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八 卦 門 風 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一)秘

 

「快,天黑不好走鑣!」

在蜀中棧道上,一列人馬正浩浩蕩蕩地向東方前進。為首的一名大漢在馬背上厲聲催促已落後十餘丈的車隊。時已至申時,離日落不遠。那大漢益發擔心如未能於日落之前找到落腳之所,他們會遭遇何種偷襲。

一名副鑣頭不耐煩的努嘴道:「見鬼!他奶奶的這麼大聲幹嗎?怕山賊聽不到不成?」

那大漢勒馬回頭,策馬直奔向那名發牢騷的副鑣頭。那副鑣頭未及反應, 「拍拍」兩聲,兩邊面頰已各吃了一己耳光。大漢手法之快,眾人未及看清。那副鑣頭捧著兩個紅腫的腮子,怒道:「已一整天未有一口光酥餅下肚,這豈非教殺人哉?」

此言一出,其餘十數名鑣師皆怨聲載道。大漢心想:「如今這輩鑣師好沒出息!弄不好早晚要毀了來遠鑣局數十載威名!日後我q天龍黃泉報到,遇蚥艂膠戙炕A也不知該如何交代!」

其實,那大漢亦不願苦了眾人。只因這趟鑣實在要緊,他的獨生愛女亦因順道遷家隨行,故未敢於蜀中棧道多作停留。

一個二十來歲的可人兒從車中探出一張白裡透紅的瓜子臉來,一雙滴溜溜的明眸望郛q天龍道:「大伙兒都累了,爹爹何不就小歇半個時辰?」

q天龍向來視女兒如掌上明珠,從來不敢有違她的意思。而且,他想愛女也大概累壞了,又倘若眾鑣師乘機發難,反倒誤了大事,便向眾人道:「若物事有何閃失,看我不把你們全都宰了!」

眾人只道他又要發怒了。唯其女深知父意,忙道:「還不快謝過q鑣頭?」眾人方始明瞭,下拜道:「多謝q鑣頭,多謝大小姐!」

q天龍又佯怒目視其女道:「穎喬,這麼沒規矩!女兒家不准多管閒事!」q穎喬自知冒昧,吐吐舌頭,便把頭縮回車中。雖然早已心軟,唯眾人面前不能有失父威矣!

於是眾人一一坐下,飲水吃乾糧。q天龍不屑與沒出息的鑣師同食,獨自走到山坡的另一邊席地而坐。

孤寂中,俞天龍忽道:「穎喬,你走過來幹甚麼?」

q穎喬快步走過去,道:「爹爹好厲害!在老遠已聽到我的腳步聲了。」

其父笑道:「此間不會武的,除了你還有誰?」

q穎喬扁蚍L道:「這都怪爹爹傳文不傳武啊!」

其父嘆道:「你娘親早逝,我就只有你一個女兒了,為父又豈會忍心讓你涉足江湖?」

q穎喬道:「我啎ㄦ|武,那麼爹爹榮休之後,將由何人繼承鑣頭之位?總不能靠那幫酒囊飯桶吧!」

q天龍佩報女兒的見識,但仍面不改容的道:「未可知也。兩年前,為父與八卦掌董海川約訂在下月再行較量。說不定我敗了,鑣局也容不下咱們q家了。」    q穎喬還是第一次聽到「敗」字出自他父親之口。忙道:「難道還有比爹爹的崑崙劍更厲害的嗎?我不信!可是,爹爹又何必執著與那姓董的比武?」

原來當時江湖上流傳「六不敗」之說。「六不敗」乃指六位未逢一敗的武林高手:陳氏太極宗師陳長興、峨嵋派知真和尚、武當派掌門靜虛道長、八卦門祖師董海川、楊氏太極祖師楊露蟬和崑崙劍傳人q天龍。當中又以首三人輩分較高。 q天龍喜好名氣,當初得知天下人都把他與其餘五大高手相提並論時,他也不禁沾沾自喜。然而,日子久了,他對此又不太滿意了。他想:埽M是追名,何不追個「天下第一」?陳長興已逝,知真和尚和靜虛道長又早已歸,餘下的就只有董海川和楊露蟬。他與楊露蟬未嘗一遇,但兩年前卻與董海川於京城碰面。q天龍即席領教,卻裁在他的八卦掌法之下。董海川不忍毀了他「不敗」的名堂,於是便點到即止。q天龍自知技不如人,決定潛心苦練劍術,約定兩年後再行比試。董海川一口答應了,便揚長而去。愛面子的q天龍當然不會張揚如此一椿醜事。他心低裡曾經想過殺掉董海川,如此一來,他平生唯一的一個污點便會從世上抹去,他以為他的人生也就會完美了、無憾了。q天龍長呼一口氣,暗忖:「那又談何容易呢!」

q穎喬當然不知道他父親懷茼p此一個陰險的心思。她摟茪鷟邞瑭u彎,倚在其完美的父親的肩上,喃喃道:「我才不信……我才不信……爹爹是不會敗的……」連日趕路,疲倦不堪,說茷K漸漸沉睡過去了。

 

q穎喬在蒙朧之中恍惚聽到其父在她耳邊說話,但卻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些甚麼。於是,她微微睜開眼睛,只見一名鑣師正在與她父親談話。其父道:「埽M他不服那兩已耳光,就由他去吧!」

鑣師道:「可是……這趟鑣是保密的,不怕仇慶嘉走了風聲嗎?」

q天龍低頭一想,道:「我想問題應該不大吧!一者,就是連我也不知道那件物事是甚麼;只是託咱們鑣局走鑣的人出了重金,說無論如何要把物事運到京城。二者,那廝功夫平平,沒有多大本事;蜀中又荒蕪,要找接應亦頗不容易。」

那鑣師道:「可是鑣頭不覺得奇怪嗎?五百萬兩走一趟鑣,又不許咱們得知箱中的是甚麼,那是江湖裡聞所未聞之事啊!」

q天龍答道:「我最初也是半信半疑。那位後生怎樣看也不像土豪富戶。誰知他竟命人抬了十數箱白銀來。一點數,那真是實實在在的二百五十萬兩!」

那位鑣師倒抽了一口涼氣,道:「我曾聽說過,從前雍正爺在紫禁城外的雍和宮最多也不過值五百萬兩而已。」

q天龍又道:「他唯一的條件,就是不許咱們打開木箱。他要我在他跟前親自封箱,我也照辦了。他說老規矩,事成後再奉上其餘的二百五十萬兩,還千叮萬囑要保密,寫下交收地點就aa離去了。對外保密嘛,我是理解的。但就連咱們也瞞了,就有點說不過去了。不過說起來,在我臨近退休之時來了這麼一筆大生意,就是穎喬嫁不了狀元郎君,下半輩子也衣食無憂了。每逢想到此處,我就說甚麼也要接這趟鑣了。」

那鑣師想了又想,道:「鑣頭愛女深切,王祥是很明白的。可是,如果箱中的都是見不得光的金銀財寶,鑣局豈不是要惹上麻煩了?」

q天龍道:「王鑣師過慮了。這一點我早就考慮過了。所以我在封箱的時候故意輕輕托起木箱,試試它的重量。誰知卻是出奇的輕,那就當然不是珠寶白銀之類的東西了。」

王祥道:「那就可能是些甚麼稀世珍寶了。但我又想不到世上何來一件可以買下一所王宮的小寶貝!」

原來王祥以前當過押店朝奉,故對天下的奇珍異寶甚有認識。他又道:「除非是禁宮珍寶『玉白菜』吧!」

q天龍笑道:「怎可能呢!」

只見q穎喬揉了揉眼睛,道:「王鑣師,原來那位江南來的仇副鑣頭走了嗎?」

王祥連忙陪罪,道:「吵醒了大小姐,真的不好意思。」

其父嚴肅起來,道:「你又多管閒事了!」但乍見愛女有點兒害怕,心又軟下來了,道:「要不要再多睡一會兒,累壞了嫁不出怎生是好?」

q穎喬霍地站起來,笑道:「若說要嫁,那人的武功一定要如爹爹般強才行。」

王祥道:「大小姐,那可真是不容易啊!」

q穎喬道:「所以嘛,還是一輩子服侍爹爹好了。」

q天龍道:「傻女,老天爺讓你生得如你娘親般美麗脫俗,你若不嫁,豈不是辜負了上蒼的一番好意?」

王祥又道:「對啊!大小姐,如此一來,像我這樣的男兒漢也真是無福了!」

q天龍睥睨茪祥道:「王祥啊王祥,你可不要想歪了!」言畢,三人捧腹大笑。

q天龍見仇慶嘉走了,便破格昇王祥為副鑣頭。於是大隊又復啟程。將近天昏,一行人離開了棧道,到了一個山谷口。q天龍派王祥先行入谷打探,須叟回來,報稱谷中有一大山洞,可權宜過一夜。q天龍閒訊大喜,正欲率大隊入谷之際,不知從那裡鑽出了一名黃袍老僧,把他叫住。老僧道:「此間名叫『墜龍崖』。此崖啎翩A公且避之。」

眾鑣師皆面有懼色。q天龍怒道:「大膽狂僧,敢在我q天龍面前妖言惑眾!」

老僧合掌道:「出家人不打妄語。施主,回頭是岸。」

q天龍心想:「雖則俗語有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但若繞道而行,則不可能如期抵達京城。如此一來,我和來遠鑣局豈不是要名譽掃地?其餘那二百五十萬兩豈非全部泡湯?」於是便高呼道:「大伙兒,不必理會禿驢子!隨我來!」

q天龍頭也不回,一馬當先,徑入谷中。其餘眾人亦魚貫而入。老僧忽然使出失傳輕功「縱雲梯」,躍起數丈,落在崖壁上一塊凸出的岩石上。老僧露此一手,眾人方知他身懷本領,谷中頓時鴉鵲無聲。

老僧站在高處,口中吟起一首謁來:「三界本無相,五蘊令人昏;本末皆倒置,何時方知真?」

q天龍聽罷,心頭一動,忙勒馬回頭道:「師傅是峨嵋派知真大師嗎?」眾人又抬頭一望,已不見了老僧影。

王祥問道:「q鑣頭,是否有何不妥?」

q天龍沉吟半晌,道:「沒事。繼續前進。」

一行人深入山谷中有一里許。兩邊的岩壁漸漸變得愈來愈峻峭,而路也是愈來愈迂迴。時已夜幕低垂,只有淡淡的月光灑落在十餘騎和兩輛木頭車上。q天龍命眾人不得作聲,所以除了偶爾兩聲蟲嗚之外,就只有車輪磨擦車軸所發出的沉悶聲響。緊隨q天龍的那輛馬車載有一個如半個棺材大小的朱紅色木箱。木箱給貼上了鑣局的封條,而那件神秘的「物事」就置於其中;另一輛則是q穎喬的坐駕,走在大隊後方。良久,還未見有任何洞穴。q天龍乃問王祥:「山洞到底在那兒?」

王祥摸摸後腦,道:「奇怪,我剛才很快就找到了,怎麼現在好像是消失了?」

言未畢,q天龍的坐騎忽然倒下。他急從馬背上躍起,打了個空翻茼a,高呼道:「是絆馬索!」便欲從背後拔出雙劍,誰知三名黑衣人早已殺到跟前,腳步之快令q天龍吃了一驚。那三人皆使短刀,一上來便全是埋身進手招數。q天龍的青龍白虎雙劍劍身較長,以致無暇拔劍,只好暫時空手抵敵。過了幾招,q天龍發現那三賊輕身功夫了得,技擊功夫卻只屬平平。本來就憑他們三個要與一代崑崙大俠鬥上十餘招是絕無可能的事,但畢竟空手對敵非q天龍所長,霎時間便與那三賊打成平手。他心想:「要是老子有一劍在手,也早教你們三隻龜兒身首二處!」

如是者四人又鬥了二十餘招。q天龍聽到背後喊聲震天,心知其他鑣師也同樣受到襲擊,又擔心愛女和那件「物事」的安危,於是把心一橫,招行險荂A以一雙肉掌代替雙劍,使出他最熟煉的崑崙劍法。這一蚢磞b是兇險之極。因為只要那三賊如前使出他們的刀法,他的肉掌就很有可能會被削掉。不過,那三賊對敵經驗尚淺,乍見q天龍變招便驚惶失措,急急採取守勢。q天龍乘機躍出重圍,拔出青龍白虎劍。那對寶劍乃是崑崙派歷代掌門相傳的標記,至q天龍剛好是第十代。左手的青龍劍,劍身為青銅色,提有「青山碧水」四字,劍柄鑲有六塊翡翠;右手的則是白虎劍,劍身為白銀色,提有「白日崑崙」四字,劍柄鑲有九顆夜明珠。華麗至極,為當時天下一等一的之名劍。只見兩團劍花,一青一白,在空中來回飛舞。q天龍左手一招「蛟龍出海」,取一賊咽喉;右手一招「狐假虎威」,虛削另一賊左膝;左腿又回旋踢另一賊上盤。q天龍就只有右腳立住,其餘三肢皆向三個不同的方向伸展。頃刻之間,三個惡賊一死、一避、一重傷。那正是崑崙劍法中專為突圍而設的「偷天三連環」。本來那是要先使了第一式,確定刺中了敵人,才接茖洏X第二、三式。不過,以q天龍的修為那當然是不必要的。

那名撿回了一條小命的黑衣人不敢單獨攻上去,大叫:「幫忙!」一名身穿藍色長袍的蒙面大漢便躍了過來,擋在那黑衣小賊跟面;一對陰森的鳳眼射出了兩道凌厲的精光,那正是深厚內功的象徵。只見他手上拿茪@種好像流星鎚的奇怪球狀武器,猛地向q天龍擲將過來。q天龍揮劍擋開,竟把那球狀武器削開兩邊,球中的液體嘩喇嘩喇的濺入眼簾。接著,一陣濃烈的血腥味直撲口鼻。隻眼還未來得及睜開,右肩臼就已被藍袍大漢一掌打脫了。右手白虎劍飛脫,左手也不知如何被他擒住了,動彈不得。藍袍大漢嘿嘿的乾笑兩聲,壓低嗓子道:「q大俠,寶貝女兒的腦漿好喫不好喫?」

這一驚實在非同小可。q天龍往地上一瞟,只見那半個球體的東西上面果然帶有一隻眼睛。他發瘋似的大喝一聲,強把左手從藍袍大漢的擒拿手中扯了出來,連無名指和尾指也一同扯斷了。q天龍右肩劇痛,令他不能思索;乍見愛女慘死,更是慌亂。還未有想到為何女兒家的頭顱上會有一條辮子,便叱道:「我跟你這狗賊拼了!」

藍袍大漢又是兩聲乾笑,退後三步擺架迎敵。啊!那不就是八卦掌的起勢式「懷抱單魚」麼?他的身影竟和董海川那麼相像!

q天龍咬牙切齒的道:「好!果然是姓董的好徒兒啊!」說完便死命撲將過去。左手青龍劍狂舞,「飛龍在天」、「烏龍翻江」、「青龍出水」、「左右盤龍」,一式緊接一式,一招又快過一招,招招均為殺荂C可是,畢竟他只有一劍在手,招式的威力難免大減。藍袍大漢只是腳踏八卦步,連連轉圈,便輕鬆地避過q天龍的平生絕技。q天龍見他只是走避,也益發焦躁,罵道:「媽的狗屁八卦掌!」一個轉身,手起劍落,竟斬了那個在旁觀戰的黑衣小賊的頭顱以泄憤。藍袍大漢看準機會,伸手疾往q天龍背後「靈台穴」抓去。眼看就要抓到,忽然被一口紫金五環刀截住。藍袍大漢連忙退後兩步站住。與此同時,q天龍也回過身來。原來那使刀的並非別人,正是副鑣頭王祥。王祥見鑣頭負傷不輕,忙道:「蒙面的,要鬥就和我王祥鬥好了!」

藍袍大漢呵呵大笑,道:「無名鼠輩,自取滅亡!」說完便空手鬥王祥的單刀,卻竟佔盡上鋒。他的一招「連環三穿掌」逼得王祥喘不過氣來。

q天龍報殺女之仇深切,也顧不了甚麼大俠風範了。見王祥連連犯險,便挺劍助戰,來個以二敵一。藍袍大漢見佔不了便宜,便又復連連走圈,等待時機。然而,八卦掌本來就是一門用來以一敵眾的武功,所以他也不見得要吃虧。 

如是者又鬥了數十招。q天龍發現背後的喊殺聲漸漸靜下來;愈來愈多黑衣人過來圍住那正在廝殺的三人。每名黑衣人手上都拿茪@、兩個人頭,似乎所有鑣師都已經送命了。藍袍大漢一聲令下,圍住王祥的十數個黑衣人一擁而上,十多口明晃晃的利劍穿透了他的肉體。王祥慘叫一聲,登時氣絕。

藍袍大漢指著王祥的屍身,對q天龍道:「那廝死了,不足惜。q大俠,現在再無人妨礙咱們了。」又對身邊的黑衣人道:「你們誰都不得動手!」

q天龍喘荇藀a問道:「你姓尹、姓程、還是姓史?」

藍袍大漢「呵呵」的笑了兩聲,道:「猜猜看。」說完便一招「進步劈掌」,直取q天龍面門。q天龍側身避過,左手青龍劍回削藍袍大漢小腹。藍袍大漢一招「行步撩衣」,矮下身子,邊走邊撥開青龍劍。二人一起站起身來,又復對峙。q天龍道:「你使的都是柔勁,不像『冷掌』。你不是尹福!」

藍袍大漢哼了一聲,便再不言語。一已「撩陰掌」,取q天龍下路。q天龍回敬一招「毒龍鑽洞」,刺他咽喉。也不知藍袍大漢使出了甚麼招式,只一個扣步轉體,便已繞到q天龍背後;又一己「翻身掌」,擊中q天龍左肩。青龍劍脫手,插落在丈餘外的地上。藍袍大漢再來一己「上步蓋掌」,正中q天龍面門,連鼻樑也打歪了。最後他以一己「螺旋掌」打斷q天龍幾條肋骨,結束了這場殘酷的較量。藍袍大漢拔起倒插在地上的青龍寶劍,一步一步的走近兩臂俱殘、血流滿面的崑崙大俠。他用劍指了指他的咽喉,似乎在思索該如何結果他的性命之時,q天龍運了最後一口氣,使出崑崙派獨門的擒拿手奪取寶劍。藍袍大漢措手不及,竟被他奪過劍來。眾賊大驚,都倒退了數步。然而,q天龍並無進攻之意。他只握著寶劍,往劍刃上瞧了又瞧,喃喃自語道:「乖女兒,爹爹來陪你了。」說完便把劍直插入胸膛。就在他的鮮血快要流乾的時候,他恍惚聽到女兒來自陰間的悽慘呼喚:「爹爹!爹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