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死亡遊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前言

 

人與人之間為甚麼會有紛爭?

恩怨情仇?國家大義?那只是一般武俠小說的橋段。但以下的故事,卻是這樣子的:一群人心甘情願的被關在籠子裡互相廝殺,到底為了甚麼?

除了利益,還會有甚麼?

「不為甚麼」的俠義情懷,到底值多少錢?

難道大豪俠、大宗師都是大笨蛋?

 

 

第一章 瘋狂的真人騷

 

獎金:五千萬美金。

代價:生命。

二選其一,你會如何選擇?

 

現代人類社會或多或少仍然有著原始的獸性。有考古學家認為,爭奪女人是人類爆發第一場戰爭的導火線。古羅馬的鬥獸場,正是人類獸性的印記。

即使過了千百萬年,情況還是沒有兩樣。因為人始終是人。

美國,西雅圖。

美國百代電視台,超級一號錄影廠。

那裡的前身是一家飛機工廠。被電視台買下後,便成為世上面積最大的錄影廠。

經過一星期的艱苦戰鬥,最後八強終於誔生。現在,八位高手要逐一進入「小鎮」

其實那個並非真正的小鎮。裡面只是一個虛構的世界,有房子、有汽車、有餐館、有球場、有商店、有酒吧。一個小市鎮有的東西,它都應有盡有。就連細仔得如一個茶杯上的污漬,都可以在這個虛構的小鎮找到。

裡面還到處裝設了攝錄機。那是一般小鎮沒有的。

當然,裡面還有一樣東西是沒有的──人。

那裡被稱為「地獄鎮」。「地獄鎮」有八個入口,分別在鎮的八個方位。這都是為了增加趣味,避免八名高手一進場便互相廝殺。

半小時後,裡面就只會有八個人。但到最後剩下多少人,現在還未有人知道。

全球的觀眾,就是為了知道這個答案,才日以繼夜的坐在電視機前,收看史上最暴力的真人節目。

率先進場的是呼聲最高的奪標大熱門、世界重量級拳王哈活。在一陣狂野的歡呼聲中,哈活脫掉金色的戰袍,露出一身健碩無比的肌肉。主持把一條公牛上台,以紅布將公牛激怒。公牛狂性大發,亂衝亂撞。哈活一個閃身,擋在公牛面前,雙手捉住兩隻尖角,然後使勁一扭,向台下的觀眾擲下一顆血淋淋的牛頭。

哈活仰天狂笑,露出一口金牙。

由於他打擂台時堅持不帶牙膠,他的牙齒都在職業拳擊生涯中被打掉。他索性換上一口金牙,令他顯得更為神氣。

哈活之所以神氣,自有他神氣的理由。他是唯一一名八強選手,能夠在三場初賽中都一拳把對手打死。最長的那場初賽也不過二十秒。

幾名工作人員檢查過哈活的身體,證實狀況良好,他便大搖大擺的從一號閘口走進「地獄鎮」。

接著到韓國跆拳道冠軍朴政奎登場。只見他一身傳統白色跆拳服,腰間束有一條黑帶。他緊握雙拳,眉頭緊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他有妻子,有兒女,身家雖然不是十分豐厚,但仍算是頗不錯。韓國國內有很多人都不明白,他們心目中的跆拳英雄為何要參加一個如此變態的遊戲節目。

不錯。在電視台的高層眼中,那只不過是一場遊戲。

朴政奎不善辭令,更不喜歡說話。所以從來沒有人知道他參賽的原因。

他在第一場初賽便把菲律賓魔杖傳人伊杜魯打至半死,頓時聲名大噪。

第三名登場的參賽者,偏偏又是菲律賓魔杖傳人、伊杜魯的師兄塔加里索。

塔加里索束著一把大鬍子,裸著上身,穿了一條鮮橙色長褲。他狠狠的瞪了朴政奎一眼,冷冷道:「你走著瞧!」

朴政奎沒有理會他,徑自走進「地獄鎮」。塔加里索亦急不及待的走進去。

第四名參賽者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色。無論怎樣看,他都只像一名在紐約街頭賣唱的牛仔。

然而,愈厲害的人物,外表就愈是平凡。若非如此,又怎會顯得他們厲害?

有誰會猜到,這名牛仔無需經過初賽便能直接進入八強?

又有誰會猜到,這名牛仔單人匹馬走到阿富汗的一個地下碉堡,赤手空拳擊斃二十五名恐怖分子,再擒獲恐怖大亨拉登?

當時,他並不是沒有配帶槍械。但是他不認為有需要拔槍。

如果面對著二十五名恐怖分子也不必拔槍,槍對他來說豈不是多餘?

他的名字:不詳。

他的綽號:「牛仔」小約翰。

他的身份:前中央情報局首席特攻。

第五名高手是日本相撲巨人「鐵掌」川之介。只見他那個三百磅的龐大身軀使勁一躍,「轟隆隆」的落在台上,就像發生了一場小型地震。場內觀眾不禁嘩然。

其實,川之介的武功,早已超越了相撲的規限。自從他轉打世界自由搏擊賽以來,不知有多少高手命喪他的一雙鐵掌之下。

打死人的相撲手,你又見過多少個?

川之介拍了拍他那個大肚子,大喝一聲,便從五號閘口鑽進去。

第六名高手是英國摔跤冠軍「孩子」李察班納。他之所以有「孩子」的綽號,全因他那張稚氣未減的面孔。他很喜歡玩耍,亦很懂得享受人生。他擁有名貴房車、豪華遊艇、私人飛機、宮廷古堡和一位如花似玉的超級模特兒女朋友。

但是,有一種有錢人的專利他不曾擁有的。那就是私人保鑣。

在擂台上,只要李察班納使出他的成名絕技「單手快摔」,便沒有一個對手能夠完好無缺的走下擂台。

他在任何時候也能使出「單手快摔」──即使在睡夢之中。他有意外摔死兩名同居密友的紀錄。

「孩子」實在沒有聘請保鑣的需要。

第七名高手是唯一的女參賽者。她就是東洋忍術「二天一流」碩果僅存的人、日本戰國大名伊達政宗的玄孫女伊達芳子。由於芳子是女兒身,又是初出茅蘆,起初不被外界看好。誰知她一戰打敗少林武僧道苦禪師;再戰,打敗韓國合氣道名宿李宗慶;三戰,打敗巴西柔術冠軍加魯柏路斯。從此光芒四射,震驚世界武壇。

沒有人知道她的容貎,因為她由始至終都載著一個鐵面具。

這位二十出頭的鐵面少女,成為了最不像八強高手的八強高手。

緊緊盯著伊達芳子的,正是最後一名登場的八強高手。

只見他一頭散髮,隨隨便便的披著一件外套,隨隨便便的穿著一雙破舊的功夫鞋,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

他就是唯一不情願的參賽者──「截拳道」傳人龍飛。

他在乎的,並不是用之不盡的賞金;他在乎的,只是那個走進七號閘口的倩影。

 

 

第二章 電影院的惡鬥

 

龍飛拖著半醉半醒的身軀,走進了那個鬼域般的「地獄鎮」。

龍飛人醉心不醉。他機乎可以預料,塔加里索會是第一個被擊倒的參賽者。

他心想:塔加里索一心只想打敗朴政奎,他還會把其餘六大高手放在眼內嗎?如果他看不見其餘六大高手,他可以不被他們殺死嗎?

龍飛踏著他那對破功夫鞋,在「地獄鎮」裡隨意走動著。雖然他很想尋到伊達芳子,很想大聲呼喊她的名字,但他沒有這樣做。因為他不敢不把其餘六大高手放在眼內。

龍飛也是人,也會怕死。他知道李察班納能一手把他摔死,也知道哈活能扭斷他的脖子。

他很明白,誰先成為眾矢之的,便會成為第一名犧牲者。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動聲色,隠藏自己直到最後一刻。

他心想:最先交手的,應該是朴政奎和塔加里索,怎麼卻聽不到半點打鬥聲?

會不會他們的打鬥,在他進場之前已經結束?難道塔加里索已經死了?

他一直往前走,沒有看到半個人影,卻看見了他夢寐以求的紅色「野馬」開篷跑車。那輛車就停泊在死寂的馬路旁。龍飛忍不住跳上去,試試駕駛它的感覺。

坐了上去,才發現沒有車匙。

他嘆了一口氣,感到無奈。但轉念一想:對了!電視台總不會讓我駕車撞死他們,這樣豈不是很無趣?

忽然,一怪陣笑聲從後面傳來。

「嘻嘻嘻!連一輛跑車也買不起嗎?要不我送一輛給你?」

龍飛愣了一愣,回頭一看,只見「孩子」李察班納像一名頑童般躍上車尾後座。

李察班納靠在龍飛的椅背上,道:「大家都清楚遊戲的玩法,我現在才不想跟你動手。」

「孩子」向龍飛打了個眼色。龍飛點了點頭,問道:「那你想怎樣?」

「我看得出,你不是心甘情願的參加這個『遊戲』。」

龍飛苦笑道:「虧人家還稱呼你作『孩子』,你的眼光比老江湖還要銳利!」

「來這裡的,不是為名,就是為利。那你來幹甚麼?」

龍飛嘆道:「我只是來保護一個人。」

李察班納笑道:「伊達?」

龍飛笑道:「你真不愧為『好孩子』,甚麼事情也瞞不過你!」

二人心知不能長此留連在大街上,便選了一家小餅店躲藏起來。餅店內放著各色各樣的蛋糕,但他們卻沒有胃口。

「孩子」笑道:「真想不到,他們認真到連碟子裡的餅碎也造出來了!」又道:「有錢人就是這麼無聊,擲五千萬美金要我們死在他們所構造的虛擬世界中!」

龍飛道:「聽你的口氣,好像不稀罕那筆賞金。」

「孩子」道:「難道你以為我沒有錢嗎?我來這裡,只為了見識朴政奎、川之介這些高手的武功。能夠和他們交手,是我畢生的榮幸。」又道:「當然,我也不會小覷龍兄,若你我大難不死,我必定向龍兄討教。」

龍飛笑道:「想不到你還懂得中國人的禮儀呢!」又道:「原來你只為朴政奎和川之介而來,竟不把『拳王』哈活放在眼內!」

「孩子」撇了撇嘴,道:「我才不把一頭蠻牛放在心上!」

龍飛突失笑,道:「你看!」

「孩子」順著龍飛的視線望過去,看見一個刀架。

「孩子」問道:「甚麼意思?」

龍飛道:「刀架空洞洞的,居然沒有一張刀!」

「孩子」笑道:「我已猜到是誰奪去了。」

龍飛卻笑不出來,道:「我也猜到了。」

 

跆拳道高手朴政奎站在一個大銀幕前。

「地獄鎮」裡居然有一個小型電影院,實在難以想像。

沒有人知道他為甚麼站在那裡。

沒有人知道他為甚麼要玩這個「遊戲」。

沒有人知道,不代表他自己不知道。他自己心裡明白得很。

他有妻子、兒女,他不能夠死在這裡。即使被打至重傷,也要活著走出去。

不想死,唯一的方法,就是相信自己的武功。他很相信自己的武功。他有條件擊敗世上任何一名武術高手。

當然,他亦明白隠藏的重要。所以他選擇了昏暗的電影院。

要成為一等一的高手,除了武功以外,還要有超乎常人的敏銳觸覺。

自從「遊戲」開始,朴政奎就感到塔加里索會找自己麻煩,不論他躲在那裡。

他的靈感未嘗出錯。這此也不例外。塔加里索終於出現了。

塔加里索不知從那裡找來了一根金屬拐杖,好讓他使出看家本領「菲律賓魔杖」。

塔加里索毫不客氣道:「姓朴的,害死我師弟那筆賬,我先跟你算算!」

朴政奎愕然,問道:「甚麼?我甚麼時候打死他了?」

塔加里索一邊把玩著手中的金屬拐杖,一邊道:「你以為我師傅會收留一名四肢殘廢的徒弟嗎?」

朴政奎心想:不是他師傅把他殺死,就多半是他不堪受辱,自殺死掉了。

但是,朴政奎不想多言。他本來就不喜歡說話。有些時候,他寧可用拳頭來解決問題。

況且,他打敗伊杜魯,是鐵一般的事實。

朴政奎兩腿分開,兩臂攔腰,擺出跆拳道「金剛木路」架式。那是一種只有最頂尖的跆拳道高手才會使用的架式,甚至有人以為已經失傳了。

塔加里索步步進逼,拐杖不斷在他的指縫間轉來轉去,就像雜耍戲子玩花式一樣。若然朴政奎不是目光銳利的一流高手,恐怕早已被他的魔杖弄得頭暈眼花了。

在昏暗的環境下,要看見快如閃電的魔杖絕不容易。但像朴政奎這種高手,早已不是用眼來觀察東西的。

他是用心來觀察東西的。所以往往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事情。

朴政奎淡然道:「椅背後的朋友,現身吧!」

一條身影頓時由第十排的座位飛出來。然後是一聲嬌叱,一腳凌空踢向朴政奎。朴政奎不退不避,左肘一起,輕易擋住了攻勢。那人著地以後,又是一聲嬌叱,順勢一已「掃堂腿」,取朴政奎下盤。朴政奎緊紮馬步,微一運勁,竟把對手震得滑出丈餘。

塔加里索見到突如其來的襲擊,先是呆了一呆,然後乘機搶攻。他的魔杖一出,便有如變戲法般,化成了數十枝。出手之快,真的無人能及!

朴政奎大喝一聲:「休想!」右手隨便一伸,居然硬生生的把魔杖捉住了。

塔加里索驚疑未定,朴政奎便乘勢回身,左腿旋轉踢出。「噗」的一聲,塔加里索的下顎被踢得粉碎!

塔加里索只覺滿天星斗,倒地呻吟。與此同時,朴政奎聽到背後有破空之聲。「嗤」的一聲,朴政奎的跆拳服被割破了,卻未有傷到皮肉。

朴政奎望著眼前的鐵面具,冷冷道:「『二天一流』的唯一傳人,死在這裡豈不是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