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一號觀察員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覓食

從高空往下望,土地上出現了三條紅棕色的幼線。線的末端是一塊石頭,一粒粒炒熟了的芝麻連綿不絕地從石塊下的縫隙中滾出來,芝麻有意無意地分成三條路線。左邊的一條迂迴地繞過小泥沼、野草和小山丘等障礙,才能到達目的地;中間的一條是最爽快,一口氣便直搗黃龍;還有右邊的一條扭了幾個小圈子,形成一幅不錯的幾何圖案。三隊最終都殊途同歸,把一隻已死的螳螂包圍。

正中的隊伍首先抵達,數百隻螞蟻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挖掘泥土,務求把自己的觸角鑽進橫身躺下的螳螂前臂下,嘗試把它托起、拖拉,但螳螂沒有絲毫移動跡象。可能螳螂的體積太大,單是一隻前臂已佈滿約三百隻螞蟻。直至左右兩邊的隊伍都趕上來,三兵會師,數千隻螞蟻各自在他們的崗位上準備就緒,靜候一聲號令。

「第一中隊,發力!一呀!二呀!」

「第二中隊,發力!一呀!二呀!」

「第三中隊,發力!一呀!二呀!」

三隊隊長一起發施號令,眾螞蟻擴張他們最強而有力的足部肌肉,用觸角把整隻比他們體積大上千倍的螳螂舉起半分,節奏齊整地一拖一拉,慢慢把螳螂拖回石塊底下的巢穴中。泥沙上仍可清楚看見螳螂被拖拉的痕跡,及為數不少在行動過程中被壓死的螞蟻屍骸。

晚上,所有螞蟻聚集在巢穴的大堂,聆聽蟻后的訓話。「今天辛苦大家,貯倉堳雂[沒試過像今天這麼滿,這隻螳螂對於我們能否成功渡過嚴寒的冬天起著重大的作用。因此,我想好好表揚一下勞碌了整季的子女。首先,請大家為曾多次奮力保護家園的兵蟻碰角。」一隻隻的螞蟻伸直他們的觸角,相互碰撞,為站在最前排的兵蟻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碰角聲此起彼落了幾分鐘。

蟻后提起前腿,示意群眾停止碰角。「好!現在大家請為每天不怕辛勞而為我們採集食物的工蟻們碰角。今次所捕得的螳螂,他們的功勞是最大。」十多隻站在母后身旁的雄蟻,與站在最前方的數百隻兵蟻也投桃報李地熱烈碰角,可是相較剛才給兵蟻們的聲響小很多,因為工蟻的數目遠超於兵蟻與雄蟻的總和。事實上,佔去全蟻族總數九成九的兵蟻和工蟻都是雌性,雄蟻只佔極少數。與其他昆蟲、動物社會不同,兵蟻和工蟻擔當雄性防衛和覓食的工作,而雄蟻則負責交配,雌雄二蟻交尾後,雄蟻很快就死亡。因此在螞蟻的世界堙A工蟻和兵蟻才是「真男人」。

大概三千隻螞蟻在祝捷會後,都各自回到睡房休息,預備明天勞動的一天。巢中仍有兩隻螞蟻在房婼秅捋’a,餘興未盡。

切斯阿曼,你曾否捕捉過像今次一樣大的獵物呢?它真的很大,是我平生的頭一次。」一隻半歲大的工蟻充滿好奇地問第一中隊隊長,即是今天走得最快的一隊的隊長。

艾爾,我也感到十分興奮。當了差不多六年工蟻,像今敞那麼大的獵物,記憶中只曾在我一歲前出現過。」

「嘩!切斯阿曼,原來你當了六年隊長,很厲害呀!你是怎樣成為隊長的?」

「不是呀!我在三年前才擔上隊長的職務。這些年來,我每天不問回報地為母后為全蟻族尋找食物,就是憑著一腔熱誠,終被前任隊長賞識,經母后批准後成為第一中隊隊長,即是一號偵察員。」

「一號偵察員與其他普通的螞蟻有什麼分別呢?」年少無知的艾爾疑惑地問。

「一號偵察員即是中隊第一個離開巢穴的螞蟻,獨自尋找食物沿頭。若發現食物便第一時間回巢通知其他螞蟻可以陸續出發把食物帶回巢中。不要以為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任務,因為沒有同伴一起的螞蟻是九死一生。因此,我們族中三位一號偵察員都具備了勇氣、經驗與智慧。」切斯阿曼昂首高聲說,像感到無尚光榮。

切斯阿曼,你很棒!我十分佩服你,我也要做你的繼任人。」艾爾把啜子推高半階地說。

「沒錯,每隻工蟻都渴望成為一號偵察員,以此為一生最大的驕傲。艾爾,我看好你的……很快會給你機會。」切斯阿曼語氣沉重,艾爾或許不知道一般工蟻只有七年壽命。

 

二號偵察員

往後一星期,艾爾每天跟著切斯阿曼到處覓食,都是採到一些種子、果實一類的東西。有一晚,切斯阿曼走到艾爾的房間說:「艾爾,明天你要當二號偵察員!」

艾爾該晚的心情既興奮又緊張,幻想明天首次當二號偵察員的經過。他不自覺地用自己的觸角輕輕拭擦牆壁或其他東西,每次他感到緊張或焦慮時,都會有此行徑。

他自言自語地說:「明天可能搜尋到比今天的螳螂還要大的食物。我首先要迅速返回巢穴告知同伴目標已經鎖定,隨時可以出發。不是!不是!不會這麼順利的,我會受到其他敵人襲擊。我會用自己堅硬的頭顱正面迎擊敵人……」艾爾太興奮,誤以為自己擁有與兵蟻一樣的「戰鬥頭盔」。

艾爾與眾隊員一早站在巢穴的大堂,靜候切斯阿曼的命令,艾爾急不及待地把隊長昨晚向他說的話告知所有人。

艾爾說:「巴拿比,今天我是二號偵察員呀!」

同伴巴拿比說:「嘩!恭喜你!我今年五歲了,也未能做到,你很棒!」

有些同伴卻冷嘲熱諷地說:「我一生期望成為一號偵察員,你這麼少便當二號偵察員,可能隊長昨晚喝多了。」

艾爾聽起來還笑容滿面,因為暢快的心情使他把一切的說話都變得甜美友善。

「隊長,早安!」切斯阿曼從通道走出來,上千隊員頓時肅然起敬。

切斯阿曼沒有如常地訓話,向眾隊員瞥一眼,再將視線掃到艾爾的臉上,示意一起跟他走。

切斯阿曼站在巢穴門前對艾爾說:「今天看你的表現了,當我離開一分鐘後,你便出發,拼命跟上來。跟得上的話,你就是我的繼任人。」

艾爾精神抖擻地說:「好!」

「門蟻,給我開門吧!」切斯阿曼吩咐正用自己的頭部把巢穴門口塞住的門蟻讓開,一支箭地往外奔跑。

門蟻看見艾爾的觸角又在牆邊磨擦,慷慨地作出一些提示,「艾爾,要跟得上隊長,最重要是你的觸角。」

「……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六十。門蟻,開門吧!」艾爾擦擦觸角,一鼓作氣地追上切斯阿曼

門蟻待艾爾離開後,馬上用自己的頭堵住巢穴的大門,以防敵人入侵。艾爾焦急地用觸角嗅切斯阿曼遺留下來的氣味,只要沿著氣味走,必定能找到他。

艾爾左嗅右嗅,都找不到切斯阿曼的路線。「為什麼今天的觸角好像不聽使喚?一點氣味也嗅不出來。」

艾爾心急如焚,四處亂竄,穿過凋謝的野菊花群,也穿過無數的雜草堆,越走越遠。太陽悄悄地升到頭蓋頂,艾爾始終尋不到任何蛛絲馬跡。幸好,他沒有遇上敵人的襲擊,否則對於一隻離開以群體、團結見稱的螞蟻來說,生命隨時危在旦夕。初生之犢的艾爾看見地上一塊呈三角形、顏色繽紛奪目的樹葉,便走上去稍息一會兒。

艾爾說:「我眼界真小,原來森林堻漲釵p此美麗的樹葉,紫紫紅紅的,還帶些黃色斑點。」艾爾看見千奇百怪的世界,焦慮的心境也暢快起來。

「嘩……」艾爾突然尖叫,因為那塊顏色奪目的葉片竟在上下震動,頻率不斷加快。艾爾失去重心,正要被摔倒地上,竭力地用牙齒緊咬葉邊。短短一瞬間,葉子已升到半支花朵的高度。

「兄弟,請放口吧!我很痛!」樹葉發出聲音。

艾爾聽後十分愕然,牙關放鬆,從半空中墮下。幸葉子又把他接住,然後緩緩返回地面。

艾爾驚魂稍定,才得識 「飛天樹葉」原來是一隻蝴蝶的翅膀。

「哈哈!你沒事吧!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我的上面。」蝴蝶笑說。

「我沒事,我以為你是一片樹葉。對不起,我咬得你痛不痛呀?」艾爾一臉尷尬。

「沒事!沒事!你叫什麼名字?我叫卡莫卡。」

「我叫艾爾。請多多指教。」

卡莫卡,你十分漂亮,我從未遇見像你一樣艷麗的蝴蝶。」艾爾羨慕地說。

「謝謝!其實我很普通,可能你少見蝴蝶,我們每隻也差不多樣子。要說到世上最美的生物,一定是莎蒂娜。她是在我採蜜期間從不同的昆蟲、動物身上得知,他們皆不約而同地讚嘆她的美麗、她的神態,更說沒有遇見莎蒂娜,便如沒生存過一樣。若我能與她有一面之緣,我恨不得跟她一起跳進海中,今生今世侍奉她左右。」卡莫卡拍打雙翼興奮地說。

「她住在哪堜O?我也很想一看。」艾爾卡莫卡的說話吸引了。

「她就住在離這堣˙椰霅悸懷谷河流堙A她是一條深海魚,只會在冬天才浮上水面,因她抵受不了夏天酷熱的天氣。要一睹她的神韻,就要等到冬天碰碰運氣。我猜想你只要走上兩天應可到達。」

卡莫卡,我約定你兩個月後的十二月一起去欣賞莎蒂娜迷倒萬千眾生的風姿,好不好呀?」艾爾單純地說。

「我很想,但我不能。」卡莫卡嘆氣。

「為什麼?」

卡莫卡並沒有回答,只說:「不用等我了,如果我們有緣份,某年某月某日定能一起在懷谷河流相會。」

無知的艾爾說:「好呀!」他不知道夏天的蝴蝶大概只有兩、三星期壽命。

卡莫卡趁機轉個別的話題,「艾爾,你為何一個人在這堙H你的同伴呢?」

「我迷了路,跟不上隊長。」艾爾不自覺地用觸角在地上亂掃。

艾爾續道:「我是二號偵察員,今天是考試。隊長說若我能跟上他,便可成為一號偵察員。可是,現在我……」

「呀!剛才我未來到這堭躉e的時候,曾看見一隻螞蟻單獨在樹林那邊搜尋食物,可能他就是你所說的隊長。」

「是呀!一定是他呀!卡莫卡,求你把我載到那堙A可以嗎?」艾爾懇求他。

「沒問題呀!我飛一里,如你走十里路呢!上來吧,兄弟!」卡莫卡二話不說,便張開兩膀,艾爾走到他的懷中,卡莫卡抱著艾爾一起升空。

「嘩啦啦!很刺激呀!我萬般想不到我竟可以飛。卡莫卡,樹林很美,天空很美,湖泊很美呀!」艾爾大聲歡呼。

不消片刻,卡莫卡已把艾爾帶到所說的位置,從高空看下去,的確看見一隻螞蟻正在東張西望。

艾爾,你去了哪兒?中午已過,還未跟上來。」原來此蟻真是切斯阿曼

切斯阿曼,我來啦!我在上面呀!」艾爾喊破喉嚨,恐防他聽不到。

切斯阿曼抬頭一望,看見飛天的艾爾驚訝不已,不其然地提起上身,光靠兩腳支撐身體。

卡莫卡艾爾終於降落,切斯阿曼第一時間上前問個究竟。

艾爾,你去了哪堙H為什麼這麼久才到?他是誰呀?為什麼……」切斯阿曼連珠炮發地問。

切斯阿曼,他是卡莫卡,是我新相識的朋友。我剛才迷路,是他幫我找回你。」卡莫卡點頭微笑,並示意要離開,艾爾切斯阿曼雙雙揮角道別。

卡莫卡,記住我們的約會呀!」艾爾高呼,但卡莫卡裝作聽不到,沒有回應。

切斯阿曼艾爾一起回程,告知同伴可以出來覓食,原來切斯阿曼早已找到食物,只不過一直在等艾爾回來。沿途上, 切斯阿曼本想責備艾爾差勁的表現,但艾爾雀躍地與切斯阿曼分享他的奇異旅程,聽得切斯阿曼心花怒放,什麼戾氣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