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沙度門皇朝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一章  怨憤的奴隸、士兵與王

 

在酷熱的西南大地,有一個名叫額奈吉的森林。這森林並不算太大,但卻為三個國家瓜分。她們分別是東面的穆拉雷、西面的萊利瑪斯,以及南面的勒格尼。這三個國家關係一向都不好,戰爭是常有的事,而領土面積最少的勒格尼總是陷於劣勢。

在秋天的這一日,穆拉雷的軍隊在勒格尼的一個城堡外紮營。身穿牛皮胸甲的穆拉雷士兵,零散地走出了他們的營帳,從地上拾起石子,大力地投向城堡的圍牆。

其中一個士兵大叫道:「沒用的勒格尼人!怎麼怕得躲在城堡中不敢出來啊?」

另一人亦跟著大呼喊道:「不敢和我們打一場的話,不如投降算了吧!我可以保證你們成了奴隸後,生活會比牲畜好一點!」

此人一說完,其他的士兵都大笑起來了。

這時,一塊大石自城堡中飛出來,正正的落在那士兵身旁,發出「轟」的一聲巨響。士兵都被嚇了一大跳,馬上大叫著往後跑,剛才的傲慢態度都煙消雲散了。

在城堡的圍牆之上,一個年約三十的黝黑男人背靠在在投石機的木柱上。他居高臨下的望著落荒而逃的穆拉雷士兵,輕蔑地取笑著他們。他笑完之後,對身旁的勒格尼士兵道:「太美妙了,不過如果能完全擊中就更加好。」

士兵笑道:「能落在旁邊已是奇蹟了,我相信天神一定是在保護著我們的。」

這時,一名身穿長袍的老者沿著石階踏上了圍牆。他遠遠的望見了那男人,便生氣地說:「沙度門!你又幹了甚麼好事?」

那男人——沙度門轉頭見到老者,回應道:「你剛才沒看見嗎?我的好審計官。」他頓了一頓:「兼我的好叔父卡桑。」

「就是看見了才來問你!」老卡桑急步走到沙度門的身邊:「你身為大王授命的王,怎可以不聽從大王的訓示的?」

沙度門抬起頭想了一會,然後問:「你是說大王『只能守城,不能出擊』的命令?」

卡桑悶哼道:「別明知故問了!你既然知道,那為何用投石機攻擊敵軍?你已違抗了大王的命令了!」

沙度門懶洋洋地說:「哎呀!這又怎算是呢?我軍一個人也沒有出城,又怎會是『出擊』?」

卡桑氣結極了,用顫抖的手指著對方道:「你……你……簡直蠻不講理!荒唐!荒唐!」

「荒唐的不是我啊!而是大王!」沙度門用姆指指著城外的敵軍:「你不會不知敵軍已踏進我國的國土多久了吧!」

卡桑用鼻孔噴氣道:「我當然知!是一年兩個月零七日!」

沙度門說:「我也知道是一年兩個月零七日。正常來說,身為王,同時身為軍人的我,是應該出兵迎敵的吧!」

卡桑點頭道:「正常來說,是的。因為這是為王的責任,你的父親生前也常這樣說。」

沙度門大吼道:「但大王現在卻叫我們別出兵,任由敵人通處亂跑!這是甚麼道理?」

「大王自有他的道理。」卡桑青著臉說。

沙度門踢了一腳投石機,發出「呯」的一聲:「荒唐!這是甚麼道理?根本是大王膽怯,不敢迎擊!」

卡桑的臉色發白:「你怎可以辱罵大王的?」

「為甚麼不可以?」沙度門瞪著卡桑:「你認為我軍沒能力打退敵軍嗎?」

卡桑說:「我相信我軍絕對有此能力。」

沙度門又轉身踢了一腳投石機,發出更大的聲響:「但大王卻不相信我們!他怕我們會敗給敵軍,所以不准我們出擊!」

卡桑見他真的生氣了,於是收起了自己的不滿,安慰他道:「你又何必動氣呢?反正其他的王也一樣不被批准出兵,你不如找些別的事幹幹吧!」

「幹甚麼?」沙度門氣得暴跳如雷:「王的責任是領軍保衛國土,不是其他的東西!」

這時,一把聲音不知由何處傳來:「即管生氣吧!大哥。再忍下去的話,肚子會滿得炸開的。」

沙度門和卡桑四周打量了一會,發覺一個灰頭土臉的年輕人剛踏上了圍牆。

沙度門問他:「亞凡,你幹甚麼事來了?把自己活埋了嗎?」

亞凡邊說邊拍著身上的灰塵:「不,是被打。」

「被打?」卡桑尖叫道:「誰人那麼大膽,竟然打王的弟弟?」

亞凡苦笑道:「一班奴隸。」

這次輪到沙度門大叫了:「奴隸?」

亞凡聳了聳肩:「這是個很大的『驚喜』,對不對?」

「別胡說八道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的?」沙度門問。

亞凡仍未拍完灰塵:「我們已完全失去威望了,你知道嗎?大哥。奴隸和平民,現在都說我們這些當兵的是無膽鬼。那些奴隸還說我們只會拿他們的勞動成果,卻不會保護他們。我才踏出門口,那些生氣的奴隸便來打我了。」

「真離譜!我要去好好教訓那班奴隸!」沙度門說完,便向石階走去。

然而,亞凡卻止住他道:「我想不用了。」

沙度門佛下腳步,問道:「為甚麼?作反的奴隸不教訓是不行的!」

亞凡攤開手道:「我明白,但他們已受到了教訓。生氣的奴隸,已被生氣的士兵打了一頓。」

沙度門呆了一呆:「是你下的命令?」

亞凡搖頭道:「不是。我想他們是因為不能出擊殺效,所以生了一肚子氣,要打奴隸來發洩。」

「亂七八糟!」沉默了一段時間的卡桑說:「不知所謂!」

沙度門冷笑道:「你終於也贊同大王不知所謂了嗎?」

「我是說這個城不知所謂啊!」卡桑叫道。

沙度門反駁道:「就是有不知所謂的大王,才會有不知所謂的城!」

亞凡按著額頭,嘆氣道:「你們別吵了,每天也吵一場,不會覺得累嗎?」

「不會!」沙度門指著敵軍:「讓我打他們一頓,我才會累!」

亞凡吐了一口氣:「凡事也別強求,人生總是不如意的。」

卡桑馬上響應道:「我贊成!」

「就是不如意才想爭取嘛!」沙度門大叫一聲,抱著投石機呢喃道:「老天……你們怎麼也變成大王那樣了?」

亞凡苦著臉道:「大哥,你別抵毀我。」

這時,穆拉雷士兵又朝城堡投石子了。

沙度門馬上丟下亞丟及卡桑,向自己的士兵說:「再給那些滾蛋一塊大石!」

「轟」的一聲,又在城外響起。