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現代邪俠傳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時間:二零xx年五月五日晚上十一時

地點:香港由新界往九龍的一條公路

人物:一名騎著電單車的青年

這輛電單車行得很快,差不多可以用飛來形容。「霍!」的一聲駛過,比風還要快,差不多看不到蹤影,在黑夜中,真的只看到這電單車的尾燈遠遠的越來越遠;因為駕著這電單車的青年非常心急,他急著要把自己身上帶著的一件東西安全送到目的地。

突然間,電單車竟然整輛飛起,人和車不由自主的飛在半空中,這當然並不是青年真的想飛,而是有敵人在黑夜中設好埋服,在路上打橫繫了一條既粗又堅硬的鋼線,由於太黑,而且敵人有心害他,所以青年跟本看不到有這陷阱,當電單車駛至,撞在這線上後,就會如此。

電單車先落下,「轟隆!」的一聲巨響,青年隨後也落下,跌個半死,此時,敵人即刻出現,為數約十人,他們如黑夜中的魔鬼一般,邪惡的笑著。

這班魔鬼的其中一個頭目嘿嘿的笑著道:「陳劍拳!乖乖的把玉麒麟交出,不然,我們把你切成十塊八塊!」

魔鬼一步一步的進迫,青年一點懼拍也沒有,即時筆直的站了起來,如天神降世一般,他這麼一站,就像這世間一切的難關他也能捕矰@般。

青年脫下頭盔,樣貌並不突出,不過他卻有一把很特別的頭髮,這頭髮如怒髮衝冠的豎起,在光線之下,頭髮帶有少許的紅色,就如一團火一樣。

一團火?這到底是他的秀髮,還是他的人?

這青年,名叫陳劍拳,現在不單是他的頭髮像火,他現在跟本就是一團火,因為陳劍拳他很怒,這一聲怒喝,就如雷神的一道雷霆一擊,魔鬼們也嚇得頓了一頓,不過魔鬼們並沒有因此而撤退,反之仍繼續進迫,亮出了刀,要殺陳劍拳。

那班魔鬼們仗著自己人多勢眾,區區一個陳劍拳有什麼可怕?一於一人一刀斬死他!頭目一馬當先,一刀就向陳劍拳斬過去!陳劍拳卻沒有避,一手便把頭目執刀的手捉住,再往那頭目的背脊一扭,頭目現在已整個人跪在地上,執刀之手已被陳劍拳扭在背後,而那本來斬陳劍拳的刀,現在卻變成架在頭目的背上。

到底是斬人的人斬人,還是被斬的人斬人?真是可笑!

頭目受制,一眾打手也不敢妄動,他們也想不到,眼前這個陳劍拳功夫竟如此了得,一手便能解決自己的頭目,不知如何是好。

頭目痛得半死,跪在地上呀呀的叫著,陳劍拳慢慢的把刀移近頭目的背部,想以頭目的刀刺頭目的背,黑夜夜欄人靜,除了頭目的痛苦呻吟,就沒有其他聲音,打手們被這些呻吟聲嚇得很驚。

「我替外公辦事,誰人敢阻我誰人就要死!」陳劍拳再喝了一聲,打手們如雷灌耳,雖然驚,但路已行了,打手們既然已收了人家的錢,就要做事,九個人即時執刀便向陳劍拳衝過去,殺呀衝呀粗話滿天的叫著,希望先聲奪人。

陳劍拳拿了頭目的刀,一刀便往那頭目的肩上斬去,頭目哎呀一聲昏了過去跌在地上,其餘九個人亮出了刀就斬,陳劍拳則以頭目的刀為武器,在這黑夜之中,十柄刀在這街頭閃來閃去的,只見刀光,隱見人影,跟月亮互相輝映。

這跟本就是一場野獸的撕殺,陳劍拳就如一頭被九隻狼圍殺的獅子,陳劍拳邊打邊狂吼,不過說話仍然是那句「我替外公辦事,誰人敢阻我誰人就要死!」九柄刀從陳劍拳的不同方向攻去,也想不到,陳劍拳竟然拿握得那麼準,無論那一柄刀先攻陳劍拳,陳劍拳也知道似的,先去擋那些先攻自己的刀,然後又以閃電般的速度反砍敵人一刀。

前面的敵人故意誘敵在陳劍拳前舞出刀花,後面的敵人乘機在陳劍拳的背後斬去,陳劍拳像背後生了眼睛一般,一刀向後架往後面敵人的刀,再一個轉身,「嘶嘶」兩聲便解決了兩個敵人,前面的敵人也趁此時斬出一刀,陳劍拳也一刀架住來刀,再一腿踢開敵人。

「我替外公辦事,誰人敢阻我誰人就要死!」黑夜中,除了撕殺聲,就只是聽到這句怒吼,聽得使人心寒,但很明顯,就是由於這個原因,陳劍拳就像有瘋狂的戰意去解決面前可怕的敵人。

縱然陳劍拳真的利害,可是雙拳難敵四手,陳劍拳的左肩始終掛了彩,左肩中了一刀,刀仍插在肩上,陳劍拳大痛怒吼,一刀回敬砍自己的敵人,敵人照單全收,現在,已有六個敵人倒在地上,四個敵人仍然跟陳劍拳刀來刀去,只不過,那四人也受傷不輕,心裡不禁驚嘆眼前這個陳劍拳,簡直就是一個瘋狂魔神,可怕可敬!

突然間「霍!」的一聲,陳劍拳手上的刀也斷了,只餘下刀柄在手,陳劍拳把刀柄一投,擊中了一個打手的面,又昏了過去,另一個打手又一刀攻來,陳劍拳即時捉住了他執刀的手,依舊想以方才對付頭目的方法,對付眼前這個敵人,可惜這個敵人不笨,知道陳劍拳意思,當陳劍拳想把自己的執刀之手向背後扭時,他即時以順水推舟的方法,整個身體打了個觔斗落地,就不拍執刀之手受制。

本來這確是一個好方法解決陳劍拳的受制,可是這打手錯了,因為眼前人不是普通的敵人,而是陳劍拳,當這頭目在空中打了個觔斗未落地時,陳劍拳即時雙手把他抱起,把他當成藍球般一拋,拋去另一個打手身上,兩個打手火星撞地球的,又昏了過去。

「卡嚓!」一聲,最後一個未解決的打手竟然拾了個彩,當陳劍拳把第八第九個敵人擊倒時,趁他不發覺時,在陳劍拳腰間刺了一刀,陳劍拳一聲狂叫,一拳打在那卑鄙小人頭上,那最後一個敵人也解決了,只餘下陳劍拳一個躝跚的站著,雖然陳劍拳得到最後的勝利,可是他也受傷不輕。

我替外公辦事,誰人敢阻我誰人就要死……」依舊的那這句句子,可是,今次陳劍拳卻說得有氣無力了,行了三步,他已經跌在地上,他的一跌,就像一座山倒了下來一般,不過陳劍拳竟仍然Z扎著,他竟然在地上爬,同時,把插在身上的兩u刀辛苦的拔出,這樣拔出,當然痛,不過,他也仍然要拔。

他拔出了刺在身上的刀,可是,不行了,陳劍拳流的血太多,他爬了只有一兩米就沒有再爬了,此時,有另一個穿西裝的青年出現,他邪笑的看著陳劍拳,慢慢的走到陳劍拳身邊。

這西裝青年沒有替這班受傷者叫救傷車,更加沒有報警,因為他只會顧自己的事,他在陳劍拳的身上搜出了一件東西,這件東西,以布袋包著,大約有三寸乘五寸乘三寸那麼大的體積,西裝青年打開布袋,碧光閃閃,原來是一件玉器,碧綠無瑕,雕功精細,是一隻玉造的麒麟,威武十足,霸氣衝天,望而生畏。

西裝青年見著這玉麒麟,比看見錢還要開心,雙眼發出光芒的,他邪笑,把玉麒麟包好,放在身上,一腳便往陳劍拳身上一踢,邪笑說:「我的好表弟,好好的在這裡睡吧!哈哈哈」

雖然這個西裝青年自稱是陳劍拳的表兄,不過他心裡跟本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跟這個陳劍拳有什麼關係,他只愛自己,只愛利益,就這樣,他奪了玉麒麟就走了。

陳劍拳到底有什麼任務?為什麼那麼多人要奪得玉麒麟?

 

時間:二零xx年五月六日零時

地點:沙田某一屋村,某一單位

人物:陳劍拳

當陳劍拳張開雙眼時,他感到一陣熟識的感覺,因為這裡是他表妹的家,玲玲與瓏瓏的家,而他看看自己,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木乃伊,因為他現在全身上下,也包紮了,活動極不容易。

而他的身邊,當然就是他的兩個表妹玲玲與瓏瓏,同時他的母親雷梅也在。

雖然活動極不容易,但是陳劍拳仍然勉強起床,也懶理身上的傷仍在淌血,也不理繃帶紗布斷了。

玲玲與瓏瓏即時大叫,她們二人都只是十多歲的少女,何曾見過自己的表哥傷得如血人般?又何曾見過自己的表哥決意去做一件事的時候,連自己的傷也不理,只有半條人命,也要去做?

玲玲幽幽捉著陳劍拳說:「表哥,你現在全身都是傷,是不可以活動的,再活動,你的傷口就會傷上加傷,會有後遺症的……」

瓏瓏也緊張說:「對呀表哥!我們不敢報警,只怕你會被抓,所以也不敢帶你往醫院,只怕會驚動警方,我們這裡的急救跟本不及醫院,如果你不靠休息使傷口癒合,這樣很易會死的……」

陳劍拳就如一團火,不燃燒不行的一般,所以他決意要走,他輕輕的推開玲玲的手道:「玲玲,外公現在已時日無多,我們不孝,不能為他做什麼,如今只希望能夠奪回玉麒麟,希望還外公的心願,使他走的安心,如今……」此時,陳劍拳已說不下去,因為他已開始哭,不過他仍說:「所以我一定要把玉麒麟送回外公手上,使他的最後心願能夠逹成。」

此時,場中氣分使人感到悲傷,對!陳劍拳的任務,就是把玉麒麟送回那個快將要離世的外公手上。

陳劍拳的外公,名叫雷萬鈞,他少時得玉麒麟,膜拜玉麒麟而得財富,賺了不少錢,生活無憂,雷萬鈞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依次序為:大兒子雷霆、二女雷梅(陳劍拳之母)、三兒子雷、四女雷艷(玲玲與瓏瓏的母親)、五兒子雷勇。

雷梅的丈夫陳永興是壞人一個,他的父親陳司陽更是壞人中的壞人,十多年前,陳司陽知道雷萬鈞的財富,是來自膜拜玉麒麟,所以,以詭計騙走了他的玉麒麟,事後,雷梅丈夫陳永興不知所蹤,這件事,成為了雷萬鈞一生的遺憾,雖然,雷萬鈞口說不怪雷梅,不過人人皆知,雷萬鈞失了玉麒麟,是非常不開心的。

陳司陽得玉麒麟後,在賭壇上風生水起,他玩骰子天下無雙,他人在屯門發跡,被人稱為「屯門骰魔」,而他的兒子陳永興,就被稱為「屯門骰狼」。

雷萬鈞很疼愛自己的孫,尤其是陳劍拳,雖然陳劍拳的父親陳永興等人騙取了他的寶貝玉麒麟,但是,他真的沒有記在心上,反之,他覺得陳劍拳失了父親,什為可憐,所以也很疼愛這孫兒。

雷霆的妻子也是壞人一個,她名叫武卿,常常在雷家當中做謠生事,唯恐天下不亂。

雷梅還記得,她少時候,武卿還未嫁入雷家前,有天,接了武卿的電話,武卿叫她下樓取東西,而雷梅答允後,下樓去了。

當雷梅回來的時候,看見一眾弟妹面口很難看,沒有說話,她問雷勇到底發生何時?雷勇氣道:「姐姐,你發了什麼神經,卿姐方才打電話來,叫你去取東西而己,為什麼你要罵人?

這真是秀才與大兵,有理說不清,雷梅當然沒有罵過武卿,但這隻黑鑊硬生生的揹在背上,真是不知如何招架。

經過一番擾攘,雷梅道:「勇!你跟我相處那麼久,你深知我的為人,我何時有騙過你?你說!如果你只能信一個,你信別人,還是姐姐?」

雷勇少時有勇無謀,但經過雷梅這樣一說後才仿然大悟,原來,在雷梅下樓取東西時,武卿這個天殺的三八竟打電話給雷勇,誣衊雷梅大罵自己,要雷家兄弟姐妹不和。

另和,多年後,雷梅生了陳劍拳,嬰兒時期的陳劍拳很多奶粉也不能悉應,常常吐奶,照顧這個嬰兒極其辛苦。

武卿這個潑婦,嫉妒雷梅第一胎就是兒子,所以故意介紹雷梅一個品質差劣的奶粉,嬰兒時的陳劍拳,吃了這奶粉,比之前的情況還要差,吐奶次數還要多,但是,武卿這個臭三八,竟然叫雷梅仍然以這劣質奶粉餵陳劍拳,還苦口婆心很像很關心的說:「唉,梅,你信我吧,我生兒子比你早,行穚比你行路還多,我又怎會害你?你信我吧!」

最後,雷梅也只是透過醫生配了一種新的奶粉,陳劍拳的情況才好轉,而且還查出,武卿這臭三八所介紹的奶粉跟本就是禁用的,陳劍拳沒有因為這奶粉而死,真是上帝保祐。

自此,雷家就分成兩派,雷霆、武卿等一家人為一派,而雷梅、雷逹、雷艷及雷勇等人為一派。

如今,雷萬鈞已活得不久了,他的心願,就是希望玉麒麟失而復得,但是談何容易?當日,醫生宣佈雷萬鈞已無可救葯時,很多人也哭得泣不成聲,雷家一眾人等圍在雷萬鈞的床邊,只是互相的看著,沒有什麼話說,因為,真的不知道還可以說什麼。

而當眾人離開病房時,陳劍拳大膽的提出了一個意見:「為了外公,我們一定要奪回玉麒麟!」

這意見簡直是大海撈針,瘋狂無比,陳司陽陳永興兩父子現在已貴為「屯門骰魔」「屯門骰狼」,在他們身上奪寶?能嗎?而且時間無多,在有限的時間奪寶又有可能嗎?

陳劍拳見著雷家等人聽了自己的意見竟無動於衷,大喝道:「我們這班孫子曾替外公做過什麼?沒有呀!外公如此愛我們,我們卻什麼回報都做不到,既然我們人人皆知外公最愛的就是玉麒麟,我們人人同心,群策群力,又怎會不能奪回?」

雷家一眾人等聽後,什為動容,對!我們跟本沒有為外公做過什麼,既然他有此心願,我們怎可以不幫他?

所以,雷萬鈞的一眾子孫,即時計劃起這個奪取玉麒麟的計劃,由一眾孫子動手,包括有雷梅的兩個兒子:陳劍拳、陳餘恨,雷逹的兩個兒子:雷沖、雷明等負責今次的計劃。

「奪取玉麒麟」這個計劃,不單是「雷梅派」在做,就連武卿這派也做。

因為這個臭三八知道,雷萬鈞的財產不少,自己的丈夫及兒子雖然是長子滴孫,但是,由於這個臭三八一直在雷家當中造謠生事,把他們家的人跟雷萬鈞的關係變得疏離,所以害怕得到這些財產的機會實在很微,所以她也希望能夠奪取到玉麒麟,希望搏得雷萬鈞的財產。

而雷霆跟武卿所生的兒子,叫雷威,他,正是一小時前從陳劍拳身上奪走了玉麒麟的那個西裝青年。

如今,那寶貴的玉麒麟竟在卑鄙的「武卿派」等人當中,陳劍拳等人又怎樣可以奪回?

陳劍拳起床正要出門口的時候,他的母親雷梅叫停了他說:「你如今這樣的傷勢,還可以怎樣幫得上忙?你弟弟餘恨及表弟雷沖、雷明已經出去找玉麒麟,你不要再出去越幫越忙了。」

陳劍拳回頭,看著自己的母親說:「媽媽,我不是想不聽你話,只是,外公現在的情況,我們如今不去為他做點事,更待何時?今次,我一定要去,縱然結果不一定是最好,但是只要我們盡了全力,努力是不會白廢的。」

雷梅說:「兒子,我對你說,如果,你今次的行動是為了其他事而做得如此走火入魔的話,我是不會同意的。」頓一頓又道:「但是既然你為外公,如此有心,你去吧!但記住,一定要成功!」

陳劍拳一聲「多謝!」就頭也不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