天的業餘時間幾乎都用來相親了,可是人雖然見了不少,就沒有一個看得上眼的,不是像瘦竹竿就是矮冬瓜,再不就是那種特別俗,吃飯時掏耳朵挖鼻子的。雖然詩風學歷不高,可心卻不淺,她也不想找個男人倒胃口,怎牴’菑v目前的工作也算是“白領”了。

每個休息日都用作相親浪費了時間不說還浪費了表情,詩風也快沒了興趣。要知道銀行的休息日與正常的雙休不同,好不容易湊到一起卻又見了那些不是沒有品味就是沒有修養的人,還真是讓人傷心、失望。不過母親還是很欣賞她這種“不折不撓”的精神,在詩頌和詩雅面前多次“提起表揚”,並給予一定的資金作?“獎賞”,鼓勵詩風去買點衣服什洩滿C其實母親的意思也很明瞭了,一來是想給詩頌和詩雅一個榜樣,要知道榜樣的作用可是無窮的。二來,也是想讓詩風打扮的更漂亮點,好馬還得配好鞍呀,這樣詩風的個人問題也容易解決一點了。

詩風經過幾次相親、失敗、再相親、再失敗的打擊也漸漸沒了興致。

“也許相親這種方式根本就不適合我,我沒有相親的緣分。”詩風給自己找到了“癥結”,“或許哪天我在路上撞上一個人那才是‘真命天子’呢。”

“算了吧,姐,我看你是小說看多了!”詩頌也是一幅鐵嘴不饒人的樣子,“你要哪天撞了人,別人不要你賠醫藥費算你運氣好!”

“你就別瞎摻和了!詩風呀,下周末去見見陳大媽的兒子。我已經說好了,那孩子條件還不錯。自己跑業務,成績不俗的。好像準備自己買房子了。”田大媽眉飛色舞的。

“這泵n?媽,下回給我也介紹一個!”詩頌半真半假的說“現在這個年代,能找個大款也不錯,有私家車開著,也用不著上班那洧祗W了。高興了自己開家店,做個老闆娘;不高興就去瘋狂購物,隨心所欲,多好!”

“我看不一定有那泵n,再說這樣兩個陌生人?了結婚去見面,多難堪呀!”詩雅淡淡的說。

“有什珍瓥穭難堪的?”田大媽最不喜歡聽這種話了“到了三十好幾了還是一個人那才難堪呢!看著別人成雙成對,自己一個人孤苦伶仃,那就好看了?”

詩頌和田大媽的話還是讓詩風心動了,於是她在周末的時候漂漂亮亮的出門去。可是回來時詩風還真像是撞了大頭鬼似的。

“姐,怎狩芊H”詩頌和詩雅異口同聲。

 “詩頌還說下次讓媽幫你介紹?不用下次,這次就讓給你!”詩風哭笑不得的說。

“怎狩佴嚏H”

“還問?就是那種比我還矮半頭、體重比我們三個還重的那種!”詩風還是心有餘悸似的。“想想也是,真的那泵鹵那泵n的條件還用介紹嗎?”

“天!”詩頌和詩雅驚呼“那你怎玷魽H”

“怎玷魽H我把以前那些看不慣的行?都用上了。我點了最貴的菜,呵,然後我就在飯桌上剔牙、打噴嚏、大聲講話、吃東西塞得滿嘴都是,就把他嚇傻了!哈哈……”

姐妹三人笑倒在一團。

兩天後田大媽鐵青著臉把詩風狠狠的說了一頓。

“你怎炫鄖獐邥O?真是把媽的臉都丟光了!人家是矮了一點,那有什活A你不知道他多有錢,他要買複式樓呀!唉,你就是不喜歡也不能那樣做呀,你這個死丫頭那多丟人呀,我以後怎泵A見陳大媽?她不笑你也笑我呀!你真是氣死媽媽了!”

“可是媽,那也不能讓我和他在一起呀。那我也會死的,看到他的樣子,我會受不了的。他比我還矮,而且那洎D!”詩風也無可奈何般的說。

“高矮胖瘦有什活H結婚過日子要人好,能幹。這樣你以後才會有好日子過。你要不是我的女兒,我才不管你呢!要知道‘貧賤夫妻百事哀’的,沒錢的日子我是過怕了,你以後就知道了。”母親還是忿忿不平的說。

詩風並沒有把這次的“驚魂記”記住多久,沒過幾天她又在頻繁的與人見面、相親,可是還是沒有一個能發展下去的。不是詩風不喜歡別人,就是人家嫌詩風學歷不夠好,說話太直接,一開始就直奔主題的問這問那,好像是在選附馬似的。因此詩風的努力也都沒有看到成果,她和誰都好像是不合拍似的。

 

詩頌的愛情也是一道難題!

不過詩頌的情況比詩風要好多了,因?她還有一個“候選物件”:張津偉。不過對他的條件詩頌還是不太滿意,只是那人對她很好,在以往的接觸中有些感動——感動他的關心、感動他的照顧。只是這種“感動”算不算是愛情呢?詩頌自己不清楚,也沒想弄清楚,畢竟那傢夥還不是她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選。

在單位,張津偉對詩頌可謂一往情深,打飯時幫她買好飯菜,做事時幫她拎重東西,平時還常給她幾束情深意長的眼神。也許感動於此,詩頌好像接受了張津偉,好像把他當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可是張津偉又有那泵h的地方讓詩頌感到不滿意,因此詩頌不敢也不願意把他介紹給自己的家人和朋友,那樣讓她太沒有面子了。比如張津偉只是一個技校畢業的技工,而詩頌自己怎牴﹞]是專科畢業生,所以她的“要價”最低起點也是一個本科生;再則,張津偉不過是一個建築公司最底層的工人,而詩頌好歹還是個管理人員;還有,張津偉的家庭條件、家庭背景也不怎狩芊A上下三代找不出一個當過官的,而詩頌的父親當年也曾是響當當的正團職幹部。因此,張津偉並不是詩頌的最佳選擇,甚至說還不是她的選擇對像。只是有時詩頌覺會得張津偉很執著的對自己好,而且是那種不求回報的對自己好,所以倒也不想把他拒之千里。張津偉的執著和善良的確也讓詩頌有些感動,也許有天張津偉會是她的後路吧。有時詩頌還真把他當成了男朋友,在感動得一塌糊塗時還允許他靠自己很近。對張津偉的這種感覺詩頌還很不好確定到底算是什活H不過她現在還不想與張津偉把關係訂得太明確了,但是也不想放棄了他,就這玲a朦朧朧的過吧。在詩頌看來,張津偉就像是 “雞肋”——食之無肉,棄之有味!

詩頌和張津偉的這種曖昧關係已經保持了四年了。張津偉也知道自己只不過是詩頌的一條退路,不到迫不得已詩頌是不會選擇自己的。可是他似乎並不太在意這些,他喜歡詩頌,不知道是?什洛L就是喜歡她。也許對他來說喜歡一個人不需要什炬z由。他知道詩頌在與自己交往的同時還四處尋覓更好的未來,但他沒有說什活A也不知道要怎洛h說。他要阻止詩頌嗎?他好像還沒有這個資格,詩頌了從來沒有給過自己什洸蚇捸A所以他只能管住自己的感情,只有讓自己始終如一的愛著詩頌,也許有天真的會感動她。

可是,愛是感動嗎?詩頌不知道,張津偉同樣不知道。

詩頌自己也很明白自己的性格,太內向了。她只要見到陌生人就會莫名的緊張。雖然在家堛漁伬啈o很貧,可是在單位堳o很沈默,所以詩頌的朋友並也不多,只有張津偉可以寬容的對她,可以容忍她的壞脾氣,可以很牽就的照顧她。所以如果說詩頌對張津偉一點感情也沒有那也不對,畢竟這四年來的交往她對張津偉還是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至少,如果張津偉要親她她不會躲閃。所以說詩頌與張津偉的感情很怪。在單位堣j家都認?他們是一對,他們也並不反對,可是詩頌卻也從沒有停止過對更好的目標的搜尋。當然,這種搜尋都是在單位以外的時間、單位以外的空間進行的。她還不想被傳得滿城風雨,不想讓自己成?大家議論的中心。同時她也還不想明目張膽的讓張津偉知道自己還在猶猶豫豫中,雖然她知道張津偉允許自己這樣做,可是還是覺得有點對不起他似的。

詩頌覺得自己這個單位的優勢就在於如果出差工資比較高,可是也有很強的劣勢。她有時常想,如果不是因?是做建築這行要東奔西跑的,也許她會遇到自己很欣賞的那種人——有才華,有漂亮的面孔,有修長的身形。可是,她偏偏就是一個建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