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走火入魔元神出竅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五,色誘

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所以鐵詩家竟帶著陳敗與谷葉仙回到自己的家。

當然,這是要靜靜進行的,要讓人以為鐵詩家的家,是沒有人的。

當陳敗醒來的時候,谷葉仙與鐵詩家當然開心,不過陳敗卻不發一言,就很像他醒了,比死了更難受般。

看見陳敗不發一言,谷葉仙與鐵詩家也不想多言,可能是陳大哥太累了吧!都是不要阻礙他休息了,所以也只讓陳敗一人躺在臥室休息。

谷葉仙與鐵詩家二人坐在後園中,想不到天也亮了,陽光很溫暖,而且青天一片,就很像上天因為鄧大老爺的死去,而喜樂得為世人照燿的一般。

谷葉仙對鐵詩家道:「鄧大老爺好歹跟朝中的大官有勾結,假如陳大哥康復的話,我想我們都是離開這裡比較好。」

鐵詩家道:「我自小也過慣了飄泊的生活,要我走不是問題,只怕仙兒你一介女流,受到顚沛流離之苦。」

谷葉仙搖頭道:「我自小跟師父都是到處飄泊的,慣了!」說得無限滄桑,包含了過去流浪的痛苦。

鐵詩家感到很悶,所以故意引些話題道:「對了!仙兒,你跟陳大哥是怎樣認識的?」

谷葉仙看著遠方,就很像看到了過去的往事一般道:「很多年前了……那時我還是個小女孩,十歲吧!師父因為名聲太響,所以被人追殺,黑道也有,白道也有,所以很苦,那時陳大哥為了師父,親自千里迢迢到關外找我們,更把害我們的壞人殺了,真多謝陳大哥,後來,陳大哥有一次跟金刀銀劍木有言決戰,險些跌下山崖喪命,是師父以輕功把陳大哥接住送回崖邊的,他們……可以說是生死之交。」

鐵詩家喃喃道:「難怪你師父死了,陳大哥如此傷心!」

谷葉仙嘆道:「對呀!富貴繁華如煙塵,得一知己死無憾,他們的交情真是無人可比,想不到的,竟是他再見我後,認不出我,還諷刺我,以為我要害他似的!」

看見谷葉仙低頭喪氣,鐵詩家安慰道:「你跟他久別重逢,時間太長了,他認不出你並不奇,你當年只是個小女孩,如今婷婷玉立,他怎會認得?你也別怪他吧!」

谷葉仙笑道:「你說得對!人家說十年人士幾番新,其實又何需十年?我跟他只是濶別了八年,他已認不出我,真是無奈。」

鐵詩家外剛內柔,心細如塵,他從谷葉仙的說話中可以知道,谷葉仙對陳敗有意思,只怕神女有心,襄王又有夢否?

谷葉仙問道:「你呢?你又如何認識陳大哥?」

鐵詩家低頭道:「三年前吧!我們做倒糞的工作不是容易可以被請用的,所以一直也有一些惡霸跟我爭執,想奪去我的工作,最後,七街十八舖的人請我倒糞,那些惡霸不服,就趁我倒糞時去打我,而那天,陳大哥就出現,他一個人就打敗了那十多個人,我多謝他不止,還請他教我打架,他一口拒絕了。」

突然鐵詩家微笑道:「不過他回頭行了幾步,又轉頭問我請不請人,還說叫我請他,現在想來,也覺好笑,因為他轉身走時,我聽得出他肚內的打鼓聲,他一定是餓得很,所以我們當初因為利害的關係,走在一起,我請他倒糞,他保護我跟我一起倒糞,初時,那些惡霸也有繼續騷擾我們,不過也被陳大哥一一打走,到最近這兩年,也沒有惡霸敢欺負我們了。」

聽到了陳敗只因捱不了肚餓而留下做倒糞的,谷葉仙也不禁笑了出來,她只恨自己不能看到陳敗那尷尬樣子。

鐵詩家嘆道:「初時還以為陳大哥因為力大無窮所以如此好打,想不到原來他是武林高手,江湖中人,真是人不可以貌相。」

谷葉仙又問道:「對了!我看過你們工作,都不見你跟陳大哥有塞著口鼻工作,難道你不覺得臭嗎?」

鐵詩家道:「初初工作時當然覺得臭味難擋,不過做慣了,都不覺得了,有這工作經已覺得好好了,比起那些做妓女的對人歡笑背人愁,我做倒糞的又算是什麼?」

谷葉仙笑道:「想不到詩家如此樂觀!」

突然間,房間有打爛了杯的聲音,谷葉仙與鐵詩家即時入內,原來陳敗想喝水,卻不小心把杯打爛了,鐵詩家即時清理爛杯,而谷葉仙即時扶著陳敗安躺回床上。

陳敗淡淡的道:「我會不會好不了?」谷葉仙道:「你放心!只要你多休息就能康復,你方才把大量內力貫入頭部,以頭部硬碰凌志杰的拳,所以頭部受了震盪而已,而且你失血過多,只要我把師父留給我的千年人蔘給你服用,你就會很快康復了,而且你方才那招『大海無量』損耗了你太多內力,所以你只好多休息,便會康復。」

突然間,在旁的鐵詩家竟跪在陳敗床邊道:「陳大哥!請你收我為徒吧!」

陳敗回應道:「你如此魯莽,我怎會收你為徒,你別浪費時辰!」鐵詩家走近陳敗床邊,輕搖他道:「你們做大俠的,為的不又是行俠仗義麼?既然如此,何不教我武功,讓我代你為民除害?」

陳敗道:「我已無意為民除害,又為什麼要教你去為民除害?不是很可笑麼?」在旁的谷葉仙聽到,內心不禁心裡一痛,陳大哥!你何時才真正起來?

鐵詩家道:「經過今次的事,我才知道這世界壞人太多,但是好人更多,好人往往被壞人欺負,所以我們理應好好保護好人,不然,只會壞人越來越多,好人越來越少……我不知道陳大哥因著什麼事所以放棄行俠仗義,但是我只知道我能力有限,縱然我有心去做,又無能力去做,如今陳大哥你既然無心但有力,何不把你一身絕學傳授給我,讓我這有心人去行吧!」

陳敗看著鐵詩家,彷彿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他道:「起身吧!」鐵詩家就起身,陳敗道:「我方才是故意不阻止你去鄧府報仇的,故意讓你受點苦,這是教你的第一課,就是不要魯莽。」鐵詩家喜道:「陳大哥你認我為你徒弟嗎……」陳敗打斷他的話道:「我沒有說收你為徒。」鐵詩家如從高山跌下山崖。

陳敗淡淡的道:「不過,我可以教你一招半式,給你作防身之用,就當是你照顧我多年的大恩大德吧!」鐵詩家大喜道:「其實這三年來又怎算是我照顧你?是你照顧我才對,我理應多謝你才真。」

轉頭陳敗又對谷葉仙道:「谷姑娘!我既然只要多休息便快康復,多謝你今次的大恩,我這裡只有兩張床,沒有多一張床了,只怕你要好行了……」鐵詩家想不到陳敗如此直接叫谷葉仙走,而且還稱谷葉仙為「谷姑娘」,谷葉仙今次竟然不生氣,道:「你還未完全康復,你還要服用我的千年人蔘才可以完全康復的,這裡就只有我略通醫理,就讓我醫治你,你好了才走。」即時轉頭就走到後園去。

谷葉仙不生氣,可是鐵詩家卻生氣了道:「陳大哥!你又怎可以如此對仙兒呢?人家是女子,面皮薄,人家有求於你,你為什麼不幫人?還要人家走?」陳敗從容笑道:「好了!有人竟然親密得稱人家『仙兒』,而且我這掛名師父都不客氣,教訓師父起來了。」鐵詩家很尷尬,紅了面別過面去說:「我那裡有?」

陳敗淡淡的道:「我受了傷,這傷不是單單肉體的傷,還有心靈的傷,我自己也自身難保,又怎樣幫人?」

鐵詩家當然不明陳敗所受的傷是什麼意思,不過也不再追問了,他知道縱然再問,陳敗也不會答,就如陳敗的真正身份,若然陳敗會說,經已早早說出,又何需因為谷葉仙的出現,才真相大白?

過了十天,陳敗的傷也痊癒得八八九九,不過鐵詩家沒有倒糞,只好「吃殼種」生活,而谷葉仙也不斷治理好陳敗的身體,陳敗是一代武林高手,痊癒也比別人為快。

而這十天內,鐵詩家也開始學習陳敗所教的武功,由最基本的訓練坐馬,乃至出拳等,陳敗也悉心教導,陳敗不單要鐵詩家倒吊做一千次腹基,更要鐵詩家每天以肉拳擊打五人圍手那麼大的大樹,鐵詩家捱苦慣了,所以這些苦他不覺得是什麼回事,而且反而感到,陳敗所教的,好像不止是一招半式,更加像上乘武學般,所以也用心學習。

陳敗教導鐵詩家後,不禁覺得希奇,因為鐵詩家的武學天份極高,鐵詩家天生神力,縱然那五人圍手那麼大的樹他第一次不能輕易擊倒,但到第五天,那樹經已被鐵詩家打至凹陷,相信他的一身神力,將來在武學上會是他的天賦。

到第十一天,陳敗向眾人說:「既然我的傷經已痊癒,那不如我們也走吧!」這句要走,其實也暗示谷葉仙要走,鐵詩家道:「我們當然要走,但是我們在家中己十一天,但是竟然沒有人上門查過我們,會不會事有蹺蹊?」

陳敗道:「唯一能解釋的,可能是鄧大老爺臨死前想唬我,故意說真龍霸刀門門主會報仇,又或者,鄧大老爺的勢力經已瓦解,朝中的人也不願為他報仇,所以才不會上來找麻煩,不過走,事在必行,我們決不可守株待兔,任人宰割。」

谷葉仙沒有說話,也不知還可以說什麼好,鐵詩家見狀道:「仙兒不如跟我們一起走吧!有個照應。」陳敗道:「不!人家是女兒身,我們兩個男人跟一個女人一起成何體統?會毁人清譽的。」隨後又對谷葉仙道:「谷姑娘!我們要走,在下不送了。」

突然間,谷葉仙走近陳敗,以那美麗的粉臉向著陳敗,此時二人近得心跳聲也可以聽得到,谷葉仙道:「說!你要怎樣才答應替師父報仇?」谷葉仙突然的舉動,陳敗不知如何是好,想不到自己縱橫江湖多年,跨馬殺敵久了,眼見這個小姑娘的提問竟不知如何是好,真是諷刺,只好退後道:「我們自身難保,分分鐘被人追殺,況且寃寃相報何時了?葉兄的死,你當是意外,以後你有你走陽關路,我有我走獨木橋,大家各不相干吧!」

谷葉仙道:「我想不到你竟會說出這樣無責任的說話。」隨後在懷中拿出了一疊銀票出來道:「你不要當是為恩情,你當是為工作吧!我現在請你去殺棋魔吧!這裡一百萬襾的銀票,收了你可以無休了,做完了今次的事,你可以從此退隱江湖,不問世事了。」

陳敗淡淡的道:「你認為我會為錢的原因而決定做與不做嗎?」谷葉仙道:「那你老實跟我說,到底是什麼原因。」

陳敗道:「我經已厭倦了江湖的生活,恨透了江湖的生活,我還怎可以再去做此等的事?」谷葉仙道:「那當日你又為何願意對付鄧大老爺?」陳敗道:「鄧大老爺這件事往我頭上燒,我不能不管。」谷葉仙道:「你跟本就是有俠義之心,不然你不會殺鄧大老爺,就是因為你知道他害了很多的人,所以你也願意殺他一人救萬民的。」陳敗道:「我只是為了自己而已。」

二人無言,鐵詩家本想勸服二人,不過也不用了,陳敗即時返回房間道:「詩家,收拾好東西,明天走!」便回房間睡了。

夜深了,今夜鐵詩家外出,不過是谷葉仙請鐵詩家外出的,谷葉仙對他說,還有事情向陳敗商量,所以故意請鐵詩家外出,鐵詩家當然答應谷葉仙的要求,所以也故意到後山練功。

而今夜,就只有陳敗與谷葉仙在家中。

陳敗今夜難以入睡,是因為明天要走,捨不得這家嗎?還是不斷拒絕谷葉仙,所以內心有愧?他不知,他只知很煩,睡不著。

晚上有點冷風,使人感到幽幽的夢幻,一個女子飄進了房,如小鳥般,太輕了,陳敗彷彿感覺不到,是真感覺不到還是假意?他不知了,可能,這夜太夢幻了,夢幻得像進入了夢幻般,也不知這如小鳥般的女子,是真?是假?是夢?還是幻……

來人的衣服,薄透了,月色的映照之下,豐滿姣好的身段清楚可見,陳敗半開著眼,他當然見到來人的好看身影。

此時的陳敗,竟沒有懷疑來人是敵人,他很像完全想不到會有敵人似的,只感到很想這個來人前來,狠狠的擁抱自己,想不到的是……來人竟把那輕薄的衣衫脫了,自動走入陳敗的床上、懷中……陳敗是男人,絕對正常的男人,他跟本沒有可能抵抗這引誘。

陳敗碰著了那滑溜溜的身體,是女人!他第一次感受到那女人的特懲,也嗅到只有女人才有的芳香,那教男人折腰的玉臂、粉腿……現在的陳敗可能只有狠狠的佔有這女人,才可以解決一切。

那女人輕輕的香了陳敗一口,輕輕的在陳敗耳邊道:「只要我是你的人……你就不可以不應承我的事了……」

突然間,陳敗竟做了一件可能所有男人都不會做的事。

他一聲:「賤婦!」竟然一拳打在來人的身上,來人飛起跌在地上。

來人不是谷葉仙還會是誰?

谷葉仙受到了如此對代,無限的疑問在她心中響起,為什麼?為什麼?難道陳大哥不喜歡女人?難道陳大哥是龍陽之癖的?不會的不會的!他很像說過他曾有意中人!可能他是柳下惠再生吧!正直得不想有如此關係……

陳敗即時起身,把身旁的香囊丟到老遠,他知道自己差點做出糊塗事,就是因為身旁的香囊搞鬼,大罵道:「你以為我是什麼人?你悔辱了你自己,也悔辱了葉兄!你這賤婦!」說完走了出去,就只餘下谷葉仙一人痛哭。

走出去的陳敗,即時盤膝而坐,運功起來……停呀!停呀!停呀!不可以再「一柱擎天」了……我不可以這樣!我不可以做出背叛道德的事的……良久,他才鬆了口氣,躺在地上淡淡的道:「我何時才不被這毒煎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