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天煞•追魂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黃昏,西北的小鎮,夕陽懸挂在沙漠盡頭,灑下今天最後的一片金光。

獨孤雲坐在臨街的樓座,頭上“吉祥酒家”的金字招牌落下的陰影,正好照在他的頭上。

他穿著白色的紡綢大袍,非常寬大,隱藏在外袍下的是他那把無往不利的殺人利器——追魂弩。

神弩追魂,一丈以內百發百中。

他身上有些冷汗,浸濕了綿綢做的內衣。每次殺人之前,他都會有些緊張,可是他的手卻總是乾燥的,因爲他對自己的手有信心。

獨孤雲左手拿著酒杯,堶掘邞澈o是水。他是酒樓堸艉@不喝酒的人,因爲他只在殺人之後喝酒,殺人之前,必須保持絕對的清醒。

這條街是鎮上最熱鬧的地方,東來西往的商旅客人都經過這堙C而現在也正是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

他的目光穿過大街上熙熙攘攘的過客,落在對面一個賣甘蔗的小販身上。

這個小販叫丁立,此刻正大聲吆喝著,手堮陬菑@把短刀,不時熟練地削著甘蔗。

丁立是個瘦高的年輕人,卻長了一雙很秀氣的手。現在他正在用那把短刀,一根一根地削著甘蔗。每一刀下去,削出的甘蔗皮都是一樣的,一樣的長,一樣的寬,一樣的薄。

那是一把看上去再普通不過的刀了,長約一尺,看上去除了甘蔗什洶]削不了。只有獨孤雲知道,這把刀最少還有一個作用——殺人。丁立殺的人,絕對比他面前籃子堛漸抻彼げq要多得多。

獨孤雲往那邊看去,正好丁立也往這邊看來,兩人四目一對,又立即分開。

酒樓的斜對面是“如意飯莊”,臨街的位置,坐了一個中年人。

這個人很矮很壯,亂蓬蓬的頭髮用一根白布隨便紮著,透出一股兇悍之氣。

他叫羅漢。

他的口音很怪,既不是中原人,也不像北方的胡人。從來沒人知道他是哪里來的,也沒有人敢問他。曾經有那炭X個人問過,後來都死了,而且死得很奇怪。人們只知道他嘴堻萲w嚼一種叫檳榔的東西,據說那本來是沿海一帶浪人的習慣。

羅漢的身邊帶了一根扁擔,看上去是個做苦力的挑夫。

可是他當然不是一個挑夫,就像丁立不是一個賣甘蔗的小販一樣。只有獨孤雲知道,羅漢的扁擔娷礙漪O兩把刀。兩尺半的刀,快而直接,而且有力。

羅漢對面坐的是一個小夥子,臉上帶著滿不在乎的微笑,不時四處張望。

他叫小刀,看上去也是個苦力。

小刀看上去是羅漢的朋友,可是兩人卻一點兒也不像。他們兩個外表完全是兩種人。

小刀是那種給人感覺很隨便,很懶散的人。獨孤雲在酒樓堻雂禲A小刀坐在飯莊堳o喝的是燒刀子。

可是獨孤雲知道小刀的厲害。

小刀的兵器不是刀,卻是一把短劍。一寸短,一寸險。獨孤雲看過小島的出手,簡單,準確,而且迅速。

他要刺一個人的左眼,就決不會刺中其他的地方。也許他算不上一流的高手,但是就殺人而言,那些所謂第一流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勝過他。

他的劍也藏在身邊的扁擔堙A獨孤雲朝他看去,只見他正朝著自己笑,還作了一個鬼臉,獨孤雲微微一舉酒杯,也還了一個笑容。

如意飯莊門口停了一輛馬車,馬車的禦者高大,強壯,可是一臉的塵土,仿佛十分疲勞了,此刻正坐在座位上打瞌睡。腰堬炵菑@根馬鞭。他叫王大。

王大的鞭子,絕不只有趕馬的功能。王大喜歡用他來套人的脖子,被王大的鞭子套中的人,最後都會變得和死魚一樣。他的鞭子用來套人的時候,又往往讓人躲不過去。

獨孤雲、丁立、羅漢、小刀、王大,他們正奉命做一件大事。

他們都是“天煞”的殺手。

 

今天是七月十五,中原地區叫這一天作鬼節。

“七月十五中元日,地官降下,定人間善惡,道士於是日誦經,餓鬼囚徒,亦得解脫。”

“天煞”是一個組織,很秘密的組織。

他們和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是完全相反的。名門正派做的事,動輒傳令天下,惟恐天下人不知道。而“天煞”行事,是從來不讓當事人以外知道的。

他們自己決定別人的善惡,自己幫別人解脫。——死其實也是一種解脫。

獨孤雲、丁立、羅漢、小刀、王大,就是這個組織堻抸u秀的殺手。

今天他們要殺的人是長風鏢局的主人——金刀北宮毅。

北宮毅的武功在獨孤雲還沒出世的時候就聞名關西了,姑臧城外力斬當時橫行西北的“十八狼盜”一戰成名,至今已經四十多年,從來沒有人敢截他的鏢隊。

長風鏢局是西北最成功的鏢局,這堥C一個城鎮,都有他們的分號。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挂上長風鏢局的旗號,人人都要給幾分面子。金刀北宮毅不是只會打打殺殺的莽夫,他會做人,還會做生意。

最近正在江湖上盛傳的一件事就是他的鏢局要和西北其他四大鏢局聯手。消息一傳出,道上的兄弟自然人人自危。可以想象,這五大鏢局聯手,西北道上的鏢活,全部都會由他們壟斷,不但黑道上截鏢的朋友從此日子難過,其他同行,恐怕也會面臨著關門的命運。

所以很多人覺得他不能死,但是更多的人又覺得他非死不可。

五大鏢局合併這樣的大生意,只有金刀北宮毅,能夠鎮得住腳。今天他正是要到統萬城,向老王爺稟告此事,如果官府沒有意見,事情就定下來了。

不過在“天煞”的計劃堙A金刀北宮毅再也走不到統萬了。這個小鎮,就是金刀北宮毅這輩子最後的一站。

天色漸暗,金刀北宮毅隨時會出現在這條大街上。

北宮毅是個很忙的人,行程一向安排緊密。獨孤雲他們早就知道北宮毅的行程計劃,會在日落前後到達這堙A這條街正是他的必經之路。

北宮毅經過這堙A一定會到“如意飯莊”進食,因爲這是赫連堡最好的飯莊,而按照金刀北宮毅的排場,不管是衣食住,還是女人,從來都是選最好的。

北宮毅一行人有他的四個貼身保鏢,還有其他四大鏢局的主人,其中以神拳太保諸葛威武功最高,其他的三個勉強算是一般的高手,很一般的那種。

“天煞”對付他們,當然已經有了很好的計劃。

這個計劃十分周密,“天煞”殺人,從來沒有像這次一樣,一次出動了五個頂級高手。這五個人都有很好地記錄,從來沒有失手。

三天前他們就在一起練習,到現在已經練了四十遍以上。

其實練完二十多遍,整個行動已經天衣無縫了。不過他們還是又練了二十遍,把所有的變化都包括在堶情C他們都是有經驗的殺手,知道屆時可能發生的事情。

他們對計劃中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動作,都了如指掌。只要金刀北宮毅一出現在這條大街上,他們保證可以完成任務。

現在他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等待北宮毅出現在這條大街上。

明年的今日,就是北宮毅的忌日。

 

獨孤雲坐在座位上,腦子媟Q象著等一下的細節。

北宮毅從不坐車,只騎馬,而且習慣一個人在隊伍前面。因爲這種人總是不喜歡有人擋在自己前面。當他經過丁立的小攤,小刀就會提著扁擔晃晃悠悠地穿過大街,來到大街的這一邊。

北宮毅來到如意飯莊的門口。王大的馬就會受驚沖到大街中間,將北宮毅和他的隊伍分開。

王大的馬車婺侉﹞F火藥,這時就會在王大的操作下爆炸,北宮毅的坐騎一定會受驚亂跳,北宮毅在控制他的坐騎時,小刀和羅漢會立刻從兩側殺向北宮毅。

北宮毅稱雄西北四十餘年,當然不會這洫e易被幹掉,這只是爲了纏住他不讓他向兩邊逃跑。也許這兩個人單打獨鬥都不是北宮毅的對手,可是北宮毅如果要殺其中一人,必然要付出代價,讓另外一人有機可趁。

北宮毅唯一的生路便是騰空而起,避過這一劍雙刀的偷襲。這時王大的馬鞭便會毒蛇般從後襲來。北宮毅在空中無法躲閃,唯一的辦法是用他的兵器來格擋。

這時北宮毅已經在空中用力,再也無法做出任何其他的動作。獨孤雲便可以抽出大袍籠罩下的追魂弩,給予致命一擊。神弩追魂,一丈以內從未失手過。

這一套計劃他們練習多次,一定可以在眨眼四下之內完成,王大馬車堛漱劗艦i以阻延北宮毅隨從的反應動作,如果偶爾有動作快的,便由扮作小販的丁立纏住。

一擊致命,立刻星散,在小鎮以西五堛瑪P窩集,那埵野L們的人接應。這是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攻擊和撤退同樣完美。

獨孤雲所要做的,就是等待時機一擊致命,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一個很高的要求,他的追魂弩一向百發百中。

金刀北宮毅唯一的生存機會,就是臨時改變行程,取消這次到統萬的計劃。

“篤、篤、篤!”一個駝背的瞎子駐著拐杖從東邊而來,背上背了一個竹簍。左手敲著竹板,右手舉著一塊白幡,上面寫著“天機神算,萬無一失。”

這當然不是一個真正的瞎子,獨孤雲知道,這個瞎子背上的竹簍裝滿了各種各樣的暗器。金背駝龍三十年前就橫行西北,後來銷聲匿[,不知情的人都以爲他被仇家所殺,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金背馱龍加入了“天煞”,他就是這次暗殺行動的負責人。

羅漢和小刀的手摸向扁擔,王大的右手也握向鞭柄,丁立停止了削甘蔗的動作,獨孤雲右手伸進了袍堙A緊握住了追魂弩的弩把。

此刻金背駝龍的出現,正是他們約定的暗號,說明北宮毅如原計劃,即將到達此地,要大家做好準備。

東邊遠處的街口傳來馬蹄聲,鮮衣怒馬,爲首的身穿紫色大錦袍,頭戴方巾,腰胯一把金刀,正是大名鼎鼎的金刀北宮毅。後面跟著八個人,正如計劃中計算的一樣,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金背駝龍朝樓上的獨孤雲看了一眼,緩緩地走到丁立的攤子邊上,靠牆坐下。

北宮毅的馬經過樓下了,獨孤雲面無表情,掃了一眼對面的同伴。丁立左手拿著一根甘蔗,右手拿著刀,默默地站在那堙C小刀已經走到了如意飯莊的對面,一手扛著扁擔,一手提著一壺酒,似乎忙完一天,準備回家休息。王大的手撫摸著拉車的馬,一眼也不看其他地方。

三十步,二十步,十步。北宮毅走到如意飯莊前,一切都按計劃發生了。先是王大的馬受驚,拉著馬車沖到北宮毅的身後,然後馬車堛漱劗鐃I燃了,街上頓時一片大亂。

北宮毅的隨從還沒有反應過來,小刀和羅漢已經抽出扁擔堛漱M向北宮毅沖去。羅漢一刀攔腰砍向北宮毅,另一刀直削馬腿,小刀的短劍同時刺向北宮毅的頸部大血管,這是人身上致命的地方,一劍刺中,絕無生還的機會。

北宮毅威震關西多數十年,並非浪得虛名,電光火石之間,已經看清楚了對方來路,雖然沒有機會拔刀,可是隨手用刀鞘便架開小刀的短劍,同時飛起一腳,踢在羅漢手上,羅漢大叫一聲,刀脫手而去。不過與此同時,羅漢的另一把刀已經砍中馬腿,北宮毅的馬頓時向前一跪。

北宮毅別無選擇,只好向後縱身一躍,希望能飛過著火的馬車,就在這時,王大的馬鞭毒蛇般從下面躥了上來,眼看就要套住北宮毅的雙腳。

後面的隨從正亂成一片,只有神拳無敵諸葛威聽見前面刀劍碰撞的聲音,立刻反應過來,要縱馬繞過著火的馬車,看看前面發生什洧き﹛C破風聲響,胯下坐騎已經中了金背駝龍的暗器,那馬立刻亂蹦亂跳起來。

王大的馬鞭從下而上,北宮毅在空中看得真切,這一刻他有兩個選擇:一是用刀隔住馬鞭,一是憑他的功力,借馬鞭的力再次騰空而起。馬鞭軟,北宮毅不希望自己的刀被纏住,因此做出了一個決定,一個直接導致他丟了性命的決定。

北宮毅一腳淩空點在王大的馬鞭上,再次淩空翻了兩個跟頭。他認爲只要脫離敵人的包圍圈,就有自己的隨從接應。而他只要能緩一口氣,拔出他成名天下的金刀,就有信心正面對付任何一個敵人。

可是他錯了,他根本得不到正面對付敵人的機會。這不是擂臺,是暗殺。他面對的是一群精于殺人的刺客,他們甚至沒有給他一次拔刀的機會。

諸葛威不愧爲神拳無敵,戰馬倒下的一刻,他並沒有隨著戰馬倒下,只是稍微頓了一下,繼而整個人騰空而起,正好看見北宮毅從前面飛來。他正要問話,只見北宮毅忽然像一片樹葉,從空中落下,一句話都沒說,就魂歸天外了。喉嚨上插著一支五寸長的弩箭,從後面進去,箭尖穿透喉嚨,從前面透出來。

獨孤雲是對整個戰局看得最清楚的人,他看著北宮毅在羅漢和小刀的發難下向後躍起,然後一腳點在王大的馬鞭上,然後看見自己的手抽出追魂弩,手指摳動扳機,弩箭呼嘯著直奔北宮毅的咽喉而去。他拔弩射箭的動作一氣呵成,快如閃電。最後就是諸葛威看見的那一幕,北宮毅變成了一片樹葉,晃晃悠悠的從空中落了下去,臉上還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

街上頓時大亂,救火的救火,救人的救人,殺人的刺客們,卻在這時候悄然遁去了。

這不過是幾下眨眼的功夫,卻在江湖上演變成無數的版本,長得連一個時辰都說不完。

 

正午,太陽高高的挂在空中。

陽光照在大旗杆上,旗杆烏黑發亮,反射出光芒。

旗上繡著五隻老虎。代表著五家鏢局。

長風鏢局的北宮毅雖然死了,可是西北五家鏢局合併的事,最終在“神拳無敵”諸葛威的努力下成功了,他們還得到老王爺的支援,聽說王爺還入了股份。五虎開道旗就是他們的標誌,西北道上的朋友,等閒都不敢惹這樣的人馬。

五虎象徵著五家鏢局。

長風鏢局的金刀北宮毅雖然死了,可是他的兒子北宮牛還在,長風鏢局憑著自己的地位依然佔據著鏢局聯盟的盟主。據說北宮牛的武功早已超過了北宮毅,只不過名氣略有不如。

鎮遠鏢局的主人神拳無敵諸葛威,他是鏢局聯盟的實際操作者,特別是北宮毅被一群不知名的刺客暗殺以後,神拳無敵無論是智謀還是武功,都被認爲是鏢局聯盟的靈魂人物。

震天鏢局的主人,“鐵臂螳螂”鐵通天。

武威鏢局的主人,“飛天大聖”李雲飛。

定遠鏢局的主人,“金錢豹子”西門豹。

 

九月初九,重陽節,有風。

鏢旗飛揚,人馬如龍。

黑色的大旗在太陽下反光,旗上的五隻白虎用金線鏽邊,在陽光下張牙舞爪,象徵著鏢局聯盟的事業如日中天。

獨孤雲坐在山腰的一棵大樹上,遠遠的望著這面大旗。

小刀在他的邊上,斜斜靠著一根樹枝,看著山下驛道上走過的鏢隊。

小刀的臉上總是帶著懶洋洋的笑容,喃喃地說:“五虎開道,他媽的真是活見鬼,這幫龜兒子怎洶ㄔs五狗攔路?”

獨孤雲笑了。像上次刺殺北宮毅那樣的場面是絕無僅有的,他們行動一般都是兩個人一組,他總是和小刀一起。

殺手沒有朋友,可是他們兩個卻是例外,他們從小就認識,只不過沒有別人知道。

小刀又說話了,他說話有三個字是永遠不會拉下的:“他媽的我真是不明白,好好的人不做,非要把自己當成畜牲,這幫狗崽子可真是要命了。”

獨孤雲笑著說:“狗是人的好朋友,可以幫人看門,替人帶路。”

小刀卻不理他的話,還接著說道:“黑狗、黃狗還有大花狗,通通都是狗,他媽的爲什洎n做白狗?”

獨孤雲笑著說:“也許白色象徵純潔。”

小刀恨恨地說:“不管怎狩芊A狗總是狗,狗仗人勢,狗眼看人低,黑狗白狗,都不過是狗而已。”

殺手殺人,是因爲他們收了人家的錢,並不是因爲他們討厭要殺的人。可是小刀卻似乎對鏢局聯盟的人十分討厭,甚至恨之入骨。

小刀又說:“我雖然不是好人,可是至少他媽的不會給那幫貪官污吏,惡霸奸商當看門狗。”

獨孤雲看著遠處的鏢隊,說:“他們做的事情,未免太絕了。這樣一來,不但道上的兄弟們以後更難掙碗飯吃,就連他們的同行,很多人也會被擠垮。難怪這泵h人要他們的命。”

小刀看著鏢隊的標旗說:“看標誌這一趟諸葛威也有份跟隊。”

獨孤雲點頭說:“沒錯,不過買家點名的是金錢豹子,我們不必節外生枝。”

殺手從不亂殺人,只殺買家要殺的人。小刀當然明白這個道理。

小刀說:“聽說諸葛威成名的是少林長拳,憑這樣普通的武功能在江湖上出名,想來還是有些本事的。不過今趟他們是栽定了。五大鏢局掌櫃三個月死了兩個,看他們還狂什活C”

獨孤雲看著遠處的鏢隊,說道:“按他們的速度,明天午時之前到達天水城。我們可以在那堨魊誑L們。”

小刀點了點頭說:“沒錯,那是個好地方,夠雜,既適合埋伏,又適合拔腿跑路。”

獨孤雲補充道:“對了,剛才有一樣你忘了。”

“什活H”小刀不解的問。

“狗除了狗仗人勢,狗眼看人低,還有一樣不好,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小刀大笑。

獨孤雲又不說話了,目光緊緊地盯著山下的鏢隊,直到鏢隊消失在視線堙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